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窗外阳光正好,透过纱窗照进屋子撒下一片金黄。

    这样阳光灿烂的日子,而桑枝的心里却郁闷阴沉的厉害。

    只因为门少庭此时看着她的表情阴云密布,暴风雨来的前兆啊。

    桑枝心里小小的瑟缩了一下,从刚才他明显的带着惩罚的那一吻,她就知道他是真的很生气,可是她没想到这男人居然也会生气起来没完没了,居然还打自己屁股!

    捂着有些吃痛的屁股,桑枝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门少庭,“你干吗啊,这叫家暴知道不!”

    门少庭不置可否的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疼吗?”

    “嗯,疼!”

    桑枝可怜巴巴的看着他,他这次下手真的挺重的,让她有种遭受虐待的感觉。

    挑眉,嘴角儿微微扬起,“知道痛就好,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偷偷往外跑,下不为例,再有下次看我怎么收拾你!”

    桑枝撇撇嘴,一脸委屈的望着他,“你怎么找到这的?”

    一睁开眼就看到他一张放大的帅脸,桑枝真是又惊又喜。

    更加心疼他在山里过了一夜,“山里的夜风很冷吧?你没冻坏吧?”

    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拉着门少庭的手,上下打量着他。

    门少庭心软的叹了口气,拉着她坐在床上,“山里的人总是习惯早起,早晨天才刚亮,就有人赶着羊群进山放牧了。我是跟人家打听了才找到三宫村的,一进村子又找人打听昨天有没有外地人进村,住在哪里。还好,这村子并不大,昨天你们抬着一只死羊浩浩荡荡无比张扬的进村,被村子里好多人看到了,人家给我指了路,我才找到那纲家的。”

    说着,门少庭忍不住打个喷嚏,“山里的夜风当然冷啊,还好你老公身体素质好,才没被冻死。”

    桑枝心疼的赶紧拉了被子给他裹上,“还说没事,赶紧盖上,估计还是感冒了。”

    说着赶紧下床,却被门少庭一把拽住,“你要去哪儿?”

    桑枝囧了囧,说道:“我去给你倒杯水,冲点药喝了预防一下。”

    门少庭却是霸道的一把将她搂进怀里,“不用了,我担心你又跑掉!”

    桑枝无奈的笑了笑,“不会的,我再也不会偷偷跑了。”

    经过这次,桑枝是真的知道自己错了,错的离谱,错的过分。

    因为自己的任性妄为害的门少庭在深山里过了一夜,还冻感冒了,自己实在是太不对了,想到这些,桑枝就忍不住深深的自责。

    “真的?”

    门少庭的胳膊依旧紧紧的搂着她,眼神儿中透着明显的不确定。

    桑枝扯了扯嘴角儿,笑着点点头,“嗯,真的。所以,听话,乖乖的等我回来。”

    说着宠溺的捏了捏他的脸颊,像是捏自己的宠物一样,然后从他怀里滑出来,端着杯子朝外边走去。

    打开门的刹那,便有两具身体受惯性的作用从外边向里边倒了过来。

    桑枝吓了一跳,赶紧往旁边一闪,看着两个差点摔倒的人不由得蹙了蹙眉。

    “左少华,阿吉,你们这是干嘛呢?”

    左少华和阿吉红着脸搔着头很不好意思的看着桑枝,又朝里边的门少庭点点头。

    “嗨,大哥,咱们早晨见过面了。你早晨刚找到这儿的时候,我正在院子里逗羊玩,还是我告诉你的桑枝的房间是哪一间的。”

    左少华生怕门少庭记性不好忘记了自己,赶紧来了一个长篇的自我介绍。

    门少庭看了看他,点点头。

    没错,门少庭按照老乡的指点找到那纲家的时候,那纲已经起早去地里干活了,他老婆正在准备早餐,而自己在院子的羊圈旁看见了这个男人。

    当时左少华看着门少庭一脸的戒备,上下打量着他问他是桑枝什么人,找她干什么。那神情一副护花使者的忠犬样子,好像他才是桑枝的守护者似的,让门少庭着实不爽了好半天。

    当门少庭黑着一张脸告诉他,自己是桑枝的丈夫的时候,左少华惊的一双眼睛差点就跳了出来。

    “原来是大哥啊,你好,你好,我叫左少华,是桑枝旅行时候认识的朋友,我们一起来的三宫村,她其实很想你的,虽然她不说,但是我能看得出……”

    “她现在在哪里?”

    门少庭打断喋喋不休的左少华,冷冷的问道。

    左少华一怔,看着一脸黑线的门少庭不由自主的吸了口气,心说这男人气场好强,怎么也想不出桑枝那么柔柔弱弱的女人怎么会找了这么一个强悍的男人的,这俩人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感觉嘛!

    “那个……她在那边那间屋子里,昨天太累了又睡得太晚了,估计这会儿还没醒。”

    左少华搔着头,指着一排房间的其中一间讪讪的回答道。

    “谢了!”

    门少庭淡淡的说了句谢,迈步便朝桑枝的屋子走去。

    此时看着差点撞进来的左少华和旁边那个不认识的男人,门少庭淡淡的点了点头。

    “没想到你还有喜欢趴墙根听人家两口子说话爱好啊!”

