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车上,门少庭一边开车一边偷眼打量着一言不发冷若冰霜的桑枝。

    心里打鼓,不知道这女人究竟是怎么了?这么多天没见到自己,怎么才一见面就给自己脸色看呢?

    “枝枝,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这些天没有我的消息,让你担心了?”

    桑枝眼皮淡淡的挑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将头直接转向了窗外。

    夜色如水,深秋半夜的京城马路上一片寂静,车子在柏油路上飞快的行驶着,桑枝知道这不是回大院的路,而是去枫林苑的路。

    “枝枝,究竟怎么了?我才刚回来,你干嘛对我这么冷漠啊?”

    门少庭冥思苦想也猜不透自己究竟怎么得罪自己女人了,但是看她对自己的态度,摆明了就是跟自己生气呢!

    “你干嘛停车,大半夜的不回家,把车停在马路上算怎么回事?”

    桑枝蹙着眉头,满脸不解的看着门少庭,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将车子停下。

    门少庭一双略显疲惫的眸子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突然侧身一把将她搂在怀里,低头便吻上她诱人的红唇。

    桑枝一惊,下意识的奋力反抗。

    “你干嘛,你放开我!”

    双手使劲儿往外推着门少庭,不让他得逞。

    那日在上岛咖啡他和叶藜在一起的情景,突然就又窜进了脑海,本来心里就有气,现在更加的气不打一处来了。

    “门少庭,你放开我!”

    桑枝的声音很冷,见无力反抗便狠心的对着他的唇狠狠的一口咬了下去。

    “嘶……”

    门少庭吃痛,下意识的将她推了出去,一双喷火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她。

    “你干什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让你对我的态度这么冷漠!”

    门少庭近乎抓狂的表情让桑枝心里忍不住有些害怕,身体不由自主的抖了抖,但还是强自镇定的说道:“回家吧。”

    门少庭不是不想回家,他只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桑枝会对自己这么冷淡,自己究竟是哪里得罪她了。

    心急之下才将车子靠边停下,原本想着好好跟桑枝谈谈,可是看到她一副阶级敌人的表情看着自己时,门少庭的心里就莫名的一股火气直冲脑门儿,鬼使神差的就强横了起来。

    现在看着桑枝冰冷的仇视自己的眼神儿,门少庭觉得既委屈又后悔,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不理智了!

    叹了口气,缓了缓语气,门少庭才又开口问道:“枝枝,能告诉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惹你生气了吗?”

    他知道桑枝不是无理取闹的女人,不会无缘无故的跟自己生气,尤其在自己出任务才刚刚回来的时候,更不会无缘无故的冲自己发脾气,一定是自己不在的这段日子里发生了什么事了。

    看着眼前有些生气又无措的男人,桑枝心里不禁觉得好笑。

    一个做错事的人,居然理直气壮的问自己究竟怎么了,这是多么的可笑和讽刺啊!

    她很想他能够主动跟自己坦白,哪怕是说他又重新爱上了叶藜,要和自己离婚,她都不会觉得意外,毕竟人家俩人本来就是真的破镜重圆了。

    怪只怪自己太幼稚,以为之前说过的海誓山盟可以当真,在他的信誓旦旦下轻易的交出了自己的真心,自己酿的苦酒自己品,她认了。

    不由自主的,桑枝忽然就想起了自己曾经和门少庭签的约法三章的协议,或许是时候用它说话,让它发挥作用了。

    想到这里,桑枝心里不由得一阵酸涩。

    淡淡的看着门少庭,说道:“先回家吧,回家再说行吗?”

    看着她一脸淡然又无奈的表情,门少庭心里就仿佛堵了一块巨石般的难受,心里难受却又无从发泄,只好淡淡的点点头,重新发动了车子。

    一路沉默的回到家里,一进家门,门少庭便迫不及待的将桑枝搂进怀里,紧紧的拥着。

    桑枝不说话,也不反抗,只默默的任凭他紧紧的搂着自己,直到搂的她快要喘不上气来。

    “放开我吧,我喘不上气来了。”

    门少庭轻轻的将她松开,伸手拉住她的胳膊,一脸审视的看着她,“我不在的这段日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桑枝轻轻的拨掉门少庭握住自己的手,缓步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抬起头淡淡的看着他,语气淡然的说道:“你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门少庭走过去,坐在她身边,一脸疑惑的看着她,“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我有什么话要对你说?哦,这些天我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脑子里想的全是你,真的很想你。”

    一边说着,门少庭又朝桑枝伸出手去,天知道,他此时只想紧紧的抱着她好好的睡上一觉,一个多月紧绷的神经让他根本无法也不可能得到休息,现在好不容易回家了,他就是想让自己放松一下,好好享受一下爱情带给自己的幸福感。

    “想的都是我?”

