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才进那家大门,就听见里边乱糟糟的还有人哭的声音。

    桑枝和门少庭都是一愣,赶紧走了进去。

    只见那家主屋里,站了好几个人,大花坐在炕上呜呜的哭泣着,炕上躺着一动不动的那枝,而那纲则一脸垂头丧气的站在地上唉声叹气。

    “大花嫂子,这是怎么了,那枝她出什么事了?”

    大花看了桑枝一眼,也说不出话来,只顾低头呜咽着。

    那强拉了拉桑枝的手,小声说道:“今天上体育课的时候,那枝突然口吐白沫的倒在地上浑身抽搐着,老师和同学们都吓坏了,赶紧让我回家喊了阿妈和阿爸过去把她抬回来了,现在抽的都昏死过去了。”

    “那赶紧找医生啊,村里有医生吗?”

    那强点点头,又摇摇头,“有个大夫来给看过了,说他看不出是什么病,无能为力。”

    “那就送去城里的医院吧,别耽误下去误了孩子的病。”

    桑枝说着,上前拽了拽一脸茫然的那纲。

    那纲这才回神儿,说道:“我阿妈让人去请神婆去了,估计过会就会到了,我们想着先让神婆给看看。”

    “神婆?”

    桑枝一听鼻子差点气歪了,心说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迷信的。

    门少庭上前摸了摸那枝的额头,又用手撩开她的眼皮看了看,然后又试了试她的鼻息。

    “是昏迷了,按照那强说的,应该是抽搐导致的昏迷,得赶紧送医院!”

    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掐那枝的人中,所有人都大气不敢出的看着,桑枝也是头一次遇见这种事情,心里也是紧张到了极点。

    半晌,那枝哼了一声缓缓睁开了眼睛,看看自己周围的人,不明所以的望了望自己母亲,轻轻叫了声:“阿妈。”

    大花一看那枝醒了过来,一把将她搂进怀里又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那纲激动的走过来一把握住门少庭的手,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门少庭淡淡的笑了笑:“她现在是醒了过来,但是不代表身体就好了,这种病很像我之前见到过的一种叫羊癫疯的病,不发作时跟正常人没什么区别,发作的时候会全身或部分抽搐,严重的会口吐白沫抽搐致死。我建议,你们还是带着孩子去城里的医院检查一下,如果真的有病的话,也好及早治疗。”

    大花一听又傻眼了,“这孩子怎么会得这种怪病呢,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啊!”

    桑枝觉得门少庭说的有道理,也跟着说道:“还是去医院做个检查吧,没事当然更好,如果有事的,早发现早治疗,孩子还小,不要耽误了孩子的将来。”

    这时候左少华也看完了古宅子回来了,听到那枝出了事情,也跟着桑枝劝说那纲一家送孩子去城里医院检查。

    而就在这时候,那纲阿妈请来的神婆到了。

    在当地神婆是个很神圣而神秘的职业,村子里的很多活动都会请神婆,而且医生看不好的病也都会寄希望于神婆。

    虽然大多时候神婆神神叨叨的捣鼓一顿,也并不能真的就治好家人的病,但对于大家来说总算是个精神寄托。

    众人见到神婆过来,自动的闪出一条路让她走了进来。

    神婆装模作样的掐着手指围着那枝来回走了几圈,闭着眼睛做冥思状,半晌才说:“你这孩子是九天大罗神仙身边的一个小童女,因犯错被贬下界,如果不给她转运的话,大罗神仙是要将她收回去的。”

    村里的人听了都开始窃窃私语,只有桑枝几人满脸的不屑。

    桑枝气得冷哼一声,一把将那枝护在身后,对着神婆说道:“赶紧走,别在这儿妖言惑众。”

    说完又转头对那纲两口子说道:“大哥,嫂子,你们不要信她的。要相信科学,咱们还是赶紧送那枝去医院检查吧。”

    神婆一见桑枝便知道她是外地人,一脸不悦的瞪着她,“你小心说话,冲撞了神灵可不是闹着玩的。”

    左少华也不由得气笑了,走过来拉了一把神婆,说道:“你倒是给我说说看,哪个神灵在这里呢?”

    神婆气得浑身发抖,指着左少华说道:“你……你,举头三尺有神明!”

