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看着自己女人一连凝重的表情,门少庭忍不住轻笑道:“什么事,这么严肃?”

    桑枝定定的看着他,认真而郑重。

    伸手抓起他略显粗粝的大掌,放在手心轻轻的磨蹭着,吸了口气说道:“答应我,以后不管什么任务,都不可以以牺牲色相来完成。”

    想到之前他和叶藜在咖啡厅的一幕,桑枝心里就忍不住的郁闷来火,自己男人为了达成任务居然不惜使“用美男计”,看到他对着叶藜笑得一脸温柔的样子,她就莫名的胃酸。

    “我不喜欢你对着别的女人笑,逢场作戏也不行!”

    桑枝噘着小嘴,一脸怨愤的瞪着门少庭,那表情活脱脱的小怨妇。

    门少庭忍不住轻笑出声,反握住她的小手,放在嘴边轻轻亲吻着,“好,我答应你,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以为他愿意这样啊,还不是因为叶藜对自己一直不死心,他才想着将计就计嘛,其实和叶藜不过是逢场作戏,在叶藜身边,他心里想的却都是桑枝。

    “那,你说的啊,以后再被我看到你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可别怪我不客气!”

    桑枝说着,示威似的朝门少庭扬了扬自己的小拳头。

    “我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占有欲这么强烈呢!”

    他可是还记得,才结婚那会儿,桑枝知道了叶藜之后,第一反应可不是维护自己的权利,而是可客气的将自己往外推。

    窝在他的怀里,一脸得意的笑着,“因为你是我男人啊,我的私有财产!”

    “呵,真霸道!”

    门少庭刮着她的小鼻子,笑道:“不过,我喜欢!”

    第二天早晨,桑枝是被一阵阵响亮的冲锋号吓醒的。

    睡梦中的桑枝突然从床上坐起来,惊叫道:“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已经穿戴整齐的门少庭,见她惊慌的样子,忍俊不禁,伸手轻轻将她揽进怀里,笑道:“别怕,是冲锋号的声音,吵醒你了?”

    桑枝揉着惺忪的睡眼,定了定神儿,从门少庭怀里出来,看着他问道:“你要走了吗?”

    “嗯,我有点事要去一下指挥部,早餐在外边桌子上,你起床后吃点。”

    门少庭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旁边的外套搭在胳膊上,“时间还早,困得话再睡会儿。”

    说着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我先走,要是一个人呆着觉得闷得慌,就让小张带你去找火狐,他那里有电脑可以玩游戏。对了,椅子上有你换洗的衣服,我让人帮你带过来的。”

    说完又拍了拍她有些蓬乱的秀发,转身出去了。

    桑枝看着他离开,坐在床上发了半天呆,才慢悠悠的起床。

    她忘了,这里不是自己的家,而是部队。

    部队每天天一亮战士们就开始训练什么的,哪像城里人那样可以睡到自然醒啊。

    挠着蓬乱的头发下了床,冲进卫生间收拾好自己,拿起卧室椅子上一个手提袋看了看,桑枝忍不住脸颊腾地一下红了。

    这衣服都是自己放在大院家里的,不光有外衣裤子,还有内衣裤,这是谁给送过来的啊?不会是男人吧,这也太难为情了!

    难为情归难为情,想想自己来得时候并没有多带换洗的衣服,而昨天穿的衣服因为自己迷路摔倒,已经脏的不成样子,也确实不能再穿了,看看自己此时身上穿着的门少庭的大衬衣,桑枝就忍不住扬了扬嘴角儿无声的笑了。

    因为没有带衣服过来,门少庭便随便拿了一件他自己的衬衣给她当睡衣。

    看着她穿着过了膝盖的衬衣,门少庭嘴角儿就不由自主的抽了两下,伸手一把将她搂进怀里,“你穿这个就让我想起咱俩结婚那天晚上,你也是穿着我的衬衣当睡衣的吧,你都不知道自己这么穿有多么诱惑,害得我那天差点失控!”

    要不是她大姨妈及时赶来,估计那天他怎么也不可能放过她!

    桑枝俏皮的看着他眨了眨眼,还故意将衬衣最底下的两个扣子解开,轻轻撩起衬衣一角,摆个撩人的poss,冲他抛过一记飞吻,“那现在呢?我的样子会不会令你失控?”

    门少庭喉咙不由自主的动了两下,一下将她扑倒在身下,声音黯哑而魅惑:“岂止是是失控,简直是让我体内兽血沸腾!”

    桑枝咯咯笑着,双手主动还上他的脖子,“那还等什么呢?”

    门少庭真的恨不得立马将她得骨渣不剩,可是眼睛划过她受伤的小腿根部,头脑瞬间冷静了下来。

    翻身将她搂进怀里,“咱俩好久没有好好聊过天了,那枝病情如何了。”

    感觉到他心里的隐忍,桑枝窝在他怀里坏坏的笑了。

    这男人宁愿自己难受,也不会在她身体不适的时候勉强她。

    可是只是被刺猬刺了一下腿而已,流了一点血,上了药,现在根本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了,完全可以的,她一点都不勉强啊。

    “老公,我可以的。”

    桑枝说这话的时候,脸红的就像落日的晚霞,烧的她自己都快要忍不住想要去冲冷水了。

    “乖,白天你太累了,好好休息,闭眼睡觉!”

