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左少华笑了笑,“去过了,只是江城和北城没有机场啊,回去的话只能从离的最近的柳城坐飞机,所以我才说咱们俩有缘分嘛!”

    桑枝看了看他,摇摇头,没有说话。

    担心那枝害怕,桑枝说道:“一会儿飞机起飞,你要是害怕的话,就闭上眼睛,不要往下看就没事了。”

    因为那枝正好坐在靠窗的座位上,桑枝嘱咐她不要往下看。

    那枝乖乖的点点头,真的就听话的闭起了眼睛,将头紧紧贴在椅背上。

    飞机平稳起飞,那枝适应性很强,没有很多人初次乘坐飞机的不适感。

    桑枝担心她会冷,跟乘务员要了条毯子给她盖上。

    晚饭是在飞机上吃的,桑枝担心那枝吃不习惯,笑着说:“你多少吃一点,别饿着肚子,等下了飞机阿姨请你是好吃的去。”

    那枝笑着说,“这飞机上的饭很好吃啊,我很喜欢。”

    一边和桑枝说着话,一边将饭吃了个干净。

    左少华看着她,忍不住的有些心疼,山里的孩子出来的机会很少,见到外面世界的机会就少之又少,这种生来的地域的差别真的是对他们挺不公平的。

    “那枝,吃饱了吗,把大哥哥这份也吃了吧,大哥哥在飞机上不喜欢吃东西。”

    那枝看着左少华手里的饭,犹豫了一下,看了看桑枝。

    桑枝笑了笑,伸手从左少华手里接过饭盒,“想吃就吃吧。”

    “谢谢左哥哥。”

    那枝接过来道了谢,又大口的吃了起来。

    下了飞机,从机场出来,桑枝就迫不及待的给门少庭打电话,可是他的手机一直处在无法接通的状态下,这让她很担心。

    从机场停车场内将车子提出来,桑枝看着左少华问道:“你要去哪里,用不用我送你过去?”

    左少华看着桑枝的车子忍不住羡慕的啧啧了两声,摇摇头,“不用了,我跟朋友约好了一起宵夜,我先走了,想我了就给我打电话。”

    说着对着桑枝做个打电话的手势,又朝着那枝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大哥哥先走了,以后还会去看你的,别忘了我啊!”

    从机场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九点多了,看着已经有些倦意的那枝,桑枝伸手轻轻抚了抚她的头发,“跟阿姨去阿姨的爸妈家见爷爷奶奶吧,以后你就住在那里了。”

    按照之前和父亲的约定,桑枝将那枝带到了自己父母家里。

    有爸妈照顾那枝,桑枝很放心,她回来以后还要上班,也确实没有太多的经历照顾她,更何况爸爸还要每天给她针灸,住在父母家里更方便一些。

    到家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莫青莲和桑梓知道桑枝他们今天回来,这么晚了都没睡,都等着迎接远道而来的小客人呢。

    进了家门,莫青莲就紧走几步上来,拉着那枝左看右看的看个不停。

    “这孩子长得真好看,你看这大眼双眼皮的,皮肤也好,就是个子小了点,估计是缺乏营养造成的,没事,在奶奶家多住些日子,奶奶给你做好吃的帮你补回来。”

    那枝很懂事的笑着叫了声:“爷爷好,奶奶好。”

    甜甜的童声,把个莫青莲和桑梓高兴的咧着嘴直笑。

    “妈,那枝的房间收拾出来了吗?”

    之前桑枝就跟母亲说好了,那枝过来之后,就住在自己的屋子里。

    桑枝父母这边房子并不大,就是个两居室,除了父母的卧室就只有桑枝的卧室可以住了。

    反正桑枝也已经嫁人了有了自己的家,也只有偶尔过来小住,便让母亲将自己的房间收拾出来给那枝住了。

    莫青莲点点头,“早就收拾好了,就等着小家伙来了,走奶奶带你去看看你的房间去。”

    说着拉着那枝朝房间里走去。

    桑枝揉着有些沉重的太阳穴,将那枝的检查单给桑梓看了看。

    桑梓看完,表情有些凝重,沉思了半晌,才说道:“这样吧,明天我带着这孩子去医院再做一个全面的检查,看看有没有其他情况,然后再根据检查的结果给她制定治疗方案。”

    对于治病救人这种医学上的事情,桑枝不懂,但她相信自己老爸的权威性。

    笑着说道:“全凭老爸做主。”

    这时候,莫青莲已经带着那枝去洗了澡,换了睡衣出来的那枝,看上去清清爽爽的,比刚进门的时候精神了很多。

    “这么晚了,你也别回去了,就在这里跟那枝一起睡吧。”

    桑枝点点头,她也确实累了,困得不行,将带回来的土特产品掏出来,“这些都是那枝妈妈送给你们的,还有一些是我特意买给你和我爸的,你们没事的时候记得吃啊。”

    见她一股脑儿的都掏了出来,莫青莲忍不住埋怨:“别光顾着我们,也给你公婆那边留一些,出去一趟,是给自己爸妈捎礼物却没有公婆的这不合适。”

    桑枝笑了笑,说道:“妈,你就别操心了。我公婆家那份我早就准备好了,这些都是给咱家的。”

    说着打个哈欠,拉着那枝说道:“跟爷爷奶奶说晚安,咱们睡觉去了。”

    那枝乖巧的和桑枝父母到了晚安,被桑枝牵着回了房间。

    躺在床上,桑枝看着闭着眼却明显没有睡着的那枝,忍不住扬了扬嘴角儿笑了,“睡不着吗?”

