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回到大院,将从柳城带回来的土特产品交给吴妈。

    又拿出自己给家里每个人带的礼物,甚至连吴妈和司机张师傅,桑枝都没有忘记,可谓是人人有份。

    桑枝没有将自己从三宫村带回来一个孩子的事情告诉门家的人,她想这事情本来就跟他们无关,自己也就没有必要多事的跟他们讲了,省的说了他们又担心什么的,所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嘛!

    林雅然拉着桑枝,细细的打量了一番,“几天不见瘦了,真的瘦了,也黑了,看来旅游并不是什么享福的事情,反倒是件挺辛苦的事。”

    门玥玮神秘兮兮的拉着桑枝上楼,来到自己房间里,一把将桑枝按坐在床上,说道:“枝枝姐,我哥那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知道吗?”

    桑枝不明所以的看着她,问道:“什么事啊?”

    门玥玮瞪了她一眼,“还跟我装是吧?什么事,当然是我哥跟白小梦视频的事情啊,不是说我哥因为这个都已经被停职检查了吗?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

    桑枝笑了笑,原来她说的是这个啊,她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

    “这个啊……我知道一些,好像是误会。”

    “误会?误会我哥会被停止检查?白小梦现在也离开爸爸公司了,听爸爸说是被白叔叔给叫回去了,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白小梦回国了?”

    桑枝疑惑的看着门玥玮,见她点点头,桑枝才恍然。

    难怪,难怪门少庭出事之后,自己给她打电话一直打不通,感情那时候她就已经离开京城了。

    这白小梦做得也实在够绝的,居然给门少庭来了这么一手釜底抽薪,也幸亏门少庭福大命大,加上领导明察秋毫,不然门少庭还真的有可能就有冤无处申去了。

    “你说我哥又去执行任务去了,是真的吗?他不是正在被停职检查中吗?”

    门玥玮一脸审视的看着桑枝,看得桑枝心里直发毛。

    门家的人一个个的都是眼里不揉沙子的主儿,都不好对付啊!

    可是门少庭被停职检查的真实情况,她还得帮着继续瞒着,自己又跟林雅然说了门少庭是出任务去了,现在这根本就是前后矛盾,她就是再聪明,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圆自己的话了。

    “那个……其实我也不是十分清楚,反正你哥让我怎么说我就怎么说呗。他当时是要跟我一起回来的,本来都买好了机票准备登机了,可是临时接到一个电话,就跟我说他有点事情暂时不能回来了,要我自己先回来。我想他能有什么事情啊,所以妈问起的时候,我就随口说了句出任务了。”

    桑枝这是车轱辘话来回转,反正转来转去,最后的核心就是她其实也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说门少庭出任务了,只不过是她临时起兴随口一说罢了,让门玥玮不要太当真。

    “你说的都是真的?”

    门玥玮看着她的眼神儿明显的怀疑。

    桑枝摊了摊手,“反正就是那么回事,至于信不信的就随你了。”

    说完开了房门走出去,直接进了自己的房间,砰地一声将门关上,拍着砰砰乱跳的心脏,深呼吸着。

    好险,差一点,自己就被门玥玮套出实话来了,还好自己反应机敏,不然真的就说漏嘴了。

    桑枝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了好一会儿呆,直到外边门玥玮敲门,“枝枝姐,饭好了,下楼吃饭了。”

    “哦,来了。”

    桑枝这才回神儿,赶紧一咕噜从床上爬起来,出门下楼。

    楼下饭厅里,门家人都到齐了,只除了门少庭。

    桑枝看着众人笑了笑,心里有些苦苦的涩涩的感觉,如果门少庭也在家里该有多好啊。

    门老爷子一句话,大家开动。

    饭桌上,大家各自闷头吃着饭,秉承着食不言的古训。

    一顿饭默默无语的吃完,桑枝起身帮着吴妈收拾。

    门光荣看了她一眼,说道:“枝枝,你跟爷爷来一下书房,我有话要跟你说。”

    桑枝微微愣了一下,林雅然拍了拍她的肩膀,笑着接过她手里的碗筷:“去吧。”

    桑枝这才扯了扯嘴角儿,勉强笑了笑,迈步朝门光荣的书房走去。

    书房里,门光荣正坐在书案后边,望着桌子上铺开的一张字帖发呆。

    见桑枝进来,点了点头,指了指旁边的椅子,“坐吧。”

    桑枝有些拘谨的坐下,看了看书房的陈设,古香古色的书桌,椅子,书架,甚至连书房的窗户都是那种仿古的格子窗。

    这是桑枝第一次独自一人被老爷子叫进书房,之前来过几次,也都因为紧张没敢多看。

    现在独自面对这位老将军的时候,桑枝心里仍旧难免紧张,但是心里却也多了几分对爷爷的崇敬之情。

    桑枝微微低着头,不敢直视门光荣的眼睛。

    门光荣不说话,她也不敢说话,就那么屁股沾着椅子边儿坐着,身子挺得笔直,就好像她就是老爷子手下的一个小兵蛋子似的。

    看了她好一会,门光荣才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枝枝,身为一个军人的妻子,真是让你受委屈了。”

    桑枝一愣,她不明白爷爷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怎么就突然想起跟自己说这个来了呢?难道是门少庭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么想着,桑枝的心,突然就揪了起来。

    “爷爷,您怎么突然说这话,是不是门少庭出了什么事了?”

