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江北城随手从茶几果盘里拿起一只苹果,殷勤的递到肖菲面前:“难道我对你不好吗?”

    肖菲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吃了晚饭,桑枝跟着肖菲和江北城一起从家里出来,她要回大院去住,而肖菲去哪里住,就要取决于江北城了。

    看着肖菲一脸恳求的表情,桑枝忍不住的叹气,看了看江北城问道:“你开车来的吧?我正好没有开车,方便送我一程吗?”

    江北城看了看肖菲,有些担心的问道:“你一个人在家里没事吧?我送桑枝过去,马上就回来,不要害怕啊!”

    肖菲无语的望了望天,大雪初霁冷月星疏却让人感觉十分舒服。

    “我在自己家里怎么会怕?”

    说完转身,背对着他们挥了挥手,径直朝自己家走去。

    江北城望着肖菲的背影,忍不住的摇摇头,看向桑枝说道:“走吧,我送你回去。”

    车上,桑枝犹豫了一下,问道:“江北城,你对肖菲真的能做到一辈子不离不弃吗?”

    江北城一边开车一边点点头,又摇摇头,“不知道,我不知道将来会怎么样,但是我知道,现在我就是想和她在一起,如果我的生命中没有她就不会有色彩。”

    “你到坦诚,可是你想过没有,肖菲的情况,你家人能接受吗?如果你们两个在一起不被家里人嘱咐,你怎么办?你父母反对,你怎么办?”

    “我父母那边,我有把握说通,现在关键的问题是肖菲,我得先把她搞定才行啊!”

    桑枝叹了口气,江北城认为的关键是在于肖菲,而肖菲之所以迟迟不肯答应他的原因却是他的父母。

    这还真是一个矛盾的问题,桑枝不知道自己要不要跟江北城说他父母私自找过肖菲的事情,肖菲不希望她说,可是……难道就看着他们俩个人这么马拉松下去吗?

    “你这么看着我干嘛?是不是肖菲跟你说了什么?”

    感觉到桑枝的为难,江北城忍不住问道。

    “没有,她什么都没跟我说。”

    几乎是下意识的否认,她想,他们两个人的事情,还是让他们自己解决吧。

    肖菲真是说到做到,担心江北城杀个回马枪,看着江北城的车子出了小区,便转身也走出小区,打车直接去了桑枝枫林苑的家里。

    她觉得两个人实在有必要分开一段时间,让大家都冷静一下。

    在她看来,江北城之所以死追着她不放,并非完全出于爱情,而是男人的通病,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如果自己真的答应了他,说不定他对自己就没有这么热情似火了。

    桑枝回到大院时候,林雅然已经睡下了,吴妈告诉她,门正在医院里陪着老爷子。

    回到自己房间,简单的冲个了澡,裹着被子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江北城打来电话,语气很焦急,问桑枝知不知道肖菲去了哪里,为什么不在家里?

    桑枝扶额无语的扯了扯嘴角儿,肖菲为了躲他真的是煞费苦心,居然真的跑去自己枫林苑的房子那边去了。

    “江北城,你先别着急,肖菲没事,她只是不想见你,不想被你打扰。欸,我说,你就这么厚脸皮的赖在人家家里,你真的觉得这样有效果吗?”

    江北城叹了口气,“没效果,她不是已经躲出去了嘛!”

    桑枝忍不住笑出声来,“就是啊,所以别这样了,换个策略吧,好好想想,看看还有什么方式能打动她。”

    “那你说什么方法能打动她啊?”

    “大哥,这个需要你自己想啊,我怎么知道。好困,不扯了,我要睡了,你自己慢慢想哈,挂了,晚安!”

    桑枝说着,不待江北城反应,已经速度的挂了电话。

    心里忍不住偷笑着,今夜注定无眠了,不知道肖菲能不能睡得着。

    这么想着,忍不住给肖菲发了条短信过去,“在干吗,睡了吗?”

    “没,在你家看电视。”

    肖菲的短信回的很快,明显的没有睡觉。

    “怎么,睡不着?”

    “马上就睡了,你怎么还不睡,在医院陪了几天床,不累吗?”

    还有心情关心她,看来精神头不错!

    “嗯,我也马上睡了,你也早点休息,晚安!”

    和肖菲通完信,桑枝躺在床上想着心事却依旧睡不着。

    等老爷子出院了,自己就找个时间去医院做个检查吧!

    终于下定了决心,无论结果如何,她想,自己都会坦然面对的。

    老爷子身体恢复的不错,在医院里躺了半个多月,就吵吵着出院了。

    “我这把老骨头还能折腾几天,你们不用替我担心。等着过了年,我也该退休了,到时候还想着学人家赶赶时髦,到处走走看看呢!”

    桑枝搀扶着老爷子,笑着说道:“爷爷身体很棒,出去旅游没问题的,到时候您想去哪儿,我陪您去!”

