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这几天桑梓总是送些他特意用各种中药材煲的补汤过来给门光荣喝,老爷子每次见着他都很高兴,总是将他带来的汤喝得涓滴不剩。

    门少庭在老爷子转进普通病房的第二天便被召回了部队,去执行一项据说是很特殊的任务。

    他是从医院直接去的部队,桑枝送他出了医院大门,依依不舍的跟他告别。

    “门少庭,你一定要好好的保重自己,给我活蹦乱跳的回来!”

    桑枝看着他一脸严肃的嘱咐着。

    门少庭笑了笑,伸手捏了捏她滑腻的脸颊,“知道了,我又不是鲤鱼,还活蹦乱跳的。好了,我走了,你赶紧回去吧,外边冷!”

    “你先走!”

    桑枝固执的看着他。

    每次送他离开,桑枝都很执着,一定要看着门少庭上车离开后,才肯转身回去。

    知道她的固执,门少庭也不勉强,伸手将她揽进怀里,用力的抱了抱,低头在她额头上深深的吻了一下,才将她放开,又帮她将大衣最上边两颗开了的扣子系上,才转身上了车。

    “进去吧,乖乖的等我回来!”

    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车子,桑枝用力的点了点头。

    天气阴沉的厉害,明明才刚过了中午,天空中却是一片乌黑,一阵北风吹过,刺骨的寒风打在脸上,仿佛碎玻璃碴儿削在脸上,一阵阵的刺痛。

    都说北方的冬天比南方冷,夏天比南方热,一点不错,干冷的天气仿佛要将人的骨头冻裂一般。

    桑枝下意识的裹紧了大衣,抬头,忽见天空中竟稀稀疏疏的飘起了雪花。

    雪花不大,薄薄的仿佛撕得粉碎的纸片洋洋洒洒的自空中飘落,落在地上马上便融化成了雪水。

    这是今年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就这样在元旦过后不久悄然而至。

    桑枝不自觉地伸出手去,想去接住那一片片看上去孱弱的舞者,只是才一碰触到她温热的手指,便化作一片晶莹自指尖滑落,只留给她一片冰凉的寒意。

    雪越下越大,不一会细小的如齑粉般的雪花,就变成了鹅毛大雪铺天盖地的漫天飞舞。

    整个世界仿佛变成了一片雪白,地上,车上,很快就盖上了一层厚厚的白被。

    “好大的好漂亮的雪啊!”

    桑枝显得真兴奋,裹着大衣朝医院里跑去,她要去告诉老爷子,下雪了,皑皑白雪,就像老爷子年轻时候登过的雪上一样的纯净洁白。

    “爷爷,下雪了,很大很漂亮!”

    桑枝几乎是一口气跑到了老爷子的病房,房间里,林雅然正扶着老爷子坐起来,窗外的白雪纷纷扬扬的飘落下来,屋外的窗外上已经落了厚厚一层。

    “嗯,下雪了,没想到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就来得这么大,瑞雪兆丰年啊,好啊,这场雪来得好啊!”

    门老爷子看着小脸儿冻得通红的桑枝,笑着朝她招招手,让她坐到自己身边,“少庭走了?”

    “嗯。”

    桑枝乖巧的坐在老爷子床边,伸手拍了拍自己冰凉的脸颊,娇羞的笑了。

    门光荣点点头,“嗯,这些天你跟少庭不分昼夜的在医院里陪着爷爷,也一定累的够呛。现在爷爷没事了,你也回去休息去吧,明天该上班上班,不用担心爷爷,爷爷还等着抱重孙呢,且得活着呢,放心吧!”

    听老爷子这么说,桑枝心里不由得一阵心酸。

    “爷爷,我不累,让我在这陪着您吧。”

    林雅然看着她笑着说道:“听爷爷的话,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照顾着呢,没事的。医生不是也说爷爷身体恢复的很好吗,用不了多久就能出院了。回去吧,听话!”

    见婆婆也这么说,桑枝便不再坚持,拿了包,又嘱咐了爷爷和婆婆几句,这才转身出了病房。

    出了医院大门,走到路边出租车临时停靠处等车。

    老爷子的话就不停的在她的耳边回绕,桑枝想,自己回去好好休息几天,找个时间便去医院做个全面的检查吧,虽然一直希望门少庭陪自己一起去,但是现在门少庭又去执行任务了,恐怕一时半会儿回不来,而她实在不想再拖下去了。

    检查之后,看看结果如何,再根据实际情况做下一步的打算吧!

    如果……

    桑枝心里一直抗拒去做检查,就是担心如果……如果结果真的像母亲说的那样,那么她便要面临痛苦的抉择,而这正是她最不愿意面对,也最害怕面对的!

    可是现在,为了老爷子,也为了门家,她即便一万个不愿意,也不得不去面对了!