    毕竟才八九岁的孩子,第一次出远门,第一次离开自己父母身边,跟一个陌生的才认识没几天的阿姨一起睡,一定会觉得很不习惯的,睡不着是正常的。

    那枝睁开眼睛,“阿姨,你说我的病真的能治好吗?要是治不好,那我是不是就没有办法像其他孩子那样上学玩耍了?”

    桑枝听了心里一阵心疼,伸手抚了抚孩子的头,说道:“别瞎想,你的病不严重,你也看到了,京城很大是不是,这里有很多很有名的大医院,就是你刚刚见到的爷爷,就是著名的老中医啊,他一定会想办法治好你的病的。”

    桑枝说着,又伸手给那枝掖了掖被子:“你现在不要有任何的心里负担,就当出来旅游了。玩一段时间,病也好了,就可以回去和你阿妈阿爸团聚了。”

    那枝胳膊伸手出来,紧紧的抱住桑枝的胳膊,小声说道:“阿姨,我想阿爸阿妈和阿哥他们了。”

    说着眼泪就忍不住的开始在眼眶里打起了转转儿,马上就要哭出来的样子。

    桑枝叹了口气,安慰道:“乖,别哭,那枝是个勇敢的姑娘,咱们好好的配合爷爷治病,用不了多久就能回去跟他们见面了。今天太晚了,估计你们村委会应该没人了,明天天一亮咱们就给你阿爸、阿妈打电话好不好?”

    那枝点点头,含着眼泪睡着了。

    看着她睡熟了,桑枝才轻轻地下了床,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轻轻出了房间,关了门。

    看看自己父母也已经回屋睡觉去了,桑枝轻手轻脚的走到客厅的阳台上,拨打门少庭的手机号。

    一连拨打了数次,门少庭的手机始终是无法接通。

    桑枝的心忽然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吊了起来一样,悬在了半空中,上不去也下不来,那种感觉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回到客厅里,坐在沙发上埋头纠结了半天,终于还是没能忍住,拨打了雷刚的电话。

    电话很快被接起,桑枝迫不及待的说道:“对不起雷刚,这么晚了还给你打电话,我是有急事想求你帮助。”

    不待桑枝说完,对方已经打断了她的话,开口说道:“枝枝姐,我是门边儿,雷刚不在家,他手机忘记带了。”

    “啊?”

    桑枝一愣,接电话的不是雷刚,而是门边儿。

    门边儿说雷刚不在家,电话忘在家里没有带着,就是说,她跟雷刚……他们……同居了!

    想到这儿,桑枝就觉得自己的脑子嗡的一下,有些反应不过来。

    门边儿在她眼里还是个才只有十八岁的孩子,而雷刚一个军人,怎么可能就和这么小的孩子同居了呢?

    “枝枝姐……枝枝姐,你在听吗?”

    见桑枝没有反应,门边儿有些担心的叫了两声。

    “哦,我在。”

    桑枝这才反应过来,忙回答道,“那个……雷刚什么时候回来你知道吗?我有点急事要找他。”

    “不知道啊,他也是刚刚不久前才被一个电话急匆匆的叫走的,这不着急中还忘记带手机了。”

    “那你还有其他方法能联系上他吗?”

    “不能,除了手机,我也没有他其他的联系方式。”

    “哦……”桑枝有些失望,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又说道:“要是他回去,或者你能联系上他的时候,麻烦你一定让他给我回个电话,就说我有紧急的事情找他。”

    “好的,枝枝姐,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门边儿听桑枝说的好像很着急很严重的样子,也不由得有些担心。

    桑枝扯了扯嘴角儿,“没事,麻烦你了,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吧,我先挂了。”

    挂了电话,桑枝望着窗外皎洁的银光,尽管身心疲惫却毫无睡意。

    手一直拿着手机,倚在沙发上,静静的想着心事。

    想着自从结婚以来,门少庭对自己种种的好,贴心的照顾,关怀,还有他给自己做的每一餐好吃的饭菜。

    想着想着,眼泪就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

    桑枝开始后悔,后悔自己在机场不应该听门少庭的话,不应该自己带着那枝先回来。

    她应该留下来,等门少庭的。

    现在她远在几千里之外,真的是鞭长莫及,摸不到也够不到,对于他的情况更是无从得知。

    想到这些,桑枝的心就一阵阵的烦乱的不行,恨不得立马儿插上翅膀重新飞回柳城去。

    但是她知道,她不能,她答应过门少庭以后不会再冲动的做决定了。她要说到做到,不能让门少庭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