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拿着化验单从医院出来,桑枝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想也不想的掏出手机拨打门少庭的号码。

    听到里边传来无法接通的回答声,桑枝才忍不住自嘲般的扯了扯嘴角儿。

    门少庭正在出任务,手机自然是打不通的,自己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呢!

    手里紧紧捏着化验单,忍不住看了一遍又一遍。

    她想,这个好消息第一个知道的必须是孩子的爸爸,所以她决定暂时先不说出来,等到门少庭回来的时候,她再向大家宣布,给大家一个惊喜,也算是她和门少庭送给大家的一份新意外的年礼物吧!

    将化验单小心的放在包里,上了车子,刚要发动,手机铃声便响了起来。

    电话是父亲桑梓打来的,电话里,桑梓的语气前所未有的慌乱和焦急。

    “枝枝,你妈妈她……”

    桑枝心头一凛,心里顿感不好。

    “爸,你先别着急,慢慢说,我妈她怎么了?”

    “你妈她突然晕倒了,现在正在医院抢救,你快过来!”

    桑枝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一家医院来到另一家医院的。

    停好车子,抓起包包就往医院里跑。

    见到父亲的时候,他正坐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痛苦的双手抱着头。

    无助凄凉的样子,让桑枝心里莫名的难受,长这么大,父亲还是第一次表现的如此无助惊慌。

    直到这个时候,桑枝才赫然发现,一直伟岸坚强的父亲,也已经是年过半百的老人,身心脆弱的经不起任何一点的打击了。

    “爸,我妈怎么了?”

    桑枝快步走过去,坐到桑梓身边,伸手轻轻的拍了拍父亲的肩膀。

    桑梓抬起头的一霎,桑枝心里就莫名的涌起一股酸涩。

    只见父亲的眼角儿挂着泪水,印象中二十多年来,这是她头一次见到父亲哭。

    “爸,我妈她……究竟怎么了?”

    看到父亲的样子,桑枝心里就忍不住一阵害怕,妈妈的情况一定很不乐观,不然一向坚强的父亲不会哭的这么无助,这么悲戚。

    “枝枝,你来了。”

    桑梓双手紧紧握住桑枝的双手,仿佛要从她的手中汲取力量,让自己坚强起来。

    “你妈妈她……”

    其实桑梓和莫青莲一直瞒着桑枝,莫青莲经常会有头晕不适的感觉,桑枝几次要带着妈妈去医院检查,总被莫青莲以各种理由推拒。

    “你爸爸就是医生,家里有个现成的医生,你还怕你妈身体出问题吗?放心吧,我没事,就是有点血压高,别大惊小怪的,像我这岁数的人,身体有点小毛病,那不是正常的嘛!”

    莫青莲的强词夺理,加上父亲桑梓从一旁帮衬,桑枝也就没有坚持带母亲去做检查。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莫青莲早几年前就检查出肝有问题,他们是不想桑枝担心,所以一直瞒着。

    这些年,莫青莲一直靠药物维持着,加上桑梓帮她用中药调理,身体已经有了明显的好转,可是不知道却突然严重了。

    “爸,妈生病的事情,你们干嘛一直瞒着我,为什么不让我知道!”

    桑枝心里又是心疼又是气愤。

    妈妈生病这么大的事情,父母居然一直瞒着自己,而自己结婚前一直是和父母住在一起的,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

    她恨,恨自己太大意,对自己父母关心太少了!

    “我们是不想让你担心,而且爸爸也太自负了,一直觉得自己对中医的研究,完全可以控制住你妈妈的病情,能通过保守治疗根治你妈妈的病。”

    此时桑梓无比的自责懊悔,他觉得是自己的自负害了妻子,他对不起妻子,也对不起女儿。

    “爸……你也别太自责了,妈妈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

    正说着话,抢救室的门被打开了。

    桑梓一个箭步窜了过去,拉着医生的手问道:“小刘,我爱人怎么样了?”

    桑梓是这家医院的医生,自然和这里的大夫都认识。

    被他称作小刘的医生,其实已经不算年青,看上去至少四十出头了。

    小刘摇摇头,说道:“桑主任,你别着急,嫂子的病情暂时控制住了,没有生命危险,只是……”

    小刘说着,犹豫的看了看桑梓。

    “只是什么?”

    桑枝焦急的看着医生,急切的问道。

    “这位是?”

    刘医生看了看桑枝,有些疑惑的问桑梓。

    “这是我女儿,我爱人到底怎么样,你直说无妨。”

    桑梓语气很沉重,仿佛已经做了最坏的心里打算。

    刘医生点点头,说道:“肝硬化晚期,最好尽快进行肝移植,否则……”

    刘医生话说到一半,大家便已经明白了其中意思。

    桑梓沉重的点点头,“我明白,我明白,谢谢你小刘。”

    刘医生点点头,“手术最好尽快,最好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配型的成功率会高一些。”

    刘医生走后,桑枝和父亲来到母亲的病床前,看着依旧在昏迷中的母亲,桑枝忍不住泪如雨下。

    “爸,给我妈做肝移植吧,我这就去做配型。”

    桑枝知道爸爸和妈妈配型成功的几率远不如自己大,而且爸爸一把年纪了,虽说身体一直硬朗,可实在不适合做肝捐赠了。

    现在妈妈唯一的希望就是自己了!

