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回到房间,桑枝打着哈欠懒懒的伸个懒腰,随便洗漱了一下,便一头栽倒在床上睡了。

    白天的劳累加之又太晚睡觉,这一觉桑枝睡得很沉很香。

    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

    揉着饿得咕咕乱叫的肚子,桑枝迷迷糊糊的从床上爬起来,下意识的抓过床头柜上的手机。

    才赫然惊觉自己来陵城的路上给门少庭发了短信之后,便将手机关机了。

    整整一天没有开机,不知道爸妈有没有给自己打电话,打不通自己电话,一定会急死的。

    这么想着,桑枝赶紧打开手机,先给家里打了电话。

    她和门少庭出来旅游,答应了爸妈每天一个电话报平安的,昨天居然给忘了,真是该死。

    桑枝无比懊恼的想着,那边莫青莲已经接了电话。

    “妈,对不起哦,我昨天忘记给家里打电话了。”

    桑枝心虚的道着歉,忍不住暗骂自己不长记性。

    莫青莲笑了笑,抱怨道:“可说是呢,你说养个姑娘有什么用,玩的高兴了就把自己爸妈忘到脑后去了,要不人家都说有个好女儿不如有个好女婿呢!不过幸好,你妈我找了个好女婿。你忘了,少庭可没忘,趁着你洗澡的空当,少庭给我们的打了电话报了平安了!”

    桑枝闻言就是一愣,自己洗澡的空当?

    昨天一天自己都没跟门少庭在一起,她什么时候洗澡他又怎么知道的?

    一定是他担心自己手机关机忘记给家里打电话,就以自己正在洗澡为由给爸妈打了电话报了平安,应该是为了不让爸妈担心吧?

    想到这儿,桑枝的心不由得一阵感动。

    门少庭这个男人实在是太细心太体贴了,让她这个当媳妇的自愧不如。

    嘿嘿谄笑着,跟母亲又闲聊了几句,肚子饿得实在不行了,这才挂了电话。

    换了衣服,背着小包出了酒店找食吃。

    酒店门口不远处,就有一家看上去挺不错的特色饭馆。

    桑枝闲庭信步的走进去,找个靠窗的位子坐下,她偏爱靠窗的位子,这是她和肖菲为数不多的共同爱好之一。

    点了两个服务员推荐的本店特色菜,桑枝边喝着茶水边等着上菜。

    “嗨美女,我就说咱们俩有缘分嘛,没想到吃饭也能遇见。”

    相比起一连倦意的桑枝,左少华看上去精神多了。

    抬头看着他,扯了扯嘴角儿,笑道:“是啊,你还真是阴魂不散,走到哪儿都能碰见。”

    左少华笑得有些腼腆,搔搔头,“我能坐这儿吗?”

    桑枝看着突然变得腼腆的他,不由得笑道:“今天懂礼貌多了,看来睡了一觉长大了不少,坐吧。”

    桑枝想反正一个人吃饭也很无聊,既然认识了,就一起吃呗。

    左少华又叫来服务员,点了两个菜一个汤,一脸笑意的看着桑枝,“不介意跟我一起吃吧?”

    桑枝摇摇头,“不介意。”

    左少华眸子一亮,又对服务员说:“再来两瓶啤酒,先要这些吧。”

    男孩子嘛,吃饭的时候总喜欢喝点小酒,反正不开车,无所谓,桑枝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酒菜上来,左少华抄起一瓶酒倒了一满杯,伸手递到桑枝面前,“这个给你。”

    桑枝没想到他会给自己倒酒,明显的一愣,赶紧推脱道:“谢谢,我不会喝酒。”

    看到酒,桑枝就忍不住想起自己额头上的伤,如果不是那天自己执意要门少庭带着自己去酒吧,也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说不定现在她和门少庭还在一起快乐的游玩着呢!

    “不会喝酒?”

    左少华看着她一脸的不相信,“别逗了,这年头儿有哪个女生不会喝酒的,再说了这是啤酒,根本都算不上酒,带点酒精的饮料而已,喝点不会醉的。”

    桑枝囧了囧,她当然知道自己喝点啤酒不会醉,她清楚自己的酒量,别说一两瓶啤酒,就是再多几瓶都不在话下。

    可是现在她真的不想喝,也不能喝。

    一是头上有伤,二是自己独自一人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就跟昨天才见过面的男人一起喝酒,这种事情,想象的都觉得诡异。

    虽说左少华不是个坏人,但是一个人出门在外,万事还是小心点好。

    “我头上有伤,真的不能喝酒。”

    桑枝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自己额头上的伤。

    左少华笑了笑,“你们女人就是太小心了,喝杯啤酒根本不会影响到伤口的,放心吧,就喝一杯,就一杯还不行吗?”

    说着已经将酒杯放在了她的面前。

    桑枝看看面前这杯酒,又看看一脸笑意的左少华,蹙了蹙眉,有些无奈的端起酒杯,“就这一杯啊!”

