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无语的看着门少庭,这男人吃饱喝足养足了精神立马恢复了他二世子的本性了。

    “不想睡得话就起来跟我出去转转吧,听说这个村里古时候出过三个状元,状元住的古宅子很有名的,左少华就是为了看古宅子才特意跑来这里的,咱们也去看看吧。”

    门少庭不置可否的扯了扯嘴角儿,双手抱胸一脸戏谑的表情看着桑枝,“才认识一天就跟着人家跑来这山沟沟里了,我说你什么好?单纯还是笨?就不怕人家把你拆吧拆吧给卖了?”

    桑枝白了门少庭一眼,笑道:“你说大左把我卖了?怎么可能,我卖他还差不多!”

    虽说左少华是个看上去挺精明的孩子,但是桑枝知道他心里其实很实诚,不然也不会傻乎乎的答应女朋友的请求,在人家离开之后,还傻乎乎的非得一个人走完剩下的三个城市。

    “大左?才认识几天啊,叫的倒挺亲的!”

    门少庭一脸审视的看着桑枝。

    桑枝翻了翻白眼儿,“听着这话的味道很酸啊,吃醋了?”

    门少庭不以为然的扯了扯嘴角儿,“不是要出去逛逛吗,还不走?”

    大花出门的时候有交待桑枝,如果他们要出去,就将自己家里的大木门给关上就好了,乡下村里的没什么外人,家里也没啥值钱的东西,不会有人偷。

    门少庭帮着桑枝将沉重的木门关上,桑枝看着大木门不禁有些感慨,“其实住在这里也不错,蓝天白云,青草碧水,民风淳朴,你看连家门都不用锁,多自得其乐啊!”

    门少庭耸耸肩,一把将她揽进自己怀里,“我不介意老了跟你归隐山林,做一对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悠闲眷侣。”

    桑枝笑了笑,没有说话,心里却不以为然,他也就这么随口说说罢了,怎么可能有那么一天呢!

    二人边说边走着,一路打听着朝村子西头边上的一个老宅子走去。

    那是一座保存相当完好的看上去很古老的宅子,村里的老人也说不上这宅子具体有多少年的历史了,只知道从他们记事开始这宅子就一直这么存在着。

    村子里的人祖祖辈辈都遵守着一个约定俗成的习惯,老宅子不得破坏,要小心守护。

    所以尽管经历了历史的洗礼,宅子依然保存的很完整,只是岁月的痕迹在它身上留下了斑斑印记,记录着它的沧桑经历。

    在这所老宅子里,桑枝和门少庭正好碰到了被村长带着过来参观的左少华。

    “你们来得还真是时候,再晚来一会儿,我们就要离开这里去下一个古宅了。我们走了,你们可就进不来了。”

    左少华看到桑枝和门少庭笑着说道。

    原来村里的古宅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来的,每个宅子只有一把钥匙,由当任的村长掌管。

    桑枝凑上前去,仔细看那门锁,只见那门锁并不是现代常见的门锁,看上去很古老的样子。

    “村长,能把钥匙借我看看吗?”

    桑枝对那古香古色的铜锁非常感兴趣,忍不住向村长借钥匙看看。

    村长倒也大方,将钥匙递给桑枝,“看吧,这把钥匙也有年头了,我也不知道具体有多少年了,估计应该和这宅子一样古老了吧。”

    桑枝拿着那把看上去古怪却精致的钥匙,看了又看,轻轻的将钥匙捅进锁孔,小心翼翼的轻轻转动钥匙,只听咔吧一声脆响,门锁应声而开。

    “这套锁匙真的很好看,应该是古董了。”

    说着将钥匙还给村长,“你们这是要走了吗?我们才刚来,还想进去看看呢。”

    左少华看了她一眼,笑着对村长说:“要不咱们再留一会儿,带着他们进去看看吧,都是远道慕名而来的,不进去看看会觉得遗憾的。”

    村长点点头,笑道:“好吧,原本我们这里也不是旅游景点,这村里的三处古宅也不对外开放的,只是留着逢年过节的时候祭祀祈祷的时候才会开启,供村民们拜祭祈福,平时都是锁着的。”

    村长说着,带着几人重新进入宅子中。

    宅子里没有桑枝想象中的衰败的景象,院子里青砖铺就的平平整整,非常干净。

    角落里有几棵叫不上名字的参天大树,树木高耸入云,枝叶繁茂,将偌大的院子遮住小半,处处树荫片片,尽管骄阳似火,树荫下却凉风习习。

    村长介绍,“这院子、宅子都是村子里的人家轮流值班负责打扫的。古宅的主人早已不在,便成了村里共有财产,村里一直沿袭下来的不成文的规矩,就是把古宅当成自己的家一样,大家都十分珍惜这老祖宗留下来的财产。”

