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战士们还是头一次见到自己老大对一个女人展现出如此温柔耐心的一面,简直各个跌破眼镜,此等千年难遇的机会岂能错过,结果不光是正在吃饭的战士们停下手里的筷子,就连已经吃饱打算离开的战士也都驻足不前,各个皆是满脸的新鲜,就像动物园里看耍猴一样,各个伸长了脖子,若不是害怕老大发火,估计就直接围拢过来了。

    相对于战士们无比新奇的目光,桑枝则吓得三魂丢了两魂。

    赶紧伸手抓住门少庭放在自己脸颊上的大手,红着脸结巴道:“我,我没事了,吃……吃饭!”

    丢死人了,自己是怎么了,居然忘记了这里好多人,又不是在自己家里关起门来就自己和门少庭两个人!

    哎呀,真的是丢人丢到家了,没脸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干脆吃了饭就回去吧!

    心里正胡思乱想着,没想到门少庭却丝毫不依然的当着众人的面,低头在她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

    “哇……”

    刚才那一幕就已经颠覆门少庭在战士们心目中的形象了,这当众的一吻,更是让无数热血男儿体内兽血沸腾,竟忍不住鼓掌叫起好来。

    “门少庭,你……”

    桑枝有气又羞,窘的恨不得直接钻桌子低下去。

    门少庭轻轻放开她,淡淡的扫了一圈周围,云淡风轻的说道:“都看够了没,看够了该干嘛干嘛去!”

    话音刚落,只见战士们刷的低下头去,真的就该干嘛干嘛,再也没有一个敢朝桑枝这边张望的了。

    “快吃饭吧。”

    门少庭重新坐到桑枝对面,体贴的帮她挑鱼刺。

    “咳咳,想不到咱们大队长还是二十四孝老公吧?你们这些小崽子们都给我好好看看,好好学学,看看咱们老大是怎么宠老婆疼老婆,以后对待自己女人就得像老大这样,知道不!”

    这话音才落,桑枝耳边便响起一阵整齐划一震耳欲聋的回答声:“知道!”

    “咳咳……”

    桑枝吓得猛咳起来,才吃进嘴里的饭菜毫无形象的,一股脑的被喷了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

    看到惨遭自己荼毒的门少庭上衣胸部挂满了自己喷出来的饭粒和菜,桑枝又惊又愧,忙不迭的起身伸手帮他擦拭着遭殃的衬衣,连连道歉。

    门少庭却是一把将她的小手抓住,淡淡的笑了笑:“没事,我自己来。”

    说着大手一挥三两下将衬衣上的秽物扫了下去。

    “一会儿你去换下来,我帮你洗了。”

    桑枝脸红的像是深秋红透了枫叶,为着自己的鲁莽内疚不已。

    “好,”门少庭从善如流的答应着,转而看向害自己遭殃的始作俑者。

    “雷刚,你太闲了是不是?”

    桑枝这才注意到,不知什么时候,雷刚已经站到了他们这张桌子的面前,感情刚才那番鼓动人心的话,就出自这哥们儿之口啊!

    桑枝怨愤的看了雷刚一眼,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好发作,只好低头重新端起饭碗往嘴里不停的扒拉着饭。

    雷刚看着门少庭耸了耸肩,毫不在意的说道:“哪有,我忙得很,刚刚还不忘教育战士们要以老大为榜样,做个爱妻宠妻的完美好男人!”

    桑枝从来不知道雷刚居然也有这么顽劣的一面,这跟平时的他真的很不一样。

    平时雷刚给他的印象,就是那种很严肃,很呆板的军人的感觉,正好和温润无害的笑面虎门少庭相反。

    而现在看来,两人确实相反。

    门少庭是那种在部队严肃呆板,而一出部队便会变成一副实打实的顽劣二世子的样子。

    而现在看来,雷刚却恰恰和他相反,在外边总是板着一张脸,让人不敢亲近,可是在部队里,他的人缘却要比门少庭好上很多。

    战士们普遍觉得雷刚更加亲切一些,而门少庭在他们眼里却是出了名的铁面无私不讲人情的冷血首长!

    桑枝觉得自己实在是没脸再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了,放下碗筷,起身说道:“你们有事忙你们的,我吃好了,先走了。”

    说着就要离开,却被门少庭一把拽住,“等等我,我还没吃饱。”

    一边说着,一边淡淡的扫了四周一眼,还好,战士们此时都很自觉地埋头吃饭,哪怕是做样子也做的很像的感觉,反正是没有人再敢往这边张望了,门少庭一手拉着桑枝的小手,一手快速的往嘴里塞着饭菜。

    雷刚一边看得忍不住直咋舌,“你还真是淡定,这种情况下居然还吃得下去。”

    桑枝窘迫的看了他一眼,“雷刚,你就别开我们玩笑了,我都快囧死了。”

    雷刚这才换了一副正常的表情,看着桑枝说道:“对了,昨天我去大院帮你拿衣服的时候,伯母让我跟你说,别在部队待时间太久,怕你不习惯,让你还是早点回家去住,还有少庭,”说着又转向门少庭,“伯母生你气了,说回来了也不知道先回家看看,家里人都惦记着你呢,太没良心了!”

