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的话明显有指桑说槐的嫌疑,雷明不傻,自然听得出来。

    心里虽然觉得委屈叫苦连连,可是面对的是门玥玮的嫂子,门少庭的妻子,自己还得称呼人家一声嫂子,他也只能是低头听着,毫无反驳的立场。

    “是,嫂子说的极是。”

    看着雷明跟桑枝这么毕恭毕敬的说话,门玥玮忍不住的撇了撇嘴,“雷明,你要是什么时候跟我说话也这么老实,我会觉得很欣慰的。”

    雷明抬头望了望电梯顶没有搭理她。

    桑枝瞪了门玥玮一眼,心说这姑娘有时候是真的脑子不好使。

    难道她就看不出来自己这是在帮她吗!

    心里叹了口气,桑枝想着门玥玮不好意思跟雷明挑明了说,不如就由自己帮她一把吧。

    这俩人也不能总是这么拖着吧,马拉松也该有个终点吧!

    “叶藜的事情,你应该已经听说了吧?还打算继续等下去吗?”

    桑枝很直接的问雷明,她相信,雷刚做为雷明的哥哥,一定已经将叶藜的事情告诉他了,雷刚很清楚雷明和叶藜之间的事情,他也一定不希望看着自己一奶同胞的兄弟的幸福,就这么毁在一个女人的手里吧!

    雷明没有想到桑枝会这么直白的问自己,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只是呆呆的看着她,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点头是什么意思?知道了叶藜的事情,还是要继续等下去?”

    桑枝决定不给雷明打马虎眼的机会,就得让他正面回答自己的问题。

    只有这样,才能把话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不留任何疑问。

    雷明在桑枝的步步紧逼下,窘的满脸涨红,小声答道:“我知道了叶藜的事情,雷刚跟我说过了。”

    他就是因为知道了叶藜的事情,痛心失望之余才会跑去喝酒,结果醉的一塌糊涂和门玥玮发生了关系。

    雷明不后悔和门玥玮发生了关系,但是当他清醒过来的时候,却是无比的自责,甚至脑子一片混乱,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这才下意识的做出了逃避的举动。

    但是雷明不知道,他无意识的举动,却深深的伤害了门玥玮。

    门玥玮以为雷明是后悔,害怕才躲着自己,是因为担心自己要他对自己负责才在醒来之后匆忙逃离的。

    桑枝定定的看着雷明,继续追问道:“那你什么打算,这种情况下,还要继续固执的死守你曾经那句对叶藜来说毫无意义的承诺吗?”

    雷明曾经对叶藜说过,这辈子都会等着她,只要她未嫁,他就不会娶。

    也正是因为他这句无知又幼稚的承诺,害了门玥玮也害了他自己。

    但是他根本不明白,他的这句承诺对叶藜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

    男人永远不会明白,当一个女人的心思完全不在你身上的时候,你对她做出的任何牺牲,任何承诺,她都看不到也听不到,更不会放在心上,自然也休想用这个来打动她!

    都说男人对于爱情是固执的单细胞生物,其实女人又何尝不是!

    桑枝的一句话,仿佛一把利剑一般,狠狠的刺在了雷明的心上。

    刺得他撕心裂肺肝肠寸断。

    是啊,桑枝说的没错,自己那句承诺,对于叶藜来说根本毫无意义,因为她根本从来就没对自己动心过,更不会将自己的话放在心上。

    说话间,电梯已经到了一楼。

    从电梯里出来,三人沉默的走出了酒店。

    虽然喝得不多,但是雷明多少还是喝了些酒,他不能驾车,便找了代驾。

    门玥玮几乎是下意识的跟着雷明往停车场走去,却被桑枝一把拽住。

    “小玮,你干嘛去,跟我回去!”

    “可是……枝枝姐,我……”

    门玥玮一脸委屈的看看桑枝又瞅瞅雷明,无奈又不知所措。

    桑枝故意板起脸,严肃的说道:“你什么你,跟我回去!”

    说着又看了一眼一脸尴尬的雷明,说道:“稀里糊涂的就给了人家,还不知道人家是不是愿意接受呢,好歹也是个姑娘家,总该有个姑娘家的矜持。”

    她这么一说,门玥玮顿时无语了,只一双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瞅着雷明,又看看桑枝,低着头也不说话了。

    门玥玮不说话,桑枝不说话,雷明也不说话,一时间三人仿佛被点了哑穴一般,都保持着沉默。

    桑枝叹了口气,说道:“雷明,你回去好好想想,想明白了给我们小玮一个明确的答复。如果你说,你还是无法跨过叶藜那道坎儿,你和小玮的事情就到此为止。就算小玮再爱你,我们就是豁出去让她痛苦难受,也不会再让她对你有任何的幻想。”

    说着又看了看门玥玮,“小玮,别怪我多管闲事,你们两的事情,总要有个结果,你还年轻,总不能拿一辈子的时间和幸福全部堵在一个一直对你毫无回应的男人的身上,这么做不值得。”

    看着雷明被自己说的脸色青一阵红一阵的,桑枝虽然心里不落忍,但还是咬牙,狠心的继续说道:“雷明,我今天就代表我们门家,跟你说一声,给你一周的时间考虑,考虑好了如果愿意和小玮在一起,就来大院找她正式提亲,如果不想和她在一起,就不要来了。”

    说完拉着门玥玮就往自己的停车位走去,“小玮,我们走!”

