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见到火狐身后的叶建华,不由得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儿,想称呼他一声叶伯伯,但是看到他的眼睛根本没往自己这边看,也不想自找没趣,索性闭了嘴,保持沉默。

    门少庭让火狐带着桑枝先出去,然后搬了椅子让叶建华坐。

    “首长,请坐。”

    叶建华看着他欲言又止,犹豫了半天,才说道:“叶藜的事情确认了吗?”

    门少庭看着他,半晌才缓缓点了点头,“嗯,现在只希望她能配合我们,或许还能……”

    减刑这种词不适合叶建华,所以门少庭只说了一半,他知道叶建华明白的。

    叶建华低头沉思了许久,突然站起身,伸手拍了拍门少庭的肩膀,叹了口气:“一切照规矩办吧!”

    说完这话,他仰起头望着天花板,良久,才缓缓转身,头也不回的出了房间。

    望着他的背影,门少庭久久不语,一个将一生都奉献给部队的老首长,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女儿竟会犯下国法不容的事儿。

    送走叶建华,门少庭带着桑枝来到自己在部队训练营里宿舍。

    “累了吧,先休息一下,这里条件有限,你就凑合一下吧。”

    环顾了一圈房间,这是一个简单的小套间,算得上是一室一厅吧,外间是一个不大的小客厅,里边是卧室,带着一个小卫生间。

    谈不上什么装修,屋子里的陈设也很简单,客厅里一个不大的沙发,一个小茶几,一张桌子两把椅子。

    卧室里一张木质单人床,一张书桌一把椅子,书桌上整齐的陈列着一排书籍,还有一个小台灯。

    这就是门少庭宿舍的全部家当了。

    “你平时就住这里吗?”

    桑枝看着门少庭因为之前自己对他的误会,心里还忍不住有些愧疚着。

    门少庭给她倒了杯水,“喝水,这里是训练营,只有训练的时候我才会住这里。”

    桑枝端着水杯一脸疑惑的看着他:“那……你今天带我来这里是什么意思?叶藜她怎么会被带到这里来的?”

    桑枝心里隐约猜到门少庭带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但是她不明白的是,如果叶藜犯了法,不应该是由相关部门带去审问的吗,怎么会被带到这里?

    门少庭伸手搂住她,轻轻的在她鼻尖上刮了一下,“你说我为什么把你带来这里?不带你过来,不让你见到叶藜,你会相信我没有背叛你吗?”

    一句话说的桑枝无地自容的低下头去,脸颊瞬间绯红一片。

    “对不起,我错了。”

    门少庭搂着她,低头轻吻着她柔顺的香发,轻声道:“知道错了就好,以后不准再胡思乱想了,有什么话直接说出来,不要憋在心里自己钻牛角尖儿,知道吗?”

    “嗯,知道了。”

    桑枝乖巧的回答着,伸手勾住他的脖子,扬起一抹狡黠的笑意。

    “可是也不能全怪我啊,那天你跟叶藜,你俩在上岛咖啡分明就是很亲热的样子,像极了热恋中的情侣,如果换做是我,你说你会怎么想?”

    门少庭低头沉思了片刻,点点头,“也对,换成我,估计直接上前一脚将那男人踢飞了。这么看来,你比我沉稳大度多了!”

    “是吧?所以……是不是很庆幸有这么一个识大体顾大局的好老婆?”

    桑枝仰着小脸儿一脸期待的等着夸奖。

    门少庭无奈的望了望天花板,“是什么是啊,你不分青红皂白的就给我脸色,还吵吵着要和我离婚,你知不知道,当时我都快被你气炸了肺了,真想拉过来狠狠地揍你一顿。”

    桑枝撅着小嘴,委屈的看着门少庭,“谁叫你不跟我解释的,都是你害我误会的!”

    说着从门少庭怀里挣脱出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所以说,你负主要责任!”

    门少庭一脸好笑的走过来,猛地将她扑倒在自己身下,戏谑的望着她:“那你打算怎么惩罚我呢,嗯?”

    最后一个字尾音拉的很长,看着他眸中灼灼的光芒,桑枝心里忍不住一阵轻颤,红着脸闭起眼睛,主动送上香吻。

    “报告,首长,午饭送过来了。”

    一声洪亮的报告声,吓得桑枝浑身一个激灵猛地睁开眼睛。

    “有人来了!”

    一边说着,一边推开身上的门少庭,惊慌失措的站起身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看着她手足无措的样子,门少庭忍不住轻笑出声。

    “进来吧!”

    勤务兵推开门进来,将食盒里的饭菜一一拿了出来摆在桌子上,然后跟门少庭行了个礼,转身出去了。

    门少庭拉着一脸窘迫的桑枝走到饭桌前,“部队里条件有限,不过伙食还不错,吃吃看。”

    说着一把将她按坐在椅子上,拿了一双筷子递给她。

    三菜一汤两碗米饭,看上去很不错的样子。

    门少庭夹了一块红烧带鱼仔细的挑干净了鱼刺,才放进桑枝的碗里,“尝尝,这鱼很不错的。”

    “嗯,好吃!”