    “枝枝……”

    桑梓一把抓住桑枝的手,“你要想清楚,虽说这个手术危险性不大,但但凡手术就存在很多不可预见的危险,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的,我和你妈也活不下去了。”

    “爸,放心吧,我和我妈都不会有事的!你在这陪着我妈,我这就去做配型。”

    桑枝从父亲手里抽出自己的手,又深深的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母亲,毅然的转身出了病房。

    配型结果要三天才能出来,莫青莲在第二天就已经清醒过来,知道自己女儿要给自己做肝移植,死活不同意。

    “我不同意,就是配型成功,我也不会要你的肝的,我宁愿死也不能让自己的女儿从身上割块肝下来给我装上啊!”

    桑枝气得满脸涨红,“妈,你瞎说什么呢,什么死不死的,医生说了这种手术不算什么大手术,目前国内技术已经很成熟了,成功率很高,你就放心吧,我和你都不会有事的!你是我妈,难道我要眼睁睁的看着你难受死去吗?我做不到!”

    桑枝一番话说得莫青莲哑口无言,只是默默的流着泪。

    “你别瞎想了,踏实的等着,如果配型成功,就马上手术,这次你跟我爸必须听我的,不然我会恨你们一辈子!”

    桑枝知道自己母亲的脾气,也是个宁种,而父亲一向听她的话。

    她是真的担心两个老人不听劝的擅自做主不做手术了,所以才发狠的撂下狠话。

    配型结果很成功,桑枝很适合给莫青莲做肝移植。

    得知这结果的时候,桑枝激动的差点流下泪来,母亲有救了,这比得知自己怀孕还让她激动。

    怀孕?

    想到这个词,桑枝整个人忽然心情又跌落到低谷。

    轻轻摸着自己平坦的看不出丝毫怀孕痕迹的小肚子,心里忍不住一阵阵的作痛。

    “宝宝,妈妈对不起你,你来的不是时候,为了妈妈的妈妈,妈妈只能舍弃你了,如果咱俩有缘分,等妈妈给姥姥做完了肝移植,你再重新回来做妈妈的好宝宝好不好?”

    心里默念着,眼泪便忍不住哗哗的流了下来。

    盼了这么久,终于怀孕了,可是还来不及将这一好消息告诉大家,她就要残忍的扼杀掉肚子里尚未成型的小生命,这让她怎么能不难过,不痛心呢!

    桑梓走过来,看到哭得一塌糊涂的女儿,忍不住心里也是一阵难过。

    “枝枝,要是你害怕,咱们就……”

    “爸,你想太多了,我不是害怕,我是看到配型成功,觉得妈妈有希望了,心里高兴,我是高兴的哭的!”

    桑枝抹了一把泪,伸手抓住父亲的手,“爸,我想求你一件事。”

    桑梓愣了愣,问道:“什么事?”

    桑枝吸了口气,下定决心说道:“手术能不能不在京城做,我不想让门家的知道这件事情。”

    桑梓有些怔愣的看着自己女儿,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

    “你也知道的,手术有风险嘛,你看马上就要过年了,我不想门家人跟着担心,而且老爷子还病着,他的身体也受不了什么刺激了,我担心他们会接受不了。”

    桑枝低着头,心虚的说着。

    她不敢跟自己父亲说实话,为了给母亲做肝移植,她要亲手扼杀掉自己才怀上的孩子,更担心万一自己手术会有什么后遗症……她想到了和门少庭离婚!

    桑梓定定的看了她好久,才心疼的点点头,“好,爸爸答应你。”

    桑枝和桑梓帮莫青莲办了转院手续,好在父亲医学界的朋友多,临城的莫叔叔就是父亲的好朋友。

    得知莫青莲的情况后,忙前忙后的,帮着他们转到了自己所在的医院。

    桑枝找了个借口,让父亲跟着母亲先过去,自己把这边的工作和家里的事情处理一下随后就到。

    桑梓不疑有他,带着莫青莲住进了临城莫轻远所就职的医院。

    桑枝和林雅然说,自己父母要回母亲老家过年,因为母亲很久没有回去过了,家里正好有老人春节过寿,想着让自己跟着一起过去看看。

    林雅然是个通情达理的婆婆,知道自己儿子过年也回不来,正觉得对不住桑枝呢,听她这么说便很痛快的答应了,门老爷子也同意,还准备了很多礼物要她带过去。

    桑枝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又深深的环顾了一圈这个有着她和门少庭太多美好回忆的房间,最后将目光定在那道印着hellokitty图案的窗帘上,许久,才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伸手将脖子上的红宝石项链“玥心”摘下来,放在床头柜的抽屉里。

    最后深深看了一眼房间,“再见了,门少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