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山村的夜晚祥和而动听,躺在床上,耳边不时传来阵阵啾啾的虫鸣,夜风透过纱窗吹进屋内,送来一片清凉。

    桑枝拿着手机不停的拨打着门少庭的号码,却一直都是无法接听的状态。

    躺在床上,尽管身体因为走了山路的原因疲惫不堪,困意裹着乏累席卷全身,眼皮沉重的几乎都撩不开,可是桑枝还是无法入睡。

    和门少庭结婚以来,桑枝不怕门少庭的手机关机,不怕他的手机无人接听,最怕的就是无法接通。

    几个月时间相处下来,桑枝摸到了门少庭的规律,手机关机或者无人接听的时候一般是他在出任务或者开会,而除此之外,他的手机一定是开机的,开机的情况下发生无法接通的情况,就说明出现了状况。

    因为知道这个规律,桑枝的心此刻处在无比紧张烦乱的状态下,很是担心。

    桑枝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揉着眼睛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

    睁开眼睛,眼前一张熟悉的帅脸正一手支着下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门少庭?我不是在做梦吧?”

    桑枝一边喃喃自语着,一边伸手捏了捏门少庭的脸颊。

    门少庭一脸好笑的看着她,伸手一把将她搂在怀里,低头吻上她诱人的香甜。

    不自觉的嘤咛一声,双手绕过门少庭的后背环住他的脖子,主动而热情的迎合着。

    “啊……”

    只是门少庭的吻霸道而强硬,不似以前的温柔,带着明显的惩罚,弄得她唇瓣撕心般的疼痛。

    桑枝猛地用力将他推开,一双眼睛瞪得老大,不可思议的看着他,“门少庭,你疯了!”

    一只手摸着自己吃痛的唇瓣一脸愤愤的瞪着门少庭,残留不多的睡意顿时全无,完全的清醒了过来。

    门少庭此时却是一脸严肃的看着她,伸手托起她娇俏的下巴,语气凝重的问道:“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将‘玥心’摘下来?嗯?”

    说最后一个字的时候,门少庭尾音拉的很长,明显是在告诉桑枝自己很生气,真的很生气!

    看着他一脸严肃的表情,桑枝心虚的缩了缩脖子。

    这还是门少庭和她结婚以来,第一次这么生气,这次桑枝看得出来,他是真的生气了,很生气。

    桑枝故意将“玥心”留在酒店里,自己背着行李上了通往柳城的大巴车。

    门少庭通过定位追踪,以为桑枝一直乖乖的在酒店里等自己,心里将之前她在春城不辞而别的怒气往下压了压,打算坐上通往陵城的大巴前去和桑枝汇合。

    没想到的是,才坐上车,尚明就给他打电话,说他要查的人有了消息。

    门少庭犹豫了一下,还是下了车,找到了尚明。

    等到办完事情,再次坐上通往陵城的大巴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担心桑枝等的着急,便给她打电话让她再多等自己一会。

    可是没想到,桑枝的电话却一直处在无法接通的状态。

    门少庭心里顿时一惊,可是通过定位追踪器,桑枝确实还在酒店,他心里也就稍微的放心了一些,想着可能是桑枝手机没电了,而她又迷糊的没有注意,没有及时给手机充电吧。

    门少庭心里揣着担心,恨不得大巴车长出两只翅膀直接飞到陵城,他甚至有些后悔,自己怎么就没跟尚明借辆车自己开着过去呢!

    到达陵城已经是傍晚时候了,门少庭打车直奔桑枝住的酒店。

    到了酒店,才知道原来桑枝并不在这里。

    门少庭当时就觉得脑子嗡的一下,顿感事情不妙。

    可是定位显示,“玥心”确实在这间屋子里!

    门少庭的心神有些烦乱,手足无措的感觉让他一时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坐在床上,摸着桑枝曾经留下的痕迹,门少庭深吸几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房间不大,陈设也很简单,寻找起来应该不难。

    镇定下来的门少庭开始仔细寻找“玥心”,很快,他便在床头柜的抽屉里找到了那串价值高昂的项链。

    它被放在一个零钱包里,那个零钱包,门少庭认识,是桑枝的没错,他曾经不止一次的看到她在零钱包里拿钱。

    这时候,门少庭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项链是被放在零钱包里,然后放在酒店房间里的床头柜上,这么看来并非是匆忙之中或者撕扯下随手丢掉,而是故意安排的。

    也就是说,这是桑枝故意这么放的,这也就排除了她当时有危险的可能性。

    门少庭再次仔细检查了一下房间,发现除了玥心还在之外,其他的所有行李都不在了。

    看着人去屋空的房间,门少庭不由得苦笑着扯了扯嘴角儿,“看来这女人是故意整自己呢!”

