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打开门,便看见一脸气急败坏的肖菲。

    粗了蹙眉闪身将她让了进来,不解的问道:“不是回家了吗?怎么又跑到我这来了?”

    虽说两家同在一个小区,离得并不远,但是从桑枝到家,到现在肖菲追过来,时间很短,可见肖菲是到了家里并未作停留便直接奔了过来。

    肖菲在门口使劲儿的跺了几下脚,将飘落身上的雪花拍打干净,才进了屋子。

    “家里就你一人啊?”

    伸着脖子瞧了瞧,见家里只有桑枝一人,长长的松了口气。

    桑枝给她倒了杯热水,一脸好笑的看着她,“你找我有事?”

    “没事,就是上你家来躲躲清闲。”

    肖菲双手捧着热乎乎的茶杯随口说道。

    “多清闲?”

    桑枝一脸疑惑的看着她,“伯父伯母不是回老家了吗?你家里不是就你一个人吗?”

    古怪,有古怪!

    “我……”

    肖菲欲言又止,叹了口气,“唉,别提了,谁知道我爸妈居然出卖自己女儿,把家里的钥匙给了江北城,他现在俨然当我家成了他自己家,随便出入,还……”

    “还什么?”

    很显然,桑枝对肖菲难以启齿的话才更感兴趣,早就知道肖菲父母被江北城给收买,和他达成了战略联盟的合作伙伴关系,但是没想到二老居然这么前卫,竟然将自己家里的钥匙给了江北城,就不怕引狼入室吗?

    不对,这摆明就是故意引狼入室!

    肖菲撇了撇嘴,闭口不谈了。

    可越是这样,桑枝就越是好奇。

    忍不住的抱着她的胳膊来回的晃悠着,“快说,他究竟怎么你了?”

    肖菲白了她一眼,叹了口气,“你想哪里去了,他能把我怎么样!他就是直接把自己的行李包拎到了我家,还穿着睡衣在我面前一个劲儿的晃荡,你说可气不可气,真当那里是他自己家了!”

    “噗……”

    桑枝忍不住笑出声来,“看来江北城为了追到你,还真的是将死皮赖脸死缠烂打的精神发挥到了极致,也真是难为他了。”

    说着,桑枝胳膊肘轻轻的杵了肖菲一下,“人家都这样了,你干脆就从了算了呗!”

    肖菲忍不住又白了她一眼,“说什么呢?根本不像你说的那样好不好!”

    桑枝叹了口气,一脸莫名的看着她,“我真的搞不懂,他爱你,你也喜欢他,你怎么就不能接受他呢?你一开始误会江北城和门玥玮在谈婚论嫁,现在也知道了,他们根本就不可能,门玥玮甚至因为家里逼婚而离家出走,到现在家里一点她的消息都没有,难道这样还不能证明他们的清白吗?”

    她不明白,肖菲到底在别扭什么执着什么!

    难道就因为之前瞎眼跟了郑尧,就对爱情失去了信心,再也不能爱了吗?

    肖菲囧了囧,摇头叹息道:“根本不是你想得这么简单,爱情是两个人的事,可婚姻是两个家庭的事,我总不能为了要跟他在一起,害的他跟家人感情破裂吧!”

    说着,肖菲站起身,走到阳台上,望着窗外依旧纷扬的雪花兀自出神儿。

    她的话,让桑枝心里多少有些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却还是不太肯定。

    走到肖菲伸手,轻轻的握住她的双肩,问道:“他家里人背着他找过你了是吗?”

    肖菲消瘦的双肩明显的轻颤了一下,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因为门玥玮的离家出走,江北城父母责问江北城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江北城冲动之下跟父母摊牌,告诉他们自己和门玥玮一直以来都在演戏,两人根本就不是恋爱关系,各自心里有着自己爱的人。

    而他江北城喜欢的人不是门玥玮,而是另一个女孩子。

    江北城的父亲也是个要脸面的人,听儿子这么说,当时气得就忍不住的浑身颤抖,甩手就给了江北城一巴掌。

    要不是江北城母亲拦着,估计江北城一顿暴揍是免不了了。

    可即便这样,江北城依旧昂着头,没有一丝悔意。

    江北城父母背着江北城,查了肖菲的背·景,知道了她的过去,更了解到她曾经怀过孕还掉过胎,甚至为了别的男人割腕自杀的事情。

    这样的女人怎么配得上他们这么优秀的儿子,他们这么显赫的家世呢!

    所以他们背着江北城找到肖菲,对其一番言语侮辱之后,甩出一张支票,要求她离开自己儿子。

    桑枝听了气得浑身颤抖,“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呢?这也太侮辱人了!”

    肖菲扯了扯嘴角儿,淡淡的苦笑,“我不收他们的支票,他们还说我是假清高。你说,这种情况下,我和江北城在一起了,真的能过好吗?我们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的世界我触不到,我的世界自然他也不可能了解。”

    “可是他为了你都不惜放下身段厚着脸皮蹭住到你家了,这还不能表明他的态度吗?”

