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起身重新走出房间,没想到勤务兵就笔直的站在门口。

    “那个,同志,我……“

    桑枝犹豫着开口,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人家,只好叫人家同志,可是感觉怪怪的。

    “嫂子,我姓张,你就叫我小张吧。”

    桑枝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小张。”

    小张立马打个敬礼,说道:“嫂子吩咐。”

    桑枝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儿,摆摆手,“那个,你跟我别这么客气,动不动就敬礼的会弄得我很不好意思。”

    “是!”

    习惯性的小张又一个敬礼。

    桑枝囧了囧,摆摆手,“那个,我想问一下,你知道门少庭去哪里了吗?”

    习惯使然,小张的手刚要抬起来,桑枝赶紧一把将他的手摁住,“别敬礼了,我怕折寿。”

    在她的印象里,军礼是个很神圣的礼节,都是给那些国家元首什么的敬意,她一个小老百姓,实在承受不起这么高的待遇,真的很怕自己会折寿。

    小张囧了囧,红着脸看着桑枝抓住自己的手,讷讷的道:“嫂子,我是想给你指路来着。”

    桑枝涨的满脸通红,赶紧松开手,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儿,“对不起,那个,他在哪里?”

    小张腼腆的笑了笑,心说这个嫂子可真是可爱,比起整天绷着一张冬瓜脸的首长真的是亲切多了。

    “首长他去了提讯室。”

    小张一边说着,用手比划着告诉桑枝怎么走。

    比划了半天,看着桑枝还是一脸懵懂的样子,小张忍不住叹了口气,“要不我带你过去吧。”

    桑枝笑着摇摇头,“不用了,我自己应该可以找到的。”

    她实在不好意思麻烦别人,虽然自己是路痴,但是刚才小张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自己应该不至于会迷路吧!

    “直走,过两个路口右转,然后直走,看到一个十字路口再右转,然后过三个路口左转,看到一排白色房子,从东边数第三间,对不对?”

    桑枝生怕自己会记错,又跟小张确认了一下,确定没错了,才按照小张指引的路线走了出去。

    心里默念着小张给的路线,明明感觉自己就是按照那路线走的,可是转来转去,桑枝却怎么也看不到小张说的那排白色的房子,反倒走到了一片空旷的荒野中。

    四周没有了来的时候的路灯,一片漆黑。

    夜凉如水,寂静的除了偶尔能听到几声虫鸣,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

    桑枝开始害怕了,“自己是不是走出部队了?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啊!”

    望着荒凉的四周,桑枝忍不住的后悔,明知道自己是个路痴,干嘛非要出来找门少庭,就乖乖的待在宿舍里等她就好了嘛!

    手机也没带在身上,想给门少庭打电话都办不到。

    这荒凉的没有人烟的地方,她能寄希望于又路过的人把自己带回去吗?

    想到这儿,桑枝不由得有些绝望了。

    她想顺着来时候的路再走回去,可是回头却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来得瑟时候走的是那一条路了。

    三岔口,究竟要往哪里走?不会越走离门少庭越远吧?

    万般无奈下,桑枝想起了小时候玩过的点豆豆,闭着眼睛认命的点起豆豆来,准备点到哪条路就走哪条。

    口诀念完,最后手指指在了中间那条路上。

    桑枝扯了扯嘴角儿,一咬牙一跺脚,径直朝中间那条路走去。

    训练营建在山里,夜晚山里的风很凉,桑枝是被门少庭胁迫来的,根本没有多带衣服,而此时就只穿着单薄的秋装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这蜿蜒不平的小路上,夜风吹过,冻得她浑身直打哆嗦。

    闷头走了好久,桑枝感觉自己好像越走越黑,最后连天边那抹暗淡的星光都看不见了。

    她迷路了,彻底的迷路了!

    环顾四周,桑枝顿时觉得大脑嗡的一下,看情形,自己应该是已经出了训练营了,是不是走到深山里了?

    想到这儿,桑枝心里不由得更加害怕起来。

    山里会不会有野兽,野猪、狼什么的,随便出来一个,自己这条小命就算是彻底交待了。

    正在她神思恍惚惊恐万分的时候,突然听到不远处的草丛里传来一阵说不出是什么的嘶嘶声。

    桑枝吓得双手抱紧肩膀蹲在一边瑟缩成一团儿。

    她不敢大声喊叫,生怕惊动了丛林深处的更多野物,眼泪就这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门少庭,快来救我,快来救我啊!”

    又冷又怕,而丛中的嘶嘶声越发的清晰了。

    桑枝大着胆子朝声音处望去,突然从里边蹿出一个白晃晃的东西来,直奔桑枝而来。

    桑枝吓得妈呀一声惊叫着抱头乱跳,哇的一声哭了出来,“门少庭,救我!”

