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你就这么不愿意跟我在一起工作,嗯?”

    江北城一脸阴鸷的站在餐桌前,低着头,一双寒冰一样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肖菲。

    还是头一次见到江北城如此严肃冰冷的神情,桑枝都觉得有些不认识似的,下意识的吐了吐舌头,抓起旁边的包,站了起来。

    “江北城,你来了,那个……我吃好了,你们聊着,我先走了啊。”

    说着已经一条腿迈了出去,听到身后肖菲带着哭腔的叫唤,“枝枝……”

    桑枝不由自主的回头,看着她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儿,伸手做了个打电话的姿势,“电话联系哈!”

    说完不待肖菲再开口,已经一溜烟儿似的跑出了餐厅。

    桑枝心里暗暗道着歉,不是我不够意思,这种事情,还得是他们两个当事人当面谈清楚才好,真的不是自己不够朋友啊!

    秋天午后的阳光依旧炙热,顶着太阳沿着马路漫无目的的走着,因为和肖菲约会吃饭,桑枝以为心情不佳的肖菲会拉着自己喝酒,所以并没有开车。

    强烈的紫外线照在脸上依旧觉得很不舒服,看看时间还早,桑枝不想那么早回大院,回去也是自己一个人躲在房间里无事可做,东张西望的想要在这条热闹的商业街上找一家相对安静的咖啡馆,可以让她坐下来,听着舒缓的音乐静静的看会书,或者发会呆。

    就这么一边走一边看着,快走到商业街尽头的时候,终于发现一家上岛咖啡。

    桑枝想也不想的走了进去,来到二楼,找了个安静的有些偏僻的角落坐下,点了杯咖啡,随手拿起一本杂志随意的翻看着。

    咖啡厅里的中间是一个不大的旋转舞台,上边一架白的耀眼的钢琴看上去高贵奢华。

    而此时,一个身穿白色燕尾服的男人正低头忘我的陶醉在自己弹奏的乐曲中。

    男人的手指很细长很好看,一看就是那种很具艺术家天赋的手指,随着男人手指在钢琴键上灵动的跳跃,轻柔而悠扬的旋律自键中飞扬而出绕悬于整个安静的室内上空,给人一种悠远飘渺的感觉。

    桑枝不知道这首曲子的名字,却真的很喜欢这旋律。

    不由自主的被曲子吸引,神思随着旋律一起舞动放空。

    一曲终了,桑枝还兀自沉浸在曲子的余音绕梁之中,不经意的抬头,却赫然发现刚才还在弹奏的男人已经站到了自己面前。

    “你……左少华?弹钢琴的居然是你?好巧!”

    此时的左少华一身纯白的燕尾服陪着同样纯白色的领结,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的站在她的面前,跟之前在陵城时候见到的他形象实在天壤之别,让桑枝一时间长大了嘴巴,不敢相信。

    左少华笑了笑,“我可以坐下吗?”

    下意识的点点头,望着面前的左少华,桑枝觉得自己仿佛在梦中一样,这画面实在太不真实了。

    叫来服务生,帮左少华点了杯咖啡,“摩卡可以吗?”

    左少华点点头,“随便,我不挑的。”

    一边说着,左少华一边将身上那件惹眼的礼服脱下,只着里边的白衬衫,将礼服很随意的往沙发上一扔,豪爽的将自己的衬衣袖子挽了两下。

    这时候,桑枝才完全相信自己面前的就是之前在陵城认识的那个做事爽快不羁的左少华。

    “刚才真的被你吓到了,我还以为见到你的双胞胎兄弟了。”

    桑枝说着自己也不由自主的笑了。

    左少华得意的挑了挑眉,说道:“怎么样,大跌眼镜吧?没想到我也有这么优雅高贵大气上档次的一面吧?”

    桑枝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有这么夸自己的吗,先生你的脸皮遗传了谁的?”

    左少华自己也笑了,清了清嗓子,说道:“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我就说咱俩有缘分嘛,你看我没说错吧,不只有缘分,而且缘分不浅呢!”

    桑枝好笑的看着他,“没想到你还会弹钢琴,你说的工作不会就是在这里弹钢琴吧?”

    之前左少华跟她说过,他已经在京城找到了一份工作,回来之后便要上班的。

    如果她没记错,左少华大学里学的应该是建筑学吧?怎么会跑来这里弹钢琴呢?

    左少华淡淡的一笑,“当然不是,我在一家建筑设计公司上班的,今天不是周末休息嘛,我一个朋友在这里弹钢琴的,今天有事,让我来帮忙顶一下的。”

    “哦,”桑枝了解的点点头,“真看不出来,看上去粗枝大叶大大咧咧的你,居然钢琴弹得这么好!”

    左少华得意的笑了笑,“不知道吧,哥也是很有内在的男人,内涵丰富且富有层次感,食之有味且回味无穷。”

    桑枝白了他一眼,忍不住笑出声来,“得,你就吹吧。能不这么得瑟吗?小心台风闪了舌头。”

    左少华搔了搔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对了,你怎么一个人来这儿了?今天不是周末吗,怎么没带那枝一起出来玩?她的病治的怎么样了?”

