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窗外的路灯昏暗的光芒透过窗子照在老人脸上,将那张黝黑矍铄的脸庞照的熠熠生辉。

    门光荣开这口的时候,心里很是纠结了一番,也知道这话由自己这个当爷爷的说出来不合适。

    可是为了门少庭,为了门家后继有人,门光荣还是咬着牙硬着头皮将这张老脸豁出去了。

    话一出口,老爷子脸上就显出极为不自然的微红,一双眼睛带着期盼定定的望着桑枝。

    桑枝没有想到老爷子会跟自己说这个,显示一愣,随后心里便理解了老爷子的心情,淡淡的一笑,点点头,“爷爷,您就是不说,我们也有这个打算的。”

    门光荣听桑枝这么说脸上顿时乐开了花,“这就好,这就好。你们有这打算,爷爷也就放心了。爷爷不是担心别的,就是担心你年纪还小,不想要,万一有了会因为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什么的不想要那孩子。听你这么说,爷爷就真的放心了,好孩子,爷爷没看错你!”

    门老爷子因为激动语言显得有些混乱,语无伦次,桑枝明白老人家心里的感受,笑着看着他。

    半晌,桑枝忽然想到什么,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爷爷,我也求您一件事行吗?”

    老爷子正在兴头儿上,听桑枝这么一说,豪爽的说道:“什么求不求的,你有什么事,跟爷爷说说。”

    桑枝想了想,才又说道:“爷爷,我想请求您,如果我们的第一个孩子是男儿,将来他长大了能不能不让他参军。”

    老爷子的心脏不太好,桑枝说这话的时候格外斟酌,她的语气很轻缓,生怕刺激了老爷子。

    但是桑枝也了解老爷子的脾气,门少庭年少时候的理想是当个自由的画家,可就是因为老爷子的一意孤行,将他送去了部队。

    桑枝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将来也像门少庭似的,天天过着枪口上添血,可能随时丢命的日子。

    她更不想像林雅然一样,天天心里担心着自己儿子的安危。一个门少庭已经够让她提心吊胆了,再加上一个的话,她不敢保证自己的心脏还能不能承受的了。

    所以桑枝才趁着老爷子高兴的时候,试探着说出自己的请求,希望老爷子能体谅她,答应她。

    门光荣显然也没有料到桑枝会有这种请求,明显的一愣。

    在他看来,门家的男人生出来就是要参军入伍的,部队才是门家男人真正的归属。

    自己不争气的儿子门正没有当军人,已经让他很光火了,但是若不是妻子以死威胁,他是无论如何也要把门正送到部队去的。

    这件事,在门光荣心里留下了一道永远不能愈合的伤疤和遗憾。

    可是现在,孙媳妇又跟自己提出了不让孩子去部队的想法,这让他一时间实在有些想不通,也接受不了。

    见门光荣低头不语,桑枝有些担心,也有些着急。

    “爷爷……”

    犹豫着开口又叫了他一声。

    半晌,门光荣才缓缓的抬起头,看着桑枝一字一顿的说道:“现在咱们讨论这个话题还有些为时过早,爷爷答应你,绝不强迫重孙参军,但你也要尊重他自己的意愿,如果是他自己愿意参军的话,你也不要过多阻拦,好不好?”

    桑枝知道,这是老爷子能做出的最大的让步了。

    其实当桑枝犹豫着开这个口的时候,心里就做好了挨骂的准备。

    毕竟老爷子一生戎马,部队已经成了他的第一个家,而身上那身军装已经不单单是他身份的象征,更是他精气神的表现了。

    像老爷子这种以部队为家,以军人为荣的人,当听到她说不想让自己将来的孩子当军人这种话时,一定会暴怒而起,指着她狠狠教训一通的。

    但是老爷子没有,这让桑枝很意外,同时,心里也总算长舒了一口气,一颗惴惴不安的心,也总算是放了下来。

    对于老爷子的要求,桑枝想都没想就痛快的点头答应了。

    其实将来的事谁也说不清,像老爷子说的,现在说十几二十年以后的事情,却是为时过早了。

    而桑枝也有信心,将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一个儒雅的学者,不让他有丝毫参军的念头。

    不经商,怕他学的奸诈,不参军,担心他生命无偿。

    桑枝心里的孩子将来最好的未来,就是当个学者,或者干脆就像自己的母亲一样当个教书育人的老师吧。

    想到老师这个职业的时候,桑枝脑海中突然就闪现出自己大学老师门少轩的身影。

    或许将来自己的儿子就像他一样,会受到很多女生的仰慕,这样,她就心满意足了。

    “爷爷,谢谢您。我答应您,将来如果孩子愿意,我也不会阻拦的。”

    门光荣欣慰的笑了,点点头,“那就好,那就好。不早了,你去休息吧。”

    桑枝起身,跟老爷子道晚安:“您也早点休息吧,爷爷晚安,我先出去了。”

