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端着水杯回来的时候,门玥玮正在对着平板跟左少华发飙。

    一只手撑在床上,一只手使劲儿拍打着平板旁边的床沿,嘴里叫唤着:“桑枝是你叫的吗?你谁啊你!”

    只听左少华不耐烦的回敬道:“你谁啊,你喝多了吧,一边去,我不跟醉鬼对话,你把桑枝给我叫过来。”

    “你还叫,还叫,我叫你叫!”

    门玥玮说着生气的抓起平板狠狠地朝地板上摔去,“看你还叫不叫,桑枝那是我哥的老婆,是你随便叫的吗?”

    桑枝看着自己惨遭黑手的平板,心疼的闭了闭眼以示哀悼。

    “小玮,你干什么啊?又开始撒酒疯是不是!”

    说着,捡起地上的平板,也顾不上看有没有摔坏,放在一边,赶紧伸手去扶门玥玮。

    一手按住她的肩头,一手将水杯递到她的嘴边,“我让吴妈帮你煮的解酒茶,喝点会舒服些。”

    “唔……什么东西,好苦!”

    门玥玮才喝了一口,感觉到满嘴的苦味便张嘴哇的一声悉数吐了出来,全部吐到了桑枝的上衣上。

    桑枝忍着难闻的气味,使劲儿拖着她进了卫生间,接了水让她漱口。

    借着刚才那口奇苦的解酒茶,门玥玮胃里一翻腾,趴在水台上便吐了起来。

    桑枝掩鼻帮她轻轻拍打着后背,待她吐得差不多了,才又让她漱了口,拖着她出来。

    门玥玮倒也不客气,一头栽倒在桑枝的大床上,嘴里还不停的嘟囔着,“肉末炒粉丝……不好吃,不好吃!”

    桑枝无奈的扶额,伸手去拽门玥玮,她担心一会儿门少庭进来,看到门玥玮这个样子会生气,想着赶紧把她弄到她自己的房间去。

    手才碰到她,没想到她却突然坐了起来,一把将桑枝的胳膊死死抓住,瞪着一双迷离马虎的眼睛看着她,问道:“肉末炒粉丝是谁?是不是你的暗恋者?”

    桑枝看着她的神情忍俊不禁,门玥玮此时看着自己的神情,就好像是替她哥捉到了出轨的老婆一样,对她是一脸的审视加怀疑。

    无奈的扶额望了望天花板,心里叹了口气,自己总不能跟一个醉酒的神志不清的姑娘生气吧。

    “小玮,你喝多了,我送你回房间休息!”

    一边说着,一边用力的将她拽了起来,拖着她出了房间来到隔壁门玥玮的房间。

    将她扔到床上,还好心的帮她脱了鞋子和外套,拽过被子给她盖好,看着她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桑枝这才叹了一口气,转身出了房间回自己屋子。

    不用想,桑枝也知道,门玥玮喝多一定又是因为雷明。

    雷明就是她的克星,一辈子都挥不去躲不掉的克星!

    叹息着回到自己房间,才赫然发现门少庭正一脸黑线的盯着平板,看到她进来,嘴角儿微微扬了扬,不咸不淡的说了句,“聊得挺欢啊?”

    桑枝蹙了蹙眉,对门少庭这种阴阳怪气的反应有些反感。

    伸手抢过他手里的平板,有些不悦的说道:“你干嘛偷看我聊天!”

    门少庭鼻腔里哼了一声,“我哪里是偷看,我这是光明正大的听。”

    桑枝皱了皱眉,伸手关掉了语音聊天功能,坐在门少庭旁边说道:“你想说什么?这是左少华,你也认识的,我问心无愧,也不怕你听到什么!”

    她说得理直气壮,这本来就是事实嘛,再说她和左少华聊得也都是一些平常的闲着没事磨牙磕的话而已,根本就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她不明白门少庭为什么反应这么奇怪。

    “哦?这么说是我无理取闹了?”

    门少庭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这女人对谁都毫无戒心,这才让他生气。

    门少庭心里明白桑枝对左少华没有什么,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但是她没意思不代表人家也没意思,这女人怎么就不知道避嫌呢!

    心里叹了口气,从她手里拿过平板,重新打开聊天记录,“来听听。”

    “枝枝,你没事吧?怎么了?”

    “枝枝,出什么事了?”

    “枝枝,刚才那个疯女人是谁啊?门家的人吗?”

    “枝枝,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门家的人对你不好,他们欺负你了吗?”

    “枝枝……”

    “……”

    这些话应该都是自己在照顾门玥玮的时候,左少华因为自己没有回复担心自己才问的,她丝毫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抬头对上门少庭一双审视的眸子,桑枝笑了笑耸肩道:“就凭这些话,你就觉得我跟他怎么样了,是不是太武断了点?”

    门少庭不说话,只是淡淡的看着她。

    他心里有些生气,生气这女人根本就不知道他到底在生气什么!

