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少庭匆匆吃了几口便要去部队了,桑枝起身送他出门,回来的时候,愕然发现餐桌上多了个国家保护动物。

    只见门玥玮披头散发顶着两只浓重的黑眼圈无精打采的坐在桌前,林雅然正看着她唉声叹气。

    “小玮,你说你也二十好几的人了,怎么就不能让家里省点心呢?昨晚又喝多了吧,你说你都是有男朋友的人了,你还在外边这么疯疯癫癫的,不怕人家江北城对你有意见吗?”

    林雅然和门正都还被蒙在鼓里,一直以为门玥玮和江北城在谈着恋爱。现在看到自己女儿这副邋遢的样子,林雅然就忍不住的直皱眉头,心里还奇怪着,自己怎么就养出这么一个闺女来呢,真是越大越不让人省心!

    “妈,还让我吃饭吗?”

    门玥玮手指捏了一个小笼包扔进嘴里,一边嚼着一边一脸无奈的看着一眼林雅然,显得很不耐烦。

    林雅然叹了口气,“吃吃,吃你的,我不说了还不行吗,祖宗!”

    桑枝走过来从座位上拿了包笑着跟林雅然说道:“妈,我吃饱了,先去上班了。”

    林雅然点点头,嘱咐道:“路上开车慢点。”

    桑枝转身才要走,忽然上衣衣角被门玥玮一把拽住,“枝枝姐等等我,我跟你一起走!”

    说着快速的又捏起一个小笼包扔进嘴里,起身蹬蹬蹬往楼上跑去,跑到楼梯上还不忘回头叮嘱着:“枝枝姐,等我啊,我马上就好!”

    林雅然看着她无奈摇头,“这孩子真是的,永远都是毛毛躁躁的!”

    桑枝笑了笑没有说话,拿着包坐下来等她,她知道,门玥玮说一会儿至少也要半个小时以上。

    果然,半个多小时后,门玥玮一身清爽精神的站在了桑枝面前,亲热的挽起她的胳膊笑道:“枝枝姐,咱们走吧!”

    桑枝看着她有些忍俊不禁,这会儿的门玥玮和刚才简直判若两人,果然化妆品什么的才是改造女人的神器!

    “妈,我们走了!”

    桑枝又转身跟林雅然说了句,这才任由着门玥玮拖着出了门。

    车上,桑枝一边开车一边忍不住问道:“你要去哪里?”

    她其实有些奇怪,门玥玮自己有车不开干嘛一定要蹭自己的车坐呢?

    门玥玮这时候一反刚刚在家里的神气劲儿,无精打采的靠在椅背上看着自己的指甲说道:“不知道,我跟你走,你去哪我去哪吧。”

    桑枝无奈的看了她一眼,“大小姐,我这是要去公司上班,难道你跟我去公司上班啊?还有,今天不是周末吧,你为什么不去上班?”

    “我跟雷明……我们……那个了。”

    门玥玮一脸郁闷又无奈,小声嘀咕道。

    “哪个了?”

    桑枝不明所以的问道,完全没有意识到门玥玮话里的严重性。

    门玥玮破天遭的头一回脸红了,很不好意思扭捏道:“那个……就是那个嘛,哎呀,”见桑枝还是一脸懵懂的表情,急的一咬牙说道:“就是发生关系了!”

    呲的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响起,桑枝惊愕之下一脚刹车直接停在了路边上。

    门玥玮没有防备身子直直的朝前撞去,额头撞在操作台上,“你干嘛突然停车啊,撞死我了!”

    桑枝这才从刚刚的震惊中缓过神来,赶紧拉过她看了看,“没事吧,有没有撞破?”

    一边说着,一边抽出纸巾帮她擦拭着额头。

    “还好,没事。”

    门玥玮一脸怨念的看着她,“枝枝姐,你没事吧?干嘛突然停车,还好是最外边的行车道上,后边又没有车,不然肯定被追尾了。”

    桑枝瞪了她一眼,“你还好意思说,还不是被你吓的。”

    一边说着,又重新发动了车子。

    途中桑枝接到苏琳的电话,说是一个正在筹备的婚礼现场可能遇到点麻烦,让她不要来公司,直接去现场看看。

    这到正合适了桑枝,带着这位大小姐她也确实觉得去公司不合适,现在去现场的话反倒没压力了。

    “然后呢,那个了之后呢?”

    边开车,桑枝边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门玥玮呼了口气,噘着嘴恨恨的说道:“之后他跑了,我醉了,就是你昨晚看到的那个样子!”

    桑枝不可思议的看了她一眼,好像完全听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但看着门玥玮满脸阴郁的表情,知道她心情不好,便也没好意思再继续问下去,只轻轻摇了摇头,专心开自己的车。

    车子在一家五星级酒店停下,门玥玮看了看有些疑惑的问道:“怎么来这儿了,你不去公司吗?”

    桑枝笑了笑,下了车,“走吧,带你去现场看看,估计你的好事也近了,正好学习学习。”

    门玥玮不置可否的撇撇嘴,“什么好事近了,雷明那混蛋吃完就脚底抹油溜了,我都不知道去哪里抓他呢!”

