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医院里,医生看着桑枝语重心长的说道:“你可考虑清楚了,你这身体怀孕极为不容易,现在这个孩子也许是老天对你的恩赐,如果你做掉的话,很可能这辈子再也不可能怀孕了。”

    桑枝含着泪,咬牙点点头,“我知道,我想清楚了,请给我安排手术吧。”

    “真搞不懂你们这些年轻人,究竟是怎么想的,不想要孩子干嘛不做好措施,还不到两个月大的孩子,你做掉倒是没什么感觉,可也一样是条生命啊。要不,你再回去好好想想?”

    医者仁心,医生依旧苦口婆心的劝说着,可是桑枝心里主意已定,为了救自己母亲,她连自己的生命都可以牺牲,何况这个还未曾谋面的孩子呢!

    “宝宝,妈妈对不起你,不要恨妈妈!”

    心里默念着,说道:“医生,我真的想清楚了,请给我安排是手术吧。”

    人流不是什么大手术,甚至电视上都经常打广告,什么“无痛人流,三分钟搞定,轻轻松松上班……”

    可是当桑枝躺到手术台上的时候,心里却是无比的紧张害怕又难过。

    手术确实很快,快得桑枝自己都没觉得时间流动便已经做完了。

    输了几瓶液,又拿了些药,然后听着医生唠唠叨叨的嘱咐了一大通,桑枝才晃晃悠悠的出了医院。

    父母已经去了临城莫叔叔的医院,现在家里就她一个人,好好的在家里休息了三天。

    三天之后,桑枝才假装没事人似的回到大院和林雅然说了自己要陪着父母回老家过年的打算。

    双手轻轻摸着床头上那个不倒翁老公公,这是门少庭第一次陪她逛街买的。

    一共买了两个,是一对。

    桑枝硬是将老奶奶塞给了门少庭,让他摆在他部队宿舍的床头上。

    记得上次去他部队,并没有在门少庭的房间里看到那个不倒翁老婆婆,因为没有看到,她便也没有想起来问他。

    而现在,看到自己床头的老爷爷,桑枝心里忍不住一阵苦涩,也许这就是天意,老婆婆不见了,只剩下老公公一个也无法成双。

    想了想,桑枝还是忍不住拿起“老公公”装进了自己的包里。

    医生已经给自己下了判决,再次怀孕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她可以没有孩子,但是门少庭不能,门家不能!

    那么等待她和门少庭的结果只有一个,就是离婚!

    桑枝舍不得,她舍不得门少庭,舍不得爷爷,婆婆,小姑子,甚至那个整天对自己看也懒得看一眼的公公。

    可是缘分已尽,她再也不可能做门家的媳妇了。

    只要她的腿迈出门家的大门,从此,她和门家便再无关系。

    拎着行李送楼上下来,老爷子一早就去了部队,门正也去了公司,客厅里只有林雅然在摆弄着插花。

    “妈,我走了,提前祝爷爷、爸爸和您新年快乐。”

    桑枝含着泪和林雅然告别。

    林雅然看着她忍不住笑道:“傻孩子,哭什么啊,又不是不回来了。过了年不是就又回来了吗?还这么依依不舍的,把妈的眼泪都快给勾出来了。”

    “你等会!”

    林雅然一边说着,一边起身上了楼,下来的时候,手里拿了两个厚厚的红包。

    塞到桑枝手里说道:“这个你拿着,一个是爷爷给的,另外一个是我和你爸爸给的。”

    桑枝赶紧推拒,“妈,我不能收。”

    “拿着,这是门家的规矩。头一年进门的新媳妇,过年的时候,长辈时要给红包的,拿着,不然我们会不高兴的。”

    桑枝没有办法,勉强笑了笑,收下了红包。

    “枝枝,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要是不舒服就别自己开车了,我让小张送你和你爸妈过去吧?”

    林雅然见桑枝脸色有些惨白,没有精神,担心的问道。

    桑枝摇摇头,“妈,我没事,可能是公司的事情太忙了,有些累,现在也放假了,休息一下就好了。”

    说完又对着她笑道:“妈,那我走了,你自己要好好保重身体。”

    “嗯,去吧,过了年早点回来!”

    桑枝转身的瞬间,眼泪便再也忍不住的淌了下来。

    害怕被林雅然看见,赶紧上了车,朝着林雅然挥挥手,“妈,快进去吧,外边冷,我走了!”

    开着车子从大院出来,桑枝才恍然发觉,自己的视线已经被泪水模糊,根本看不清前边的道路了。

    将车子停在路边,深深吸了几口气,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抽出纸巾将脸上的泪水擦干,才又重新发动了车子。

    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十分。

    莫青莲的精神状态还不错,莫轻远和医院的同事帮她做了检查,见到桑枝过来了,笑着说道:“你这几天也住进来吧,帮你调理一下身子,身体合适了就马上手术,你觉得怎么样。”

    桑枝点点头,“麻烦你了,莫叔叔。”

    莫轻远笑了笑“有什么麻烦的,看着你这么孝顺,莫叔叔打从心里替你爸妈高兴,好孩子啊!”

