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少庭抬眼望了望窗外,似是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情,神情有些飘忽。

    “我刚参军时候认识了一个战友,我们俩关系很好。他比我大两岁,对我一直挺照顾的。在一次训练中,他突然羊癫疯发作,被送去医院检查,才得知他有先天性羊癫疯。之后,他被迫退役了,临走的时候哭着要我一定要在部队好好干,带着他的那份梦想干出个样子来。”

    说到这儿,门少庭的眼睛里竟然闪动着晶莹的泪花,桑枝看着心里忍不住一紧。

    她知道,那个战友对于门少庭来说一定有很深厚的友情,才会让他在想起他的时候如此动情。

    “后来呢,你们就一直没有再联系吗?”

    “有,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直到四年前……他家乡遭受洪灾,他在抗洪抢险中,疲劳过度病情复发猝死了。”

    尽管门少庭已经很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桑枝还是看到一滴眼泪自他眼角儿淌了下来。

    伸手轻轻的握住门少庭的大掌,给他无声的安慰。

    难怪,难怪门少庭在看到那枝情况的时候,能根据那强的话分析出她得的是羊癫疯,原来他的战友就死在这病上。

    桑枝没有当过兵,但也知道战友间的深厚情谊是当兵的人一辈子珍视的友情,尤其对于门少庭这种重情义的男人来说,更是倍加珍惜。

    将近一个小时后,一行无人终于到达了柳城市里。

    门少庭先找好了酒店,将几人安排入住,然后才带着大花和那枝去了柳城的中心医院做检查。

    左少华见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便跟他们告辞,去了柳城周边的几个景点游览,“我看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我就先去转转了,有事给我打电话。”

    一边说着,左少华一边飞快的在一张纸上写下自己的手机号码,递给桑枝。

    桑枝点点头,“那就再见吧。”

    左少华笑了笑:“一定会再见的,别忘了咱俩很有缘分的。”

    说着朝桑枝挥挥手走了。

    门少庭帮着那枝办好了手续,回来的时候正看见左少华和桑枝告别,不由得撇了撇嘴,哼道:“他什么意思,什么叫你们俩很有缘分?”

    看着他飞醋满天飞的样子,桑枝忍不住笑了笑,伸手接过门少庭手里的单子,“手续都办好了吗?咱们走吧。”

    两人带着那枝做了身体的全套检查,最后带着她来到脑神经科。

    一套检查做下来,小姑娘又累又怕。

    从来没来过这种大医院,这里很多病人排队,很多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护士来来往往,让她看着就害怕,心里更是担心的问自己母亲:“阿妈,我是得了什么大病了吗?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

    大花看着那枝满是心疼,却不知道该怎么跟孩子说。

    桑枝拉着那枝的手笑道:“没有,那枝不要担心更不要害怕,那枝什么病也没有,阿姨和叔叔只是带着那枝过来医院给那枝身体做个检查。放心吧,没事的。”

    见桑枝这么说,那枝才放了心,点点头,“嗯,我知道了,老师也说过我们应该定期跟身体做检查的,只是咱们村子里条件有限,家里又没有那么多钱,才一直没有给我们检查过身体。”

    桑枝听那枝说这话的时候,心里觉得有些苦涩的难受。

    笑着点点头,牵着她走进了脑神经科。

    由于有些检查很麻烦,结果不会那么快出来,要等全部结果出来,至少要等三天。

    桑枝和门少庭倒还好,反正他们这次出来就是旅游来的,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倒是大花,没想到一个检查居然要这么久才出结果,担心着家里的活没人干会落下,只住了一天,便将那枝拜托给桑枝和门少庭,自己先坐车赶回村子去了。

    临走的时候,大花给桑枝留了村委会的电话,让他们有事就给她打电话,她再赶过来。

    送走了大花,桑枝和门少庭带着那枝在城里转了转,桑枝还给她和那强买了新衣服,小姑娘高兴的嘴巴都合不上了。

    中午吃了饭休息了一会,桑枝便带着那枝去游乐园玩,门少庭没有跟着她们一起去,说自己有些累了,想留在就酒店休息,让桑枝有事给自己打电话。

    桑枝知道他几天没有休息好,也不勉强,“你自己好好睡一觉,晚上一起吃饭。”

    门少庭点点头,送她们出了酒店,帮她们打了出租车,看着她们上了车离开,这才转身又回了酒店。

    门少庭打了个电话,片刻火狐和猎鹰等几个人便出现在他的房间里。

    “有什么发现吗?”

    门少庭盯着几人一脸严肃的问道。

    几人各自汇报了自己的发现,火狐托着下巴一脸崇拜的看着门少庭:“老大,你还真是神机妙算,他们果然沉不住气有所行动了。”

    “哼,只要他们有行动就一定会露出马脚。”

    说着从自己行李包里掏出一小包被黄纸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东西,放到众人面前,“你们看看这是什么?”

