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转头,看到自己身后的座位上坐的正是左少华。

    “呵呵……”

    搔着头嘿嘿笑了两声,“是哦,好巧。”

    左少华起身,来到她旁边,“往里边坐。”

    桑枝囧了囧,挪了挪身子,将里边靠着窗子位子上自己放的背包抓起来,坐了过去。

    看着她双手紧紧抱着背包的紧张样子,左少华不由得笑了笑:“欸,你钱很多啊?”

    桑枝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什么意思?”

    左少华指了指她手里抓着的背包,“里边很多钱啊?怕别人抢走?”

    桑枝脸微微红了一下,赶紧否认道:“不是,只是些换洗的衣物而已。”

    “那干嘛抓在手里,放上边不行吗?”

    左少华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指了指头顶上方的行李架,一脸戏谑的看着她。

    桑枝蹙了蹙眉,“本来是想着要放上去的,不是你堵在外边了嘛!”

    桑枝心里有些懊恼,这死孩子很喜欢开她玩笑,可是他不知道,她此刻心里有多紧张,一想到门少庭正在来陵城的路上,说不定一会儿就到了,然后找到酒店,找到“玥心”却不见了自己的时候,他那生气的样子,桑枝心里就忍不住的又是兴奋又是紧张。

    左少华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一把夺过她手里的背包,起身放在行李架上。

    “谢谢你。”

    桑枝看着他扯了扯嘴角儿。

    左少华重新坐下,头倚着座椅开始闭目养神。

    听到桑枝跟自己道谢,不以为意的说了句,“客气。”

    汽车驶出城区之后,速度便提了上来。

    一会的功夫便上了高速路,飞快的行驶着。

    窗外远远的可以看见大片漂亮的梯田,梯田里长满了叫不上名字的诱人的翠绿。

    正望着窗外的景色出神,胳膊被左少华轻轻的碰了碰。

    桑枝转头,一脸诧异的看着他。

    “不是还要在陵城玩一天吗?怎么突然就跑到去柳城的汽车上了?嗯?”

    桑枝扁了扁嘴,“没有为什么,就是突然想去柳城了。怎么,不行吗?”

    左少华笑了笑,突然凑到她耳边,小声说道:“不会是因为舍不得我吧?”

    说完看着脸色微红的桑枝,爽朗的笑了。

    桑枝白了他一眼,世上怎么会有他这种这么自恋的男人啊!

    “孩子,你想太多了!”

    怎么可能是因为舍不得他,他们才认识不到两天,最多算是萍水相逢,又不是什么友情深厚的朋友,她至于会因为舍不得他而放弃自己原有的计划吗?

    当然不可能!

    能让她临时改变计划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门少庭!

    对于桑枝对自己的称呼,左少华明显的不喜欢。

    老大不乐意的撅了撅嘴,“别叫我孩子,你也不过才比我大两岁而已,咱们是同龄人。别整的好像你是我的长辈似的,不怕别人笑话吗?”

    听他这么说,桑枝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那我应该怎么称呼你,左少华同志,还是左先生?”

    左少华搔了搔头,“叫我少华,或者大左都可以啊。我同学都叫我大左的,我不介意你也这么叫我。”

    “大左?”

    桑枝上下打量着他,这孩子长得很秀气,皮肤白皙,如果他坐在那儿不说话,很容易被人误会他还是个未成年的高中生。

    倒不是说他长得不够高大,而是因为他的模样长得实在太秀气了,甚至比女孩子还秀气,细看之下还透着一股稚嫩。

    “我看叫你小左还差不多!”

    “小左太幼稚了,还是叫我大左吧,大左!”

    左少华很认真的纠正桑枝的叫法。

    桑枝笑着点点头,“好,大左同志。请问大左同志,咱们从陵城到柳城需要坐多长时间的车啊?”

    左少华看了看车窗外,“正常情况下,三个多小时就能到了,但是你看远处,好像有雾气,这高速路有很长一段还是在山上的,这样的情况下一定不会开得太快,估计至少得四个多小时。”

    又是四个多小时,桑枝打个哈欠伸个懒腰,“那正好,我先睡会儿,麻烦你到地方叫我一声哈!”

    说完脑袋往椅背上依靠,闭上眼睛真就睡了。

    左少华看着她不由得摇头笑了笑,这女人其实挺单纯的没什么心机,不知道谁这么有幸娶到她。

    看着桑枝无名指上带着的戒指,左少华不由得呆了呆。

    迷迷糊糊中,桑枝好像做了一个梦。

    梦见自己置身于一片云海之中,脚下就是万丈悬崖,头顶的蓝天白云几乎伸手可触,四周景色怡人,美不胜收。

    可是她却无心观景,神情焦急的四处张望着。

    她在找人,找那个熟悉又陌生的男人。

    可是她只听得到男人微弱的声音,却始终看不到他的人。

    “枝枝……枝枝……”

    桑枝竖起耳朵仔细辨认着声音来源的方向。

    “门少庭,是你吗?你在哪里?”