    “嗯,就这一杯。”

    左少华说着也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又说道:“这杯酒我敬你,谢谢你。”

    桑枝不明所以的看着他,“谢我什么?”

    “谢谢你昨晚牺牲你宝贵的睡眠时间,听我唠叨了半天无聊的话题。”

    看着他一本正经的表情,桑枝忍不住笑了,摇摇头,“没什么好谢的,我就算回去早了其实也睡不着的。要这么说,我也得感谢你,谢谢你陪着我坐了半宿。”

    听她这么一说,左少华也笑了。

    “咱俩也别谢来谢去的瞎客气了,赶紧喝酒吃菜吧,一会菜都凉了。”

    说着举着杯子和桑枝碰了碰,一仰脖,一杯酒一饮而尽。

    然后将空酒杯倒着比划了一下,“我干了,你随意。”

    桑枝笑了笑,真的很随意的抿了一小口。

    两人边吃边闲聊着,不知不觉一顿饭愉快的接近了尾声。

    桑枝要结账,却被左少华抢着结了。

    出饭馆的时候,桑枝问左少华,“你今天就要回去了吧?”

    毕竟他已经找好了工作,优优也已经走了,他应该回去工作才对。

    可没想到左少华却摇摇头,“不是,我过几天才回去。本来我和优优计划是走完华东五市的,结果优优生病,在一个城市里耽误了几天,误了行程。优优答应回去的日子到了,我们却只走到了陵城,还有三个城市没有走,我答应了她,要替她走完。”

    桑枝没有想到,左少华的行程路线居然跟自己一样。

    “那你现在要去哪儿?”

    桑枝注意到左少华是背着行李包出来的,看样子应该是已经退了酒店的房间,准备出发了。

    “坐车去柳城。”

    桑枝的下一个目标也是柳城,只可惜,她的行程计划在陵城待两天的,因为还有几个景点没有走,所以明天才会去柳城。

    “哦,这样啊,那咱们要就此分手了,祝你一路顺风。”

    桑枝一边说着,一边朝左少华伸出手去。

    左少华握了握她的手,点点头,“谢谢,也祝你在陵城玩的愉快。”

    两人挥手作别,桑枝转身向旁边不远处的一个公交车站走去。

    才走出两步,身后便传来左少华的声音,“美女,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桑枝回头,笑着喊道:“我叫桑枝,桑树的桑,树枝的枝。”

    左少华点点头,朝她笑了笑,弯腰上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汽车站而去。

    桑枝嘴角儿不由自主的扯了扯,旅行中认识的人未必都能记住,也或者大多都是过客,但她还是喜欢这样的遇见。

    遇见?想到这个词,便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春城的遇见酒吧。

    但是那个遇见带给自己的更多的却是伤害和痛苦。

    苦笑着摇了摇头,桑枝不由得叹了口气,自己最近越来越喜欢感概了。

    在公交车站等车的时候,手机铃声响起,是门少庭的打来的。

    桑枝蹙了蹙眉,本不想接,但想想,不接的话,他一定会不停的打。

    犹豫了一下,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枝枝,我知道你在陵城,乖乖的听话,在酒店里等我,我一会儿就到。”

    门少庭的语气透着焦急。

    桑枝囧了囧,他不说自己都差点忘了,自己戴着“玥心”,他分分钟就能找到自己的位置。

    心里叹了口气,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脖子上的那条价值不菲的项链。

    自己脖子上戴的不只是一条项链,更是一个让他时刻都能知道自己行踪的定位跟踪器。

    “好,我知道了。”

    桑枝脑子快速的转着,她很清楚门少庭的脾气,他说一会儿到,这时候一定就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有“玥心”在,自己是无论如何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的。

    逃?

    这个字从脑海中一闪,桑枝不由得就愣了愣,自己什么时候想过要逃离门少庭了?

    没有,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那她现在又是在干吗?

    不想让门少庭找到自己,难道只是单纯的跟他赌气吗?

    不是,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她是想给他一点小小的惩罚,象征性的小小的惩罚而已。

    想到门少庭找不到自己时候,焦急不安的样子,桑枝就忍不住的笑了。

    公交车来了,她却没有上去,而是直接返回了酒店。

    摘下脖子上的“玥心”深深的看了一眼,将它放在随身带着的零钱包里,然后放在床头柜的抽屉里。

    将其他的物品收拾好,装在背包里,背起背包,又环顾了一圈房间,最后视线在那只放着自己价格昂贵的项链的抽屉上停留了几秒钟,这才转身出去。

    桑枝并没有退房,当初订房间的时候就是订了两天的。

    来到一楼大厅前台,桑枝交待了前台几句,“如果有位先生过来找我,而我又还没有回来,你们就直接带他到我房间,让他等我一会吧。”

    嘱咐完了,桑枝心里偷笑着背着背包出了酒店,打车直奔长途汽车站。

    很幸运的,来到车站的时候,正好赶上一辆开往柳城的长途车要走。

    桑枝买票直接上了车,车子缓缓开动,只听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又见面了,你说不是缘分谁会相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