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迷迷糊糊似睡非睡之际,桑枝感觉自己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一个激灵清醒过来,低头赶紧去看手机。

    是一条短息,门少庭发来的,“老婆,我没事,勿念!”

    桑枝看了一颗悬着的心顿时放了下来,想也不想的回拨了出去。

    结果门少庭的手机竟然关机了。

    桑枝终于松了一口气,虽然只是一条简单的短信,虽然门少庭的手机还是打不通,自己还是无法和他联系上,可是桑枝知道,他现在是平安的,这样她也就放心了。

    看着那条短信扯了扯嘴角儿,无声的笑了。

    第二天,吃完早饭,桑枝特意开车送父亲和那枝去了医院。

    “这孩子跟着我你就放心吧,不是还要给孩子联系借读的学校吗?你能办的了吗,不行就让你妈妈帮忙找找关系。”

    桑枝笑了笑,说道:“爸,你就放心吧,门少庭早都给安排好了。”

    说着又看了看那枝,“乖乖的听爷爷的话,有什么事让爷爷给我打电话。”

    说完转身才要走,那枝却伸手一把将她拽住,“怎么了?”

    桑枝转过身来一脸疑惑的看着那枝。

    那枝拽着她的手,走到她面前,小声说道:“阿姨,我想先给家里打个电话,报个平安。”

    桑枝恍然,拍着自己的额头不好意思的说道:“真是的,都怪阿姨,阿姨把这事给忘了。”

    说着赶紧掏出手机拨通了三宫村村委会的电话。

    电话才接通便被接了起来,让桑枝意外的是,接电话的居然是那纲。

    “喂,桑枝吗,我是那纲啊。啊,是啊,我们寻思着你今天也该给我们打电话了,所以一大早我们便来村委会守着了。”

    桑枝简单的和那纲说了一下那枝在这边的情况,便将手机交给那枝,“跟你阿爸、阿妈说几句吧,他们就在电话那头呢。”

    才接过电话,还没开口,那枝的眼泪便已经开始在眼眶里打转转儿了。

    那枝很懂事,生怕浪费桑枝的电话费,只是跟自己父母简单的说了几句,报了平安,又嘱咐父母好好保重身体,便挂了电话。

    桑枝接过手机,一脸疑惑的看着那枝,问道:“怎么不多跟你爸妈聊几句呢?”

    那枝笑着摇摇头,“都说完了,谢谢阿姨,我阿爸、阿妈也让我替他们谢谢你和叔叔。”

    桑枝笑了笑,伸手抚了抚小姑娘的头,“去吧,跟爷爷去吧。”

    从桑梓上班的中医院出来,桑枝抬头看了看晴空无云的好天气,心里顿时觉得舒坦了很多。

    到了公司,找到苏琳销了假,正式回归工作状态。

    中午吃饭的时候,桑枝不放心那枝,还是忍不住买了饭菜跑到父亲的医院去看她。

    桑梓一边吃着她带来的饭菜,一边笑着看着自己的女儿,说道:“怎么,这孩子跟着爸爸,你还不放心啊,大中午的还特意跑过来看看。”

    桑枝囧了囧,红着脸说道:“哪有,我是担心你们医院食堂的饭菜不好吃,特意从饭店里买了你爱吃的菜给送过来的,看你女儿孝顺吧。”

    桑梓笑着点点头,“嗯,孝顺,怎么以前没见你给我送过饭菜呢?嗯?”

    一针见血的指出桑枝的别有用心,桑枝的脸羞得更红了,赶紧转移话题。

    “爸,那枝的检查结果出来了吗?什么情况?”

    桑梓看着她笑了笑,“有几项出来,但有几项还得等两天才能出来,不过从出来的这几项结果看来,和你们在柳城医院检查的情况差不多。等剩下的几项结果出来,我们就可以根据检查结果制定那枝病情的治疗方案了。”

    桑枝点点头,“希望一切顺利吧。”

    下午那枝还要留在医院跟着桑梓做几项检查,而桑枝则独自回到了公司。

    想到门少庭在柳城时候跟自己说的话,他说他已经交待了叶晨泽帮忙联系那枝的借读学校,桑枝扬了扬嘴角儿拨通了叶晨泽的电话。

    电话里,叶晨泽的声音听上去迷迷糊糊的,好像还没睡醒的样子。

    桑枝忍不住扶额望天花板,好像每次自己给他打电话他都在睡觉,她甚至怀疑叶晨泽上辈子究竟是什么投胎的,怎么那么嗜睡如命啊!

    “喂,谁啊……”

    “叶晨泽,我,桑枝,是门少庭让我给你打电话找你的。”

    桑枝知道叶晨泽有起床气,所以不等他发飙已经先发制人,自报家门了。

    听到门少庭几个字,叶晨泽表情明显的呆滞了一下,片刻猛然清醒过来,赶紧问道:“桑枝啊,有什么事吗?”

    桑枝无声的笑了笑,果然还是门少庭的名字比较有用。

    “门少庭之前不是拜托你帮忙一个小女孩找借读学校吗?我想问一下,办得怎么样了,需要我做什么吗?”

