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梓打来电话,告诉她那枝的病情经过两个疗程的针灸治疗有了明显的好转。

    桑枝听了十分高兴,答应父亲晚上回家一起吃饭庆祝。

    回到家里的时候,桑梓和莫青莲已经做好了一桌子丰盛的饭菜等着桑枝。

    那枝知道自己的病情有了好转也很开心,拉着桑枝的手不停的说笑着。

    自从上次在上岛咖啡遇见门少庭和叶藜在一起之后,为了不让自己父母担心,桑枝平时都住在大院,只有周末的时候才回来看看。

    而尽管在大院那边住,她也是早出晚归的,尽量避开饭点,不跟家里人一起吃饭,为的就是自己的情绪影响到大家,也害怕自己的心事被大家看出来。

    所以这十多天来,桑枝基本上都是一个人在外边吃。

    “那枝,恭喜你啊,用不了多久你就可以回家和阿爸阿妈团聚了。”

    桑枝说着将一个精美里包装盒递到那枝手里,“这是阿姨送你的礼物,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那枝轻轻的将包装盒打开,里边是一款样子精致好看的手机,淡紫的颜色高贵大气非常惹眼。

    那枝惊得嘴巴张的老大,心里万分喜欢,可又觉得这礼物太贵重了,犹豫着看着桑枝,有些不太敢要。

    “阿姨,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说着将手机塞回到桑枝的手里。

    桑枝淡淡的一笑,说道:“这东西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值钱,你们班里是不是很多同学都有啊?你就拿着它,它不光能打电话发短信,还能上网、拍照,一会吃了饭,阿姨教你用。”

    桑枝说着,不由分说的又将手机塞回那枝的手里,“听话,拿着,不然阿姨会不高兴的。”

    莫青莲边盛饭边说道:“丫头,你阿姨送的你就拿着吧,以后在学校里有什么事就直接给爷爷奶奶打电话,想你爸妈了还可以给你爸妈打电话,这样多方便啊!”

    “谢谢阿姨。”那枝小脸儿红扑扑的,看着手机咧着嘴笑个不停。

    “喜欢吗?”

    桑枝伸手抚了抚她的秀发,这姑娘她是越看越喜欢,更何况两人还都是以枝为名呢,或许这就是她俩的缘分吧!

    “嗯,喜欢。”那枝拿着手机简直爱不释手,那样子恨不得马上就给阿爸阿妈打个电话。

    桑枝看出她的小心思,笑着牵着她的小手,“先吃饭,吃了饭爷爷还得给你针灸呢,完事阿姨教你怎么用,以后你想阿爸阿妈了随时给村里打电话。”

    吃完饭,又等着那枝针灸完毕,桑枝和那枝坐在床上,手把手的教她用手机。

    那枝很聪明,基本上是一学就会。

    不一会儿,那枝已经完全掌握了手机的应用程序,举着手机对着桑枝说道:“阿姨,看镜头,我要给你照张相,当做我的手机屏幕,每天看到你,这样以后我回去了也不会忘记你的。”

    一句话说的桑枝感动连连,眼里就忍不住沁满了泪水。

    “阿姨,你怎么哭了?”

    那枝将手机丢在一边,伸过手来轻轻帮她擦拭着眼泪。

    桑枝笑着将她搂住,拿了那枝的手机说道:“咱俩来张合影吧。”

    看着合影中那枝笑得一脸灿烂的样子,桑枝忍不住又想到自己和门少庭做了这么久的夫妻都还没有一张合影,甚至自己的手机里都没有一张他的照片。

    然而可能这辈子她都不会跟他有一张合影,她的手机里也不会留下他的身影了吧!

    桑枝自嘲的笑了笑,伸手帮那枝将被子往上拉了拉。

    小姑娘玩的累了,躺下很快便睡着了,可是她却是无论如何都睡不着。

    这些天来,桑枝几乎每天都失眠,只要一闭上眼睛,脑子里便会闪现出门少庭和叶藜在一起的情景,让她才渐渐平静下来的心又忍不住一次次的抽搐着。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又担心吵醒那枝,便干脆穿了衣服起来,轻轻开了屋门来到客厅。

    “爸妈,你们怎么还没睡啊!”

    原本以为自己父母都已经回房休息了,没想到这么晚了却还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不知道在低声说着什么。

    见桑枝出来,莫青莲叹了口气,拍着自己旁边的位子招呼道:“就知道你睡不着,过来坐吧。”

    桑枝微微一怔,走过去坐下,“爸妈,什么事啊,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去睡觉?”

    莫青莲握着女儿的手,一本正经的看着她,神情有些严肃。

    桑枝囧了囧,“妈,怎么了?表情这么严肃!”

    “枝枝,你告诉妈妈,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这几天看你神色恍惚的很不对劲儿,我跟你爸就一直担心着,一直想着找个机会问问你,你自己说说这些天你是不是故意躲着我们呢?”