    慌乱中,桑枝只觉得脚下一软,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低头望去,借着夜幕中稀疏的星光,桑枝看到自己脚下踩着一个白花花的东西,太黑,看不清楚具体是什么,但是即便如此也足以让她吓得魂飞魄散了。

    “啊……”

    吓得她双腿一软,竟不由的倒了下去。

    倒下的瞬间,便觉得脚脖上和腿上一阵阵钻心的刺痛,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

    远处灯光影影绰绰,慢慢向这边移动过来。

    “枝枝,枝枝……”

    “嫂子……”

    声音由远及近,句句都是在呼喊着她,只是昏迷中的女人却丝毫也听不到,已经面色惨白的躺在草丛中一动不动。

    “嫂子!”

    “老大,嫂子在这儿!”

    火狐率先发现了桑枝,一把将她扶起来,大声喊叫着,招呼众人过来。

    门少庭快步奔跑过来,伸手从火狐手里将她抱了过来,轻轻摇晃着她的双肩:“枝枝,醒醒,枝枝……”

    又是摇晃又是掐人中的忙活了半天,桑枝终于悠悠的醒转过来。

    睁开眼睛,看到熟悉的男人,心里的害怕突然就一扫而空,淡淡的扯了扯嘴角儿,虚弱的说道:“老公,我迷路了。”

    “我知道,你别说话了,我这就带你回去。”

    抱着她一路狂奔,回到自己的宿舍,火狐早已将军医请了过来。

    军医给她腿上的伤口做了检查,说道:“这应该是被刺猬的刺给刺破的,好在没有什么毒,没事的,及时消毒上药处理一下就可以了,不过在伤口没有完全愈合之前,千万不要碰水了。”

    医生帮忙给伤口做了处理,转身刚要走,却被门少庭一把拽住,“梁功伟,她真的没事吗?要不要做个系统的检查,我们找到她的时候,她是昏迷的。”

    梁功伟看着一脸焦急的门少庭,不由得勾了勾唇,笑了:“认识你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看到你着急,怎么真的动心了!”

    门少庭一拳碓在梁功伟肩头,“废话,不动心老子会娶她!”

    梁功伟了然的点点头,“看来是真爱了!”

    门少庭一瞪眼,“少废话,她究竟要不要紧,用不用做个全身检查,不然她怎么会昏迷的!”

    梁功伟叹了口气,摇摇头,“动情的男人智商确实不高。”

    说着拍了拍门少庭的肩膀,“放心吧,她没事,昏迷是因为恐惧害怕导致的,没事,不用担心哈!”

    说着拎起药箱又戏谑的看了一眼门少庭转身出去了。

    门少庭回到卧室里,走到床前,一把将桑枝揽在怀里,小声的嗔责道:“为什么不乖乖的等着我回来,总是那么不听话让我操心!”

    桑枝低着头,一脸委屈,“对不起,我不知道这里这么大。”

    轻轻抚着她的秀发,门少庭心底叹了口气,“饿了吧,我让人把饭菜拿去热热,马上就可以吃了。”

    正说着,勤务兵小张就拎着食盒打报告进来了。

    将饭菜摆好,小张一脸自责的说道:“对不起首长,是我没照顾好嫂子,我应该送嫂子过去找你的。”

    门少庭摆摆手,“不关你的事,没事了,去休息吧!”

    看着小张悻悻的离开,门少庭这才将饭菜端进卧室,放在书桌上,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菜递到桑枝嘴边儿。

    “张嘴!”

    桑枝囧的满脸通红,不好意思的扯了扯嘴角儿,“我自己来吧。”

    说着坐起来伸手端起碗埋头开吃。

    门少庭也不勉强,端了碗陪她一起吃。

    “也怪我,应该提前嘱咐你的,山里本来就容易迷路,加上你又是路盲,还在夜里出去,不迷路才新鲜呢。”

    听他这么一说,桑枝猛地咳了起来,才塞进嘴里的菜悉数喷了出来。

    “怎么了?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吃这么急干嘛!”

    门少庭一边轻拍着她的后背帮她顺气,一边抽出纸巾帮她擦拭嘴角儿。

    桑枝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门少庭,“上校,是你的话把我呛到了,你那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

    门少庭嘴角儿抽了两下,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我说夸你呢,你信吗?”

    桑枝重新端起碗,偏头认真的想了想,摇摇头道:“不信。”

    门少庭被她如此呆萌的表情逗得忍俊不禁,伸手宠溺的戳了戳她的脑袋,“你倒挺有自知之明,让我说你什么好!”

    饭后,两人挤在门少庭一张不算宽敞的单人床上,紧紧握在他的怀里,想到这些天自己胡思乱想误会门少庭的事情,忍不住笑出声来。

    “笑什么?”

    门少庭轻吻着她的鼻尖儿,蹙了蹙眉,“受伤了还笑,疼傻了吗?”

    桑枝白了他一眼,“才不是,我是想到自己把自己憋闷了好多天,觉得实在是可笑,用别人的过错来惩罚自己,真的是太傻了!”

    “你是说我犯错了?嗯?”

    门少庭一脸好笑的看着她,伸手点了点她的小鼻子。

    桑枝略作沉思状,点点头,突然坐了起来,看着门少庭一本正经的说道:“老公,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