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对于桑枝的提议,门少庭还是表示赞同的。

    有了之前那个战友的例子,门少庭也不愿意看到那枝那么小就遭受那种罪。

    于是两人带着那枝重新又回到三宫村,找到那纲和大花商量。

    桑枝将医院的化验结果给那枝父母看,又跟他们说了自己父亲是个老中医,或许可以帮忙给治疗那枝的这个病,但是需要他们带着那枝去京城住相对长的一段时间。

    那纲和大花听后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

    一方面他们很担心自己女儿的病情,很希望能够将她的病彻底治好。

    另一方面,京城,对于他们来说,那是一个很遥远的存在,这辈子他们可能都不会有机会去京城。

    孩子那么小,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他们实在不放心,可家里那么多活,他们又不可能放下家里的活不管,跟着孩子过去,而且在那里的吃喝花销也是很大一笔开支,根本不是他们可以支付的起的。

    权衡半天,那纲才抬起头,缓缓的说道:“谢谢你们的好意,我看还是算了吧。医生不是也说了吗,这种病很难根治,可能这就是这孩子的命,万一哪天她真的去了,我们也只能认命了。”

    对于那纲的话,桑枝很不以为然,甚至有些生气。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那枝可是你女儿,唯一的女儿,你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她遭罪,难道心里不难受吗?”

    门少庭拍了拍桑枝的手背,看着那纲夫妇说道:“不如就让那枝跟我们回去待一段时间吧,在京城的费用你们不用担心。我岳父是著名的老中医,而且他也说了,是他用针灸给孩子做保守治疗,不会对孩子的生命产生任何的威胁,至于费用方面,因为是自己家里人,自然也不会要你们钱的。而且我们还会在京城找所学校,让那枝暂时借读,也不会耽误孩子的学习。”

    门少庭说着,又看了看那枝,问道:“你愿意跟阿姨和叔叔去京城逛逛吗,那里有很多你没见到过的好玩的东西,我们可以带你去玩。”

    那枝一脸憧憬的点点头,看到自己父母忧郁的表情,又忍不住的摇摇头。

    大花低着头想了半天,一拍大腿说道:“我同意,我愿意让孩子跟着你们去。”

    那纲一听急了,看着她吼道:“你个傻老娘儿们,你知道什么,万一……”

    话到嘴边,那纲看了一眼桑枝和门少庭终是没敢说出口。

    “万一什么?”

    桑枝不明所以的看着那纲,她不明白会有什么万一,那纲究竟在担心什么。

    门少庭扯了扯嘴角儿,“担心我们不是好人,会把你闺女给卖了,山高路远,我们就是真的把你闺女给卖了,你们也鞭长莫及没有办法是吗?”

    听门少庭这么直接的说出来,那纲不由得脸红了,讷讷的道:“我没有那意思。”

    “那你究竟是什么意思?我老公的证件你也看到过了,他是个军人,难道还会卖了你闺女吗?再不然你说,怎么样你才能相信我们,让我们带着你女儿回去看病?”

    桑枝有些气愤的看着那纲,这男人真是食古不化,还不如他女人明白事理。

    那纲听得出,桑枝是生气了,心里也不由得一阵愧疚。

    红着脸说道:“不是我不相信你们,实在是咱们只不过萍水相逢,谁也不了解谁,你们这么热心,实在让我们不得不防,这年头儿,哪有这么好的事,这么好的人啊,就算有,也不可能都让我们给碰上啊!”

    那纲的语气里透着明显的怀疑。

    桑枝无语的扶额望天,这都什么世道啊?做人难,做好人更难!

    门少庭淡淡的笑了笑,拍了拍手说道:“这好办,你们跟我去趟你们当地的派出所做个登记,将我们的资料留在当地派出所,由他们出面担保,这样你们总该放心了吧?”

    在门少庭的提议下,那纲和他一起来到镇上的派出所,找到了所长说明了情况。

    所长是个中年男人,听了他们的话一脸的为难,“这种事情,我们所里从来也没遇见过啊,没有先例,真的不好办,再说,出面担保这种事情,也不是我们的职责范围之内的。恐怕我们实在帮不了你们这个忙,你们还是另想别的办法吧。”

    那纲看着门少庭,一脸的无奈,摊着双手说道:“你看,这可不能怪我了吧?不是我不让那枝跟你们去,实在是你们得体谅为人父母的难处。”

    门少庭瞪了他一眼,将所长拉到一边,亮出了自己的证件,“还希望所长帮我个忙,另外我还有一些其他的事情可能需要你们当地警方配合。”

    那所长一见门少庭的证件,赶紧点头答应了下来。

    门少庭又低声对所长耳语了几句,办完了担保,跟所长握了握手,“那件事情就拜托你了,请务必帮忙安排好。”

    所长郑重的点点头,“请上校同志放心,我一定会遵照吩咐安排好一切的。”

    跟着那纲回到家里,门少庭和桑枝没有再多做停留,第二天一早便带着那枝返回柳城,打算从柳城坐飞机回京城去。

    临走的时候,大花给桑枝带了很多当地的土特产品,“我们山里也没什么好东西,就一点拿不出手的山货,你们带回去尝尝鲜,可别嫌弃。”

    桑枝推脱不掉只好收下了。

    大花拉着那枝的手边哭边嘱咐着,“好好听阿姨和叔叔的话,别惹他们生气,知道吗?”

