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刚磕到的时候,她还没来得及感受痛感便昏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只是有些隐隐的疼痛,并不是很疼。

    而她现在之所以一个人出现在这里,完全是因为上了一个人的当,而那个人,此时也不知道在哪里,在干什么,有没有在想她!

    “她叫优优,是美籍华人,大三时候作为交换生来到了我们学校学习……”

    “……”桑枝的意识还神游在对门少庭的怨念和思念中,男孩已经缓缓开口娓娓道来。

    男孩的思维话语跳跃实在太大,桑枝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只呆呆的看着男孩,没有说话,听他继续说下去。

    男孩叫左少华,优优作为交换生来到他们学校的时候,是他和同学们负责接站的。

    在见到优优之前,左少华打死也不会相信有一见钟情之说,甚至对于抱着这种想法的哥们儿嗤之以鼻。

    “哥们儿醒醒吧,别做你的风花雪月春秋大梦了,一见钟情这种事情,只会出现在那些风花雪月的言情小说里。现在的人找对象,哪个不是千挑万选,不光相貌、人品、还得看你的家世、父母,这些都是考虑的项目,一条不合符就不会跟你一生一世一起走,还谈什么一见钟情,简直痴人说梦!”

    可是在见到优优的一瞬间,左少华感觉自己的心倏的仿佛停止了跳动,有那么一瞬的窒息。

    看着优优的眼神儿让旁边的哥们儿忍不住调侃,“你小子不会是看上人家了吧?一见钟情了?”

    这次左少华没有反驳哥们儿,回到宿舍里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想了三天三夜,脑子里挥之不去全是优优的音容笑貌。

    这时候,左少华才意识到,自己恋爱了。一直被自己嗤之以鼻的一见钟情居然就这么滑稽的应验在自己身上了。

    左少华不是个纠结的人,想明白之后,便主动找机会接近优优。

    时间久了,慢慢的两人从陌生到熟悉,从一般同学关系发展到朋友关系,最后终于成了学校里令人羡慕的一对情侣。

    两人成双入对,有优优的地方就有左少华的身影,用左少华同寝室哥们儿的话说,“老左,除了睡觉洗澡上厕所的时间,其余所有时间都是优优的。”

    左少华沉浸在爱情的蜜罐里,憧憬着两人美好的将来的时候,光阴如梭,毕业季悄悄的到来了。

    就在毕业前夕,优优跟左少华坦白,她其实有未婚夫,而且按照两个家族的约定,在优优毕业回国之后便给他们举行婚礼。

    而就在昨天,优优接到家里的电话,爸爸的公司面临财务问题,爸爸急火攻心住进了医院。

    现在唯一能帮助他们家渡过难关的就是未婚夫家,而未婚夫家里的条件就是要优优回国和他们儿子结婚,这样两家成为真正的亲家,他们才会出钱帮忙解决爸爸公司的困境。

    “左左,我对不起你。两年的时间,你给了我太多美好的回忆,可是我却欺骗了你。”

    左左是优优对左少华的昵称,也是她的专属称呼。

    优优低着头,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似的掉了下来,“但是请你相信我,我没有欺骗你的感情,我是真心爱着你的。”

    “只是你我的爱,却始终敌不过世俗的利益是吗?”

    左少华看着她,眼睛里出除震惊痛苦,已经说不出还有什么了。

    优优的话对于他来说就像晴天霹雳,将他对他们之间的爱情憧憬彻底的毁灭,毁灭的不留痕迹。

    他将哭的梨花带雨的优优紧紧的搂进怀里,用力的搂着,“我们的爱情,真的……就这么结束了是吗?”

    优优不说话,除了哭泣,除了无边无际的泪水,她已经不知道还能用什么来表达自己此刻内心的痛苦和悔恨。

    都怪当初自己太年轻,她曾经想过,自己来到这个国家,这个学校,遇到了自己的爱人左少华,这一切都是上天注定了的。

    虽然有家里包办的未婚夫,但是以爸爸对自己的疼爱,优优相信,只要到时候,自己坚持和左少华在一起,爸爸一定不会为难自己的。

    所以恋爱初期,优优一直笃定她和左少华的爱情一定会开花结果的。

    可是她不知道事情往往不是按照自己的思想意识去发展的,正如现在爸爸公司出现危机,她成了家族唯一的希望。

    这时候,优优面前没有选择,她只能按照家里安排,和未婚夫结婚,来解救家族企业。

    “左左,不要恨我,我是爱你的。”

    优优窝在左少华怀里泣不成声。

    左少华心疼的将她紧紧抱着,点点头,“我知道,我知道。”

    之后,左少华强迫自己不去见优优,不去想优优。

    临近毕业的两个月的时间里,左少华将全部的精力放在了考研和找工作的事情上。

    直到毕业前一天的晚上,优优一脸憔悴的出现在他的寝室门口。

    “左左,陪我多待一些日子吧?我想把我们在一起的所有的时光都浓缩在我的记忆力,永远的珍藏。”