    江北城父母的做法确实可气,可冷静下来想想却也是情理之中的。

    现在的关键还是看江北城,而江北城对肖菲的一往情深,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这个骗不了人!

    “桑枝,你的婚姻太一帆风顺,你不了解不被家人祝福的婚姻会是多么的不幸,我说了,爱情是两个人的事,可是婚姻却是两家人的事。我这个年龄已经过了为爱奋不顾身的冲动期了,我不能为了要跟江北城在一起而害了他。”

    桑枝看着肖菲,表情有些复杂。

    肖菲说的没错,自己阴差阳错的嫁给门少庭,但事实证明,自己没有嫁错,门家人对自己都很好,只除了公公门正心里有些抱怨,但也只限于心里,并未对自己做出明显的伤害。

    而肖菲现在的情况跟自己确实很大的不同,江家父母都已经找上她当面要求她离开江北城了,如果换做是自己,估计自己也一定不会接受江北城了,只会选择放弃。

    “这些事情,江北城知道吗?他父母找过你的事情……”

    肖菲摇摇头,“不知道,我怎么可能跟他说这些。”

    一时间,桑枝也没了主意。

    她理解肖菲的做法,同时也为江北城感到可惜,可是做为两人朋友的她却又帮不上任何忙,这让她心里感觉很无助。

    轻轻拍了拍肖菲的肩膀,“算了,我什么也不说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肖菲转过身,看着她轻轻的笑了笑,“枝枝,你家上校不在家吧?我能去你家住几天吗?你放心,我不会住太久的,就几天,然后我也要回老家去过年了,相信江北城也就死心了。”

    桑枝笑了笑,“这有什么难的,密码给你给你,随便你想住多久都可以。”

    说完,从客厅沙发的包里掏出手机,编辑了枫林苑家里的密码钥匙发给了肖菲。

    肖菲感激的一把将她抱住。

    又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桑枝还纳闷儿呢,怎么今天来自己家里的都是急茬儿!

    “肖菲,你以为躲在桑枝家里我就找不到你了吗?”

    打开门,江北城一脸闲适的抱肩而立,目光掠过面前的桑枝,直勾勾的盯着屋内的肖菲。

    没等桑枝说什么,肖菲已经忍不住爆粗口。

    “江北城,你有病啊,干嘛跟快橡皮糖似的黏着我,你这样很讨厌知不知道!”

    江北城无所谓的耸耸肩,“讨厌也好,可爱也罢,反正只要你对我有感觉就好。”

    桑枝忍不住抚了抚额,江北城实在太让她刮目相看了,这跟她印象中的形象实在大相径庭,让她有些不敢相信。

    “进来再说吧。”

    这么开着门万一被邻居看到,还以为自己招惹了个什么男人回家来呢,真那样的话,她岂不是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了!

    客厅里,肖菲和江北城隔人相望,两两无语。

    一个气得腮帮子好像青蛙一鼓一鼓的,另一个却一脸浅笑云淡风轻。

    桑枝看着两人忍不住想笑,这算怎么回事啊?

    两个人开战,战场却是在不相干的自己家里吗?

    “应该是我爸妈回来了,要不你俩先去我卧室里聊会儿?”

    听见门锁转动的声音,桑枝抬头看了看客厅墙壁上挂着的壁钟,知道是父母下班回来了。

    让自己父母看见他们这么大眼瞪小眼的总是不好,所以桑枝才建议两人去她的卧室待会。

    江北城倒是没意见,可是肖菲想得多,觉得不合适,所以干脆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等着桑枝父母进门。

    房门被打开,桑梓领着那枝进来,看见屋内气愤古怪的几个人不由得就是一愣,随即笑道:“肖菲过来了,正好晚上留下来吃饭,伯父买了好多菜回来。”

    一边说着,一边将那枝的书包摘下来挂到衣架上,拎着两大兜子菜走了进来。

    桑梓以前没有见过江北城,看着他不由得愣了一下,“这位是……”

    不待桑枝和肖菲说话,江北城已经很自来熟的伸过手来,“伯父你好,我叫江北城,是肖菲的男朋友,和桑枝是大学同学。”

    桑枝听了旁边掩嘴偷笑,肖菲则气得差点炸了肺,狠狠地瞪着他,可惜眼神杀不死人!

    “哦,肖菲男朋友啊,不错,不错。坐着,一会一起吃饭。”

    桑梓说着,举了举手里的兜子,“你们坐着,我先去厨房把菜收拾出来。”

    那枝一脸怯怯的看着屋内两个陌生的人,不由自主的往桑枝身边蹭着。

    桑枝笑着拉过她,“叫人。”

    “叔叔好,阿姨好。”

    那枝很乖巧的叫着人,桑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乖,先进屋写作业去吧,写完作业吃饭。”

    那枝点点头,从衣架上摘下书包,看了肖菲和江北城一眼,兀自进屋去了。

    “这孩子是谁啊?”

    肖菲疑惑的问道。

    桑枝简单的跟他们说了那枝的情况,肖菲听后忍不住感慨:“你家上校同志真好,简直太宠你了!”

    不经意的一句话,却换来江北城一个大大的白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