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的身体因为惯性的原因猛地向前撞去,门少庭眼疾手快的一把将她抱住,“你疯了,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

    牢牢的将她搂在怀里,门少庭甚至能感觉到自己剧烈而快速的心跳,刚刚真的是把他吓到了,不是担心自己,而是害怕她发生意外。

    “你放开我!”

    桑枝使劲儿的挣扎着,可是力量悬殊,她根本不是门少庭的对手,丝毫无法挣脱他的桎梏。

    “答应我别再胡闹我就放开你!”

    门少庭丝毫不为所动,双眸紧紧的盯着她一双水渍氤氲的眸子,强忍着心里的愤怒和怜惜。

    胡闹?

    在他眼里,自己现在就是胡闹?

    桑枝冷笑着,不争气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住的流淌了下来。

    从昨天自己跟他摊牌到现在,他一句解释都没有给她,不但没有任何的解释,还说她是在胡闹!

    难道犯错的不是他吗?出轨的不是他吗?

    为什么他还可以装的这么理直气壮的!

    看着她流泪伤心,门少庭心里也好受不到哪里去,轻轻叹了口气,将她放开,“听话,别乱动,我说过会给你一个答复的。”

    桑枝直起身子重新坐好,抹了把眼泪,冷冷的问道:“到底是要去哪儿?”

    “待会到了不就知道了吗,放心,我不会把你给卖了的,身上没几两肉,不值钱!”

    门少庭边说着,边戏谑的打量着她,重新发动了车子。

    桑枝瞪了他一眼,知道自己没有他皮厚,决定不再理他,转头看向车外。

    车子开了差不多三个多小时,快到中午的时候,终于到了目的地。

    “到了,下车吧!”

    门少庭说着,率先跳下车子,走过来很体贴的帮她打开车门。

    桑枝看着眼前走过的一排排军绿色,不由得愣了愣神儿。

    “这里是……部队?”

    她不太确定,但是眼前的情景实在像极了电视里演的部队的情况,一排排战士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喊着响亮激昂的口号从身边走过,远处隐约能听到斗志昂扬的冲杀声。

    门少庭点点头,“部队的一个训练营。”

    说着很自然的牵了她的小手往里边走去。

    一路上,不时有战士朝门少庭敬礼致意,偶尔会对桑枝表现出一副好奇的表情。

    桑枝突然觉得有些不自然起来,低着头小声问道:“你带我来这里是什么意思?”

    难道军人离婚还要比平常人多些手续,他是带着自己来部队办手续的?

    桑枝想着极有这种可能,便又说道:“其实你需要办手续的话,可以自己过来的吧,我可以等你办好手续的。”

    门少庭瞪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脸色却明显的阴沉下来,这女人,这时候了,居然还满脑子想着跟自己离婚!

    牵着她径直走到训练营指挥部,迎面正碰到匆匆过来的火狐。

    “老大好!”

    看见门少庭,火狐明显的一愣,老大不是才完成任务就匆匆跑回家去和老婆亲热了吗?怎么今天突然出现在这里?

    看到桑枝,火狐这才了解的裂开嘴笑了:“嫂子好!”

    看着立正敬礼的火狐,桑枝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马上她就不是他们嫂子了!

    想到这个问题,桑枝心里竟莫名的一阵难受。

    扯了扯嘴角儿勉强笑了笑,点头道:“你好。”

    门少庭淡淡的扫了一眼桑枝,又看向火狐,冷声道:“怎么样了?”

    火狐搔搔脑袋,摇摇头,无奈的道:“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还有,叶首长那边好像已经知道了。”

    门少庭点点头,“我知道了,你带着她过去。”

    说着将桑枝往火狐面前一推,“你跟他走!”

    说完不待桑枝反应,门少庭已经大踏步的走了,看也没有看她一眼。

    “喂,门……我……”

    桑枝张了半天嘴,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最后悻悻的看了一眼火狐,“麻烦你了。”

    火狐笑道:“不麻烦,嫂子,跟我来吧。”

    桑枝跟着火狐来到一间类似于办公室的屋子里。

    火狐很热情的给她倒了茶水,让她坐下。

    “嫂子,我们这里比较简陋,你多担待吧。”

    桑枝笑了笑,“挺好的,你不用跟我客气。”

    火狐接了个电话,对桑枝神秘的一笑,“嫂子,给你看看我们老大的虎威!”

    桑枝正疑惑着他话里的意思,只见火狐将桌子上的电脑打开,经过一番调试,里边便呈现出十分清晰的画面。

    门少庭来到提审室,站在门口,定定的望着里边一直低着头的女人,半晌才缓缓走进来,关上门,坐到女人对面。

    女人缓缓抬起头,见到面前的男人时,先是一愣,但瞬间眼睛里便露出浓浓的恨意。

    “门少庭,你真卑鄙!”

    门少庭望着她,淡淡的说道:“叶藜,你该知道你自己做了什么,老实交待吧,不要再抱着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了。”

    “叶藜?”