    门少庭又找来前台,出示了自己和桑枝的结婚证,证明了自己是她爱人的身份,然后又仔细询问了前台人员桑枝离开时候的情景。

    果不出自己所料,她就是带着行李离开了,居然还特意交待了前台让人家带着自己去她房间里等。

    这女人,居然给他来了一个“金蝉脱壳”,真是越来越胆大了!

    想到居然被自己女人一连摆了两道,门少庭心里就不由得好气。

    帮桑枝退了房,直接找了辆出租车包车直奔柳城而来。

    离陵城最近的就是柳城,而他们之前的路线计划也是这么安排的,门少庭相信,桑枝的下一站应该就是柳城。

    可怜的门大上校,携妻旅游变成了悲催的追妻旅行,甚至来不及好好吃顿饭,直接坐上了出租车,朝柳城飞驰而来。

    门少庭心里就像长了草似的,因为桑枝的手机一直无法接通,又是着急又是担心。

    路上和司机师傅聊天,司机师傅告诉他,陵城开往柳城的高速路有很长一段是在山上,平时信号就很差,甚至经常收不到信号,如果赶上天气不好的时候,就更收不到信号了,这都是很正常的。

    “说不定,你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坐的大巴车正在那段高速路上呢,打不通也是正常的,你不要这么着急,一会儿再给打试试看好了。”

    听司机师傅这么一说,门少庭的心这才稍微放心了一点。

    可是想想还是不对,按照酒店前台的说法,桑枝应该是吃了午饭不久就离开了,从陵城到柳城也就三个多小时的车程,算算时间,现在她早就应该到了柳城了才对,如果是在柳城市里,她的手机没有理由还打不通啊,除非她故意不想让自己找到她,故意将手机弄成了无法接通的状态!

    门少庭心里分析着各种可能,最后觉得桑枝不会真的故意不想自己找到她,否则白天的时候她也完全可以不用接自己的电话的。

    这么想着,门少庭的心又不由自主的担心起来。

    汽车一路飞驰,很快上了那段没有信号的告诉路,门少庭看了看手机确实没有信号。

    看着门少庭一脸担心的样子,司机师傅笑了笑好心的安慰:“别担心了,不行等到了柳城,请当地的警方帮忙找一下吧。”

    门少庭表示感谢的笑了笑,眼睛却死死的盯着手机时间,心里默默计算着走过这段没有信号的高速路所需要的时间。

    门少庭到达柳城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点多了。

    那时候他试着给桑枝打电话,发现她的手机能打通了,当时心里顿喜。

    可是打了半天,才失望的发现,手机是能打通了,但是却始终无人接听。

    才松了口气的心,立马又悬了起来。

    不过只要手机能打通,门少庭就有办法查到她所在的位置。

    让火狐通过无线信号追踪,得知桑枝此时正在柳城山里的一个村子里,这样看来,至少可以确定她是安全的,门少庭这才终于放了心。

    于是连夜赶往三宫村,因为三宫村在半山腰,而山上并不是旅游景点,并未被开发,所以并没有上山的公路,汽车根本上不去,只能靠步行。

    爬山涉水这种事情对于特种兵出身的门少庭本就是小菜一碟不值一提,所以门少庭想也不想的便独自进了山。

    进山之后,门少庭才知道自己想的太简单了。

    这次出来是旅行的,不是冒险的,根本没有想到会夜探深山,所以手里没有得手的家伙和工具,只能凭着自己的经验辨别方向。

    漆黑的夜幕下,门少庭只能用自己手机发出的微弱的光亮照明,艰难前行。

    因为对地形不熟悉,加之又是半夜十分夜路难行,尽管上校同志有着很丰富的丛林作战经验,但还是悲催的迷路了。

    知道自己再怎么转悠也是无头苍蝇似的乱蹿一气,在没有手机信号,又没有得手的工具的辅助下,目前这种情况,自己很难顺利的走出去。

    门少庭很聪明的选择了保持体力就地休息。

    选择了一块地势比较平坦开阔的背风处,门少庭倚在一棵大树下闭目养神,静静的等待着天亮。

    山里的夜晚很凉,山风很大,好在门少庭身体素质好,不然一夜山风吹下来,不被冻死也得冻病。

    门少庭不敢真的睡着,他不知道这山里是什么情况,有没有凶猛的野兽出没。

    所以他只是闭着眼睛养神,尽管几天几夜没有好好休息过,他还是努力的坚持着不让自己睡着。

    直到天蒙蒙亮的时候,门少庭这才又重新起身,辨别了方向,朝着村子的方向走去。

    “这么说,你是在山里过的夜啊?”

    桑枝心里无比的内疚,都怪自己,明明想着给他打电话的,结果玩的高兴给忘记了。

    “老公,对不起,我错了!”

    一边说着,桑枝的眼泪就忍不住的流了下来,伸手摸着门少庭略显疲惫的脸颊,一脸的心疼。

    门少庭却突然扬起手照着桑枝的屁股就是一下。

    “啊!”

    桑枝疼的一声惊叫,“你干什么,家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