    他是因为觉得她跟左少华有什么才生气的吗?那是他的想法吗?

    当然不是!

    “门少庭,我在你眼里就是这么随便的女人吗?”

    桑枝忽然觉得心里很委屈,她以为门少庭很了解自己,很信任自己。

    可是没想到只是因为自己跟左少华聊了个天,左少华关心了一下自己,他就觉得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了,这实在让她无法接受。

    门少庭看着她,伸手扳住她的双肩,看着她认真地问道:“你觉得我在无理取闹,我不应该生气是吗?”

    桑枝伸手用力的扯掉他扣在自己肩膀的双手,赌气的背过身去不再看他,“随你便,你愿意怎么想是你的事,我问心无愧!”

    说完赌气的起身,从衣橱里拿了另外一套睡衣进了卫生间换上。

    身上这件睡衣被门玥玮吐了个一塌糊涂,桑枝急急忙忙的跑回房间就是想着赶紧换下身上这套睡衣,可是没想到却被门少庭的无理取闹给耽误了。

    从卫生间里出来,桑枝看也不看门少庭一眼,兀自拉过被子背对着他躺下,决定冷淡他一下,让他自己好好反省一下。

    门少庭叹了口气,转身轻轻将她的身子扳了过来,让她面对着自己,说道:“傻瓜,我怎么会怀疑你呢。只是你对人家没意思不代表人家对你也没意思,你这么毫不避讳的跟他聊下去,我担心他对你日久生情。”

    听出门少庭话里的无奈与紧张,桑枝这才恍然,一脸好笑的看着他,痴痴的笑起来。

    “上校同志,你这算是吃醋和紧张我的表现吗?”

    “是!”

    没有想到这次门少庭居然会毫不掩饰的点头承认,桑枝着实吓了一跳。

    下意识的坐起身子,伸手摸了摸门少庭的额头,“没发烧啊,怎么反应这么奇怪,跟平时很不一样呢!”

    门少庭又好气又好笑,伸手抓住她的小手,“我正常的很,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做什么。”

    桑枝蹙了蹙眉,“可是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不自信了呢?你不是一向对自己的魅力都很自信的吗?”

    门少庭突然紧紧的将她抱住,小声说道:“我没有办法经常在你身边,担心你被别的男人带坏了。”

    桑枝好笑的望了望天花板,“你是担心我耐不住寂寞找别的男人吧?你觉得我是那种没有男人就活不了的女人?”

    心里真的有些生气,门少庭怎么可以这么看自己,难道在他心里,自己就是一个那么容易对别的男人动心的女人吗?

    “当然不是,我从没那么想过你,只是……”

    门少庭也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反应有些过于偏激了,就算是桑枝和左少华聊得来,也不一定就会发展成自己想象的那种关系吧?自己没事瞎担心,是不是有些杞人忧天了。

    可是想到左少华对桑枝表现出极度关心的语气,门少庭心里还是隐隐的有些不放心。

    尽管纠结,尽管犹豫,但还是说出口,“只是你对人家没意思,不代表他对你也没意思,万一他喜欢你怎么办?我是希望你不要给他产生误会的机会。”

    桑枝一脸好笑加不可思议的看着他,“门少庭,你不觉得自己在无理取闹吗?左少华你见过的吧?他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比我清楚,你怎么能有这种奇怪的想法呢?我当你是因为紧张我,不跟你计较,下不为例啊!”

    对于门少庭的说法,桑枝非常不以为然。

    她跟左少华就只是普通的再也不能普通的朋友了,只是偶然碰到了才会彼此打个招呼,平时根本谁也不会刻意的想起谁,谁也不会刻意主动的跟谁联系。

    所以门少庭的担心根本就是多余,那是永远也不会发生的事情!

    门少庭也自嘲的笑了笑:“我承认我确实有些小题大做反应过度了。”

    说着一把将桑枝抱住,一个翻身将她压到身下:“老婆,我们赶紧要个孩子吧。”

    或许爷爷说的对,有了属于他们自己的孩子,他们的爱情才算真的完美了,而他也才能真的踏实下来。

    门少庭一直不愿意承认,但是他却无法欺骗自己,一直以来,他对拥有桑枝都觉得战战兢兢的。

    从结婚那天起,他就知道桑枝心里有喜欢的人,而那个人还极有可能是自己的堂兄。

    结婚之后,事实证明,桑枝确实爱着门少轩,虽然只是她一厢情愿的单恋,可也足足让门少庭心里郁闷了好一阵子,虽然他嘴上不说,但其实心里却不是完全不当回事的。

    经历了那么多事,当桑枝跟他坦言,爱上他时,门少庭心里的激动和兴奋无以言表,那种感动根本不是语言可以表达出来的。

    可也正是因为这份来之不易的感情,才会让他心里不自觉地留下了小小的遗憾和阴影。

    遗憾自己不是桑枝的初恋,担心万一有一天在她身边出现了更优秀的男人……

    有生以来的头一次,上校同志对自己变得不那么自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