    桑枝惊讶的看着电脑屏幕,提讯室里的女人正是叶藜,此时她正用一双喷火的带着浓烈恨意的眸子死死的盯着门少庭。

    那双以前对门少庭充满爱慕的眸子,已经完全的被仇恨替代,变得那么狰狞可怖。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叶藜怎么会在这里?她……怎么了?”

    桑枝知道自己不该问,可是实在抑制不住心里的好奇。

    半个月前,她还在上岛咖啡见到门少庭和她在一起有说有笑,怎么才没多久,他们就变成了现在这样了呢?

    火狐搔搔头,神秘兮兮的凑到桑枝跟前,小声道:“按理说,我们部队有规定的,这种事情不应该告诉你的,可是既然老大都让嫂子看他审讯的视频了,我想告诉嫂子也没什么吧。”

    桑枝一脸尴尬的看着他,“那个……要是不方便就不要说了,我其实也没那么好奇的,呵呵……”

    边说着,便端起茶杯喝了口水,借此掩饰自己不自然的表情。

    火狐搔搔头,想了想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这个美女,叫叶藜的这个女人,涉嫌我们正在追查的一个不法团伙有关,被我们老大给逮到了证据,昨天给送到这里来了。”

    说着,火狐又看了看电脑屏幕,“从昨天到刚才,一直是由我负责审问的,但是你知道她的身份,她是某首长家的千金,我们也不敢太使手段,所以一直没有撬开她的口,这不,现在老大亲自上阵,有好戏看了。”

    听火狐这么一说,桑枝恍然大悟,难怪那天自己会在上岛咖啡见到门少庭和叶藜在一起,原来门少庭并不是向自己认为的那样,跟叶藜旧情复燃,而是在故意接近叶藜……

    想到这儿,桑枝心里莫名的一阵兴奋。

    门少庭没有背叛自己,没有要和自己离婚,他只是在执行任务,是自己错怪他了!

    高兴的有点忘乎所以了,至于火狐是什么时候离开的,门少庭又是什么时候进来的,桑枝全然不知,直到被捞进一个熟悉而又温暖的怀抱里,桑枝才惊醒过来。

    “门少庭……”

    桑枝惊叫着抬起头,正对上门少庭一双揶揄的眸子。

    “对不起,我误会你了。”

    红着脸低着头小声的道歉。

    门少庭闷笑出声,“现在不吵着跟我离婚了?”

    桑枝扁着嘴巴,伸手将门少庭推开,没好气的说道:“还说!都怪你,谁叫你都不跟我解释的!”

    门少庭笑着摇摇头,伸手再次将她捞进怀里,“我不是说了吗,今天会给你一个交待的,谁叫你自己没事喜欢东想西想的。”

    说着双手搭在桑枝的肩上,轻轻的板着她的双肩,看着她,认真的说道:“我没想到,结婚这么久了,你对我还是这么没信心。”

    桑枝惭愧的低下头去,不敢与门少庭一双炙热的眸子对视。

    因为纠结,十指下意识的搅在一起,小声嘀咕道:“我不是对你没有信心,我是对……啊……”

    她想说她其实是对自己没有信心,可是话才说出一半,嘴巴便被另一张柔软堵上,炙热的双唇相互抢夺着有限的氧气,辗转缠绵。

    “报告!咳咳……”

    直到门口响起一声报道声,才将忘我拥吻的两人的神智唤醒。

    桑枝像只受惊的兔子似的从门少庭怀里挣脱出来,红着脸,低着头,不敢去看任何人。

    火狐眼中带着揶揄,打个敬礼,“老大,叶首长要见你。”

    刚才在门少庭审问叶藜的时候,叶建华就已经过来了。

    “你不想跟我说,那就跟你爸爸说说吧,他头上的白发最近可是增添了不少。”

    提讯室的门被人从外边推开,叶建华一脸阴鸷的走了进来。

    “首长!”

    门少庭立正敬礼,然后又看了叶藜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叶建华走到叶藜面前,看着她,叹了口气,“坐下吧!”

    叶藜缓缓的抬起头,看着自己的父亲,确实如门少庭所说,父亲的头发又白了很多。

    自从被门少庭拒绝之后,叶藜就很少回家。

    叶建华只当她也长大了,有自己的生活圈子,想着之前自己管她管的太严,反而害了她,现在叶建华对女儿的态度就是,她高兴就好,随她去吧。

    可是没想到自己的宽松,却更加的害了她。

    只看了一眼,叶藜便又低下头去,她不敢再看父亲一双凝重伤感的眸子,知道自己让他伤心了。

    “爸,对不起!”

    “你对不起的不是我,是你自己!”

    叶建华眼前陌生的几乎快要不认识的女儿,钢铁的汉子,眼泪再也抑制不住的从眶中淌了出来。

    从提讯室出来,叶建华亲自来找门少庭。

    看到屋内相拥而吻的两人,叶建华老脸尴尬的不知道该往哪放了,一把将身后的火狐推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