    门少庭终是没有动她,只是体贴的紧紧的搂着她就这么睡了一宿。

    想到昨晚门少庭的隐忍,桑枝脸颊上就飞起两片幸福的红云。

    得夫如此,妇复何求!

    换好衣服,桑枝随意的吃了点早点,坐在屋子里闲的无聊,便自己找事情做。

    先是将自己和门少庭换下来的衣服都给洗了晾好,然后环视一圈这间不大的宿舍,撸胳膊挽袖子开始打扫起来。

    其实门少庭的宿舍挺干净的,平时收拾的也是整整齐齐的,加上房间本就不大,也没什么好收拾的。

    但是桑枝还是拿着拖布认真的将地板拖了一遍,又将屋子各个角落一一打扫擦拭了一遍,觉得有些累了,这才停下来,喝水休息。

    看看时间,已经快到中午了,桑枝走出房间,感受外边明媚的阳光。

    “嫂子好。”

    小张还是惯性的向她敬礼问好,桑枝蹙了蹙眉,知道他一时半会儿估计也改不过来,便由着他去了。

    “你好。”

    桑枝打量着小张,小伙子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吧,个子不高,但很精神。

    “你每天都在这儿站岗吗?”

    桑枝知道小张是勤务兵,勤务兵的工作就是帮忙打理首长们的日常生活的吗?会不会觉得委屈?

    小张笑了笑,“哦,不是的。我们首长平时不要我,也让我跟着训练的,这不是嫂子来了吗,首长才将我叫过来保护嫂子安全的。”

    “保护我?”

    桑枝一脸诧异,不用了吧,这里是部队啊,自己怎么会有危险。

    “我又不是什么大人物,哪里用得着保护,呵呵……”

    这让她多不好意思啊!

    “嫂子要去哪儿,我带你过去吧!”

    鉴于昨晚桑枝迷路的事情,小张再也不敢大意了,天知道他看到老大一张阴沉的跟包老黑似的脸,心里有多害怕。

    幸亏她没事,不然自己一顿狠罚是免不了了。虽然万幸桑枝没有什么事,他也没有被罚,但是想想还是忍不住后怕。

    所以现在看到桑枝出来,小张便打算跟屁虫似的跟在桑枝身后寸步不离的保护她。

    “呃……”

    被小张这么一问,桑枝还真的给问住了。

    她其实就是看见外边天气不错打算出来随便走走看看的,没有具体的目的地要去哪儿。

    看着小张一脸疑问的表情,桑枝搔了搔头,说道:“那个……要不你带我去找火狐吧。”

    门少庭说过火狐那里有电脑,可以打游戏。

    虽然她不喜欢玩游戏,但是总好过什么都不做吧。

    “好,嫂子跟我来。”

    小张很负责的带着她一路解说着路线,一路将她送到了火狐那。

    其实就是昨天她待过的那间办公室。

    推门进去的时候,火狐正坐在电脑前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屏幕。

    见她进来,火狐赶紧起身迎接,“嫂子来了,快坐。”

    一边说着,一边绕过桌子去给她倒水。

    桑枝笑着坐到一边,“我没影响到你吧?”

    说着话,眼睛不经意间瞟见电脑屏幕,只见上面正播放着门少庭在提讯室里提审叶藜的经过。

    “怎么会呢?嫂子喝水。”

    火狐端着水杯过来,见她正看着电脑,搔了搔头,说道:“老大正在审问叶藜,嫂子也看看吧。”

    桑枝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看他,说道:“这合适吗?”

    火狐笑了笑:“没什么不合适,这女人犯的事,和你也有些关系呢。”

    桑枝一脸狐疑的盯着屏幕,没再说话。

    提讯室里,门少庭定定的看着叶藜,良久没有说话。

    叶藜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若是在以前,她倒是巴不得门少庭这么注视着自己呢,哪怕是冷漠的眼神儿也好。

    可是现在,此时此地,叶藜突然觉得自己跟他已经不在一个世界了。

    悲哀的扬了扬嘴角儿:“我们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子?”

    “你说呢?”

    门少庭的眼神儿冷得吓人,仿佛一道冰墙横在他们之间,成了两人无法逾越的阻碍。

    叶藜看了他一眼,低下头去,紧闭双唇不再开口。

    门少庭叹了口气,忽然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还是不肯说是不是?那么让我来告诉你!”

    说着将一沓照片摔在桌子上,“那次我在酒吧执行任务,你是故意喊着我的名字跑过来的吧?其实你早就知道我在那里,而你喊着我的名字跑向我,并不是因为看见我开心,而是为了给他们报信,为的是让他们知道有情况,让他们赶紧离开。只是你没想到,他听到我的名字会突然失控朝我开枪,所以那一枪,我虽然是为了救你,但是其实他真正的目标是我而非你。”

    “你血口喷人,我跟他们不是一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