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被门少庭揽在怀里别别扭扭的出了宿舍朝外走去,一路上遇见很多战士,跟她善意的打招呼,她都是涨红着一张脸咧着嘴朝人家傻笑着点头回应。

    “门少庭,我觉得自己丢死人了,这都是被你害的!”

    窝在男人怀里,桑枝头都不敢抬,红着脸小声抱怨。

    门少庭笑而不语,只是更加用力的将她拥着一路向前。

    “你要带我去哪里?”

    走了挺长时间,见还没到地方,桑枝不由得有些疑惑。

    “马上到了,看,那是什么!”

    顺着门少庭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前边不远处一排靶子整齐的挺立着,距离靶子数十米远的地方,一排战士手握钢枪将准头儿瞄向靶心。

    “这是……射击场?”

    桑枝不知道部队上的专用术语,虽然很少看军事节目,但是看眼前的情况,也知道这是战士们在练习打靶。

    门少庭轻轻一笑,伸手抚了抚她一头柔顺的秀发,点点头,“算是吧。”

    说着,拉着桑枝朝战士们走去。

    “老大!”

    在这里负责训练战士们打靶训练的正是猎鹰。

    见门少庭带着桑枝过来,远远的就跑过来扎招呼,“嫂子好!”

    桑枝和猎鹰见面的次数比较少,但门少庭手下这几员得力大将,各个长得都很有特点,都能给人过目难忘的印象。

    “你好,你是猎鹰?”

    尽管不太确定,桑枝还是犹豫着说了出来。

    “是,请嫂子指示!”

    猎鹰一个敬礼,吓得桑枝直接缩回到门少庭的话里去了。

    “别吓着我女人!”

    门少庭瞪了猎鹰一眼,猎鹰挠挠头,咧着嘴笑了。

    “走,我带你过去看看。”

    这是桑枝头一次身临其境的近距离感受枪声从耳边呼啸而过,那种兴奋和刺激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

    “老公,这枪这么长,沉不沉啊,战士们就这么托着一动不动的不累吗?”

    门少庭宠溺的刮了一下她娇俏的鼻子,“怕苦怕累还当什么兵啊!”

    “你也是这么过来的吗?”

    伸手将他粗粝的大手抓住,手指轻轻抚摸着那层坚硬的厚茧,桑枝心里忍不住不一阵心疼。

    抬手将她的头揽进怀里,感觉自己的心仿佛撞在了一团柔软的棉花团儿上,门少庭无声的笑了。

    “老大,听说你是咱们军区的枪神,让我们开开眼界吧?”

    一个战士看到门少庭,一脸兴奋的跑了过来。

    在看到桑枝的瞬间,有些不好意思的脸红了一下,打个敬礼道:“嫂子好!”

    一路过来,桑枝这会儿对这称呼也有些麻木的习惯了,笑着点点头,然后一脸怀疑的看着门少庭,“你是军区的枪神吗?怎么没听你说过?”

    门少庭好笑的看着她:“怎么,现在是不是很崇拜你男人?”

    桑枝笑着白了他一眼,“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

    战士却是一脸崇拜的看着门少庭,对桑枝说道:“我是新兵,刚进部队就听说了老大的威名,老大就是我的偶像,我以老大为榜样,向老大学习!”

    猎鹰走过来照着战士头上就撸了一把:“臭小子,老大的主意你也敢打,活得不耐烦了是不!”

    战士正一脸郁闷的后悔着呢,门少庭却是淡淡的一笑,从他手里接过枪,摆好姿势十弹连发,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十颗子弹便打了出去,速度之快看得旁边的人一个个的都目瞪口呆。

    接着对面出来的成绩报告更是让人跌破眼镜,十个十环而且十发子弹都是走的一个枪眼。

    看着靶心正中那个被十颗子弹穿过的弹孔,桑枝惊讶的长大了嘴巴半天说不出话来。

    天呐,她真的是嫁了一个枪神!

    门少庭将枪丢给同样傻掉的战士,“小子,好好练着!”

    说完云淡风轻的看了一眼桑枝,伸手一把将她捞进自己怀里,“走了。”

    “哦。”

    傻呆呆的被门少庭带离了打靶场,桑枝还忍不住回头张望着。

    猎鹰一巴掌拍在一脸崇拜的看着门少庭背影的战士脑门上,“傻了,羡慕吧,还不赶紧训练!”

    “是!”

    战士这才如梦初醒,手握钢枪继续训练。

    看到那一幕,桑枝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笑什么?嗯?”

    门少庭一脸宠溺的看着她,粗粝的手指轻轻的在她细滑的脸颊上捏了捏。

    “我老公这么英勇神武受人景仰,以前是吃了多少苦啊!”

    感受着他手上的老茧,桑枝心里便忍不住一阵阵的心疼。

    这双手手指细长好看,原本是艺术家的手,现在却用来握枪,磨砺的皮糙肉硬的,当初是受了多少苦啊!

    “傻女人,心疼我了?”

    桑枝努了努嘴,很诚实的点点头,“是啊,心疼我老公吃了这么多苦,受了这么多罪。不过也替你感到自豪,”说着伸手拍了拍门少庭坚实的胸膛,无比自豪的说道:“看,这是我男人!”

