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电脑屏幕,完全被里边门少庭的话震惊了。

    门少庭受伤住院那时候起,他就已经开始怀疑叶藜了吗?

    “我说你跟他们是一伙的了吗?你又何必这么急着否认!”

    门少庭眸子紧紧的逼视着叶藜,心里却也忍不住的难过。

    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即便背叛了他,他仍然不愿意看到她落到如今的地步。

    “门少庭,你究竟什么意思?”

    叶藜眼里露出恨意,“我变成现在这样都是谁害的?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会变成现在这样吗?”

    门少庭没有接她的话茬儿,甚至没有再去看她,而是将目光移向光秃秃的墙壁,淡淡的说道:“路都是自己走的,怨不得别人。”

    说这话的时候,门少庭神态淡淡,看不出丝毫情绪的波动。似是在说给叶藜听,又仿佛是在自言自语。

    叶藜抬着头不再说话,只恨恨的瞪视着他。

    门少庭知道她恨自己,说起来若不是自己利用她对自己的感情,怎么也不可能这么顺利的端了这个贩毒团伙。

    “别固执了,跟我们合作,或许你还有机会减刑,别让你爸爸为你操心了,听说他回去之后便病倒了,整个人一下子好像老了十几岁。”

    门少庭对她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希望能让她幡然醒悟,跟他们配合。

    叶藜眼里闪过一丝愧疚,但仍旧死死的盯着门少庭,咬紧牙关默不作声。

    门少庭叹了口气,指着照片中的一个男人问道:“这个人现在在哪里?”

    眸光淡淡的扫了一眼那照片,叶藜嘴角儿透出一抹讥讽的嘲笑,冷哼一声,低下头去,绝口不谈。

    门少庭犀利的眸子越发阴冷,“我和白小梦的视频也是你放到网上去的吧,为的就是利用网络的传播让桑枝对我产生误会,另一方面也是给我制造名誉污点,让我从部队里无法立足。”

    叶藜冷冷的看着他,“门少庭,没有证据的事情可不能随便乱说。”

    “证据?白小梦都告诉我了,你还不承认吗?你只算计到了白小梦想要得到我的痴心,却没有算到她对我的感情,并没有像你一样因爱成恨。”

    “既然你都知道了,又何必多次一问,要杀要剐随你便吧!”

    叶藜这是做好了破罐子破摔的准备了,干脆比起眼睛心一横,爱咋咋滴了!

    门少庭眉头微蹙,继续说道:“在春城‘遇见’酒吧里,‘朱雀帮’的人故意碰到我,又故意露出象征着他们身份的纹身引开我,然后让朱贤德过去骚扰桑枝,这也是你幕后指使的吧?不承认也没关系,朱贤德那个软骨头早都跟我全部交待了。“

    “门少庭,你少在这儿套我话,朱贤德根本就没见到花钱雇他的那个女人的模样,即便他全部交待了,也不可能作为指正我的证据。”

    尽管叶藜心里做好了破釜沉舟的准备,但是其实心里还是存着一丝侥幸的,想着能推卸点罪责便推卸一点,毕竟谁也不愿意没事把自己往阎王那送不是!

    门少庭倏地转身,双手撑在桌子上,倾身上前与她咫尺相对。

    “你怎么知道朱贤德他没看清那个女的模样的,嗯?”

    “我……”

    一时的得意忘形,这时候叶藜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竟然又不知不觉中被门少庭给绕了进去。

    见她咬牙不语,门少庭微微一笑:“因为那个女人就是你,而你当时靠着墨镜和帽子的掩饰,帮你遮住了面貌,朱贤德才看不清你的模样的,对不对?”

    “不是,你血口喷人!”

    叶藜恨恨的瞪着他,眼睛里除了浓浓的恨意还有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绝望。

    “门少庭,你狠,真的好狠,你就这么想落井下石,打算把我送进大牢让我一辈子见不得阳光吗?”

    “不是我不想让你见到阳光,你该知道走上这条路,你就已经背离了光明。”

    门少庭转过身去,不再看她,只是语气平淡的说道:“你确实聪明,懂得因势利导,居然能买通吉华神婆帮你栽赃陷害我。可是你还是不够了解我,根本不知道我有个习惯,就是出门在外的时候,内衣裤一定是放在行李包的最下层,而就是我在拿换洗的内衣时候,不经意间发现了被你栽赃的那包毒品,所以我才将计就计,按照你事先设定好的剧情陪你演完了这出戏,但是结局却是你万万没有想到的吧?”

    “哼哼……门少庭,你少得意,我错就错在我对你还有感情,还有幻想上了,不然我根本不会落到你的手里的!”

    叶藜恨得咬牙切齿,一记重拳狠狠的砸在了桌子上,发出砰地一声巨响。

    门少庭转身,定定的望着她,眼里是满满的失落,“这个时候了,你还不知悔改,叶藜,你真的没救了!”

