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转眼到了元旦,桑枝和门少庭计划着中午陪桑枝父母一起过,晚饭的时候回大院。

    合计的挺好,上午时候两人一起带着那枝出来逛街,给双方家人挑选礼物,还帮着那枝给家里的买了礼物寄回去。

    中午才回到桑枝父母家,屁股还没坐热,门少庭便接到家里电话,是母亲林雅然打来的。

    电话里林雅然语气焦急的告诉他,爷爷突然昏倒,现在正在去医院的路上。

    门少庭和桑枝饭也顾不上吃饭了,赶紧开车赶往医院。

    军区总医院手术室的走廊上,林雅然和门正正一脸焦急的望着手术室的门等着。

    “爸妈,爷爷什么情况?”

    门少庭看了看手术室紧闭的门,心里莫名的沉重起来。

    “突发心梗,幸亏送的及时,不然爷爷可能就……”

    林雅然说着,眼泪就止不住的淌了下来。

    她嫁进门家三十年来,门光荣一直拿她当自己的亲生女儿看待,对她一直很好,甚至从来没有大声的说过她。

    而林雅然也一直把公公当成自己的亲生父亲一样对待,两人关系很好,真的就像父女俩的关系。

    如今老爷子突然病倒,林雅然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直接就乱了阵脚,幸亏门正在家,不然她一个人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桑枝走上前,伸手轻轻揽着林雅然有些微微颤抖的肩膀,安慰道:“别担心,爷爷不会有事的。”

    其实自从上次门光荣参加完战友的葬礼回来之后,整个人的精神就感觉萎靡了很多,不如以前那么矍铄了。

    大家都知道,老爷子是受了战友离世的刺激,想到自己也是年纪一大把的人了,说不定哪天也眼睛一闭就走了,心里一时看不开,有些抑郁。

    为此林雅然还特意请了心里医生给老爷子开导,几次之后,老爷子的精神状态明显的好转了,大家也就以为没什么事了。

    可是没想到,今天却突然发病,着实把大家给吓了一跳。

    经过四个多小时的手术,老爷子的命终于被医生给从阎王爷那抢了回来。

    手术后门老爷子被送去了icu病房,暂时还不能让人进去探视,门少庭看了看众人说道:“我一个人在这里陪着爷爷就行了,你们都回去休息吧。”

    林雅然还想说什么,门正却握住她的手说道:“爸爸现在这样,我们这么多人都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让少庭在这陪着,咱们先回去吧。”

    林雅然这才点点头,又嘱咐门少庭说道:“爷爷醒了一定要赶紧打电话告诉我们,知道吗?”

    门少庭笑了笑,点头,“我知道了,你们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桑枝看着他,“我留下来陪你,有什么事,也好有个照应。”

    “不用了,这里也没什么事的,你回去陪爸妈吧。”

    “可是……”

    桑枝还想说什么,林雅然却开口说道:“让枝枝留下吧,你们两个人在这里我们也放心些。”

    送走门正和林雅然,原本看似淡定的门少庭,身子突然一栽歪跌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桑枝知道他对老爷子的感情,心里承受的压力。

    挨着他坐下,伸手紧紧握住他有些冰冷的大手。

    “别担心,爷爷一定不会有事的,他还没抱到重孙呢,舍不得离开我们的。”

    门少庭点点头,起身走到icu病房前,隔着玻璃看着身上插着氧气管子躺在那一动不动的爷爷,眼泪再也抑制不住的自眶中滚滚而出。

    “一直以来,我都把爷爷当做自己的偶像,一直觉得他是永远都不会倒下的神。虽然是爷爷,但更像是爸爸,在我心里他比爸爸更亲。我从不敢想象,如果爷爷有一天真的离开了我,我会怎样。”

    门少庭的声音低沉黯哑,仿佛努力的压抑着内心的悲痛。

    “直到上一次爷爷生病住院,我才意识爷爷也有老的一天,而这一天已经在我们不知不觉中到来了。所以尽管爷爷有些无理取闹,以病威胁,逼着我相亲,结婚,我还是按照他的意愿做了,不为别的,只为能看到爷爷高高兴兴的。”

    桑枝理解门少庭的话,更明白他的感情,如果不是那次爷爷以病威胁,她和门少庭也不可能走到一起,现在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只是,现在爷爷还有未了的心愿!

    门少轩和重孙子!

    门少轩能不能找到,桑枝不知道,也不是她能做到的,但是重孙子……

    想到这儿,桑枝心里忍不住有些自责。

    和门少庭结婚以来,自己一直没有刻意的采取过什么避孕措施,可是肚子却一直没有反应,为此,桑枝还特意让自己做中医的爸爸帮忙开了些利于怀孕的中药调理身子。

    当然这些都是瞒着门少庭和门家的人的,可是药也吃了有段时间了,还是没有反应,难道真的像母亲担心的那样吗?

    “少庭……”

    桑枝犹豫着开口。

    “嗯?”

    门少庭一双泪朦朦的眼睛转而看向她,“怎么了?”