    宅子除了历史古老之外,其实没什么特别之处,就是古代普通大户人家的宅子。之所以出名,除了它的历史悠久之外,便是这宅子据说曾经是古代的一个状元住过的,是状元的家。

    “这样的宅子,在这村里一共有三处。分别在村子的西头,南头,和北头三个村头。据说这三家出了一个武状元两个文状元。本来这三家是村子里的有头有脸的人家,各生了一个儿子,三家为了显示自己儿子有出息,各种拼儿子,各占一头,老死不相往来。”

    左少华看着门少庭和桑枝介绍道:“这家曾经出了一个文状元,北头那家是武状元,南头那家也是个文状元。据说这三家的宅子面积大小,装修风格几乎一模一样,这都是因为当时比拼的结果,因为谁家也不想被比下去,结果拼来拼去,最后达成一种默契,将宅子盖成一般大小,一般模样。当然这些都是传说,具体是怎样的,或许只有古人才能清楚了,不过这三处宅子从面积上和格局上倒确实一样。”

    左少华摸着青砖碧瓦雕镂刻画的房屋眼神中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情愫。

    门少庭淡淡一笑,道:“来看你对建筑很有研究啊。”

    左少华笑了笑,“我大学学的是建筑,而我父母都是考古研究者,所以我对古老的有历史的建筑总能比一般人多喜欢一些。”

    从古宅子里出来,左少华还要让村长带着他去另外两处古宅看看。

    桑枝和门少庭对古代建筑不像左少华那么兴趣浓重,又听左少华介绍说,其实三个宅子大同小异,便不想再去。

    “你跟村长去吧,我们随便走走,一会儿就回那纲家去了。”

    左少华点点头,“也好,那就回头见吧。”

    桑枝和门少庭从村子里走了出来,来到村边上,这里村子之间相邻很远,站在村边上向远处望去,只能看见山下一片片绿油油的梯田,和很远处隐没在云间隐约可见的稀稀疏疏的房子。

    漫步在山林间,感受着蓝天白云鸟语花香的悠闲,呼吸着山间新鲜的空气,让人神清气爽,说不出的舒服自在。

    桑枝仰着头做着深呼吸,张开双臂忘情的拥抱自然。

    “嗯,好舒服啊,这样的环境才养人,听说村里好多百岁老人,是有名的长寿村。”

    门少庭不置可否的笑笑伸手自上衣口袋里掏出“玥心”不由分说给桑枝戴上:“想要长命就给我时刻戴着它,你要敢再摘下来试试!”

    看着他一脸严肃的表情,桑枝突然就没了游玩的兴致了,把玩着那颗硕大的红宝石,翻了翻白眼,“门少庭,你能不能不要总这么大煞风景,这样的风雅下,你拿出它来,不觉得很俗吗?”

    门少庭耸耸肩,不以为然的道:“嫌我不会附庸风雅啊,我只知道你戴着它,我才能安心,你安全健康的活着就是我最好的风景。”

    只要她安全健康,他宁愿将她禁锢一辈子。

    桑枝看着他云淡风轻的表情,心里却莫名的感动着。

    她知道门少庭一副温润无害的外表下,其实藏着一颗极其敏感甚至有些害羞的心。

    跟他相处的时间越久,越了解他,才知道真正的他其实不善言辞,而平时人前的左右逢源不过是他保护自己的一个手段而已。

    自身后轻轻抱住门少庭,将头贴在他的后背上,“门少庭,我答应你,以后再也不摘下它了。”

    她愿意在他的“监视”下生活,戴着“玥心”一想到门少庭能时刻了解自己的行踪,时刻关注着自己,就好像门少庭时刻待在自己身边一样,其实她早已习惯了这样戴着它,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门少庭轻轻的握住她的小手,将她拉到自己面前,让她看着自己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我知道我不能时刻陪在你身边,让你受委屈了,尤其这次在春城是我的大意疏忽,害的你被人骚扰受伤,但请你相信我,以后绝对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情了。”

    桑枝用力的点点头,“我相信。”

    用力的将她拥进自己怀中,低头覆上她诱人的香甜,在这蓝天白云碧草茵茵的山林里,两人忘情的拥吻着。

    虫鸣鸟叫悦耳动听,不时还能听见远处传来的几声咩咩的羊叫和放羊人高昂有力的吆喝声。

    在这里人与自然就这么和谐友好的相处着,人们感受着大自然的恩赐,同时也小心的呵护着大自然赋予的一草一木,一粥一饭。

    桑枝拉着门少庭的手像只小鸟似的欢快的穿越在山林里,只一会儿功夫,便采集了满满一大把好看的却叫不上名字的野花野草。

    坐在一棵树下,偎在门少庭的怀里,桑枝仔细的编织着采来的花草,而门少庭也难得放松的嘴里叼着一根草棍儿,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快乐的像小鸟一样的女人,微微扬起嘴角儿无声的笑着。

    直到中午的时候,两人才从山野间慢慢的往回走,桑枝头上戴着自己编织的花环,手里还拿了一个,那是她编织好打算送给大花的女儿那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