    然后又转身看着那纲两口子:“你们怎么说,不相信我把我请来干什么,不管你们信不信,这趟辛苦费你们得掏。”

    那纲两口子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时候那纲阿妈走了过来,看了看桑枝几人,说道:“吉华是我们这最有名的神婆,我们村子里的人有事情都是找她帮忙,我们信她,就让她给孩子看看吧。”

    桑枝刚要再说什么,门少庭却是暗地里拽了她一把,将她拽到自己身边,示意她不要再说话。

    桑枝瞪了神婆一眼,终是没有再说什么。

    就这样,在那纲阿妈的做主下,神婆在院子里摆上了桌案,点香燃烛,又让那纲摆上几样瓜果当供品,随后就是一手拿着扇子一手拿着拨浪鼓似的一个东西满屋子窜着神神叨叨的跳了半天,而且提前嘱咐好,她跳的时候,不许任何人跟着。

    神婆每个屋子窜了一遍之后,满头大汗的来到院子里,又围着那枝跳了半天,这才收场。

    “好了,我已经替这孩子跟大罗神仙求了情,大罗神仙答应了让她这世留在你们身边尽孝道,陪伴你们,不将她收走了。”

    那纲阿妈千恩万谢,神婆临走时候,往她手里塞了五百块钱。

    待大家都散去,桑枝拉着大花的手说道:“嫂子,别信那神婆的,她就是个骗子,骗钱的骗子。听我们的,还是带着那枝去医院里检查一下吧。”

    大花有些迷茫的看着那纲,那纲笑了笑,“不用了,刚才那神婆不是说了嘛,那枝没事了。”

    桑枝气得直瞪眼,“那纲大哥,你怎么也相信那神婆的话啊,听我们的,带孩子去医院吧,别真的把孩子给耽误了。”

    “不用了,真的不用了,你看那枝现在不是好好的嘛,没事了。”

    说着那纲看了大花一眼,“还愣着干啥,几点了,还不赶紧去做饭!”

    大花这才放开那枝,出去做饭了。

    门少庭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一脸审视的看着那纲,问道:“你是真的相信那神婆的话还是担心孩子去城里医院看病的费用问题啊?”

    一句话戳中了那纲的痛处,他抬起头,看着门少庭叹了口气,“唉,你们不知道,这城里的医院太黑太贵了,我们这种平常的小老百姓根本看不起。之前村里有人生病,去了趟城里医院花了上千块钱结果也没看好,倒是这个神婆用了点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什么药,给他吃了,没几天就好了。”

    门少庭了解的点点头,“你说的这种情况也确实是事实,但是你今天也看到了,这个神婆可并没有给你闺女什么药吃,难道你也相信她说的话,相信你闺女是什么神仙身边的童女转世?你闺女这是一种病,这病如果不发作就没事,但是只要一发作起来,就会越来越频繁,最后会危及孩子的生命。别因为你的一时大意,真的害了孩子的性命,到时候可是后悔都来不及了。”

    门少庭一番话,说的那纲低头不语。

    “这样吧,你要是信得过我们,让我们带着那枝去城里检查,正好我们也打算去城里,关于费用问题,你也不用担心,我给孩子出了,就当是我们在你家吃住的费用了,你看行不行?”

    桑枝没想到门少庭会这么说,平时的他不总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吗,怎么今天彻底大变样了呢?

    “门少庭,你说真的?”

    桑枝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门少庭见被自己老婆质疑,忍不住嘴角儿猛抽了两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

    桑枝囧了囧,赶紧摇头。

    那纲还在犹豫,左少华急了,说道:“我说你这大哥,你自己的女儿生病了,你当爹的怎么就一点不着急呢!你信不过我们,难道还信不过军人吗?”

    说着指着门少庭说道:“他,就是军人,正儿八经的军人,难道你还信不过吗?”

    桑枝也点点头,保证的说道:“那纲大哥,你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好好照顾那枝的,不信可以给你我老公的证件看看。”

    说着一脸恳求的看着门少庭,那意思让他出示自己的证件,证明他是军人的身份。

    门少庭无奈的笑了笑,心说这女人真的是把自己豁出去了。

    从上衣口袋里掏出证件,递到那纲面前,那纲看了看,对门少庭肃然起敬。

    “我信,我信你们,我愿意让那枝跟你们去城里检查。”

    午饭后,桑枝收拾好了行李,和门少庭还有左少华带着那枝和大花一起出了村子。

    是桑枝提议让大花跟着的,毕竟有个亲人在身边万一有个什么事情也好做决定。

    几个人走了很久才来到马路上,这里有进城的班车,但是每天只有早中晚三趟。

    还好他们赶到的及时,赶上了中午那班车。

    听说要进城,那枝一脸的兴奋,坐在车上这看看那瞧瞧的,看什么都觉得新鲜。

    桑枝笑着摸了摸那枝的头发,“头一次进城?”

    “嗯,阿妈说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她带我进过一次城,可是我太小根本不记得了,所以这次才能算是我第一次进城。”

    看着那枝,桑枝不禁感慨,山里的孩子想要进趟城都这么不容易,甚至有的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走出那座大山,到外边开阔眼界,这对孩子们来说是不公平的。

    转头看着门少庭,说道:“老公,谢谢你。可是你怎么突然变得……”

    门少庭笑了笑,“我怎么突然变得爱管闲事了是吗?”

    桑枝红着脸点点头,她正想这么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