    一句话,左少华的脸腾地一下红了起来。

    阿吉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刚才左少华跟他说桑枝的男人来了,他一时好奇便强拉着左少华跑来偷看,结果没想到被人家捉个现形。

    赶紧笑着赔不是,“那个……大哥,你别见怪啊,我们不是故意偷听的,那个……我姐做好早餐了,让我们来叫你们吃早餐的,我们是不想打扰你们说话,想着等你们说完了话再叫你们出来,巧合,纯属巧合,嘿嘿……”

    门少庭淡淡的扫了阿吉一眼,没有说话。

    桑枝看门少庭一脸的不高兴,赶紧笑着打圆场儿。

    “这是阿吉,那纲大哥爱人的弟弟,这是我老公门少庭,他在山里露宿了一宿,有些感冒了,让他先吃点药睡一会吧,咱们先出去吧。”

    一边说着,一边推着左少华和阿吉出了房间。

    “你男人是干什么的啊,一脸严肃的表情,好让人害怕啊!”

    阿吉一边走着,一边忍不住好奇的问桑枝。

    桑枝笑了笑,说道:“他是个军人,平时严肃惯了,你们别介意啊!”

    其实只有她知道,门少庭平时才不是总绷着一张脸一脸严肃的样子,他今天是生气,因为生气才会绷着一张脸看谁都没好脸色。

    “哦,这样啊,了解,了解。”

    山里的人思想就是单纯,听桑枝这么一说,阿吉了解的连连点头。

    左少华却不以为然,看了看桑枝说道:“我看他是生气呢,你俩是不是吵架了?”

    桑枝瞪了他一眼,“别瞎说,不是说大花嫂子叫吃饭了吗,还不赶紧去!”

    左少华和阿吉这才悻悻的离开。

    桑枝端着冲好的感冒药进来的时候,门少庭已经裹着被子倒在床上睡着了。

    看着他睡梦中仍然微微蹙起的眉头,桑枝有些心疼的伸手轻轻抚了抚他的脸颊。

    一双大手将她柔弱的小手握住,“回来了?”

    “我把你弄醒了吗?起来把药喝了,然后吃点东西再睡。”

    桑枝一边说着,一边笑着朝门少庭伸出手去。

    门少庭点点头,被她拽了起来,他确实是饿坏了,因为着急找桑枝,昨天整整一天他几乎都没怎么吃东西,这会桑枝一说,他顿感腹内饥肠辘辘,饿得发慌了。

    先喝了药,桑枝让他先躺一下,帮他将被子盖好,自己则出去帮他端饭。

    外边那纲主屋的堂屋里,大花已经将早餐准备好了。

    见桑枝出来,笑着问道:“你男人呢?不吃早餐吗,叫出来一起吃吧。”

    桑枝囧了囧,红着脸说道:“嫂子,他昨天在山里着了凉有些感冒,刚刚吃了药睡下了,我等一会给他端点过去吃就好了,咱们先吃吧。”

    一边说着,一边坐在大花的旁边,招呼着那强兄妹吃饭。

    “这样啊,也好,咱们先吃。”

    大花为人很热情豪爽,听桑枝说门少庭生病了,热情的说道:“等会儿吃了饭,我给他熬点咱们山里特有的汤药,保证他喝了出身汗就好了。”

    桑枝感激的点点头,“谢谢嫂子。”

    吃过早餐,那强兄妹去上学了,阿吉赶着羊群去山里放牧,大花收拾了一下,用一只篮子带上饭菜去田里给那纲送饭。

    左少华看着桑枝笑了笑,“我要去村里的三个状元老宅子去看看,估计你没什么时间也没什么心情跟我一起去了吧。”

    桑枝红着脸囧了囧,“你自己先去,我等门少庭醒了再说。”

    左少华点点头,背着背包出了那纲家门。

    桑枝端着早餐进来的时候,门少庭已经醒了。

    军人出身的他睡觉一向很浅,听到有人进来,便睁开了眼睛。

    “其他人都出去了吗?”

    桑枝点点头,伸手将他拽起来,“先吃点东西再睡吧。”

    说着将小米粥和馒头小菜放到屋子里窗台下的唯一一张桌子上,转身又走了出去。

    再进来的时候,桑枝手里端了一个脸盆,“将就着洗把脸吧。”

    门少庭看着她忍不住笑了笑。

    桑枝被他盯得浑身发毛,蹙了蹙眉,问道:“你看我干什么?”

    门少庭扬了扬嘴角儿:“没什么,只是觉得你倒是适应能力挺强的,挺会随遇而安啊!”

    桑枝囧了囧,“快洗脸吧,大花嫂子还给你煮了一碗汤药,嘱咐我让你吃了饭喝下去,说保证你药到病除。”

    门少庭挑了挑眉,他倒是不觉得自己生了什么病,只是受了点凉而已,根本算不得病,倒是这女人小题大做了。

    看着门少庭吃了早点,又将大花煮的汤药喝下,桑枝这才松了一口气,“再睡会吧,出点汗就好了。”

    门少庭挑眉笑道,“不睡了,睡饱了,除非你和我一起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