    看着面色憔悴的优优,左少华心里一阵阵的揪疼,终是不忍心拒绝她。

    优优告诉左少华,自己和爸爸还有未婚夫讲好了,因为离开这里之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来,而这里好多地方她还没有去过,希望他们给她一些时间,让她在这里走走看看,然后她会乖乖的回去和未婚夫结婚。

    爸爸和她的未婚夫答应了她的要求,所以优优这才过来找左少华,希望她在这里的最后的时间里,都能有他的陪伴。

    左少华寝室的哥们儿看着他忍不住痛心疾首顿足捶胸,“陪什么陪,再多陪着她待几天,最终的结果还不是一样分道扬镳。要我说,你就应该快刀斩乱麻,一刀斩了这情丝,彻底放下,才能轻松的开始新的恋情。”

    左少华苦笑摇头,拍拍哥们儿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孩子,你不懂,爱情这东西,一旦陷了进去就无法自拔,根本不能以正常人的心理来衡量。”

    确实,在哥们儿眼中,左少华已经不是一个正常人了。

    毕业后;两个多月接近三个月的时间里,左少华带着优优走遍了几乎这个国家从北到南大大小小的城市。

    虽然辛苦,苦涩,但也真的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忆,包括那些可能他们一辈子都不会再看,但却会永远留在心底最深处的照片。

    “陵城,是我和优要到的最后一个城市,我们约定好了,在这里分手,而且彼此谁也不能哭,不能流泪。”

    左少华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已经有些哽咽,泪水在眼眶中打着转转儿,却固执的抬着头,不让眼泪流下来。

    “今天坐完游船,游了陵城的夜景她就要连夜坐飞机飞走了。她不让我送她,说是只要不送别,不挥手,就不会觉得是分别。”

    说完这话,左少华伸手抹了一把脸,叹了口气,“我还是不争气的哭了,是不是很没出息?”

    桑枝扯了扯嘴角儿笑了笑:“不是,你已经做得很好了,相信优优心里一定很感激你的。”

    这时候,桑枝才发觉自己不知不觉中被左少华和优优的爱情感动着,竟然流出了眼泪。

    “你不是要考研吗?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开学了吧?是不是该回学校去了?”

    左少华摇摇头,“我决定不考研了,已经找好了一份工作,打算回去之后就去上班了,至于考研的事情,以后再说吧,说不定什么时候会突然想继续上学了,就再考吧。”

    “哦,你明天就要离开这里回去了吗?不要气馁,你还小,年轻就是资本,相信你一定会遇到重新让你爱上的好女孩的。”

    听着桑枝老气横秋的说辞,抬头看了一眼一本正经的她,左少华不由得轻笑出声。

    桑枝囧了囧,“你笑什么?我哪里说错了吗?”

    她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话有任何问题啊,难道她说得不都是实实在在的大实话吗?这货笑得这么欢脱儿是怎么回事?不会因为优优的离开,伤心的傻了吧?

    半晌,左少华才终于止住笑声,抬头看着她,一脸戏谑的问道:“大姐,你几岁啊,叫我孩子。我哪里长得像孩子了,我也很大了好不!应该没比你小多少吧?”

    桑枝撇了撇嘴,一脸不以为意的说道:“我都参加工作好几年了,再怎么说也一定比你大,大很多,你可是才只有一只脚迈出校园的小毛孩儿!”

    对于桑枝的说辞,左少华明显的不屑。

    “我二十四了好吧,你……”

    一边说着,一边上下打量着桑枝,看得桑枝心里直发毛,“你……看什么看!”

    左少华轻轻一笑,“看你言谈举止一点不比我成熟,撑死也就是个二十五六岁吧?”

    一句话,说的桑枝腾地一下脸红了。

    他什么意思啊,意思是说自己很幼稚很不成熟吗?

    梗了梗脖子,不服气的说道:“我就是再不成熟,也比你大,二十四岁,正月的生日一定比你大吧,由不得你不服!”

    话音才落,左少华已经不可抑制的仰头大笑起来。

    桑枝这才后知后觉的知道自己上当了,年龄一直是女人的秘密,自己却这么轻易的告诉了一个认识才不到一天的男生,实在是有够不矜持的了!

    “很好笑吗?”

    桑枝掐着腰,一脸气鼓鼓的看着左少华。

    “没有……没有!”

    左少华捂着嘴巴一脸笑意的看着桑枝,“我只是觉得你挺可爱的。”

    话才一出口,桑枝的脸红的更加厉害了。

    还是在变相的说自己幼稚!

    起身往电梯口走去,边走边挥挥手,“懒得理你,我回房间睡觉去了!”

    “明天见!”

    身后传来左少华干净清爽的声音,桑枝心里不由得一震。

    明天还会再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