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双手紧紧抓住自己的包,站起身子,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前边不远处那张靠窗的位子,神情紧张中带着一丝愤慨。

    下意识的贝齿紧咬下唇,心里五味杂陈,委屈愤怒,激动,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让她有些无所适从。

    然而那张桌子上的两人却丝毫没有察觉在他们身后不远处,一双愤懑的眼睛正带着恨意冷冷的注视着他们。

    桑枝几次想要冲过去质问他们两个人怎么会在一起,甚至想将门少庭揪起来不由分说的扬手甩他一巴掌,然后质问他,怎么可以对那个女人笑得那么温柔,那么浓情蜜意。

    她记得,门少庭之前见到叶藜的时候,表情都是冷冰冰的,从来没有给过她什么好脸色。可是现在的两人看上去却像一对感情深厚的情侣。

    叶藜忽然倾身上前,头凑到门少庭耳边低声说着什么,尔后竟然亲吻了他的脸颊,而门少庭竟丝毫没有拒绝的意思欣然接受,还抬起手,轻轻抚着她的一头卷发,笑得一脸灿烂。

    不争气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自眼中滑落,模糊了她的视线。

    桑枝不知道自己此时心里究竟是什么心情,只觉得胸口憋闷的厉害,仿佛空气中的氧气被什么东西抽空,让她呼吸困难。

    怎么回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桑枝咬牙强迫自己坐下,双手死死抓住自己的手包,紧抿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音。

    她需要镇静,她必须镇静下来,才能好好思考。

    她相信门少庭不会无缘无故的突然和叶藜和好,而且背着自己和她这样,可是……

    桑枝抽出纸巾擦干了眼泪,又仰头望门少庭他们的座位上看了一眼,咬着牙起身,拿着包包头也不回的离开,甚至忘记了和左少华打个招呼。

    直到桑枝坐上了出租车,左少华的电话打过来,她才恍然自己的失礼。

    “桑枝,你没事吧?怎么突然就走了呢?”

    电话里,左少华的语气难掩担心与关怀。

    桑枝吸了吸气,说道:“哦,对不起,家里有点事得赶回去,没来得及和你打招呼就走了,不好意思啊!”

    左少华这才松了一口气,“没事,你没事就好,那你路上慢点,再联系吧!”

    挂了电话,桑枝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不知道现在门少庭跟叶藜还在不在咖啡厅,他今晚又会不会回家呢?

    这么想着,便又拨通了门少庭的电话。

    电话通了,可是响着一直没人接。

    桑枝心里一股无名火又窜了起来,这男人居然连自己的电话都不接了吗?

    刚才在咖啡厅里,桑枝是强忍着怒气才压制着自己冲过去的冲动,她想,或许门少庭是有苦衷的,自己不应该在大庭广众之下让他下不来台,所以她想着门少庭回到家里,再跟他好好谈谈,可是没想到门少庭却根本不接自己的电话!

    越想越气,桑枝忍不住再次拨打了门少庭的电话。

    这一次,电话响了很久,就在桑枝以为又没人接的时候,却被接起了。

    “喂……”

    是叶藜的声音,很简单的一个字便没了下文,她是故意等着桑枝说话。

    桑枝恨得咬牙,冷冷的说道:“我找门少庭,让他接电话。”

    “桑枝啊,那个……少庭现在不方便接电话,他去了洗手间,你有什么事我可以帮忙转告,”说到这儿,叶藜的声音停顿了一下,“瞧我,忘了你是他妻子了,肯定不方便跟我说吧,要不一会儿他出来,我让他给你回电话吧。”

    听着叶藜明显挑衅的话,桑枝心里气血上涌,差点就一口血喷了出来。

    实在不想跟这女人废话,直接挂了电话。

    一头栽倒在座椅上,头痛欲裂的闭上眼睛。

    咖啡厅里门少庭和叶藜在一起的一幕不断的在眼前闪现着,脑子思绪纷杂,毫无头绪。

    叶藜望着嘟嘟忙音的手机不屑的撇了撇嘴,指尖滑动,删除了通话记录。

    门少庭从洗手间出来,看到一脸诡异笑容的叶藜,不由得勾了勾唇,问道:“怎么了?什么事这么好笑?”

    叶藜笑着摇摇头,“没有,刚刚我接到一个骚扰电话,被我狠狠地教训了一通。”

    说着端了酒杯浅酌一口,一脸柔情的看着门少庭,“少庭,咱们的事,你打算什么时候跟家里人说啊,还有,桑枝……你打算什么时候跟她摊牌呢?”