    老爷子一听高兴了,但随即又想到了什么,拉着桑枝的手,有些心疼的说道:“少庭这次出任务恐怕年前是回不来了,你们结婚的第一个新年就没有办法陪你一起度过,不会怪他吧?”

    桑枝摇摇头,“不会,没事的,今年不能一起过年,还有明年,后年,以后机会多的是。”

    虽然嘴上这么说,其实桑枝心里多多少少还是觉得有些小委屈和酸涩的。

    不过当着老爷子和公婆的面,她这个做媳妇的怎么也得表现的大度识大体一些。

    那枝通过三个多月的针灸治疗,效果非常显著,桑梓觉得她可以回去和家人一起过年了。

    桑枝帮她订了机票,然后跟那枝父母联系好,让他们提前到机场去接机。

    送那枝去机场的这天,莫青莲拉着那枝的手,眼泪就忍不住的掉了下来。

    虽说相处时间不长,但那枝这孩子乖巧懂事,莫青莲十分喜欢,奶奶长奶奶短的叫着,真的就把她当自己的孙女看待了。

    如今小丫头就要回去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心里自然是舍不得的。

    舍不得那枝的不光是莫青莲,还有桑梓和桑枝。

    人都是有感情的,相处时间久了自然而然就产生了感情,而离别更是煽情催泪神器,为人们平添了几分伤感。

    桑枝一直说自己送那枝到机场就行了,不让爸妈跟着。

    可是莫青莲不干,硬是拉着桑梓一起跟着来到了机场。

    那枝临登机的前一秒,桑梓还不忘嘱咐着,“给你的药记得要按时按量吃,吃完了就给爷爷打电话,爷爷再给你寄啊!”

    那枝抱着几人大哭了一通,然后深深的给他们鞠了个躬,这才依依不舍的上了飞机。

    送走那枝,桑枝开车将两个直抹眼泪的老人送回家里,“爸妈,你们别这样,什么时候想那枝了,我给你们买张票,你们就过去看她呗,或者等孩子放暑假的时候,咱们再接她过来玩,又不是就见不到面了,瞧你们哭的一副生离死别的凄惨样子,也不怕人家笑话!”

    “哼,谁敢笑话啊,凭什么笑话我们啊!”

    莫青莲瞪了她一眼,“那枝都比你懂事,多乖巧的孩子啊,从来都不会惹我们生气,不像你似的,这么大了还净让我们操心。”

    莫青莲的话匣子一打开就搂不住,“不是我说你,你跟少庭你们什么时候有时间赶紧去医院检查一下吧,这都结婚多长时间了,肚子还没个动静,你这是想急死我们啊!”

    桑枝忍不住扶额,“爸,你看我妈……”

    桑梓无奈的笑了笑,赶紧打圆场:“枝枝,你不是还有事吗?你赶紧去忙你的吧!”

    桑枝恍然,一拍脑门儿,“对啊,我还约了顾客见面的,来不及了,不聊了,我先走了啊!”

    说着抓起包,一溜烟似的跑了。

    快过年了,公司是忙,但也没有忙到周末要加班的程度,刚才桑枝是跟老爸演了一场双簧。

    出了家门,桑枝长出了一口气,想到母亲的话,不由得扯了扯嘴角儿苦笑了下。

    其实就算母亲不说,她也是打算去做检查的了!

    到了楼下,坐在车上,忽然想起又好些天没和肖菲联系了,也不知道她现在什么情况,江北城是不是还继续无赖的赖在她家里。

    和肖菲通了电话,才知道肖菲现在已经在车站准备回老家过年了,肖菲还告诉她,自从那天自己为了躲江北城,去她家里住了一宿之后,江北城可能也觉得无趣了,便很自觉的从她家里搬了出来。

    “你现在在车站啊,几点的火车?”

    肖菲报了开车时间,桑枝看了看时间,“还有两个多小时呢,来得及,你在车站等我,我这就过去。”

    肖菲要去外婆家和父母陪着外婆一起过年,桑枝做为她的好友怎么也该去送送她的。

    桑枝父母家小区离车站不算远,开车半个小时就到了。

    候车厅的咖啡店里,桑枝找到了肖菲。

    肖菲见到她就忍不住的抱怨,“都说了不让你过来,你干嘛非得赶过来啊,我又不是不回来了,过了年不就又见面了!”

    桑枝笑了笑:“我是担心你一个人等车无聊,特意过来陪陪你,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

    两人点了咖啡,边喝边聊着,不知不觉肖菲乘坐的那班车开始检票了。

    桑枝送她过去,看着她进了检票口,才转身要离开。

    才走没几步突然觉得一阵恶心想吐,桑枝以为是自己咖啡喝多了的缘故,赶紧捂着嘴巴朝卫生间跑去。

    卫生间里,桑枝趴在水台上干呕了半天,却什么都没有吐出来,可是肚子里还是忍不住有股子恶心的感觉。

    想吐,又吐不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

    突然,桑枝想到了什么,眼前一亮,抓着包包飞快的朝外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