    这家酒店的宴会厅里此时已经坐满了来参加婚礼的宾客,人来人往声音嘈杂,热闹却有些杂乱无章。

    桑枝找到负责现场的苏珊珊和婚礼司仪刘同,只见他们两个表情都很焦虑,见桑枝来了仿佛看到了希望似的,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

    “究竟怎么回事?”

    如果桑枝没有记错的话,这场婚礼应该是在八点二十八分开始的,可是现在都已经快八点四十了,还没有见到一对新人上场,而看来宾席上也是男方的宾客多女方的宾客少。

    桑枝蹙了蹙眉,抬眼看到酒店的大堂经理走了过来,“张经理,你好。”

    之前“丽缘”在这家酒店举办过几场婚礼,桑枝作为婚礼策划的主要负责人和张经理没少打交道,此时看着张经理一脸焦急的走过来,赶紧上前主动跟他打着招呼。

    张经理看到桑枝,焦急的说道:“你们定的典礼时间是八点二十八分,这都几点了,新人还没来,这如果再晚了,我担心会耽误我们下一场的婚礼时间,你们赶紧想想办法,看看究竟是怎么了!”

    桑枝抱歉的笑了笑:“好的张经理,你别着急,我们马上处理,保证不会耽误你们下场的活动。”

    说完转身看着苏珊珊问道:“究竟怎么回事,今天跟拍的是谁,跟他联系上了吗?”

    苏珊珊一脸的为难,“联系过了,今天跟拍的是周明亮,他说新娘家里人因为一件事对新郎不满意,新娘死活不出门,到现在新郎根本连新娘家的门都还没进去,双方僵持着呢,不知道还要僵持多久。”

    桑枝蹙了蹙眉:“怎么会这样?”

    一边说着,桑枝一边掏出手机拨通了周明亮的手机号码。

    “喂,明亮,我是桑枝,你那边现在具体什么情况?”

    周明亮语速很快,却难掩兴奋,“桑经理,我正要给珊珊打电话呢,我们这边马上就往酒店去了,不过情况有些变化,现场需要做些改动。新娘换人了,舞台上的新人名字来不及更换,直接扯掉不用了吧……”

    听了周明亮的话,桑枝了解的点点头,“行我知道了,放心,这边我们会安排好的!”

    挂了电话,桑枝从容不迫的指挥着,“珊珊去找人把背·景布上新人的名字全部撤掉不用了,还有把现场新郎和新娘的婚纱照全部撤掉,一个都不要留,总之现场不要见到任何有关新郎新娘的姓名照片的东西。”

    苏珊珊一脸疑惑,“桑副总,这怎么回事啊?”

    桑枝笑了笑,“先别问那么多,照着去做就是了。”

    然后又看着刘同说道:“新娘子换人了,新的新娘子叫韩丽丽,你记下来,一会典礼的时候你不要喊错了名字。还有,新郎和新的新娘还没有领证,典礼上公布结婚证的环节就去掉吧。”

    说着,桑枝又看了看时间,“估计他们再有十几分钟就到了,典礼时间已经延后了半个多小时了,所以典礼的时候也在保证质量的同时尽量从简,争取把损失的时间追回来。”

    刘同不愧是老牌司仪,听桑枝这么一说就大概的猜到了是什么情况,笑了笑:“行嘞,你放心吧,包在我什么,没问题的。”

    在场的宾客们看到早已布置好的婚礼现场,现在又被莫名其妙的重新安排,心里都是一阵疑惑。

    新郎家的父母早已接到儿子的电话,虽然心里感觉尴尬难堪,但还算镇定,小声的耐心的跟自己这边的亲朋做着解释。

    而新娘这边来的为数不多的亲朋却不干了。

    一个穿着花哨体态丰盈的中年妇女走过来,看了一眼桑枝生气的质问道:“你们这是在干什么,为什么要把新人的名字扯掉,还把他们的婚纱照拿走了?”

    桑枝看了看来人,笑道:“请问您是?”

    那女人头一扬,说道:“我是新娘的二姨,这是我外甥女的婚礼,你们把布置的好好的婚礼现场给弄得现在这么简简单单的是什么意思?”

    女人颐指气使说话很不客气。

    桑枝淡淡的笑了笑,说道:“我看您还是给您外甥女打个电话问问清楚再出头吧。”

    说完转身对着刘同小声嘱咐了几句,刘同点头离开,直接上了舞台。

    那二姨看桑枝对自己也是带着不客气,心里有气,质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们这是什么婚庆公司,小心我投诉你!”

    桑枝懒得跟她磨牙,淡淡的笑了笑:“请便。”

    转身要走,却被女人一把拽住,“你干嘛,放开我。”

    女人气得脸色涨红,“你今天不给我说清楚就别想走!”

    门玥玮本来心里就憋着气没地撒去呢,现在见自己嫂子被人欺负,忍不住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上前一把抓住女人的衣领,轻轻一拽,然后突然松手。

    别看那女人块头能抵门玥玮一个半,但力量却完全不是练过跆拳道的门玥玮的对手。

    只见那女人砰砰砰向后倒退了几步,站立不稳砰地一声坐在了地上。

    “哎呀,不得了了,救命啊,打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