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转眼,那枝来到京城已经有半个多月时间了,治疗已经过了一个疗程,再次检查的结果让桑梓很满意,也对那枝病情根治有了更大的信心。

    听到父亲告诉自己的好消息,桑枝忍不住立即拨通了三宫村村委会的电话,要将这个好消息告诉那纲两口子。

    周末的时候,本来桑枝打算带着那枝出去玩的,但是那枝学校组织了秋游,要带着孩子们去郊区采摘,看着那枝一脸兴奋的样子,桑枝也不好扫她的兴,便给她买了零食让她带在路上吃。

    接到肖菲的电话,桑枝才恍然记起,自己有挺长一段时间没有跟肖菲联系了,也不知道她最近过得怎么样。

    两人约好了一起吃午饭,桑枝到达约定的餐厅时,肖菲还没有到。

    选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边喝茶边等着肖菲。

    抬头见肖菲进来,桑枝赶紧挥手示意,让她过来。

    “你早到了,对不起,我来晚了。”

    肖菲坐下,抱歉的看着桑枝,叫来服务员点菜。

    “最近怎么样?过得好吗?”

    桑枝一边看着肖菲,点了两个熟悉的菜,将菜单递给肖菲。

    肖菲淡淡的一笑,“就那样呗,谈不上好不好的。”

    桑枝看着她,不由得心里好笑。

    “看你这精神可是比之前好了很多,是不是跟江北城和好了啊?”

    听桑枝这么说,肖菲忍不住白了她一眼,“还说呢,你干嘛趁着我睡觉的时候带他去我们家嘛,现在我爸妈简直就是一边倒的偏向他,我都不知道究竟我是他们亲生的还是江北城才是他们亲生的!”

    肖菲说着又看了桑枝一眼,“别说我了,你最近怎么样,听说你跟你家上校一起旅游去了,玩的开心吧?”

    想到自己和门少庭的华东五市之旅,桑枝心里就忍不住小小的遗憾,说是五市游,实际上就去了三个城市,而且还都没有来得及好好的游玩,基本上就到了,然后走了的节奏,根本算不上是游玩。

    更可气的是在春城,居然还发生了那么一件让人不愉快的事情,真的想起来就觉得心里堵得慌。

    不说还好,肖菲这么一问,她便不由自主的蹙起了眉头。

    “怎么了?不好玩吗?”

    看着她明显蹙起的眉头,肖菲忍不住问道。

    摇摇头,缓了缓神色,“没有,还好,还不错,有机会咱俩一起去玩吧,那边柳城有个山,景色很好看,很适合拍照,等哪天我把照片发给你,你一定会喜欢那里的。”

    说到旅游和美景,肖菲明显的来了兴致,一副兴趣盎然的样子,催促着桑枝回去就给自己发照片。

    两人边吃边闲聊着,桑枝忍不住问道:“你跟江北城怎么样了,他跟门玥玮真的没什么的,就是相互帮忙过家里那一关而已。江北城跟我说,其实他很希望能带你回家去见见他父母。”

    肖菲摇头苦笑道:“我知道,但是我跟他根本就不可能的,他那种家庭怎么可能会容得下我呢!”

    桑枝不明所以的看着她,“为什么会这么想,我觉得那都不是重点,现在的重点是,你要弄清楚自己的心,是不是也喜欢着江北城,如果是,那么就勇敢的爱吧,至于以后的问题,我相信江北城会处理好的,而且就算他家里人开始会不接受你,只要你们两个在一起,这些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

    在桑枝看来,只要两个人真心相爱,就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他们在一起。

    就像当初肖菲因为爱着郑尧而为了他义无反顾的离开了家,和他一起去了千里之外的昆城,现在遇见了比郑尧要好上千百倍的江北城了,为什么就不能抛开一切,再大胆的爱一次呢!

    肖菲只顾着埋头吃饭,丝毫不接桑枝的话茬儿。

    桑枝看得着急,叹了口气,说道:“肖菲,我知道郑尧的事对你打击很大,让你现在不敢完全敞开心扉的去爱和被爱,但是你怎么也得试试吧,你还这么年轻,难道要背着郑尧这个包袱束缚自己一辈子吗?”

    听了桑枝的话,肖菲动作明显的一顿,端了水杯喝了口水,才又定定的看着桑枝,说道:“枝枝,你知道我的情况,我不光是有过男人,还怀过孩子,还流产过,一个有着这么复杂的过去的女人,江北城那种家庭是不会接受的。你别再劝我了,像你说的,我还年轻,现在不想考虑感情的事,等到哪一天真的想结婚了,随便找个差不多的男人嫁了就是,现在我只想自由自在的生活,不想被感情的事情困扰。”

    “你敢说你说的都是真心话,你心里就一点都不喜欢江北城吗?”

    桑枝真的被肖菲的一番话气得够呛,她的心里,肖菲是那种越战越勇永不言弃的女生,乐观坚强,可是没想到一个郑尧就把她的快乐自信打击的七零八碎了。

    “肖菲,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你不觉得这样对你自己,对江北城都很不公平吗?”

