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宫鑫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村人,有着农民的质朴和憨厚。

    想着就宫鑫这么一个儿子,儿子在京城生活不容易,现在又能娶一个城里的姑娘当媳妇,他们就算是砸锅卖铁也得帮儿子把媳妇娶到家啊。

    于是老两口瞒着宫鑫卖了家里的房子,又拿出这些年积攒的所有积蓄,凑了五十多万来到了京城。

    宫鑫见到父母,接过那沉重的五十多万时候,眼泪瞬间淌了下来,哭着说道:“爸妈,是儿子没能耐,儿子拖累了你们!”

    父亲拍着宫鑫的肩膀说道:“说什么拖累不拖累的,要说拖累也是爹娘拖累了你,爹娘没本事,什么也给不了你,只能靠你自己努力了。”

    宫鑫信誓旦旦的跟父母保证,“将来我买了房结了婚,你们就来京城跟我一起住,我给你们养老送终。”

    五十多万,加上宫鑫这几年上班攒下的二十多万,凑吧凑吧勉强凑了八十万,但是这些钱在京城若想买个两居室的房子,首付还是不够的。

    而王红蕾的父母的要求是必须在京城买一个三居室的房子,用他们的话说,他们就王红蕾这么一个孩子,将来一定要住在一起的,两居室肯定不够的。

    宫鑫又开始犯难了,正在一筹莫展之际,偶遇雷明。

    虽然已经几年没见,但是雷明还是一眼便认出了宫鑫。

    原来他们是大学校友,宫鑫比雷明大一届,同校不同系,两人关系之所以要好,是因为雷明在上大学的时候参加了一个文学社团,而宫鑫恰好也在那个社团里边。

    因为经常一起搞些活动,两人还比较聊得来,一来二去的便成了好朋友。

    宫鑫毕业之后两人便很少联系,尤其雷明在经历了叶藜那件事之后,还出国了一段时间,就彻底的和宫鑫失去了联系。如果不是这次偶尔相遇,恐怕真的这辈子都见不着面了。

    老友相见分外亲切,一起吃饭闲聊的时候,宫鑫和雷明讲了自己的难处。

    别看雷明一副文静瘦弱的样子,其实骨子里和雷刚如出一辙,是个很仗义的人。

    见自己哥们儿有难处,二话不说解囊相助。

    雷明是土豪,又有房地产项目,低价弄套房子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就这样,在雷明的帮忙下,宫鑫用手里的六十万作为首付贷款低价买了一套三居室,然后又用剩余的二十万其中的十万做了房子装修,剩余的十万他又全部拿出来办了今天的婚礼。

    搞定房子让宫鑫欣喜若狂,拿着房本兴匆匆的来到王红蕾家里求婚,却被未来丈母娘泼了一头的冷水。

    “房子虽然是贷款买的,好歹也算有了,那车子呢,车子什么时候买?”

    宫鑫顿时傻了眼,自己搞定了房子的事情光顾着高兴了,完全忘记了还有车这个硬性条件。

    当时宫鑫手里还有十万,但是那是想着用来办婚礼用的,丈母娘说了,婚礼必须有排场上档次,最少五星级酒店,否则别想和她女儿结婚。

    宫鑫打着商量的语气小心翼翼的说道:“我们先结婚,我答应你们,结婚后半年之内就买车。只要半年,我跟的那个项目完工了,我就能拿到提成,到时候买车不是问题。”

    王红蕾虽然物质,但对宫鑫还是有感情的,见自己父母跟宫鑫僵持不下,担心宫鑫会生气不要自己了,便帮着他打圆场儿,“是啊爸妈,你们就答应宫鑫吧,他说到就一定能做到的,说半年后买车就一定会买的。”

    见自己女儿这么说了,王红蕾父母当时也没有再说什么,这婚事就算是这么定下来了。

    宫鑫忙前忙后的筹办婚礼,虽然辛苦,但想到以后便可以跟自己心爱的女人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了,心里还是充满了幸福感。

    直到结婚的前一天晚上,也就是昨天晚上,王红蕾突然打来电话说:“我不会跟你爸妈一起住的,你是要你爸妈还是要我,你自己看着办吧。”

    接到电话宫鑫当时就懵了,当初跟王红蕾说的好好的,自己父母是卖了老家的房子给他凑得首付,现在家里没有房子了,父母在老家也没地方住了,自然要过来跟自己一起住的,这个当初王红蕾也是答应了的,怎么马上结婚了却又突然变卦了呢!