    桑枝忍不住冷笑,男人的嘴真的很贱,什么话都能毫不脸红的说出来。

    难怪网络上会说,“宁可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要相信男人那张臭嘴”。

    果然是话糙理不糙!

    门少庭挑眉,这女人这是什么话?话里有话啊!

    “当然,不然还能想谁!”

    看着桑枝,门少庭的大脑飞速的旋转着,虽然还不能准确的知道她究竟是因为什么跟自己生气,但是相比较刚才,上校同志的心神已经全然的淡定了下来,又恢复了他往日的从容自若。

    见他如此,桑枝的心里更是来气。

    没好气的哼了一声,“我其实真的挺希望你自己主动跟我说出来的,既然你不好意思开口,那便由我来说吧。”

    说着,她深深的看了门少庭一眼,吸了口气,才又缓缓道:“咱们离婚吧。”

    一句话,仿佛地震海啸般在门少庭心里激起千层浪,气血翻涌,差点就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

    用了好半天时间,才将心头的怒火强压下去,一双犀利的眸子冷冷的瞪视着她。

    “给我一个理由!”

    桑枝顿时觉得委屈又好笑。

    不是他出轨在先吗,怎么反倒跟自己要理由,真是可笑!

    门少庭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大的一个笑话,从外边执行任务才回来,却要被自己的女人抛弃,早知道这样,自己回来干嘛?

    桑枝淡淡的看着他,半晌没有说话,起身朝书房走去。

    进到书房的一霎,眼泪便再也忍不住的淌了下来。

    深吸了几口气,强迫自己佯装坚强,抹干眼泪,颤抖着双手打开书桌的抽屉,从里边最底层拿出一张被压的平平整整的纸。

    看了一眼,嘴角儿扯出一抹淡淡的自嘲的笑,当初自己拟定这么一份协议,本意是为了保全自己,可是没想到到头来却是成全了人家。

    转身出了书房,客厅里,门少庭的头倚靠在沙发上,眯着眼睛一副慵懒的样子,让她心里不由得火往上拱。

    几步走到他跟前,伸手将协议递了过去,“上边写的很清楚。”

    门少庭拿过来看了看,他记得,这是自己刚跟她结婚那会,在昆城她给自己签的一纸协议,当初他根本看也没看随手便签了名字,没想到此时她竟然用这个来作为跟他离婚的依据。

    “什么意思?”

    门少庭手里握着那纸协议,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桑枝,当初他没有看,现在依然不想看。

    桑枝闭了闭眼,咬牙道,“上边写的很清楚,任何一方都无权干涉对方的爱情,如果对方爱上别人另一方将无条件的与之分手,成全对方的爱情。既然你说不出口,那么现在由我来成全你。”

    “成全我什么?你究竟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没事吧?咱别闹了行吗,我很累,真的很累,就想抱着你好好睡一觉,咱先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行吗?”

    门少庭是真的累,很累很累,正如他说的,就想抱着自己的女人好好睡一觉。

    他想清楚了,女人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情绪失控的时候,身为男人的他得忍,忍忍就过去了。

    说完,门少庭伸手又想要去抱桑枝。

    却被桑枝一闪躲开,“门少庭,我认真的,请你也认真一点行吗?”

    门少庭的态度让桑枝很无语,就好像自己一个人在这儿耍猴似的,所有的事情与他无关,他不过是一个看猴戏的路人而已,高兴了看上一眼,不高兴了扭头走人。

    门少庭无奈的叹了口气,小声问道:“今天几号了,是不是亲戚来了?”

    桑枝被门少庭的话气得差点笑了,这男人什么思维,她以为自己大姨妈来了情绪失控无理取闹吗?

    “门少庭,你能不能别揣着明白装糊涂,大家都是成年人,也都是明白人。你知道的,我桑枝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女人,不会因为你不爱我了,背叛我了就一哭二闹三上吊的闹个没完。现在是我为了顾全你的面子,主动提出离婚,你就应该就坡下驴痛快的答应了就得了。难不成你想吃着碗里占着锅里,打算学人家家里红旗不倒外边彩旗飘飘吗?”

    “什么吃着碗里的占着锅里的,家里红旗不倒外边彩旗飘飘,你这都说得什么,怎么我越听越迷糊了!”

    门少庭看着桑枝一脸的疑惑,这女人今天是哪根神经搭错了,跟这儿胡说八道什么呢!

    “还不承认?”

    桑枝看着门少庭更是一脸的不屑加不可置信,“没想到你门上校也是个敢做不敢当的男人,我真是瞎了眼,以前还觉得你是个负责任的好男人呢!”

    “桑枝,你说什么呢?我到底怎了我,你给我说清楚!”

    听桑枝这么说自己,门少庭再也忍不住,腾地一下火了,真的是生气了。

    他不指望自己女人崇拜自己,但也不能这么诋毁自己吧!

    “桑枝,你别跟我这儿阴阳怪气的,究竟怎么一回事,你给我好好说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