    门玥玮还有些不情愿,一步三回头的看着雷明,希望他能说句话,将自己留下来。

    可是雷明却只是直勾勾的看着她,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门玥玮心里这个气啊,心说雷明你真是个混蛋!

    憋着气,冲他喊道:“雷明,你听明白我嫂子的话了吧,一个星期的时间,你要是来我家,我就嫁给你,你要是不来,我保证这辈子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了!”

    说完,门玥玮恨恨的转身,跟着桑枝走了,只留下雷明一脸凄凉无助的站在原地,一阵北风吹过,冻得上身只着一件保暖衬衣的他瑟瑟发抖。

    说好的一周时间,给雷明一周的时间考虑清楚,要么来门家提亲,要么永远不要登门家的大门。

    自从那天回到家里,门玥玮便给自己禁足在这大院里,一周时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

    包括林雅然在内的所有门家的人,都很奇怪,不知道门玥玮是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突然一反常态的闭门不出,待在家里。

    林雅然担心自己女儿,几次小心翼翼的过来套她的话,可是门玥玮就是闭口不提,只跟家里人说,自己觉得有些累,所以跟公司申请了年假,打算在家里好好休息几天,好好睡几天觉。

    家里所有人都觉得门玥玮好奇怪,只有桑枝知道她是为什么好多天不出家门。

    她是在等雷明的回复,生怕如果自己出门不在家,雷明来了会见不到。

    可见门玥玮对雷明是有多么的痴情!

    虽然如此,可是这次门玥玮也是铁了心要跟雷明有个结果了,所以她在家里,将自己所有的联系方式都关闭,手机关掉,网也不上了,如果真的不是来家里根本就找不到她。

    桑枝看着这样的门玥玮心里不禁有些担心,有些后悔,自己是不是做的有些过分了,管得有些太宽了。

    虽然她是出于好心,可是如果雷明真的不来家里,那么门玥玮又该怎么办?她真的能做到就此死心吗?

    一周时间已经过去了六天,这是最后一天,如果雷明还不来,桑枝不知道门玥玮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所以这一天桑枝特意请假没有去上班,专门留在家里陪着门玥玮。

    “小玮,你没事吧?”

    门玥玮早饭没有下楼去吃,桑枝就端了早点送到她的房间里。

    进来的时候,看到门玥玮披头散发的坐在床上发呆,心里一阵难受,蹙了蹙眉,将早点放在一旁的桌子上,坐到她身边,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门玥玮抬头对着桑枝轻轻笑了笑,摇摇头,“我没事,放心吧。”

    虽然她这么说,可是看着她现在这个样子,桑枝又怎么可能放心的下。

    “小玮,如果……我是说如果,雷明不来找你,你就去找他吧,我知道你心里根本不可能真的放下他的。”

    如果能放下,这么多年早放下了,又怎么会有今天这样的结果!

    门玥玮淡淡的一笑,眸中透出一抹坚毅。

    “枝枝姐,你说得对,我总不能一直守着一个不会给我回应的男人,等着石头开花吧?如果他不来找我,我就对他彻底死心了,以后再也不会去找他,跟他彻底划清界限一刀两断!”

    桑枝扯了扯嘴角儿扬起一抹苦笑,“你真的能做得到吗?”

    看看她现在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就知道她做不到的!

    门玥玮却是淡淡的一笑,“做得到得做,做不到也得做。”

    拍了拍桑枝的手背,“你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说着从床上跳下来,“我样子是不是很邋遢,等我收拾一下自己就出来吃早点,你就放心吧,我真的没事的。”

    桑枝点点头,“早点就在桌子上,洗漱好了记得吃。”

    说完起身出了门玥玮的房间,她想,有些事情别人是帮不上忙的,能帮她的只有她自己。

    人,总得学着自己长大!

    中午的时候,没等桑枝上楼去叫,门玥玮便自己下楼来了。

    “妈,枝枝姐,开饭了吧?我都饿了。”

    看着她一身颜色艳丽的休闲打扮,脸上挂着平时那种没心没肺的笑容,说话也痛快起来,桑枝以为她是真的想开了。

    六天半的时间已经过去了,这是不是就意味着雷明根本就不会来了?

    如果他想来,应该早就来了,不会等到最后天最后一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