    门少庭蹙了蹙眉,显出有些为难的样子,低头沉思了片刻,“给我一些时间,你知道的,爸妈那边还好说,只是爷爷这一关不好过,等我慢慢跟他沟通好了,再宣布也不迟。”

    说着伸手将她的小手轻轻握住,柔声道:“你放心,这次你为了帮我不惜以身犯险,我是如论如何也不会再辜负你了。”

    桑枝没有回自己爸妈家里,而是直接回了大院。

    她觉得这种事情还是不要让自己父母知道为好,而门家的人,不到万不得已,自己也不会让他们知道的。

    她只是希望门少庭能回来跟她好好谈谈,她需要他的一个解释。

    林雅然很惊讶的看着从外边走进来的桑枝,问道:“不是说今天回亲家那边去住吗?怎么突然回来了?吃饭了吗?”

    桑枝看着一脸关心自己的婆婆,心里忍不住一阵酸涩。

    扯了扯嘴角儿勉强笑了笑:“我吃过了,想起家里电脑里有份文件需要看,所以就回来了。”

    “哦,真的没事吗?”

    林雅然还是忍不住有些担心,桑枝的脸色有些白的吓人,隐约中她觉得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事,妈,我先上楼了。”

    桑枝强大精神应付着婆婆,见林雅然点头,才转身上了楼。

    冲了个澡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双眼呆呆的望着天花板,心里思绪万千却理不出个头绪。

    自己和门少庭从柳城机场分开的时候还好好的,甚至之后他还有给自己发过短信报平安。

    怎么转眼儿功夫,他就和叶藜在一起了呢?

    难道是自己离开之后,叶藜找到了他,然后俩人旧情复燃了吗?

    桑枝想着心头不由得一震,进而又摇摇头,不可能,如果真的能旧情复燃,早就复燃了,又怎么会等到今天!

    可是想到两人在咖啡厅里如热恋中情侣般亲昵的样子,桑枝心里又忍不住开始怀疑,忍不住一次次的将自己的猜想推翻。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半夜时分,桑枝终于忍不住再次拨打了门少庭的电话。

    可是这次,他的手机却是已经关机的状态。

    关机?

    门少庭在京城,却没有回家!

    他现在和谁在一起?在干什么?

    一副不堪的画面突然毫无预兆的窜进脑海,叶藜和门少庭两人相拥在一起的画面,深深的刺激着桑枝的大脑皮层,让她忍不住的浑身战栗。

    甩甩头,“不行,不要这么胡思乱想,或许事情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

    桑枝使劲儿捶打着自己痛的要命的头,眼泪婆娑的望着天花板发呆。

    脑子一片空白,完全不会思考。

    最后,哭累了,也想累了,就那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从那次在上岛咖啡里无意中见到门少庭和叶藜在一起之后,又是十多天,桑枝丝毫没有门少庭的消息。

    中间她忍不住给雷刚打电话,想要询问门少庭的事情,可是雷刚支支吾吾的语气明显的闪躲着她,尽管桑枝再三追问,雷刚就是一句话,“我不太清楚,现在部队上已经和他失去了联系,不过人应该是安全的,你放心吧。”

    放心?

    她怎么可能放心的了!

    门少庭明明就在京城,可是她却丝毫没有他的消息,部队上也没有他的消息?这怎么可能?难道他真的没有回部队,也没有和部队有过联系?还是雷刚在骗自己?

    苏琳敲了敲桑枝敞开着的办公室的门,可是桑枝坐在办公桌前,两只眼睛直愣愣的盯着电脑屏幕,却丝毫没有反应。

    “桑枝,你怎么了?这几天都感觉你心不在焉的,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苏琳走进来,手指轻轻的敲了敲她的办公桌,这才引起桑枝的注意。

    “啊……苏总,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苏琳坐在她的对面,一双眼睛定定的看着她,半晌才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不是我有什么事,是你究竟出了什么事?这几天都魂不守舍的,让我看着直担心。”

    桑枝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知道,自己这些天精神恍惚的根本无法集中精力工作,可能影响到了公司业务的正常开展。

    抱歉的笑了笑:“我没事,可能这几天没有休息好,耽误了工作,对不起啊苏总,我会注意的。”

    苏琳伸手拍了拍桑枝的肩膀,她了解桑枝,她有什么事情,都会埋在自己心里不说出来。

    别看平时劝别人的时候说得一套一套的,但是轮到自己的事情,她就只会别在心里,不知道找个人倾诉,商量对策,就知道一个人在那儿死钻牛角尖儿。

    “桑枝,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你跟我说说,看看我能不能帮上你什么忙?”

    桑枝微微一怔,有些感激的看着苏琳,却还是摇摇头,“我真的没事,谢谢苏总关心。”

    感情的事情,别人又能帮得上什么忙呢?

    尤其自己和门少庭的事情,自己都还没弄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又怎么跟别人说呢!

    见她不想说,苏琳也不勉强,只是拍了拍她的肩膀,“没事最好,有心事就跟我说,别自己闷在心里。”

    “嗯,我会的。”

    看着苏琳出去,桑枝这才暗自松了一口气,从包里掏出化妆镜照了照,拍着自己的脸颊,忍不住喃喃自语:“真的那么明显吗?别人都看出自己有心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