    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尝到亲人离别的滋味,那枝心里也不好受,眼泪八叉的望着父母点了点头。

    那强也拉着自己妹妹的手,“你好好治病,等哥哥打了山货卖了钱,凑够路费,放假了就去看你去。”

    一家人依依惜别,桑枝和门少庭带着那枝终于踏上了返城的班车。

    车上,桑枝一脸兴奋的给那枝讲着京城里好玩的地方,倒是门少庭面色有些凝重的望着窗外一言不发。

    桑枝注意到门少庭凝重的表情,有些奇怪的问道:“你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

    门少庭轻轻摇头,“没有,别担心。”

    订的机票是下午的,吃了午饭,门少庭和桑枝便带着那枝来到机场候机厅内等着。

    那枝是第一次坐飞机,对于机场的一切都感觉很新鲜很刺激,左顾右盼的看个不停。

    桑枝带着她在机场里转了转,买了些当地的特色产品,打算带回去送给家里人当礼物。

    时间过得飞快,不知不觉到了检票登机的时间。

    过安检的时候,桑枝和那枝都很顺利的通过了,可是门少庭却被拦了下来。

    “门少庭,怎么了?”

    桑枝有些担心的看着他,门少庭却对着她摇头笑笑,“没事,别担心。”

    这时候从外边走进来几个警察,开始对门少庭随身的背包做检查,然后从背包里掏出一包黄纸包着的东西,对他说道:“先生,恐怕你不能登机了,还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门少庭丝毫不以为意,微微点头,转身对已经通过安检的桑枝说道:“你带着那枝先回京城,我已经联系了叶晨泽,他会帮着你给孩子办理借读学校的,不用担心我,记住别跟家里人说,就说我临时有任务,出任务去了。别担心,过几天我就会回去了。”

    门少庭的眼神儿很平淡,可桑枝心里还是忍不住的担心,抓着他的手死活不放:“你跟我说实话,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那纸包里是什么东西?他们为什么不让你走?”

    门少庭没有正面回答她,只是轻轻的将她的小手松开,说道:“乖乖的听话,回去好好照顾那枝,也照顾好自己,乖乖的等我回来。”

    说完又深深的看了桑枝一眼,转身和几个警察走了。

    桑枝强忍着几欲夺眶而出的眼泪,拉着那枝朝登机口走去。

    那枝一脸疑惑的看着桑枝,问道:“阿姨,叔叔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走啊?那些警察叔叔来找他干嘛呢?”

    桑枝强忍着眼泪,勉强笑道:“叔叔是军人,他要去执行任务,所以不能和我们一起回去了,他要晚几天才回去的,我们先回去,过几天你就能见到他了。”

    小姑娘毕竟年纪小,很多事情猜不透看不懂,听桑枝这么说便也就真的相信了。

    飞机上,桑枝带着那枝找到了自己的座位,刚刚坐好,抬头正好看见左少华从外边走了进来。

    看到桑枝也是不由得一愣,随即笑道:“我说咱们有缘吧?坐飞机也能碰上,你说这得是多大的缘分呐!”

    一边说着,一眼看到了那枝,呆了呆,笑着跟她打招呼,“嗨,小美女,还记得我不,咱们又见面了。”

    那枝看着左少华,笑着说了声,“左叔叔好。”

    左少华听了脸一黑,说道:“我不是说过吗,叫我大哥哥,左哥哥,不许叫我叔叔,都把我叫老了。”

    那枝笑着叫了声:“左哥哥。”

    左少华这才心满意足的点点头,忽然发现少了一个人,看着桑枝忍不住问道:“你老公呢?怎么没和你们一起走?”

    桑枝扯了扯嘴角儿,勉强笑道:“本来是要一起走的,票都买了,但是他临时接到任务要再留几天,所以就不和我们一起回去了。”

    “哦,这样啊。”

    左少华了然的点点头,看着桑枝旁边的座位,“他是不是这个座位?没人的话,我能坐这儿吗?”

    桑枝点点头,“随便。”

    只要乘务员不反对,她是无所谓的。

    左少华勾了勾唇角儿,一屁股坐在桑枝旁边,然后看着桑枝旁边的那枝,小声问道:“怎么带着她一起回去呢?要带回去给她看病吗?”

    桑枝点点头,“你怎么会从这里登机,不是去了另外两个城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