    她这么一说,叶晨泽才猛然想起来之前自己答应了门少庭的这档子事情。

    一拍脑门儿暗骂了一声自己,心说真是不长脑子,答应了人家好好的事情,居然被自己给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可是他不敢跟桑枝说实话,要是被门少庭知道自己压根儿没给办,他还不得削死自己!

    “哦,你说这事啊?有些眉目了,我一个同学正好是某小学的校长,我跟他联系过了,不过当时他正好不在京城,这两天就回来,我再去找他当面把这事情敲定一下,然后给你电话,你等我消息,你看行不行?”

    “好,那麻烦你了。”

    桑枝跟叶晨泽道了谢,刚要挂电话,却被叶晨泽制止。

    “喂,桑枝,先别挂电话,那个……”

    叶晨泽的声音开始变得吞吞吐吐的,桑枝心里就是一愣,问道:“怎么了?”

    “那个……其实也没什么了,就是有个事想请你帮帮忙……”

    叶晨泽的语气依旧吞吞吐吐的好像有些不好意思开口。

    桑枝笑了笑,说道:“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我能帮忙的一定帮,你干嘛这么吞吞吐吐的啊,大家又不是外人!”

    叶晨泽这才说道:“我有两张电影票,想请你跟秦小白一起去看,你看看你有时间吗,顺便帮我约一下她呗。”

    桑枝一听噗嗤一声笑了,“你是想让我帮你约秦小白吧?你其实想要跟她一起看电影,说什么请我跟她一起不过是个借口吧!”

    “嘿嘿,被你猜出来了啊,嘿嘿,那个……你能帮忙约一下吗?”

    “你怎么自己不约她呢,你不是上次还救过她的吗?难道那次之后你们就再也没联系过了?”

    桑枝握着手机,不由得笑了,看来叶晨泽对秦小白是一救钟情啊!

    “那倒不是,之后我有跟她联系过,她出于礼貌还请我吃过一次饭,但是当我再约她的时候,她就总是找各种理由推脱,这么久了我一直也没机会再见到她。”

    想到这些叶晨泽心里就觉得无比的郁闷,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对一个女人产生了异样的感觉,可是人家对自己却是不理不睬,完全当自己是空气存在,无视之!

    虽然只闻其声未见其面,桑枝也能猜到叶晨泽此刻的表情,一定郁闷透顶了。

    忍着笑,说道:“行,等我回头帮你探探小白的口风,看看她究竟是什么意思,你等我消息吧。”

    叶晨泽一听,高兴的直跳,千恩万谢的跟桑枝挂了电话。

    想到秦小白,桑枝这才发现,自从小逸走了以后,自己也有好长时间没有见到她了,也不知道她现在情况如何。

    不过桑枝并没有急着给秦小白打电话。

    下班后,直接开车去了父亲的医院,接上父亲和那枝一起回了家。

    莫青莲已经回来了,正在做饭。

    看着他们爷三一起回来,莫青莲忍不住抱怨道:“枝枝,你回来是不是还没回大院看过你公婆爷爷呢?今晚你就别在家里吃饭了,回去大院吃饭吧,顺便在大院住一宿。怎么说也是当人家儿媳妇的,总不能没事就往娘家跑,这样子不像话,人家会挑理的。”

    桑枝扁了扁嘴,对着那枝小声说道:“看到没,在你奶奶眼里,嫁出去的姑娘就是泼出去的水,我现在就是她泼出去的水,她一刻都不愿意我在家里白吃白喝的!”

    说着还煞有介事的朝那枝吐了吐舌头,逗得那枝咯咯直笑:“奶奶才不是你说的那样呢,她是为你好!”

    莫青莲一听那枝向着自己说话,高兴的一把将她搂进怀里,在她脸上使劲儿亲了两口,“还是这姑娘明白事理,你看看你,都不如人家一个孩子!”

    桑枝朝她扮个鬼脸,“其实不用你说,我今天也是打算回去大院那边住的。那枝我就交个你们了,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还有,妈,爸,这是三宫村村委会的电话,我跟那枝爸妈约好了,每天上午晚上都会让那枝给他们打个电话的,你们别忘了帮那枝打电话。”

    说着看了看时间,“呦,到时间了,赶紧的,现在就打!”

    桑枝拉着桑梓的胳膊,让他拿了家里的电话帮那枝拨打电话。

    桑梓笑了笑,“这孩子,知道了,你赶紧走吧,这点事你爸妈还是整的明白的,你就放心吧。”

    桑枝看着父亲拨通了三宫村的电话,将电话交给了那枝,才朝那枝笑了笑,又跟父母说了句,这才转身出了家门。

    上了车,桑枝给大院打了电话,电话是林雅然接的。

    听到桑枝的电话,林雅然显得很高兴,知道她要回去吃晚饭,更是高兴的不行,忙着让吴妈再多做两个菜。

    “少庭呢?他是不是跟你在一起,打他手机一直打不通,我跟你爸爸还一直担心着呢,正想着给你打电话呢,你的电话就来了,还真是巧呢。”

    电话里林雅然突然问起门少庭,桑枝心里叹了口气,说道:“妈,少庭他没跟我一起,他临时有任务,出任务去了。”

    林雅然听了就是一愣,“他不是被停职查看了才跟你去旅游的吗?怎么突然又出任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