    众人面面相觑,猎鹰搔着脑袋问道:“什么?点心?”

    门少庭瞪了他一眼,“就知道吃,这么喜欢吃怎么不去当厨子!”

    猎鹰红着脸低下头,火狐几人掩嘴偷笑。

    门少庭又瞪了他们一眼,“笑什么笑,都别笑了!”

    说着伸手将那纸包打开,摊开在众人面前。

    火狐上前,伸手用指尖儿沾了一点里边白色粉末状的东西,放在鼻尖儿闻了闻,又用舌尖儿添了一点尝了尝,然后呸的一口啐掉。

    “老大,这……这是白粉,怎么会在你的行李包里?”

    难道老大副业是贩毒?

    打死他们也不相信啊!

    门少庭看着他们一个个惊愕的表情,不由得蹙了蹙眉,“一个个笨的,一点分析能力都没有。怎么会出现在我包里的,当然是被人栽赃陷害了呗。”

    被人栽赃陷害,还是栽赃的这么阴险狠毒的东西,这么天大的事情在门少庭嘴里说出来,就好像在说自己中午饭吃了什么一样平常。

    几个手下看得不由得心里一阵佩服,老大就是老大,到什么时候都是如此淡定。

    “可是是什么人,这么本事,居然能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给老大栽赃呢?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猎鹰有些疑惑的看着门少庭。

    门少庭淡淡的一笑,还能是谁?

    在找到桑枝之前的几天时间里,自己的行李一直是放在春城东城分局尚明的办公室里的,那些人自然是没有机会下手。

    而离开春城后,自己一直没有住酒店,行李几乎一直在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内,直到到了三宫村,那纲家里。

    那纲一家人都是忠厚老实的人,跟自己又无冤无仇的,根本不可能给自己栽赃。

    而这包东西,是在那个神婆去过那纲家里之后他才发现的,再看包这东西的这种黄色的纸,不正是神婆道士用来画符焚烧的那种纸吗?

    这所有的证据都将给自己栽赃的目标指向一个人,就是那个叫做吉华的神婆。

    “猎鹰,你带几个人去三宫村附近查一个叫吉华的神婆,记住别打草惊蛇。”

    猎鹰领命去了,门少庭又给火狐几个人安排了任务,“咱们就来个将计就计,我倒要看看他们能耍什么花招,正好趁这机会,将他们一网打尽。”

    那枝的检查结果出来了,却并不让人高兴。

    正向门少庭猜想的那样,她是先天性大脑神经性障碍。

    桑枝拿着化验单,一脸担心的看着医生,“这种病好治吗?”

    医生摇摇头,“这种病很难根治,目前也没有什么特效药,有些大医院可以通过手术或者其他先进的手段予以控制并慢慢调养。可是我们医院条件实在有限,真的是无能为力。”

    桑枝失望的看着门少庭,一脸的难过,“怎么办?难道那枝这孩子这么小就……”

    门少庭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放心吧,一定会有办法的。不如你打个电话问问爸爸,他是著名的老中医,说不定有些办法,即便没有办法,也一定认识些这方面的专家,可以请他帮忙介绍一下。”

    一语点醒梦中人,桑枝眼前一亮,赶紧给父亲打了电话。

    桑梓听了桑枝对那枝病情的描述,又给他讲了检查的结果。

    电话里,桑梓沉吟良久,才说道:“这种病目前来说确实没有什么特效药,即便是有的能做手术,也不一定就能彻底根治,而且给脑神经做手术这本来就冒着很大的风险,即便是医生,一般也是建议保守治疗的。”

    “那就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吗?爸,你不知道那孩子有多好看,多可爱。”

    桑枝说着声音忍不住开始哽咽起来。

    桑梓知道自己女儿的脾气,笑了笑,说道:“枝枝,你要明白,有些事,我们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这种病,谁也不敢说就保证能够根治的,不过爸爸倒是可以试着给她用针灸的疗法配合中药调养辅助治疗一下,但是我也不敢说就一定能有效果。”

    “真的啊?”听到父亲这么说,桑枝心里顿时豁亮了很多。

    “只是,爸爸不可能去柳城那么远的地方,这种病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需要相对较长的一段时间,只能是把孩子带到京城来,她的父母能愿意吗?”

    这一点桑枝倒是没有想到,就像父亲说的那样,这种病需要长时间治疗,那枝的父母会同意孩子去千里之外的京城住那么长时间吗?而且孩子还得上学,这也是不能耽误的事情。

    “爸……要不,我跟她爸妈商量一下再给你打电话吧。”

    挂了电话,桑枝跟门少庭说了情况,抬头看着门少庭说道:“咱们做事不能只做一半,一定要带着那枝回去,让我爸爸给她治疗试试看,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