    宫鑫找到王红蕾打算当面跟她谈清楚,别的事情他都可以让步,都可以答应她,但是父母的问题上,他一定不会退让的。

    爸妈含辛茹苦的把自己养大,供自己上学,现在又卖了家里的房子给自己娶媳妇,自己娶了媳妇不要了爹娘,这还算是个男人吗?这种遭人唾弃的事情,他宫鑫是万万也做不出来的。

    苦口婆心的跟王红蕾说了半天,又跟她说了好多跟公婆一起住的好处,什么可以帮着洗衣做饭收拾屋子,将来有了孩子还能帮忙带孩子什么的……

    宫鑫说得口干舌燥,终于将王红蕾说得心动了。

    宫鑫以为,自己这婚就算是板上钉钉了,可是没想到今天一早,穿戴整齐的宫鑫带着车队浩浩荡荡的赶去王红蕾家里接新娘子,却不料丈母娘当场发难,要求宫鑫当着他们的面发誓,结婚之后不跟父母一起住,否则就别想和他们女儿结婚。

    王红蕾父母以为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而一直以来宫鑫在他们面前也都是表现的战战兢兢,他们说什么是什么,这次也一定会听他们的话的。

    而王红蕾在父母的教唆下,也一改昨晚的态度,坚决的选择了跟自己父母站在一起。

    自从和王红蕾恋爱以来,宫鑫就备受她家人的欺辱,心里本来就憋着一股子气,只是他觉得自己是真的爱着王红蕾,为了能跟她在一起,就算是受点她家人的气,自己也忍了。

    可是现在眼看着就到了典礼的时间了,酒店那边一大群人等着呢,催了又催的,这边就是死活不开门,连新娘的面都还没见到,宫鑫心里就是一阵急躁。

    强忍着心里的怒火,宫鑫对着屋里紧闭的房门大声喊道:“蕾蕾,你赶紧出来吧,典礼时间马上到了,再不走来不及了。”

    王红蕾母亲掐着腰走了出来,看着宫鑫十分不屑的眼神说道:“除非你发誓,不让你爸妈住过来,否则我们蕾蕾是不会跟你走的!”

    宫鑫对这个丈母娘早就烦透了,现在听她这么说,也懒得搭理她,只是抻着脖子朝里边喊道:“王红蕾,你给我句痛快话,你妈说的是不是也是你的意思,你到底跟不跟我走?”

    屋里的王红蕾听宫鑫这种不客气的语气跟自己说话,心里就忍不住生气。

    他以前从来都不会这么生硬的语气跟自己说话的,都是对自己温温柔柔的,就好像自己身边的小绵羊似的,自己说东他都不敢往西的。

    今天这种语气,是因为自己跟他领证了吧?觉得自己已经是他的女人了,反正已经到手了,也不用刻意的装温柔了吧!

    想到这儿,王红蕾就不由得火往上冲,没好气的说道:“对,我妈的话就是我的意思,你是跟你爸妈过还是跟我过,你自己选择吧!”

    这时候,宫鑫开始深深的后悔。

    他突然想到自己和韩丽丽在一起时候那些开心快乐的日子。

    韩丽丽对他从来没有任何要求,也不会像王红蕾似的,整天要求自己给她买名牌包,名牌衣服,也不会总是在自己加班加的昏天暗地的时候,缠着自己,非要自己带她去看电影……

    王红蕾的种种恶习更加衬托出了韩丽丽品质的优秀美好。

    宫鑫突然觉得自己放弃韩丽丽是一件多么愚蠢的行为,这时候他莫名的开始思念韩丽丽,思念之情就像泛滥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恨不得马上就能见到她。

    深深的吸了口气,宫鑫再一次的大声说道:“王红蕾,我给你三秒钟的时间让你考虑,是出来跟我去结婚,还是听你妈的话留在屋子里,你自己选择,但是你可千万别后悔!”

    说完,他开始大声的念道:“一二三!”

    这时候王红蕾有些坐不住了,她真的害怕宫鑫就这么离开不要她了,起身想要出来,却被她的母亲一把按座在床上,“你急什么?事情都到了这份上了,他还敢不跟你结婚不成,你现在出去,你就输了,以后就被他吃定了,将来他就更不拿你当回事了!”

    王红蕾觉得自己母亲说的有道理,自己父母总不会害自己的,于是重新坐下,等着宫鑫跟自己服软认错。

    宫鑫数到三,见王红蕾还不出来,冷笑一声,说道:“王红蕾,明天咱俩民政局门口见!”

    说完大手一挥,“咱们走!”

    带着一队接亲的人马浩浩荡荡的离开了。

    做为伴郎的雷明,头一次给人家当伴郎就遇到这种事情,心里着实是又新鲜又刺激。

    车上,宫鑫抱歉的笑了笑:“对不起啊,让你看笑话了。”

    雷明摇摇头,“你做得对,这样的媳妇白给也不能要啊!”

    韩丽丽知道今天是宫鑫和王红蕾结婚的大喜日子,可是心里一直还对宫鑫放不下的她,明明心里是祝福二人的,但是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从早晨起来就坐在床上望着窗外发呆,自己和宫鑫在一起时候的快乐时光不断的从脑中闪过,想着想着眼泪就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将她神游的意识唤了回来。

    擦了把眼泪,起身下床去开门。

    见到宫鑫的一霎,韩丽丽整个人就懵在了当场。

    半晌,她才缓过神来,“宫鑫,你……怎么来了?”

    只见宫鑫手捧鲜花,单腿跪地,深情的望着她,深情的说道:“丽丽,你愿意嫁给我,今天就跟我结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