    莫青莲很认真的表情看着桑枝,让她无处可逃。

    桑枝心里忍不住一阵难过,这些天自己很少回家,甚至很少跟爸妈打电话,即便偶尔打个电话也是几句话就挂了,就是怕父母察觉出自己有心事,可是尽管很努力的掩饰,还是被自己细心的父母察觉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对于自己的孩子,没有谁能够比自己的父母还要细心操心的了,即便是跟你生活在一起的另一伴,也无法代替父母对你的爱。

    “我没事,真的,就是工作有些忙,可能是有些累吧。”

    桑枝竭力的掩饰着自己内心的不安和恐惧,还有对门少庭那一丝丝的气愤。

    桑梓看着她,说道:“枝枝,你要体谅我们为人父母的心情,你是我们的女儿,我们把你从小拉扯大,你的一言一行,脾气秉性,没有谁能比我们更了解了。你开不开心,父母不用刻意的观察,只是打眼一看就能知道,不用跟我们掩饰,有什么心事跟爸妈说说。”

    “对,有什么事情就跟我们说,天塌下来有爸妈给你顶着呢,什么事也别憋在心里,把自己憋出个好歹来,你让我们可怎么办啊!”

    莫青莲说着,眼泪就开始围着眼眶打转了,眼看着就要流下来的样子。

    桑枝听得心里一阵难过,觉得自己真是不孝顺,都这么大了还让父母替自己操心。

    扯了扯嘴角儿,笑道:“爸妈,我真的没事,你们不用担心我,我好着呢,你们别瞎想了。”

    听她这么说,莫青莲不高兴了,眼睛一瞪,说道:“你这孩子怎么回事,结婚了就跟自己爸妈变得生疏了,还是因为知道了你的身世,觉得跟我们产生隔阂了?”

    莫青莲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儿不自觉地瞟了眼桑梓,见他神色坦然,并没有因为自己提到桑枝的身世而觉得尴尬,才暗自松了一口气。

    桑枝囧了囧,有些担心的看了眼桑梓,无奈的抚了抚额,抱怨道:“妈,你瞎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因为那种事情而跟你和我爸产生隔阂呢,我爸就是我的亲爸,永远都是!”

    说着还不忘撒娇的往自己父亲肩膀上靠了靠,“我爸这宽厚的肩膀永远都是我最温暖最安全的港湾。”

    桑梓笑着拍了拍她的手,“你别试图转移爸妈的注意力,现在说说你的问题,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难道自己孩子过得开不开心我们当父母的会看不出来吗?是不是你跟少庭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有好长时间没来家里了吧?一直出任务没回来吗?”

    桑梓不想让桑枝再跟自己打哑谜,直接一针见血的指出问题所在,让桑枝无法逃避。

    听父亲说起门少庭,桑枝的心里不由得就是一震,那种说不出的感觉又涌上心头。

    但是尽管如此,桑枝还是不敢将自己在咖啡厅里看见门少庭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的事情告诉父母,想了想,勉强扯了扯嘴角儿,笑道:“你们想太多了,我跟他没事,真的,他出任务一直没有回来,而且最近我一直联系不上他,心里有些担心而已,不过他应该没事的,你们不用担心。”

    “真的吗?”

    桑梓和莫青莲不约而同的问道,语气里明显的不相信。

    门少庭出任务不是一次两次了,也经常有半个多月甚至更长的时间不回来联系不上的情况,但是之前桑枝都没有表现的像现在这样失魂落魄魂不守舍的样子,所以对于她的话,两个老人明显的持怀疑态度。

    正在这个时候,房门却突然被人从外边打开了。

    三人几乎同时抬头向门口望去,只见门少庭一脸淡笑着站在门口。

    似乎也是没有想到这么晚了,大家居然都没有睡,看到客厅里齐刷刷的三个人,也是明显的一愣。

    “爸妈,这么晚了还没休息啊?”

    一边说着一边走了进来,侧头看向桑枝,一脸柔情的笑道:“枝枝,我回来了。”

    没有预想中的热情拥抱,只是换来桑枝淡淡的点头,“回来了。”

    那语气表情淡漠的就像是对待走在大街上的路人一样。

    门少庭不由得微微怔愣,任务完成,通过定位跟踪,知道桑枝在娘家,他便顾不上休息一下,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本想着媳妇给自己来个热情的拥吻,可没想到一见面却是媳妇一张形同陌路的淡漠的脸。

    或许是当着自己爹妈的面不好意思吧?

    门少庭这么想着,也就释怀了。

    轻轻的走到桑枝身边,伸手拉住她的小手,笑道:“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

    桑枝白了他一眼,转身进屋拿了包出来,对父母说道:“爸妈,我们先回去了,那枝有什么事情你们记得跟我打电话啊!”

    桑梓和莫青莲虽然也看出女儿对女婿的冷淡,但觉得人家小两口的事情,还是得人家自己解决,便也没有多说什么。

    桑梓点点头,“也好,少庭刚回来应该好好休息一下,那枝住在这里,对于你们确实不方便,回去好好休息吧。”

    说着又走到门少庭面前,小声说道:“枝枝联系不到你正担心着呢,好好哄哄她。”

    门少庭点头,跟着桑枝出了家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