    “我觉得自己很对不起爷爷。”

    桑枝心虚的低着头,声音很小,仿佛蚊蝇叮咛。

    “怎么了?”

    门少庭不明所以,抹了把脸上的泪痕,一脸疑惑的看着她。

    “为什么这么说?”

    “咱俩结婚也大半年了,可我这肚子……”

    一边说着,桑枝一边伸手摸了摸自己不争气的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爷爷一直盼着抱重孙的。”

    门少庭这才明白她要说什么,扯了扯嘴角儿,淡淡的笑了笑:“傻瓜,这又不是你的错。”

    桑枝囧了囧,“我觉得就是我的错,你说我是不是有问题不能生?不然怎么会一直没有反应呢?”

    母亲莫青莲的话又闪现在脑海中,桑枝心里七上八下的打着鼓,真的担心万一不幸被母亲一语成谶了,那自己和门少庭该怎么办?

    门少庭被她的话逗得忍不住笑了出来,伸手抚了抚她柔顺的秀发,安慰道:“别没事自己吓自己行吗?你身体不是一直挺好的吗?怎么会发生那种事情。你要是不放心,等过段时间,爷爷病情稳定下来,我陪你去医院做个检查,顺便我也检查一下,说不定不是你的问题而是我的问题呢!”

    “呸呸呸……别瞎说行吗?你诚心气我是不是!怎么可能是你的问题,你不会有问题的!”

    桑枝赶紧的呸了几口,瞪了门少庭一眼,“不许瞎说!”

    说完自己都忍不住笑了,他怎么可能有问题呢!他精力那么旺盛,需求那么强烈,而且……体格这么棒!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咱们都不会有问题的,别胡思乱想了。爷爷也不会有事的,他会好起来,抱上期盼已久的重孙的!”

    门少庭说着,一把将她搂进怀里,紧紧的拥着。

    “可是……”

    想到母亲,桑枝还是忍不住的有些担心,万一自己和母亲的情况一样,那该怎么办?

    “没有可是,就算咱俩真的没有孩子,也没事,我只要你!”

    门少庭的话成功的感动了桑枝,窝在他怀里,眼泪就忍不住的淌了下来。

    他说没事就真的没事了吗?

    自然不可能!

    门家只有门少庭这么一个孙子,全指望他为门家开枝散叶延续香火呢。虽然门家不像有的家庭那么迷信,但老爷子想抱重孙的愿望却是非常浓烈的,不然也不会情急之下亲自跟她开口请求。

    万一……桑枝不敢想下去,万一真的是自己的问题,她跟门少庭的婚姻便也就走到尽头了吧?

    就算门少庭不嫌弃自己,对自己不离不弃,自己也不能自私的继续霸占着他了……

    想到这儿,桑枝心里说不出的沉重。

    门少庭知道桑枝心里还没想通,也不说话,只是用力的紧紧的搂着她,仿佛要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桑枝知道,他是想借此告诉自己,他只要她,不在乎他们将来有没有孩子!

    想了半天,桑枝终于鼓起勇气,从门少庭怀里挣脱出来,双手握住他的大掌,紧紧放在自己胸前,说道:“门少庭,你答应我,过段时间陪我去医院做检查吧。”

    看着她一脸认真的表情,门少庭忍不住笑了,用力的点点头,“好!”

    桑梓给桑枝打来电话,询问门老爷子的情况,还说要跟莫青莲一起过来看看老爷子。

    桑枝给拒绝了,“爸,爷爷他现在刚做完手术,还在icu病房还没有醒过来,你们先别过来了,过来也无法探视,还是等等吧,等爷爷醒过来,病情稳定了你们在过来看望吧。”

    听女儿这么说,桑梓也不勉强,又问了下老爷子具体的病情,说是等老爷子醒了之后,他给老爷子炖点合适他身体吃的补汤送过去。

    桑枝挂了电话,转头,门少庭正一脸浅笑的看着自己,忍不住囧了囧问道:“笑什么?”

    门少庭摇摇头说,“没有笑你,我是在庆幸自己娶了你这么一个好老婆……”

    桑枝听了心里一阵得意,才说要借机得瑟一下,没想到门少庭又开口说道:“娶了著名老中医的女儿当老婆好处就是多,以后家里人身体有什么不适,岳父大人一个补汤就给搞定了,吃什么补什么!”

    桑枝气得鼻子差点歪了,感情他这不是夸自己呢!人家是在夸他那个当中医的泰山大人呢!

    门光荣身体恢复的很快,第二天便从icu病房转到了普通病房。

    医生说,着全仗着老爷子身体底子好,换成别人,这么大面积的心梗很难恢复的这么快的。

    医生的话,让门家一家人的心这才彻底的放了下来。

    门光荣身份特殊,这一住院可不要紧,病房里每天都是人来人往络绎不绝,上到领导同僚,下到下属朋友,探视的人一拨接着一拨,病房的门槛都快被踏破了。

    幸好病房本来就没有门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