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梓一直在为那枝做着针灸治疗,效果还不错,那枝来到京城已经快三个月了,因为又桑梓的治疗,只发过一次病,而且情况并不算严重。

    周末,桑枝带着那枝出来逛商场,准备给她买几件过年的衣服,再买两件羽绒服,京城的冬天又干又冷,桑枝担心那枝会不习惯这边的天气,所以平时给她穿的衣服都挺多的,生怕她会冻感冒。

    逛了一下午,天黑的时候,桑枝带着那枝在外边吃了饭才回去。

    才进家门口,那枝就惊喜喊了一声:“叔叔!”

    桑枝疑惑的朝客厅是沙发上望去,只见门少庭正坐在沙发上一脸浅笑的望着自己。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如果没记错,门少庭这次出任务一去又是一个多月,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没有给桑枝一通电话,一个短信,桑枝完全没有他的消息。

    那枝跑到门少庭面前,甜甜的叫了声:“叔叔。”

    门少庭笑着拉着她的小手,让她坐在自己身边,抬头对桑枝说道:“刚回来没多大一会儿,爸妈说你带着小丫头出去了,就没给你打电话。”

    一边说着,一只手抚了抚那枝的头发,问道:“在这里住的习惯吗?学校里没被同学欺负吧?”

    那枝摇摇头,“没有,同学们对我都很好,老师也很好,就是我有一次发病了,把老师和同学们给吓坏了。”

    桑枝走过来,笑了笑,“真难为你了,好几个月没见到叔叔了,居然还记得他!”

    莫青莲端着果盘从厨房里出来,笑着说道:“小丫头聪明着呢,尤其记性好。我就带着她去了两趟菜市场,她就记住卖鱼的老黄了,去了就喊黄叔叔,把个老黄美得每次都给咱家挑最新鲜的鱼。”

    “少庭,吃点水果。”

    一边说着,一边将果盘放在茶几上,拿了一块递给那枝,招呼着门少庭吃水果。

    “妈,您别忙了,我自己来。”

    门少庭跟岳父岳母也不客气,拿起一块西瓜就吃了起来。

    “少庭,过来吃饭吧。也不知道你回来,我跟你妈晚饭吃的早,就随便给你炒了两个菜,将就着吃点吧。”

    原来门少庭还没有吃饭,桑梓又给他开了个小灶。

    桑枝笑着看着自己的父亲,说道:“爸妈对这个女婿可是比对我这个女儿好多了!”

    不待桑梓说话,莫青莲已经笑着拍了桑枝脑袋一下:“这孩子,还有跟自己男人争风吃醋的,也不怕让人家笑话!”

    门少庭笑着去洗手吃饭,桑梓则拉着那枝进卧室给她做针灸。

    莫青莲让桑枝陪着门少庭吃饭,自己则跟着进了卧室。

    “这孩子的病怎么样了,治疗有效果吗?”

    门少庭一边吃饭,一边问桑枝。

    桑枝点点头,帮他剥了一个咸鸭蛋,递到他面前,说道:“嗯,有些效果,从她来到这里就发过一次病,而且也不是很严重。爸爸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带她去医院做检查,检查的结果也是越来越好。爸爸说,前年那枝就可以回去跟家里人团聚一起过新年了。”

    “哦,那挺好的。”

    门少庭看着桑枝递到自己面前的咸鸭蛋,勾了勾唇角儿,张开嘴,“啊……”

    那意思是要桑枝喂他吃。

    桑枝好笑的瞪了他一眼,“自己有手干嘛还让人家喂。”

    门少庭耸肩摊手,一脸无辜的看着她,“我两只手都占着呢。”

    白了他一眼,桑枝无奈的将咸鸭蛋递到他最边上,“吃吧。”

    门少庭看着她笑得一脸温柔,“还是家里好!”

    桑枝无语的望着他,这不是废话吗?谁不知道家里好!

    “在外边奔波了一个多月,一定很辛苦吧?”

    看着他略见消瘦的脸颊,桑枝心里忍不住一阵心疼。

    门少庭却不以为然的笑笑,“只要想到你在家里等我,再辛苦心里也是甜的!”

    “油嘴滑舌!”

    桑枝白了他一眼,“快点吃吧!”

    吃完了饭,桑枝帮着收拾完毕,两人一起来到卧室,见到那枝头上扎的密密匝匝的银针,门少庭就忍不住的觉得头皮一阵发麻。

    “很疼吗?”

    门少庭忍不住有些担心的看着那枝,这么小的孩子,脑袋上扎这么多针,她是怎么忍受的了的!

    因为头上扎着针,那枝不能说话,只朝着门少庭浅浅的扯了扯嘴角儿笑了笑,表示不疼。

    桑梓笑道:“这孩子真是坚强,一连扎了三个月的针,愣是一次都没有皱过眉头,这是一般大人都做不到的。”

    “行了,不早了,你们回去吧。那枝在这里有我和你爸照顾呢,你们就放心吧。”

    莫青莲对着自己女儿女婿下了逐客令。

    桑枝心里明白,老妈这是想着让自己和门少庭有多些单独相处的时间。

    桑枝忍不住心里好笑,其实都结婚这么久了,即便算不上老夫老妻,也绝对不是新婚燕尔了,哪有这么难舍难分的。

    “妈,我们再多呆一会,等爸帮那枝取针了再走不迟的。”

    桑枝几乎是想也没想的脱口而出。

    可是莫青莲却不乐意了,“让你们走就走,哪这么多废话!”

