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听到门少庭的话,桑枝用尽全力猛地一把将门少庭从自己身上推了下去。

    她是想要孩子,之前还答应了门老爷子要个孩子的,但是桑枝觉得孩子应该是两人两情相悦下的自然产物,而不应该是带着某种目的的情况下来到这世上的生命。

    她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还没出生就被赋予了某种使命,尤其是用来维系他们之间感情的使命!

    “你干什么啊?”

    门少庭没有防备下,被桑枝大力推下身去,一直推到了床沿边上,还好他反应敏捷,一只手抓住了床沿,不然就直接滚下床去了。

    “我累了,睡觉吧。”

    桑枝心里叹了口气,有些幽怨的瞪了他一眼,背过身去用被子蒙住了头。

    门少庭蹙了蹙眉,此时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所在,心里还疑惑着桑枝究竟是因为什么又突然跟自己生气,还狠心的将自己推了下来。刚才的事情两个人不是都已经说开了,没有问题了吗?

    厚着脸皮轻轻的重新又凑到桑枝身边,伸手将她头上的被子掀开,小声说道:“枝枝,你怎么了?之前不是你说的想要个孩子的吗?而且你不是也答应了爷爷的吗?”

    怎么又突然变卦了呢?

    在门光荣书房里,门少庭望着老爷子书桌上那副写着“四世同堂,其乐融融”遒劲有力的大字的时候,心里就忍不住的一颤。

    “爷爷,您这是想要抱重孙子了?”

    门光荣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有些不太自然的清了清嗓子,这才说道:“我背着家里人做了一件过分的事情。”

    门少庭又是一愣,笑了笑问道:“您能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啊?”

    于是门光荣便将自己的担心,和自己跟桑枝的谈话原原本本的告诉了门少庭。

    当得知桑枝竟然毫不犹豫的一口答应了爷爷的请求时,门少庭心里顿时觉得一阵感动。

    “爷爷,这有什么过分的啊,要说也是我这个当孙子的不对,明明知道您着急着抱重孙子,可我也没太往心里去,总觉得这事不着急。不过之前桑枝跟我说过,她不反对要个孩子,我俩一直计划着呢,您就安心的等着抱您的大重孙吧!”

    想到爷爷年纪一大把了,有这种想法也是正常的,更何况自己又是个军人,每天将小命挂在裤腰带上似的,真的说不定哪天就光荣了,爷爷担心门家无后,要求自己孙媳妇早日给家里添丁这也无可厚非。

    门光荣点点头,看着孙子,一脸正色道:“是啊,所以我才说桑枝是个懂事的好姑娘,你可不能对不起人家,还有就是你得赶紧给我加把劲儿,努力早日实现我抱上重孙的愿望!”

    就孩子问题爷孙俩很快达成一致,然后又谈了一些部队上的事情,门少庭这才从老爷子书房出来回到自己房间。

    可是没想到桑枝却没在屋里,然后无意中听到平板上左少华的声音,这才有了之前他吃醋紧张又担心的一幕。

    现在看着对自己爱答不理的桑枝,门少庭觉得心里有些憋闷。

    桑枝不理他,闭上眼睛背对着他假装睡觉。

    上校同志却是一根筋上来固执的要命的主儿,伸手将桑枝扳了过来,“枝枝,我知道你没睡,咱们有什么话直接说出来好吗,别憋在心里,之前不是答应过我吗?”

    桑枝冷着脸睁开眼睛盯着他,没错,她之前是答应过门少庭,以后有什么事都跟他说,不再自己一个人闷在心里。

    那时候门少庭对自己的事情很上心很紧张,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无理取闹。

    虽然那时候刚结婚,她还没有对门少庭完全敞开心扉,还没有完全接受他,但是现在想起来,桑枝却觉得那时候的门少庭似乎更可爱一些。

    “门少庭,我觉得我们都应该冷静一下,我真的没心情,别勉强我。”

    桑枝语气有些冷淡,说完不待门少庭反应又转过身去,只留给门少庭一个后背。

    门少庭叹了口气,躺在她身旁,看着她稍显纤瘦的后背说道:“枝枝,你究竟是怎么了?如果是因为我对你跟左少华聊天的事情,我向你道歉,请你原谅我的小题大做。”

    桑枝听着心里不由得叹息,他还是不明白自己究竟为什么生气。

    见她依旧不理自己,门少庭蹙了蹙眉,决定发挥自己死缠烂打的无赖精神。

    伸手轻轻的碰了碰她的胳膊,桑枝依旧毫无反应。

    门少庭心里窃喜,又大胆的将手轻轻的搭在桑枝的腰上。

    桑枝依旧没有反应,不抗拒也不迎合,仿佛真的睡着了一样。

    胆子再大一点,这次是用手轻轻的搂住了她腰。

    桑枝心里好笑,没想到门上校也有这么谨小慎微的时候。

    可是想到他刚才的表现,桑枝心里仍是忍不住的一阵气恼,决定继续闭着眼睛假装睡觉,不理会他。

    见桑枝不反抗,门少庭心里更加得意了。

    突然用力的搂住她将她捞进自己怀里,“我知道你装睡呢,乖,不生气了好不好?”