    说完不再看她一眼,转身出了提讯室。

    桑枝还没有从刚刚的视频中回过神来,打死她也想不到出身军人家庭的叶藜,居然知法犯法走上了犯罪的这条不归路。

    而且听门少庭话里的意思,她犯的事还不小,看来挺麻烦的,想到昨天见到叶建华一脸无奈又痛苦的表情,桑枝就知道这回叶藜是注定了要接受法律的制裁了,没有谁能救得了她,只有看她自己的表现了。

    “老公……”

    见到门少庭进来,桑枝下意识的迎了上去。

    门少庭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又朝火狐使个眼色,火狐会意的走了出去。

    伸手握住她的小手,缓步走到办公桌前,拉了把椅子坐下,双手轻轻揉着突起的太阳穴。

    桑枝心里一阵难受,知道他见到叶藜现在这样,心里不好受。

    伸手轻轻抓过他的大掌,让他放松,自己站在他伸手,双手开始轻轻的帮他按摩。

    “很累哦?”

    门少庭闭着眼睛,回想着刚才叶藜冥顽不灵的态度,不由得轻轻摇头,伸手握住她的小手,将抱到自己的腿上坐下,“你什么时候来的?早饭有没有吃饱?”

    桑枝淡淡的一笑,抓起他粗粝的大手放在自己手心轻轻的揉搓着,“吃饱了,但是现在又饿了。”

    说着指了指门少庭手腕上的表,“已经到中午了,该吃午饭了。”

    门少庭淡淡一笑,一把将她从自己腿上抱下来,很自然的牵着她的小手,“走,咱们回去吃饭。”

    从指挥部出来的时候,迎面正碰见火狐带着叶藜从提讯室出来。

    此时此地,见到叶藜,桑枝忍不住觉得有些别扭,不知道该不该跟她打招呼,又该如何跟她打招呼,所以就没有说话,只有些尴尬的看着她。

    叶藜见到桑枝先是明显的一愣,瞬间便扬起一抹嘲讽的笑意,“还真是冤家路窄啊,没想到门上校宠妻居然充到部队里来了,这算不算是假公济私?哈哈哈……”

    说完看也不看门少庭和桑枝一眼,便仰天大笑起来。

    那笑声让人听着觉得那么刺耳,那么惊悚,就好像来自地狱的恶魔的狂笑。

    “走吧,笑也不能掩饰你内心的恐惧和嫉妒。”

    火狐最擅长在别人伤口上撒盐。

    叶藜笑声顿止,一脸怨愤的瞪了他一眼,又淡淡的扫了门少庭和桑枝一眼,才低着头跟火狐离开。

    直到叶藜的身影消失在视线范围内,桑枝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要是难受你就说出来吧,别憋在心里。”

    她是担心门少庭憋在心里会憋出病来。

    门少庭摇摇头,“走吧,回去吃饭,下午我带你到处走走看看。”

    午饭桑枝是跟着门少庭在食堂里吃的。

    看着食堂里坐着的清一色的男人,只有自己一个女人,桑枝觉得有些不太自然,神情窘迫的被门少庭牵着走了进来,找了一张没人的桌子坐下。

    “等着,我去帮你打饭。”

    桑枝有些拘谨的坐在那儿,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关注的目光,心里不由得更加囧的厉害。

    低着头不敢和战士们的目光接触,可是仍旧有吃晚饭离开的战士经过她身边的时候,会跟她打招呼。

    “嫂子好!”

    桑枝窘的满脸通红,咧着嘴,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朝人家笑着:“你们好。”

    门少庭端着饭菜回来,跟着他的还有一个战士,手里帮忙端了两个菜,将菜放到餐桌上,对着桑枝咧嘴笑道:“嫂子好。”

    这会儿桑枝都觉得自己的面部表情都笑僵掉了,下意识的咧嘴点头,“你好。”

    “首长,你跟嫂子慢慢吃,我先走了。”

    那战士朝门少庭敬个礼便转身离开去找他的小伙伴一起吃饭了。

    “吃吧,不是饿了吗,多吃点。”

    门少庭一边说着,一边夹了一筷子菜放到桑枝的碗里。

    桑枝没有端碗,而是伸手扯了扯自己两边的脸颊,又拍了拍,叹了口气噘着嘴儿说道:“我脸都僵掉了,你帮我看看是不是僵掉了,是不是?”

    一边说着,一边鼓起嘴儿两边来回动了动,“好疼,两腮这儿都好疼!”

    “是吗?我瞧瞧!”

    门少庭说着,放下碗筷,伸手宠溺的捏了捏桑枝的脸颊,“呀,真的诶,真的僵硬了。来,我给你揉揉。”

    门少庭强忍着笑出声的冲动,起身绕过桌子,来到桑枝跟前,伸手真的就帮她揉了起来。

    桑枝起初还蛮享受这种待遇的,闭着眼睛享受着上校同志的专属伺候。

    可是瞬间耳边就传来窃窃私语和窃笑声。

    倏地睁眼,才发现自己俨然已经成了食堂的焦点人物。

    ……居然忘记了这是在部队的食堂,不是在自己家里的饭厅,除了自己和门少庭,还有几百号战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