    一边说着,还一边忍不住朝门少庭使了个眼色。

    门少庭会意,拉着桑枝就往外走,“那我们先回去了,爸妈你们也早点休息,”说着又跟那枝挥挥手,“叔叔和阿姨先回去了,改天再过来看你啊!”

    那枝乖巧的跟门少庭挥手告别。

    车上,桑枝看着正在专心开车的门少庭的侧脸,不由得就想起了门玥玮。

    如果仔细看的话,门少庭的侧脸和门玥玮很像,站在一起让人不难看出是兄妹。

    “小玮离家出走了,你知道吗?”

    门玥玮离开家已经有段时间了,这些天里家里丝毫没有她的消息,就像门少庭执行任务时候,她一点没有门少庭的消息一样。

    而刚让人郁闷的是,那天雷明追着出去找门玥玮,一直到现在也是没露面。

    桑枝试着给他打过几次电话,可是每次不是无法接通就是关机,一直到现在也没和他联系上。

    门少庭点点头:“我听爷爷说了,没事,她不会有事的,你不用担心。”

    桑枝看着一脸云淡风轻不以为意的门少庭,觉得这男人心真大。

    自己唯一的亲妹妹,因为感情失意离家出走,他居然一点都不担心,这要是自己的亲妹妹,估计自己一定整天担心的坐立不安的!

    撇了撇嘴,“那可是你亲妹妹,唯一的亲妹妹,你就一点都不担心吗?”

    “没什么好担心的,她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会照顾好自己的!”

    “那你的意思是,我连三岁的孩子都不如,整天让你担心?”

    桑枝噘着嘴,伸手摸了摸自己脖子上戴的“玥心”。‘

    门少庭就是因为不放心自己,担心她会发生意外,才让她时刻戴着它的。可见他对自己的紧张程度远胜过门玥玮。

    这一发现让桑枝既喜又恼。

    喜的是,自己在门少庭心目中的分量要高于门玥玮。恼的是,门少庭居然觉得自己连个三岁的孩子都不如,让人不放心,这也太贬低她的智商了!

    门少庭淡淡的扫了她一眼,说道:“别故意曲解我的话,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一只手支着下巴,桑枝一脸淡笑的看着他,“你就是那意思!”

    门少庭看了她一眼,摇头轻笑,“对,我就是那意思,你就是个傻女人,总是让我放不下心!”

    说着,一只手伸过来轻轻的握住她的小手。

    桑枝心里顿时一颤,没来由的小脸儿瞬间变得绯红,不好意思将头转向窗外,不敢抬头去看门少庭一脸戏谑的表情。

    回到枫林苑的家里,桑枝让门少庭坐着休息,自己则撸胳膊挽袖子的打扫屋子。

    门少庭不在的这段时间,桑枝不是住自己父母家就是回大院住,基本上就没在家里住过。

    现在回来,房间里难免落了些灰尘,倒是不难收拾,只需扫扫擦擦即可。

    收拾完客厅,桑枝来到卧室,将床单被罩悉数扯下来换上干净的。

    门少庭走进来,从后边将她一把抱住,下巴抵在她的脖颈上细密的胡茬儿来回磨蹭着,弄得桑枝一阵阵酥痒难耐。

    手里还抓着没有换好的被罩,桑枝痒的忍不住笑道:“别闹了,我干活呢。”

    “我帮你!”

    门少庭说着,一把将她手里的被罩夺了过来,随手丢在一边,伸手搂住她纤细的腰肢,轻轻往怀里一带,抱着她直接滚到了大床上……

    好一通折腾过后,两人都有些虚脱的紧紧抱在一起,桑枝累的眼睛都睁不开,娇喘着嗔怪道:“你太讨厌了,我本来想好好跟你谈谈最近发生的事情的,被你这么一弄全给打乱了。”

    门少庭挑眉笑道:“什么事情?现在说我,为夫洗耳恭听!”

    被他的话逗笑,桑枝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儿,叹了口气:“你能联系上雷明吗?不知道他有没有小玮的消息?总不能小玮没有消息,雷明也杳无音讯了吧?”

    门少庭叹了口气,轻轻揽着她的头,在她额头上印上一吻,“你还是爱操心,有那精力还不如多操心操心你老公我,他们都是大人了,会自己照顾自己的,你就别跟着瞎担心了行不!”

    桑枝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伸手抓住门少庭不安分的大手,“上校同志,你说小玮他们是大人,自己会照顾自己,不要我操心。还说要我多操心操心你,难道你是小孩吗?需要我操心你什么,吃饭还是穿衣啊?”

    说完一脸戏谑的看着门少庭,那神态仿佛就像是母亲看着自己的孩子一样。

    “小女人,你故意的是不是?看我不吃了你!”

    门少庭说着一个翻身直接将她压在身下,饿虎般的朝她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