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那纲看着他们俩人,不由得笑了,解释道:“你们不知道我们这的风俗和审美观。因为我们这里是高原山区,大多以放牧和种地为生,要干这些重活累活,当然要有强健的体魄。”

    那纲一边说着,一边看了看左少华,才又说道:“所以我们这里以胖为美,以黑为美。越胖越黑的男人,在这里才越吃香,因为姑娘们相信,只有这样的男人才最能干,才能够挑起一个家的大梁。”

    说着又上下看了看左少华,“像你这样白白净净文文弱弱的不行,姑娘们跟你会觉得不踏实的。”

    左少华和桑枝听了都忍不住的一阵唏嘘,没想到还有这么奇葩的审美观。

    不过一个地方一个风俗习惯,这里靠山,上山劳作,自然需要强壮的汉子,受现实限制,这里的人久而久之的形成以胖为美,以黑为美的审美观也就没什么可奇怪的了。

    说话间,几人已经拐过一个弯,半山腰处隐约可见一些房屋。

    桑枝兴奋的指着不远处,喊道:“那就是你们村子了吧?”

    阿吉搔着脑袋:“嗯,那就是我们村了,我们三宫村是这里最大的一个村子了。”

    桑枝笑了笑,“那你们村子里有手机信号吗?”

    她现在担心的是,门少庭打不通自己的手机一定会很着急,现在最要紧的是先跟门少庭联系上,让他别担心自己。

    阿吉点点头,“有时候有有时候没有,这个得看老天爷的心情,它高兴了就有,不高兴就没有。”

    桑枝囧了囧,这是什么道理。

    “那,依你的经验,今天老天爷高不高兴呢?”

    阿吉神秘的笑了笑,“那谁说得准啊,到村子里你看看手机有没有信号不就知道了!”

    桑枝气得直翻白眼儿,心说,人家不都说村子里的人朴素热情吗?

    怎么从这个阿吉身上就一点没找出朴素热情的感觉来呢!

    天色渐黑的时候,几个人终于进了村子。

    那纲家里在村子最东头,几人直奔他家而来。

    还没进门,隔着篱笆门就看见院子里一个很大的羊圈,听到里边传来阵阵的羊叫声。

    进到院子里,桑枝感觉整个院子上空的空气都弥漫着一股浓重的羊的膻味。

    走到羊圈旁边,拿着相机对着羊群拍了一通照片,才跟着那纲他们进了屋。

    “老婆子,快出来,家里来客人了!”

    那纲的老婆从屋里出来,看了看桑枝和左少华,愣了愣,问道:“他们是?”

    那纲笑道:“我新认识的朋友,你快去,跟阿吉把羊收拾干净了,晚上咱们烤着吃。”

    那纲的老婆蹙了蹙眉,“你不是去找二花了吗?二花呢?不年不节的怎么突然舍得宰羊了?”

    一边说着,一边朝桑枝和左少华笑了笑,走了出去。

    那纲搔着脑袋笑了笑:“我老婆叫大花,她老是说二花在我们家的作用仅次于她,所以才给那羊起二花这个名,说洋气又大方。你们不知道,她对……”

    那纲的话还没说完,院子里就传来女人的一声哀嚎,“我的二花啊,你怎么就死了呢!”

    桑枝和左少华听了心里不由得一阵唏嘘,心说这两口子对这只羊的感情还真是深厚,都是嚎啕大哭啊!

    “阿纲大哥,嫂子好像哭的很伤心呢,你不过去劝劝她吗?”

    那纲让两人坐下,给他们倒了茶,递到他们手中,“没事,她也就嚎叫这么一嗓子,一会儿就没事了。这是我们这里特有的白峰茶,甘甜清香非常好喝,你们尝尝。”

    桑枝端过茶杯闻了闻,确实很香,喝了一口感觉嗓子里很舒服。

    这时候已经听不到大花的哭喊声了,桑枝心说还是那纲了解自己老婆。

    放下茶杯走到院子里,只见阿吉和同伴子,已经将羊皮完整的扒了下来,大花也已经在院子里的那个大灶台上架起了大锅,点起了火。

    桑枝好奇,走了过来,笑着问道:“嫂子,你这是要烧水吗?”

    她看到大花往锅里倒了大半锅的清水,不知道这是要做什么。

    大花看了她一眼,刚才阿吉已经将二花的事情跟她讲了,她知道是这两个人花钱买了二花,还请他们家里人吃烤全羊,心里对桑枝也莫名的多了几分好感,笑着说:“是啊,一会宰了羊,要用热水洗一下,还有那些羊下水什么的,我直接给你们卤了,再做个杂碎汤让你们尝尝。”

    桑枝听了心里不由得想笑,这大姐刚才还抱着二花哭的死去活来多舍不得呢,这才一会儿的功夫,就开始研究对二花各个部位的吃法了,这变化也太快了吧!

    “哦,那嫂子,你看我能干点什么,帮点什么忙?”