    “很自豪?”

    门少庭紧紧将她拥在怀里,带着她朝山上走去。

    “嗯。”

    崇拜自己男人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吧,在这件事上,桑枝很老实,觉得完全没有扭捏的必要。

    门少庭轻轻的笑了,这还是头一次,她这么毫无顾忌的说自己是她男人,并且很自豪有他这样的男人。

    桑枝没有想到训练营的山顶居然也有这么美好的风景。

    站在山顶举目远眺,远处是一片茫茫沧海,海天一色,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粼粼波光。

    “大海,那是大海吗?”

    桑枝激动的忍不住高声喊叫着,虽然隔着很远,但是凭感觉她知道那就是大海,她一直向往的神秘而浩瀚的海洋。

    “这么喜欢大海?”

    门少庭紧紧将她拥在怀里,山顶风大,担心她会冷。

    “嗯,上小学的时候读过一篇散文,就喜欢上了大海。”

    “等我有时间了,带你去海边玩个痛快!”

    不假思索的就脱口而出,仿佛这件事情很容易实现似的。

    说出口才意识到自己其实又是给她开了一张空头支票,有些不好意思的脸红了一下,生怕桑枝不相信,信誓旦旦的保证道:“我说到做到!”

    桑枝淡淡的一下,伸手将他举过肩头的手拽了下来,“我只希望真有那么一天,你可以完全放下工作,全心全意的跟我在一起。”

    如果还像之前去昆城和春城那样子,她宁愿不要出去了,还不如待在家里省心。

    双手自身后将她紧紧搂住,下巴抵在她的肩头,附在耳边轻轻说道:“枝枝,对不起,我让你担心了。”

    桑枝笑了笑,转身轻轻反抱住他,“知道就好!”

    夕阳西下,晚霞映红了海天相接的那一线,景色无限美好。

    在部队待了两天,第三天下午,门少庭很自觉地开车送桑枝回了大院。

    晚上吃饭的时候,门光荣的眼睛不时的飘向桑枝和门少庭,看着他们一切如初的样子,心里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看来桑枝并没有将之前自己跟她谈话的事情告诉门少庭,这让门光荣对桑枝的好感都多了几分。

    其实门光荣自从那次冲动之下,跟桑枝提出要求她和门少庭要个孩子的事情之后,老爷子想了想,觉得自己这事做得有些不对了,即便是要说,那些话也应该是跟自己的孙子说,可是情急之下,他却直接跟孙媳妇开口了,这事怎么说都觉得不太合适。

    “爷爷,有事吗?”

    门少庭何等聪明,只看老爷子的神态就知道老爷子心里有事,给桑枝夹了一筷子菜放在她碗里,然后看着门光荣淡淡的笑着问道。

    在饭桌上被自己孙子这么一问,门光荣老脸有些挂不住,淡淡的扫了他一眼,“没事,吃饭,吃完饭你来我书房一下!”

    门少庭和桑枝对视了一眼,完全不明白老爷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以为他又是跟门少庭讲部队上的事情,所以大家也都没往心里去。

    没有门玥玮的饭桌总是稍显冷清,一家人沉默的吃完饭,门光荣起身便去了书房,门少庭看了自己老婆一眼,也很自觉的跟着过去了。

    门正吃完饭都会习惯的出去溜达一下,而桑枝则很乖巧的帮着林雅然和吴妈收拾饭桌。

    收拾完,又陪着林雅然坐了一会儿,桑枝才上了楼,回到自己房间,洗澡换了睡衣,然后躺在床上抱着平板上网。

    桑枝没有想到左少华会在线,看到她上来,很热情的和她打招呼。

    “嗨,美女,这么晚了还没睡啊!”

    看着左少华的网名,桑枝忍俊不禁,“蚂蚁上树”,这不是一道菜名吗!

    “你怎么也没睡?”

    左少华发了个很无奈的表情,“悲催的加班中……”

    两人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起来。

    正聊得起劲儿呢,房门突然被人从外边推开了,跟着一股浓烈的酒气便窜进了桑枝的鼻子。

    愕然抬头,只见门玥玮手里抓着包,摇摇晃晃的朝她扑了过来。

    “枝枝……姐……呵呵……我告诉你……一件天大的……好事!”

    桑枝吓了一跳,赶紧将平板扔在一边儿,起身下床,一把将跌跌撞撞的门玥玮扶住。

    “小玮,你怎么回事?怎么又喝这么多酒!”

    一边将她扶到床上让她坐下,一边说道:“坐好别乱动,我去给你倒杯水去。”

    说着朝桌子上看了看才发现,自己好几天没回来住了,房间里根本没有水,还得下楼去倒。

    “坐着别乱动啊,我去去就回来。”

    回头嘱咐了一句便下楼去了。

    门玥玮眯着眼睛双手支在床上,不停地甩着腿,忽然发现桑枝扔在一边的平板,好奇的将脸凑了过去。

    “蚂蚁上树?不就是肉末炒粉丝吗?你是谁,要干嘛?”

    门玥玮没有注意到桑枝正在用语音聊天,她不经意间自言自语的话,已经被另一端的左少华听了个真切。

    “桑枝,是你吗?你说什么?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