    肖菲苦笑着,伸手抓住桑枝的手,眼里闪着晶莹,说道:“我跟他在一起才是对他的不公平,他应该会遇到比我更好的女孩子相伴一生。”

    桑枝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她,这还是自己认识的肖菲吗?怎么感觉变了个人似的,自己去旅游前她还不是这状态。

    伸手反握住肖菲的手,桑枝一脸担心的问道:“肖菲,你告诉,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你和江北城之间又发生了什么事?”

    肖菲摇摇头,“难得见面一起吃个饭,咱们能不能不谈江北城,不谈感情的事啊?”

    看着她有些不耐烦的样子,桑枝心里也能理解她此刻的心情,点点头,“好,那谈谈你的工作吧。你还在江北城公司上班吗?还是又找了其他的工作?”

    肖菲无奈的看了她一眼,“说了不要提他,你还是提。我现在已经不在他公司了,但是暂时还是没找到合适的工作。”

    说到工作,肖菲不由得有些失落。

    自从江北城和她坦白了心意被她一口拒绝之后,肖菲便躲在家里任凭江北城想尽办法就是不去他的公司上班了。

    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了,可是江北城只要一有时间就去肖菲家里报道,简直比上班还准时。

    肖菲想出去找工作都没机会,好不容易在网上投了简历,明明有几家公司约了自己面试的,可是都是还没到面试时间她便又接到人家的电话,说是人员招满了,让她不用白跑一趟了,弄得肖菲郁闷不已。

    “你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会不会是江北城从中捣鬼?”

    肖菲突然一把抓住桑枝的手,满脸急切的看着桑枝。

    桑枝扁了扁嘴,心里好笑,这还用问吗?除了江北城还有谁有这本事又这么无聊的费尽心思的去破坏她的面试找工作。

    “切,刚才你自己还信誓旦旦的不让提江北城,现在怎么自己倒先提起他来了。我不知道,这种事情没有证据也不好张口随便乱说的吧。”

    肖菲一脸审视的看着她,桑枝的表情摆明了看自己热闹,不想帮自己忙。

    “你就故意气我吧,我拜托你,好好跟你同学说说清楚,让他别没事就往我家跑,还阻碍我找工作了好不好,我这么大一个人了,总不能一辈子躲在家里啃老吧!”

    桑枝叹了口气,“这话我说不出,别说我俩是同学,就算没有同学关系,我也不能说出这么伤人的话,去打击人家追求爱情的一腔热忱啊!”

    肖菲托着下巴可怜兮兮的看着桑枝,“枝枝,咱俩是不是好朋友?你是不是我最好的姐妹?”

    桑枝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自己,下意识的点点头,“是啊,怎么了?”

    “那好姐妹现在有难,你之前说的话还算不算数?”

    肖菲眼睛里闪着精光,让桑枝心里不由得打鼓。

    “什么……什么话啊?我说过什么?”

    肖菲狡黠的一笑,伸手抓住桑枝的胳膊,说道:“你之前说让我去你们公司上班的,还说什么时候我想通了,你公司的大门随时向我敞开着,这话还算不算数?”

    她现在急需找一份工作,既然别的公司都不要她,那么桑枝的公司总可以吧?她不相信,江北城还能只手遮天,桑枝总不至于会被他威胁什么的,然后不用自己吧!

    “我……有说过这话吗?”

    桑枝扶额做沉思状,透过指缝偷偷的看着一脸焦急的肖菲,心里忍不住好笑。

    这姑娘,江北城那么诚心诚意的想要将她留在自己身边,当奶奶似的供着她,她不干,却偏偏跑到别的公司辛苦打工,真是脑部神经搭错线了,她应该让自己老爸也给肖菲来个脑部检查,实在不行也给她扎扎针,治疗一下。

    “你怎么没说过啊?我去江北城公司之前,你竭力邀请我去你们公司,还说你们公司是做婚庆的嘛,经常需要给新人拍婚纱照啊,婚礼录像照相什么的,很需要向我这样的专业人士嘛!”

    看着一脸焦急的肖菲,桑枝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你还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还专业人士,哈哈……你笑死我得了!”

    肖菲急的什么似的,见桑枝还有心开自己玩笑,忍不住撅嘴赌气道:“你就笑吧,看着朋友落难也不说仗义出手搭救一把,真是让我寒心啊!”

    肖菲一边说着一边做出顿足捶胸扼腕痛惜的表情,逗得桑枝哭笑不得。

    “行了,行了,别跟我这装了,这件事我还不能一口答应你,现在苏琳回来了,她才是公司老大,我得跟她商量一下,你等我消息,我会尽快给你答复的,不出意外,应该没什么问题的。”

    肖菲一听正高兴着呢,却突然一句冷冰冰寒森森的声音传入耳膜,吓得她不由得浑身一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