    一边说着,桑枝已经下意识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神情紧张的望着门光荣,两只手因为紧张十指紧紧搅在一起,手心里全是汗。

    门光荣见她如此,嘴角儿微微弯了弯,摆手示意她坐下,“你先别着急,坐下听我说。”

    桑枝重新坐下,还是忍不住的问道:“爷爷,门少庭究竟是怎么了?在柳城机场的时候,我亲眼看到几个警察打扮的人过来,从他的包里翻出一包黄纸包着的东西,然后就将他带走了。爷爷,少庭他……不会有事吧?”

    门光荣看着她的眼神儿变得柔和了很多,看得出,桑枝对门少庭的关心是发自内心的,语气表情里的紧张是不会作假的。

    看着她现在的表现,门光荣心里深感欣慰。总算自己没有看走眼,也没有后悔独断专行的逼着他们假戏真做的结了婚。

    现在他们两人彼此相爱,就是对他最好的孝顺了,要是能在给他添个大胖孙子,那他门光荣这辈子也就圆满了。

    这么想着,门光荣的嘴角儿不自觉地向上弯了弯,浅浅的笑了。

    看着门光荣不断变化的面部表情,桑枝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老爷子这是怎么了,怎么一会严肃一会又兀自笑了起来呢?他究竟是在干吗啊?

    尽管心里疑惑甚多,可是桑枝还是不敢直接问出来,只坐在那儿呆呆的看着门光荣,等着他先开口。

    半晌,门光荣才又看向桑枝,说道:“少庭身为军人,国家为重,人民为重,其次才是自己的小家,自己的女人。这一点上,就让你受委屈了。”

    桑枝笑着摇摇头,“爷爷,我不觉得委屈,丝毫不觉得委屈,嫁给门少庭是我这辈子做出的最正确的冲动的决定。”

    桑枝说的是实话,和门少庭从不认识到意外结婚,再到现在的相知相爱。

    桑枝心心念念的全是门少庭对自己的好,他爱她、宠她、疼她入骨。

    桑枝经常想,女人这一辈子,能有这么一个真心爱着自己的男人,就真的是件很难得,很幸福的事情了。

    而自己遇见门少庭,或许就是上天恩赐给自己的幸福,所以她会格外珍惜这份意外的幸福。

    门光荣明白桑枝话里的意思,欣慰的点点头,“你能这么想,爷爷很高兴。说明爷爷没有看走眼儿,你是个好女人,好媳妇。”

    顿了顿,门光荣又说道:“但是你要知道,身为一个军人的妻子,你的丈夫在外边浴血奋战拼命,时刻都有可能会丢掉性命,也就意味着你时刻都有可能失去丈夫,成为一个烈士家属,你要做好思想准备。”

    门光荣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相当的平静,表情亦是平静的仿佛无波的湖面,丝毫看不出他有任何情绪的波动,仿佛在唠家常似的那么平常。

    可是这些话在桑枝听来,就好像一把把的利剑直接插在她的胸口上,每一把都直击要害,疼得她撕心裂肺,无以言表。

    门光荣说的这些话,桑枝心里都明白,她也不止一次的想到过,门少庭职业的特殊性,每次出任务的时候,她都会忍不住的一次次的瞎想,想万一门少庭……

    所以每当门少庭出任务的时候,桑枝便会习惯性的在心里默默的为他祈祷。

    桑枝不是一个迷信的人,她不是任何教派的信徒,可是对于门少庭,她有的时候,倒宁愿真的有鬼神的存在,她好求他们抱有门少庭每次出任务都能平平安安的回来。

    尽管心里也有过门光荣说的这些事情万一发生的想法,但是自己心里想是一回事,被别人正儿八经的很当一回事的说出来又是一回事。

    所以门光荣的话,在桑枝心里还是激起了不小的涟漪,让她的心都忍不住的轻颤着。

    声音有些发颤的说道:“爷爷,少庭他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我们都要相信他。”

    看着她坚定固执的眼神儿,门光荣心里不由得叹了口气。

    他当然也希望门少庭每次都能平平安安的回来,毕竟他就门少庭这么一个孙子,门家还指望他开枝散叶呢!

    “枝枝,爷爷求你个事,爷爷知道你还年轻,可是考虑到少庭工作的特殊性,我想……你们还是趁早要个孩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