    下雪天出租车不好打,桑枝站在雪地里瑟瑟得等了半天才终于等到一辆出租车。

    桑枝没有回大院,而是打车直接回了自己父母家里。

    好几天没见到那枝了,打电话的时候,小丫头说想她了,还说周末放假的时候要跟着爷爷一起来医院看望老爷爷。

    桑枝想着那枝再过些天便要回去了,自己应该多抽出时间陪陪她,看看她还有什么需要,争取在她回去前都帮她置办齐了,到时候一起打包给她托运回去。

    打车到了小区门口的时候,桑枝从车里隐约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迎着风雪在前边走着。

    没错,是肖菲!

    桑枝赶紧让司机停车,自己就在小区门口下了车。

    “肖菲!”

    一边追着肖菲的脚步,一边大声喊道。

    风很大,桑枝才一张嘴,就灌了一嘴的风。

    灌得她喘不上气来,弯着腰猛咳了好一阵才算缓过劲儿来。

    直起腰来的时候,肖菲已经沿着小路转了一个弯,看不见了。

    桑枝叹了口气,蹙着眉从包里掏出手机,拨通了肖菲的号码。

    “你走这么快干嘛?害得我追不上你!”

    肖菲一愣,转身看了看身后,并没有看见桑枝,不由得问道:“你在哪儿呢,我没看见你啊!”

    “你站着别动!”

    桑枝说着,举着手机朝肖菲这边跑了过来。

    “走这么快赶着回家吃饭啊,现在又没到饭点,你找什么急啊!”

    来到肖菲面前,桑枝将手机扔进包里,冻得发红的双手不停的来回搓着。

    肖菲看着她跑得气喘吁吁的样子,忍不住笑道:“你怎么跑着回来的,车呢?”

    肖菲知道门老爷子住了院,也知道桑枝这几天一直在医院里陪老爷子,只是没想到这个时间会在自己家小区碰见她。

    “你今天不用在医院陪老爷子吗?”

    桑枝摇摇头,“嗯,我婆婆在医院陪着呢,让我回来休息。你这是去哪了?又上班了吗?这么早就下班了?”

    虽然一直跟肖菲保持着电话联系,但也有挺长时间没有见过面了,对于肖菲的近况,桑枝还真的不甚了解。

    肖菲扯了扯嘴角儿,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有,我现在这种情况,哪个公司肯要我啊!”

    自从在江北城公司擅自离职之后,肖菲投了无数应聘简历,可是每次去面试都会被江北城以各种方式给搅黄。

    最可气的有一次,肖菲面试都已经成功了,人家通知她第二天就可以去上班了。

    结果第二天,肖菲去上班,身后跟着寸步不离的江北城。

    而且江公子逢人便说自己是肖菲的男朋友,陪着她一起来来上班的,请各位前辈多多照顾他家菲菲。

    偌大的公司,几十号员工,还是头一次见到带着男朋友来上班的同事。

    肖菲瞬间便成了公司的焦点人物,尤其江北城长得又帅又妖孽,加上他像只哈巴狗似的紧紧跟在肖菲身后,就连肖菲去卫生间,他都在外边给站岗放哨。

    肖菲实在忍无可忍了,在卫生间外边终于火山爆发,指着江北城失控的吼道:“江北城,你到底要干嘛啊?我在工作你知不知道,我跟你不一样,没有工作我会饿死的!”

    可是江大公子,双手抱肩,云淡风轻的说了一句:“我养你,保证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

    肖菲,气得白眼儿狂翻,就差拿马桶盖招呼他了!

    就这样,肖菲上班的第一天,不到下午下班时间,就被经理请了过去,好言劝退了。

    说是劝退,实际上就是开除。

    理由很简单,她男朋友扰乱了公司正常的工作。

    任凭肖菲怎么解释说江北城不是她男朋友,人家就是不听,只有一句话,“我们这里确实不适合你,你还是另谋高就吧!”

    肖菲气呼呼拎着包公司出来,转身狠狠的瞪着江北城,“江北城,你到底要干什么?”

    江北城笑得一脸得意:“你想工作简单啊,我公司的大门随时向你敞开着。”

    肖菲扬起一道灿烂的笑,款步走到他的跟前,柔声道:“是吗?”

    “是……啊……”

    江北城还没来得及得瑟,便是一声惨绝人寰的哀嚎,一双欲哭无泪的眼睛,萌哒哒的瞅着脚上。

    肖菲一只细长的高跟此刻正不偏不倚的踩在他的脚背上,一边笑着,一边用力的踩着,嘴上却狠狠的说道:“这就是你跟着我的下场!”

    说完手包一扬,转身踩着高跟鞋优雅的走了。

    但是从那之后,肖菲便再也提不起兴致找工作了,反正就算是找了,江北城也会想方设法的给她弄黄,干脆不找了。

    “那你这大雪天的是干嘛去了?”

    桑枝看着一身雪白羽绒服的肖菲,一脸疑惑的问道。

    “我刚刚去车站送我爸妈去了,这不才回来嘛!”

    原来肖菲父母提前回老家过年了,肖菲过几天也要回去的。

    两人就这么在大雪天站在外边聊了半天,才分手各回各家。

    桑枝回答家里的时候,桑梓和莫青莲还都没有下班,而那枝也没有放学,家里只有她一个人。

    趴在阳台上望着外边依旧飘扬的大雪,正自出神儿,突然响起的急促的敲门声,吓了她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