    随后转身轻轻出了书房,关上门的一霎,桑枝抬起头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一直紧绷着的心倏然放松。

    脚步轻快的上了三楼,进了自己的房间,正准备洗个澡换件衣服,门玥玮就进来了。

    桑枝拿着睡衣很随意的招呼她坐下,“你先坐会儿,我去冲个澡马上回来。”

    说着拿着睡衣就进了卫生间。

    门玥玮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看着老哥房间里那条看上去很有违和感的窗帘就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她从来不敢想象自己老哥的房间里会出现这种很小女生的粉嫩颜色,居然还是hellokitty的图案,也只有桑枝能有这本事让老哥欣然接受这种东西吧。

    快速的冲了个澡换了衣服从卫生间出来,见门玥玮正对着自己房间的窗帘发呆着,桑枝嘴角儿不由的扬了扬,坐在她对面的床上。

    “这么晚了还不睡,找我有事?”

    门玥玮淡淡的一笑,“没事,就是好多天没见到你了,想你了,想跟你聊聊天。”

    桑枝扁了扁嘴,“别问我你哥的事情,我真的无可奉告。”

    她实在害怕门玥玮一而再的追问自己关于门少庭的事情,所以打算先发制人堵上门玥玮的嘴。

    门玥玮好笑的看着她,一脸悠闲的说道:“你就这么怕我问你我哥的事情啊?你是不是答应他什么了?”

    桑枝叹了口气,看了她一眼:“我都说了我什么都不知道,你想知道等你哥回来你自己问他啊!”

    门玥玮看着桑枝,突然目光停留在她的额头上,盯着瞅了好一会儿,才正色的问道:“你跟我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明明是两个人一起去旅行的,却只有桑枝一个人回来,如果说门少庭临时被派了任务不能和她一起回来,倒也说得过去,可是桑枝额头上明显的伤痕又是怎么回事?

    见门玥玮盯着自己额头看个不停,桑枝这才惊醒,自己之前在春城“遇见”酒吧被人骚扰,抵抗挣扎的时候从楼梯上滚了下来,头磕在桌子腿上,害的自己额头受伤。

    平时被头发遮盖着看不出来,刚刚洗完澡,头发还湿着,头发帘抿在一边,正好将额头上的还未痊愈的伤痕露出来。

    心里埋怨着自己粗心大意,桑枝不由得下意识的摸了摸额头的伤。

    “枝枝姐,你别告诉我你额头上的伤是自己不小心磕的,你知道的,这样的解释根本不可能让我相信。”

    桑枝囧了囧,没想到门玥玮也会先发制人,自己还没想好理由,却被她直接堵了口。

    “这个……”

    桑枝摸着自己额头上的伤痕,吞吞吐吐的不知道该如何应付门玥玮。

    虽然门玥玮不是当兵的出身,但从小在爷爷和哥哥的影响下,早就被熏陶成了半个军人,锐利的观察能力让桑枝感觉一阵阵的压迫。

    心底叹了口气,桑枝最终决定告诉门玥玮真相。

    “我跟你说了,你可别跟别人说,爸妈,爷爷那儿都不许说,任何人都不能说,我答应了你哥哥要帮他保密的。”

    门玥玮点点头,拍拍她的肩膀,“你放心吧,我有分寸的。这么说,你从柳城带回来的那个小女孩儿,现在就住在你家里里?由叔叔阿姨照顾着?”

    桑枝点点头:“我爸爸打算等检查结果出来之后,就给她制定一套中医疗法,这样比较保险,就算不能根治她的病,至少也能起到缓解的作用,而且不会有什么副作用。”

    门玥玮笑了笑,“没想到我哥在你的影响下,也喜欢多管闲事了,这要是以前,他一定不会管这种事情的。”

    “你哥看到那枝发病时候的样子,就想起了一位已故的战友,也是触景生情了。”

    桑枝看着门玥玮,他们兄妹俩一向感情很好,她以为门少庭有什么心事一定都会跟自己这个妹妹说说的,但是看现在门玥玮一脸茫然的表情,看来她并不知道门少庭有一位生死相交的好战友的事情。

    “你哥没跟你说过?”

    门玥玮摇摇头,“没有,他很少跟我说部队上的事情,在你之前,这个家里唯一了解他在部队上情况的人就是爷爷。”

    桑枝了解的点点头,也是,这家里只有门老爷子和门少庭两个当兵的,自然也就他们之间共同的话题还多一些。

    “枝枝姐,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尽管提。”

    桑枝知道她指的是那枝,笑了笑,点点头,“我会的,谢谢你。”

    门玥玮瞪了她一眼,“跟自己小姑子客气什么,走了,我要去睡美容觉了,明天约会总不能顶着个熊猫眼去。”

    桑枝一愣,“约会?跟雷明吗?你们和好了?”

    门玥玮神秘的一笑:“保密!”

    说完留下一脸好奇的桑枝,开门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