    桑枝觉得人家一家人忙活着,自己等着吃白食实在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张罗着要帮忙。

    大花看着她上下打量了一番,摇摇头,“算了,我看你也不像是个会干活的样子,你还是回屋里去歇着吧。”

    桑枝囧了囧,被人家鄙视了,有些不好意思,脸红了红,乖乖的退到一边去了。

    那纲家里的院子很大,被很长的一排房子分成前后两个院子。

    前边院子要大一些,主要就是羊圈,后边的院子稍小一些,种了一些瓜菜,这个时候,正是瓜菜丰收的季节,修的整齐平整的菜畦里挂满了红的诱人的西红柿,绿的惹眼的黄瓜和各种蔬菜。

    桑枝看得心里不由得一阵喜欢,拿了相机对着瓜菜又拍了很多照片。

    那纲家的房子很宽敞,从外边看去,一排不算高但很长的涂着白漆的房子,进村的时候,桑枝注意过,村子里的房子都是这种用白漆涂成白色的墙,且高度都是一样高。

    整个村子看上去非常干净整齐,就好像那些江南小镇统一规划建造的房子一样。

    桑枝正好奇宝宝似的东看看西看看的,这会儿从外边手牵手走进两个孩子。

    一个男孩一个女孩,两人都背着书包,看上去年龄相仿,应该是那纲家的两个孩子放学回来了。

    看到桑枝,两个孩子不由得愣了愣,转头看到院子角落里正在忙活烧水做饭的大花,小女孩跑过去问道:“阿妈,这是谁啊,咱家今天要吃羊肉吗?”

    桑枝走过去笑着问道:“嫂子,这是你女儿吗,长得真可爱。”

    大花一脸得意的笑着,“嗯,我儿子和女儿是双胞胎,我们村里唯一的一对双胞胎,大家都很羡慕我呢!”

    桑枝笑了笑,转头看看那个男孩,“你是哥哥吧,你们都叫什么名字啊?”

    男孩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桑枝手里的相机,半天才反应过来腼腆的笑着:“我叫那强,我妹妹叫那枝。”

    “那枝?树枝的枝吗?”

    桑枝听了心里一阵兴奋,小姑娘居然跟自己一个名字啊!

    “嗯,树枝的枝。”

    那强的视线依旧没有离开桑枝手中的相机。

    大花将两个孩子叫过来,“这是咱们家里的客人,叫阿姨。”

    “阿姨好!”

    两个孩子很懂事,乖巧的叫了一声。

    桑枝囧了囧,笑着答应了一声,看到那强一直看着自己手里的相机,问道:“喜欢拍照吗?”

    两个孩子忍不住的点点头,“喜欢。”

    “走,我带你们拍照去!”

    两个孩子高高兴兴的跟着她走了。

    天色越来越暗了,桑枝忙着和孩子们一起拍照的时候,前边院子里那纲和左少华已经加架起了一堆篝火。

    香喷喷的烤羊的味道弥散在院子里,浓郁的香味掩盖了活羊们身上散发出来的膻味。

    “开饭喽!”

    叫喊的是阿吉,不得不佩服阿吉的大嗓门,一声喊出去,估计大半个村子都能听见吧!

    那纲出了门,去隔壁爸妈家请他们过来一起吃饭。

    那纲的父母过来见到桑枝和左少华显得很热情。

    两位老人看上去精神很好,身体也很健康,只是那黝黑的布满皱纹的脸上,告诉大家他们其实已经不年轻了,真的是步入暮年的老人家了。

    大花的厨艺不错,一只羊,在她的手中做成了好几道美味可口的菜,还有农家院里自己种的纯天然的绿色蔬菜,一顿饭大家有说有笑的气氛非常好。

    在那纲和阿吉的撺掇下,几个男人陪着那纲老爹喝了点当地自家酿的米酒。

    左少华端了一碗,碰了碰桑枝,“喂,这酒很好喝,你要不要来一碗?”

    桑枝看着那清澈诱人的米酒,心里忍不住又有些心动了。

    “喝点吧,这酒度数低,喝不醉人的。”

    阿吉说着,给桑枝倒了一碗递了过来。

    桑枝接过来小口的浅酌了一下,“嗯,真的很好喝!”

    大家围着篝火边吃边喝边聊着,说说笑笑不知不觉时间过得飞快,已经到了半夜时分了。

    众人都带着几分醉意回了各自家里休息。

    那纲家里房间很多,那纲让大花收拾出来两间,给桑枝和左少华当临时的卧室。

    “农村条件有限,你们就凑着睡一宿吧。”

    那纲看着他们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总觉得拿了人家一千块钱,不把人家安排舒服了心里会不好意思。

    桑枝和左少华笑了笑,“谢谢你大纲大哥,这已经很不错了,我们很感激。”

    村子里不像家里那样可以随时洗澡,幸好桑枝也不是很有洁癖的人,用清凉的山泉水洗了把脸,又洗了脚,然后便回到自己的房间躺下准备睡觉。

    习惯性的从包里掏出手机,看了看,才发现居然有了微弱的信号,而手机里数通未接来电都是门少庭打来的。

    桑枝心里一惊,门少庭给自己打电话自己一直不接,他一定着急坏了!

    这么想着,赶紧给门少庭回拨了出去。

    可是手机里传来的却是,“您拨打的号码暂时无法接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