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少庭真的很生气,气得七窍生烟忘了思考。

    桑枝对他的指责,让他觉得无比委屈又可笑,他不知道她那些话是从何而来,凭什么那么说自己!

    而这时,桑枝却已经淡定下来,看着门少庭一脸疑惑又气愤表情,轻轻的扬了扬唇角儿:“还不承认,那好,我问你,你是什么时候回京城的,半个月前的一天晚上你在哪里,跟谁在一起,在干什么?”

    桑枝冷冷的看着他,面前这个男人让他觉得陌生,曾经那么相爱,甚至她以为嫁给他自己会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可是现在看来,一切都不过是美好的幻想罢了,幻想终归要回到现实,而现实竟是这么的残忍。

    “半个月前的一天晚上?”

    门少庭嘴上自言自语着,脑子却在飞快的转着,努力回忆着。

    自己这一个多月来都在执行任务,半个月前的某个晚上自然也是,只是……

    突然一个念头自脑子里闪过,看着桑枝一张冰冷的小脸儿,门少庭不由得轻笑出声。

    讶异于他突然的轻笑,桑枝以为那是他对自己的嘲讽,心里不由得更加来气,白了他一眼,冷哼道:“终于想起来了?”

    门少庭难掩笑意,伸手不由分说的一把将她搂在怀里,“老婆,很晚了,睡觉去吧。”

    桑枝恨恨的扬手甩掉他搂在自己腰间的大手,“别碰我,你不觉得自己很无耻吗?”

    门少庭重新又恢复了以往的癖性,淡笑着看着她,勾了勾唇:“真的很晚了,就算要离婚也得天亮之后人家民政局上班才行吧,难道你不困?”

    “离婚”,这个词终于从他嘴里说了出来,桑枝的心莫名的漏跳了半拍,隐隐作痛。

    桑枝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门少庭,他就这么轻易的将这个词说了出来,却丝毫没有要跟她解释的意思。

    那意思应该是再明显不过了,他的不解释就等于承认。承认了他自己和叶藜的事情,承认了他的出轨。

    桑枝觉得心里万分的难受苦涩,那感觉就像哑巴吃了黄连,苦到心髓却无法表达。

    门少庭定定的看着她,嘴角儿轻轻抽动了两下,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你对我就这么没有信心吗?”

    “不知道。”

    信心?她起初对他,对他们这段婚姻都充满了信心,虽然这段婚姻源于一场意外,但是这么长时间相处下来,她早已爱上了这个男人,而这个男人不也口口声声的说爱着自己码?

    可是怎么会突然就变成了这样呢?

    桑枝低着头,眼睛紧紧的盯着自己的脚尖儿,强迫自己不要去看门少庭那双依旧温柔的眼眸。

    那温柔不是自己的专属,所以她不屑要!

    门少庭望着她,眼神明显的有些受伤,因为她对自己的不信任。

    叹了口气,“早点休息吧,明天我会给你一个答复的。”

    说完不再看她,转身朝卧室走去。

    桑枝呆呆的坐在客厅沙发上,耳边一直萦绕着他刚才那句话。

    他说,明天会给自己一个答复。

    短暂的婚姻真的走到了尽头,环顾这间熟悉而又有着他们很多美好回忆的房子,桑枝的眼泪便不争气的淌了下来。

    窝在沙发里,哭的累了,不知不觉竟睡着了。

    冲了个澡出来,看到沙发上缩成一团儿的女人,门少庭唇角儿微微扬起,似笑似怒,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滋味。

    得意中带着些许的无奈,轻轻摇了摇头,“你这么没有安全感,我该拿你怎么办?”

    清晨,桑枝揉着眼睛伸着懒腰慵懒的醒来,睁开眼睛看到眼前放大的一张男人的脸,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啊的一声连滚带爬的从男人怀里滚了出来。

    她明明记得自己晚上是睡在客厅沙发上的,都要离婚的两个人了,怎么可以还抱在一起睡!

    “早!”

    门少庭睁开眼睛,看着一脸惊慌的她,忍不住嘴角儿弯了弯,“睡得好吗?”

    “好……”

    几乎是下意识的点头,这确实是近一个月来她睡得最香甜的一个觉,一觉到天亮,似乎都没有做梦。

    果然是习惯了他的怀抱,只有在他的怀里,她才能睡得安心舒服。

    可是……这不对,也不行,他们之间出了问题,出现了第三者,而他们分明昨天晚上还在谈论离婚的事情,怎么可以又睡在一起!

    想到这儿,桑枝忽然从床上跳起来,双手抱胸一溜烟儿的朝卫生间跑去。

    出来的时候,看到门少庭已经换好了衣服,周身利索一脸平静的坐在床边等着她。

    看来他已经准备好了,桑枝心里无比凄凉,朝他淡淡一笑:“等我换件衣服就跟你去……”

    “民政局”三个字,她始终是无法说出口。

    门少庭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也不解释,只点点头,很老实的起身走了出去。

    桑枝脱力的一屁股坐在床上,看着熟悉的屋子呆愣了半天,直到门少庭轻轻敲了两下房门,才回过神儿来。

    “还没换好吗?”