    一连串的问题让桑枝忍俊不禁,“你问题还真多,一下问这么多,我都不知道要先回答你哪一个了。”

    “一个个挨着回答呗,又不赶时间,慢慢说,不着急。”

    果然人靠衣装马靠鞍,脱掉高贵优雅的燕尾服之后,左少华臭贫的本性一览无遗全部展现了出来。

    桑枝好笑的看着他,“那枝学校里组织他们去秋游了,我跟朋友一起吃了午饭,一个人闲逛,逛到这累了,进来歇会儿,没想到就碰到你了。”

    说着端了杯子喝了口咖啡,才又说道:“那枝的病还好吧,目前来看有治愈的可能,但是肯能需要一个相对较长的时间,我爸爸现在每天给她针灸配合中药治疗呢,这种疗法可能费时,但是不会有副作用,不会给那枝带来什么痛苦。总之,慢慢治疗着看吧。”

    左少华点点头,“嗯,也只能这样了,好在你父亲是医生,还能给小丫头开个小灶什么的,不然更麻烦。你告诉小丫头,别忘了她左大哥,等我有时间了就去看她。”

    桑枝看着他笑了笑,“算你还有点良心,行,等你有时间了记得去看她吧。”

    两人聊着天,不知不觉时间过得很快,眼看着天色渐暗,桑枝看看时间,“我得回去了,爸妈还等着我回去一起吃晚饭呢,你还不走吗?”

    左少华耸耸肩,“这个时候正是上人的时候,怎么能走。你也先等一会儿,再听我弹一首曲子再走吧,算我求你!”

    桑枝囧了囧,不知道他为什么一定要自己再听一首曲子才能走。

    “为什么一定要让我再听你弹一首,下边一首曲子是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

    即便是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也应该和她没有关系吧?

    桑枝心里不由得好奇,嘴上也就随口问了出来。

    左少华神秘的一笑,说道:“这首曲子是我自己写的,原创哦,今天第一次演奏,本来就想要有个朋友一起分享,正好你来了,择日不如撞日嘛,所以你就勉为其难的听一下吧。这是我乘船夜游陵城时候突然来的灵感创作的,没准你还能从中听出些共同的感受呢。”

    左少华一边说着,一边将桑枝按坐在座位上,朝她做了个稍安勿躁的手势,兀自向舞台走去。

    听了左少华的话,桑枝心里忍不住想笑,她想,左少华有感而作的曲子,一定和优优有关,即便自己听了恐怕也听不出什么同感,更何况自己本就对音律一窍不通呢,留下来也不过是为他凑个人数罢了。

    但不管怎么说,两人也算得上是朋友了,朋友的小小要求,只是听个曲子,还是免费的,自己又没有什么损失,只是晚回去几分钟而已,这个忙她还是可以帮的。

    这么想着,桑枝重新坐在坐位上,拿了杂质随手翻看着,静静的聆听着左少华用心弹奏的钢琴曲。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华灯初上,咖啡厅里的客人也是越来越多,没了起初刚进来时候的安静,反倒多了几分喧哗热闹的感觉。

    桑枝坐在角落里,看着来来往往成双入对的人流,便忍不住又开始思念门少庭。

    好久没有他的消息了,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在干吗?

    手里拿着杂志却根本一点看不下去,索性放下杂志,将头靠在沙发背上,比起眼睛只静静地专心的听着左少华指尖流淌出来的宛转悠扬的旋律。

    “少庭,咱们坐这吧!”

    一声不大不小却甜腻的让人浑身忍不住起鸡皮疙瘩的声音响起,桑枝听了心里不由得一颤。

    少庭?是门少庭吗?

    遽然睁眼,顺着声音望去,只见前边不远处,一个女人挽着一个男人背对着自己朝另一边的座位上走去。

    而那个男人的背影,桑枝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是门少庭没错!

    两人亲昵的挽着手,有说有笑的朝另一边走去,丝毫没有注意到角落里的桑枝。

    女人不经意间回头,朝舞台上弹钢琴的左少华看了一眼,便是这一眼,桑枝的心里就咯噔一下,心跳都漏跳了半拍。

    桑枝只觉得脑子嗡的一下,眼前一片漆黑。

    伸手使劲儿把住桌子,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深吸几口气,才缓缓睁开眼睛。

    那个亲昵的挽着门少庭胳膊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叶藜!

    那个曾经被门少庭言辞犀利的拒绝过的叶藜,此刻却正跟门少庭坐在一起,有说有笑状似亲热的谈笑风生!

    桑枝只觉得自己心里一股莫名的火气压制不住的直往上蹿。

    门少庭回来了!

    他什么时候后回来的?

    他回来了,身为他老婆的自己却丝毫不知道,因为他没有回家,而是和昔日的情人在一起,完全忘记了她这个老婆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