    吃的不亦乐乎的桑枝,不经意间抬头,看到门少庭基本上就没怎么动筷子,正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

    不由得愣了愣,用筷子指着饭菜,问道:“你怎么不吃啊,真的很好吃的。”

    说着夹了一筷子菜放进门少庭的碗里,还忍不住催促道:“快吃,快吃!”

    门少庭笑笑,“你多吃点,我待会再吃。”

    一边说着,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夹了块肉放进她的碗里。

    “干嘛待会再吃啊,你是担心我不够吃吧?放心吧,这么多,足够咱俩吃的了,我又不是饭桶,没有那么大的胃啦,快吃,快吃!”

    正埋头苦吃的桑枝,丝毫没有察觉到门少庭话里的潜台词,更没有注意到他那饱含深意的眼神儿,一边兀自的吃着,还不忘催促门少庭赶紧趁热吃。

    饭后,桑枝起身要收拾碗筷,门少庭却一把将她搂住,“放着不用管了待会会有人来收拾的。”

    桑枝看了看一桌子的残羹剩饭,不好意思的摇摇头,“这不好吧,还是我收拾了吧。”

    一边说着,双手轻轻将门少庭搂在自己腰际的大手掰开,端起碗筷就往卫生间外边的盥洗台走去。

    “在这里刷可以吧,我看到这瓶洗洁精了,你吃完了饭,也有自己清洗的习惯吧!”

    一边洗着碗,还忍不住回头对着门少庭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门少庭走过来,从身后一把将她搂住,下巴抵在她的肩头,轻轻的磨蹭着。

    “老婆,我想你了。”

    这话说的直接又直白,桑枝的脸瞬间变成了红苹果,拿着碗的手差点打滑将碗扔了。

    上校同志身体力行,说到做到,立马儿用实际行动证实了自己语言的真实性。

    温热的气息沿着她敏感娇俏的耳垂儿一往直前,弄得她浑身不由自主的轻颤着,酥痒的感觉仿佛电流般传遍全身。

    “别……别闹,我刷碗呢!”

    嘴上推拒着,紊乱的气息却出卖了她的真心。

    门少庭轻轻一笑,伸手夺下她手中的碗,扔在水池里,打横一把将她抱起,大踏步朝卧室走去。

    “老公……”

    “嗯?”

    窝在门少庭宽厚温暖的怀里,桑枝指尖有一下没一下轻轻戳着他坚实的胸膛,一番云雨初霁二人皆有些疲惫,门少庭将她紧紧搂在怀里,看着一脸慵懒的女人,满足的笑了。

    “累吗?”

    低头轻轻吻着她诱人的香甜,刚才要的有些急了,而且确实折腾了她好久,门少庭担心她身体吃不消,有些心疼的看着她。

    桑枝轻轻摇头,脸颊红云满天,“还好。”

    “还好?那就是没事喽?”

    门少庭眼睛一亮,一个翻身再次将她压倒身下,“再来!”

    桑枝吓得妈呀惊叫,“啊……不要!”

    “要不要?”

    双手不安分的游走,他最了解她的身体,熟知她身体的每一个敏感部位。

    “啊……”

    娇羞的闭着眼睛不敢看他,恨不得直接钻到床下去遁地而去。

    “不要!”

    咬紧牙关守住最后一道防线,却已经是娇喘连连,浑身抑制不住的颤抖了。

    “要不要?嗯?”

    “哦,啊……要!”

    说出这个字,桑枝都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太不矜持了,羞死!

    又是一番要命的折腾,门少庭看着怀里虚脱无力的女人唇角儿轻轻勾了勾,“累了就睡会吧。”

    怀里的女人已经迷迷糊糊自动进入半睡状态,点了点头往他怀里拱了拱,找个舒服的姿势真的就睡了过去。

    桑枝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只觉得屋内一片漆黑,只有窗外一丝微光透过窗帘照射进来。

    “天都这么黑了?”

    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在床头的书桌上摸索了半天,才将台灯打开。

    “老公……”

    环视了一圈卧室,除了自己没有别人,门少庭不在屋里。

    桑枝看了看自己,瞬间脸红,赶紧抓过丢在一边的上衣,遮住自己的重要部位,跑进了卫生间。

    匆匆洗了个澡将自己收拾利索,穿好衣服走了出来。

    卧室客厅里都没有门少庭的身影,很显然他是趁着自己睡着的时候出去了。

    走到门口,轻轻推开房门,外边昏黄的路灯下,树影婆娑,秋风吹过,几片叶子随风飘落。

    “嫂子好!”

    桑枝被突然传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怔愣一下,回过神来,只见中午给自己送饭的战士,又拎着食盒过来了。

    “你好。”

    桑枝说着,跟着战士进屋,看着他像中午一样将饭菜一一摆在桌子上,“嫂子,首长吩咐说让您先吃,他可能会晚点回来。”

    “哦,谢谢你。”

    看着勤务兵出去,并转身带上了门,桑枝才拍着突突乱跳的胸脯儿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才睡醒,并不觉得饿,看着一桌子饭菜丝毫没有食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