    桑枝囧了囧,脸色因为不好意思而略显微红,“马上!”

    见门少庭关了门,才长长的叹了口气,起身从衣橱里拿出一套浅蓝色的套装换上。

    “可以了,走吧。”

    出来,门少庭正站在客厅的阳台上抽着烟,客厅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烟草的味道。

    桑枝蹙了蹙眉,印象中,门少庭并不嗜烟,只有在乏累或者心情烦躁的时候才会偶尔抽一支。

    现在他的心情很烦躁吗?是因为自己还是因为叶藜?

    “结婚证,身份证都拿上了吧?别忘了。”

    对于离婚程序桑枝丝毫没有经验,只是凭着自己的感觉,应该有这两样就可以了吧!

    门少庭没有说话,将烟掐掉,转过身来定定的看了她一会儿,才淡淡的笑了笑,“走吧。”

    低着头跟着门少庭出了家门,直到坐到车上,桑枝才缓缓抬起头,看着他,“我什么都不要,这里的东西,办完手续我就回来收拾,大院里的……还得麻烦你帮忙收拾一下,帮我带出来,我就不过去了。”

    门少庭嘴角儿含着淡淡的浅笑,没有表态,只是默默的发动了车子。

    结束了,她短暂的婚姻即将要结束了!

    桑枝将头转向车窗外,表情呆滞的望着窗外掠过的景色,大脑一片空白,呆愣愣的像是失了魂魄的行尸。

    门少庭看着这样的她,心里忍不住的心疼,可是想到她对自己的不信任,心里就莫名的来火,硬起心肠决定要给她点小小的惩罚。

    车子很快驶出了市区,窗外的景色让桑枝回过神来。

    “门少庭,停车,这不是去民政局的路,为什么要出市区,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

    桑枝有些惊恐的看着门少庭,她不知道他这是要带自己去哪里,更不知道他此时心里的想法,只是看到车子离市区越来越远,她的心里就开始忍不住莫名的恐慌。

    “别吵,安静点!”

    门少庭一只手开车,一只手轻轻的握住她因为紧张而十指搅在一起的小手。

    “门少庭,咱们都是成年人,做不成夫妻还可以做朋友的,好聚好散吧,不要弄得连朋友都做不成好不好!”

    桑枝抬起头,眼睛里透着惊慌。

    门少庭心里忍不住好笑,这女人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她以为自己要对她如何?杀人弃尸吗?恐怖小说看多了吧!

    可是他就是不说话,一双眼睛目不斜视的盯着前方,专心的开他的车。

    路越走越偏僻,甚至可以说已经没有了路,现在车子正颠簸在一条崎岖不平的小土路上,路一边是料峭的山岭,一边是一条蜿蜒曲折不知伸向何处的河流。

    这种地势,就算是跳车她都是死路一条,根本无处可逃!

    “门少庭,你冷静一些,只是离婚而已,没必要弄出人命来吧,你可是军人,还是个军官,理智,理智一些好吗?”

    桑枝说话的声音已经带着些许的哭腔,眼泪就在眼眶里打着转转儿,随时泛滥的样子。

    门少庭看着她忍俊不禁,心里又是生气又是好笑。

    伸手抚了抚她一头柔顺的秀发,“你脑子里整天都想什么呢!”

    因为是山路不好走,门少庭不敢大意,双手紧紧握着方向盘,专心的开着车。

    一段弯弯绕绕的盘山小路过去,车子终于重新上了公路,平稳的行驶着。

    “门少庭,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

    见车子重新回到了公路上,桑枝的心里总算松了口气。

    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笑道:“怎么,害怕了?刚才是不是以为我要将你谋杀弃尸荒野?”

    看着他嘴角儿那抹戏谑,桑枝心里忍不住白眼儿狂翻。

    尽管当时这念头确实在自己脑海中一闪而过,但这时候打死她也不会承认的!

    “可是你到底是要带我去哪儿?我只请了半天假,下午还要回公司工作的!”

    只是区民政局离婚而已,一上午足够了,所以桑枝只跟苏琳请了半天假。

    看现在的情形,不知道下午还能不能准时赶回去上班了。

    门少庭看着她,鼻子差点气歪了。

    这女人的心是有多大,都要离婚了,居然还不忘上班工作。

    可是她对自己怎么就不能宽容一点,大度一点呢!

    “我已经给你请了三天的假,放心,苏琳不会扣你工资的。”

    “三天?”

    桑枝一脸气愤的看着门少庭,“你凭什么啊?凭什么替我请三天假,离个婚而已,有必要用三天?”

    桑枝看着门少庭越想越生气,气他擅自做主给自己请了三天的假,很快他们就没有关系了,他凭什么替她做主?这男人实在是太……可恶了!

    “停车,我要下车!”

    见他根本不理会自己的要求,气得情绪有些失控的桑枝便忍不住伸手上前去抢夺门少庭的方向盘。

    “别闹,坐好!”

    门少庭一声爆吼,使劲儿握住方向盘,一脚急刹车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