    “知道了,枝枝,我吃饱了,咱们走!”

    雷刚还兀自在那儿碎碎念着,门少庭已经起身拉着桑枝大步流星的朝外走去。

    “诶诶,门少庭,我还没说完呢……”

    雷刚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一桌子的狼藉,认命的帮忙收拾起来,还忍不住喃喃自语道:“老爷子的话我还没传达呢!”

    “副队长,你跟大队长最熟,你给咱们讲讲,他跟嫂子是怎么一回事,两人感情怎么好的跟一个人似的。”

    见门少庭拉着桑枝离开,战士刚刚压下去的好奇心立马儿又窜了出来,纷纷朝雷刚围拢过来,将他围在中间,打算听他八一八他们老大的爱情史。

    雷刚瞅着他们笑了笑,“很好奇?想知道?”

    “嗯嗯,想知道,很好奇!”

    战士们纷纷点头,废话,老大的爱情史啊,谁不好奇,谁不想知道啊!

    “去去,都吃饱了是吧?该干嘛都给我干嘛去!太闲了是吧,去,给我五公里越野去,跑完了再说!”

    雷刚一句话,战士们一个个像霜打的茄子似的耷拉下脑袋来。

    “切,副队你也太没劲了!”

    “有劲儿,跑完五公里回来就都有劲了!”

    战士们一个个悻悻的走了,雷刚忍不住扬了扬嘴角儿,这些小崽子们是在这部队里太憋闷了,才会对这种事情这么好奇。他刚才也不过是为了逗逗他们开心,拿门少庭当了一回笑引子罢了。

    门少庭拉着桑枝回到宿舍,换了件衬衣,桑枝拿着那件被自己喷的一塌糊涂的衬衣,红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都是我,害得你在战士们面前没面子了。”

    门少庭扯了扯嘴角儿,伸手抚了抚她的秀发,笑道:“瞎说什么呢,你知道的,我根本不会在意那些。”

    面子什么的,他从来不当回事,再说了,这里是他的一亩三分地,他一句话让哪个往东他就绝对不敢往西,这种情况下,他又有什么面子可丢的呢,谁敢说什么!

    “我那衣服,是雷刚帮忙给带过来的?”

    桑枝用了很多洗衣皂打在那件遭殃的衬衣上,放在冷水里泡着。

    “嗯,昨天他正好在市区,我就让他回了趟大院帮你拿过来了。”

    门少庭说得云淡风轻,桑枝听得却是心里囧了又囧,心惊肉跳的。

    不只有外套啊,还有内衣内裤,这实在是太难为情了!

    想到雷刚很有可能会见到自己贴身穿的衣物,桑枝心里就忍不住的一阵纠结,这以后见到雷刚得多尴尬啊!

    看着一脸娇羞的她,门少庭便猜出个大概,笑了笑,伸手戳了戳她的脑门儿,“别瞎想,雷刚才不会那么无聊,你的衣服是门玥玮帮你准备好了让雷刚带过来的,他没有那种不良嗜好,会偷看女人的衣物。”

    见自己的心事被他毫不隐晦的说了出来,桑枝忍不住又囧了囧,为自己刚刚对人家雷刚小人的想法而觉得惭愧。

    “我没那意思。”

    小声说着,转身拿起水池里泡着的衬衣用力的搓了起来。

    这小女人心思单纯的很,心里想什么脸上就都写了出来。

    门少庭无声的笑了笑,伸手拉起她的小手,说道:“先放着吧,我带你出去转转。”

    说着,不由分说的拉着桑枝就朝外走。

    桑枝囧着一张脸被门少庭拉着走到门口,突然双手死死把住门框死活不肯出去。

    “怎么了?”

    门少庭挑了挑眉,一脸好笑的看着她。

    “门少庭,我想回家了,你送我回去吧。”

    桑枝一脸期期艾艾的看着门少庭,小声说道。

    “嗯?为什么?不喜欢这里吗?”

    门少庭心里有些奇怪,他以为就算桑枝一时间不能习惯部队里的生活,但是至少也不会讨厌,他甚至想,以后隔三差五的就带她过来这里小住几天,也当调剂一下她单调的三点一线的生活。

    可是没想到,才呆了一天,桑枝便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了,这让门少庭多少有些小小的失落。

    桑枝囧了囧,摇摇头,“不是……我,那个……那枝,”支支吾吾的想了半天,才终于找到一个自认为比较合适的借口,“那枝几天见不到我,我担心她会不习惯。”

    “嗯?你觉得这是理由?”

    门少庭微微扬了扬唇角儿,一脸戏谑的看着她,明显的不相信。

    “好吧,我其实是不好意思再继续住下去了,觉得好没脸,不敢出去看到其他了。”

    如果一定要继续在这里呆上几天的话,她宁愿躲在门少庭宿舍里,哪里都不要去。

    “原来你是担心自己会被他们笑话啊?”

    门少庭忍俊不禁,这女人想得还真多,怎么可能,谁敢笑话他的女人!除非活得不耐烦了!

    “别担心,没人会闲的没事给自己找倒霉的。”

    门少庭说着,一把将她拽了起来,揽在自己怀里,就这么招摇的出了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