    一边说着,一只手开始不安分的搔她的痒痒肉。

    门少庭对自己女人身体的熟悉程度甚至甚于自己的身体,深谙她身体的每一处敏感部位。

    而桑枝有个最大的弱点就是全身上下都是痒痒肉,稍微一动就痒得不行。

    果然,不出门少庭所料,他的手指才搔到她的痒处,桑枝就绷不住劲儿,整个身体扭动起来,嘴里不停的求饶着,“门少庭,你……住手……住手啊……呵呵……痒,好痒!”

    “你答应我不生气了,我就停下。”

    门少庭适时的提出要求。

    桑枝被痒的不行,身子扭个不停,想要逃离却又被门少庭死死的禁锢在怀里,根本挣脱不开。

    万般无奈之下,桑枝终于举了白旗妥协了,“好了,好了,我不生气了,你快住手。”

    门少庭这才停手,却依旧紧紧的将她搂在怀里。

    不由分说的低头便吻上她诱人的香甜。

    桑枝来不及反应,朱唇已经被人家撬开,怔愣之际痛失领地,被人家攻城略池长驱直入。

    桑只是试图推拒,可是门少庭似乎早已料到她会反抗一般,一只手揽着她的腰,另一只手死死的扣住她的后脑,用力的将她按向自己,让她根本无法逃离。

    不知不觉中,因为大脑缺氧的原因,桑枝几乎是下意识的张开嘴巴想要喘口气,还未来得及喘息之际,却又被门少庭掠夺了过去。

    娇喘连连,桑枝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瘫软在门少庭的怀里的,更不知道两人是什么时候开始滚在一起的,当意识重新回归大脑的时候,已经是翌日清晨艳阳高照的时候了。

    很意外的,门少庭没有离开,而是正一手支着下巴,一脸闲适的看着她。

    想到昨晚的疯狂,桑枝不由得窘得满脸通红,“你今天不用去部队吗?”

    她明明记得他只有三天的假期,如果没记错的话,三天假期已经过了,今天他应该回去才对。

    “醒了?昨晚睡得好吗?”

    门少庭没有直接回答桑枝的问题,而是一脸揶揄的看着她,笑得一脸的暧昧。

    桑枝翻了翻眼皮,窘的恨不得希望自己直接昏死过去。

    转过身去,起身想要下床,却被门少庭一把抱住,粗粝的胡茬儿轻轻磨蹭着她的脖颈,弄得她又痒又痛,到处躲闪。

    “别闹了,我得起床了,还得去上班呢。”

    可是上校却似乎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扳过她的身子,让她面对着自己,低头便覆上她诱人的香甜。

    “喂,大白天的……”

    桑枝还是不习惯白天亲热,本能的抗拒着。

    又蘑菇了半天,门少庭才不情不愿的将她松开,“我一会就回去了,有任务要出趟远门,可能时间要久一些,联系不到我不要担心,我会仔细照顾好自己的。”

    怔愣了片刻,桑枝才反应过来门少庭话里的意思,抬头看着一脸平静的他,心里忽然就觉得有些愧疚。

    他今天又要出任务了,自己昨天居然还跟他闹别扭,如果他心里放不下自己,在执行任务时候不能集中精力,那岂不是很危险!

    伸手紧紧的握住门少庭的大手,小声说道:“那你好好保重自己,不要担心我,我会乖乖听话等你回来的。”

    门少庭要的就是桑枝这句话,听她这么说,知道她对昨晚的事情已经彻底释怀了,不由得勾了勾嘴唇,舒心的笑了。

    收拾完毕,桑枝被门少庭牵着手走下楼,饭厅里,吴妈已经将早餐准备好,却只有林雅然一个人坐在餐桌旁吃着。

    见桑枝和门少庭下来,林雅然赶紧招呼他们坐下用餐。

    “爷爷和爸爸都吃饱了吗?”

    桑枝帮门少庭夹了个小笼包放在他面前的味碟里,忍不住好奇的问林雅然。

    林雅然摇摇头,“爷爷和你爸爸都没顾上吃饭,天一亮就一前一后的出去了。你爸爸去外地出差,要赶清早的飞机。爷爷是昨天半夜接到信,一个老战友过世了,这不也几乎一宿没怎么睡,天才亮,就让小张开车送他过去,说是要送战友最后一程。”

    “哦。”

    听了林雅然的话,桑枝心里有些沉重。

    门老爷子也是年近古稀之年的老人了,如今去参加战友的追悼会,心里一定免不了一阵感概难过。

    由人及己,真担心老爷子会一时想不开心窄生病。

    想到这儿,桑枝不由得又想起了爷爷之前跟自己的请求,或许是真的应该要个孩子了,为了他老人家能在有生之年抱上重孙子,桑枝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