    “枝枝,我在这里,就在你旁边。”

    刚才还很遥远飘渺的声音,突然就出现在桑枝耳边。

    桑枝吓得猛一转身,却看到一个带着恐怖面具的男人出现在自己面前。

    桑枝吓得啊的一声惊叫,下意识的伸出手去,猛地一推,男人没有防备,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倒去,瞬间腾空飞起跌入万丈悬崖。

    “枝枝……”

    男人跌下去的一瞬,还朝她伸出了胳膊,企图抚摸她柔顺的秀发。

    面具随风飞起的一霎,桑枝看清楚了男人的那张脸,那张她再熟悉不过的脸。

    “门少庭……门少庭!”

    桑枝惊恐哭喊着,趴在地上双手使劲儿的伸出去,想要去抓门少庭的胳膊,却徒劳的只能抓到空气。

    “老公,老公,老公!”

    左少华看着旁边突然伸着手一通划拉的女人,不由得吓了一跳。

    “桑枝,桑枝,你怎么了?”

    使劲摇晃着她的肩膀,半天终于将她从梦中叫醒。

    看着满头大汗的桑枝,左少华不由得蹙了蹙眉,从口袋里掏出纸巾递给她,“怎么了,做恶梦了?”

    桑枝睁开眼睛,看到自己面前一脸担心的左少华时,才知道原来是自己做了一场梦。

    只是一场梦而已,自己并没有真的把门少庭推下悬崖。

    这么想着,桑枝心里才算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接过左少华的纸巾,一边擦拭着额头上的涔涔细汗,一边说道:“谢谢你。”

    看着她一脸惊魂未定的样子,左少华又站起身,从行李架上取下背包,在里边掏出一瓶矿泉水递给她,“喝点水吧,压压惊。”

    桑枝接过水一口气灌下大半瓶,这才缓了缓气,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啊,刚刚我是不是吓到你了。”

    桑枝知道自己梦里喊了出来,想着是不是真的喊了出来,吓到人家了,所以才忙不迭的道歉。

    左少华笑了笑,“确实,我确实被你吓得不轻,你不知道,你张牙舞爪的样子有多吓人!”

    桑枝囧了囧,“你才群魔乱舞呢!”

    她怎么可能张牙舞爪,最多也就是伸手抓了抓什么东西!

    这一点,桑枝很自信,梦里自己都没有张牙舞爪,又怎么可能像左少华说的这么夸张呢!

    左少华被她的话逗得忍不住笑出声来,“群魔乱舞?亏你说的出来。刚才我就应该把你的样子给录下来,你就知道自己的样子有多么恐怖了。”

    桑枝不好意思的脸红了,“没吓到你吧?”

    左少华笑笑,“还好,幸亏我胆大。”

    说着用胳膊肘碰了碰她,神秘兮兮的问道:“门少庭是谁?你老公吗?你都梦见什么了?”

    桑枝囧了囧,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你真够无聊的,咱们现在到哪儿了,还得多长时间才能到啊!”

    左少华扁扁嘴,“别转移话题,你老公是不是叫门少庭啊,才二十四岁就结婚了,你不觉得遗憾吗?”

    桑枝蹙了蹙眉,不明所以的看着他,“遗憾?遗憾什么?”

    “才二十四岁,正是人生中最美好的年华,就因为一棵歪脖树放弃了整片大好的森林,把自己吊死在一颗树上,不觉得遗憾吗?”

    左少华说完,呵呵的笑了。

    桑枝白了他一眼,“歪理邪说,”说着又伸个懒腰,“咱们到底还得多长时间才能到啊?”

    左少华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估计快了,还有一个多小时就应该下高速了,下了高速再走一会儿就到了。”

    没想到自己一觉竟然睡了两个多小时,望着窗外,好像雾气越来越浓重了,白茫茫的一片,倒真的有种置身云海的感觉了。

    “怎么这么大的雾气,这个时间了怎么还会有雾,雾气不都应该是在早晨才有的吗?”

    左少华看着她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大姐,你说的那是在平原正常情况下。这里是山区,而且上午这里才下了一场大雨,湿度大,有雾气是很正常的事情。这是常识,懂不?”

    桑枝瞪了他一眼,“谁说我不懂的,我自言自语呢,又没问你!”

    被她这么稀里糊涂的噎了一句,左少华不由得笑了笑,伸手轻轻扯了扯她的衣角儿,问道:“欸,你究竟为什么独自一人出来旅行的,是不是和你老公闹别扭离家出走了?”

    桑枝囧了囧,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别瞎说,你才闹别扭离家出走了呢,我跟我老公好着呢!”

    左少华搔了搔头,嘿嘿干笑两声,“我那不是闹别扭,是分手,我不是跟你说了嘛!”

    想到优优,左少华的表情明显的黯了黯,也不知道她现在是不是已经平安到家了。

    “喂,你别难过了,会好的……啊!”

    不待桑枝说完,汽车突然猛地一震停了下来,由于惯性的原因,车厢里几乎所有的乘客身体都不由自主的向前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