    一句话,倒是把桑枝说的害羞了,小脸儿通红的低下头去。

    就这样,桑枝和莫青莲住进了同一件病房,母女两隔床相望,莫青莲忍不住流下泪来。

    “枝枝,都是妈把你给拖累了!”

    桑枝笑了笑,朝母亲伸出手去,母女俩双手紧紧握在一起,“妈,说什么呢。怎么就拖累我了,不过是一个小手术,你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放轻松点,有什么事情,咱俩一起面对。”

    桑梓从外边端着饭进来,看着母女俩这一幕,忍不住感动的淌下泪来。

    “还有我,有什么事情,咱们一家三口一起面对,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儿。”

    一家三口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门外的莫轻远都感动的忍不住眼泪在眶里打起了转转。

    手术安排在了大年初三,年夜饭,一家三口是在医院里吃的。

    因为莫青莲和桑枝要手术,不能吃刺激油腻的食物,桑梓便给她们做了菌菇素水饺,虽然没有什么荤腥儿,但一家人依旧吃得津津有味。

    桑枝搂着父母的脖子撒娇道:“这是我长这么大吃过的最好吃得一顿年夜饭了。”

    桑梓和莫青莲默契的笑了,知道女儿这是故意逗他们开心呢。

    吃完饭,一家人坐在病房里拿着平板还联欢晚会,一阵阵笑声在病房里回荡着,让他们暂时忘记了病痛的折磨和痛苦。

    当新年的钟声敲起,桑枝拿出手机拨通了门家的电话,隔着电话给爷爷、公婆,及门家所有人拜年。

    林雅然高兴的连连点头,也让桑枝转达他们对桑枝父母的问候,祝他们新年快乐。

    桑枝收到很多条祝福的短信,很意外的还收到了门玥玮拜年的短信,可是当她打过去的时候,门玥玮的手机却又变成了关机状态。

    桑枝不知道她此刻究竟在哪里,每逢佳节倍思亲,身在异国他乡的门玥玮此刻心里又是什么感觉呢?

    桑枝想了想,即使不确定门玥玮能不能看到,还是给她回了短信。祝福她的同时,也劝她早点回家,告诉她家里人都很想她。

    临城的春节很热闹,据母亲说,每年从新年的钟声响起,一直到天大亮,烟火都不会不断的。

    看着熟睡的父母,桑枝轻轻的起身,给他们掖了掖被子,然后批了件外套轻轻的走出了病房。

    医院后边的花园里,有一个不算高却也不矮的假山。

    桑枝目测了一下,这里应该是医院里最好的观景地点了。

    当然比不上医院的天井,只是她担心自己大半夜的爬上天井,会被人误以为自己要自杀,大过年的吓到别人总是不好的。

    夜风很冷,吹得她的外套沙沙作响,桑枝就那么迎着风,站在假山的亭子里,抬头望着远方。

    远处,灯火阑珊,正如母亲所说的那样,色彩斑斓的烟火照亮了整片天空。

    烟火虽然美丽绚烂,却是昙花一现,就像她和门少庭即将走到尽头的婚姻。

    幸福美满,却无法携手白头。

    兀自想着,泪水便止不住的流了下来,伸手不自觉地摸向自己平坦的小肚子,没来由的想起了自己和门少庭那个还没有出生,便被自己狠心扼杀的孩子。

    不知道门少庭现在在哪里,在干什么?

    是不是也像自己想念他一样的思念着自己?

    想着,扯了扯嘴角儿,摇摇头,苦笑道:“门少庭,不要想我,以后都不要再想我,忘了我,彻彻底底的将我忘掉吧!而我也会慢慢的将你遗忘,就好像咱们从来不曾认识过一样,将彼此遗忘在心底深处。”

    手机短信声响起,桑枝按下接收键,心里便是一阵狂喜中夹杂着说不出的情绪。

    望着门少庭发来的短信,桑枝心里五味杂陈,短信内容很简单:老婆,新年快乐!生日快乐!

    就这么短短的几个字,却让桑枝的眼泪如泛滥的洪水般汹涌而出。

    她多想拨通门少庭的手机跟他倾诉自己的思念,与忏悔,可是她却咬牙狠心的将手机关机。

    桑枝知道,此时门少庭一定在还执行着任务,他可能是冒了很大的危险来给自己发的短信,现在她不能联系他,更不能跟他提离婚的事情,她不能让他分心。

    所有的一切,都等着母亲的手术成功之后再说吧!

    桑枝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天的时间可以做门少庭的妻子,她只会每天在心里默默的叫着门少庭“老公”。

    我只是贪恋的叫你这几天了,等到你回来,我会将你彻底的忘记,和你彻底的了断彼此的关系!

    桑枝不知道自己在外边坐了多久,天边泛白的时候,桑梓在医院假山的亭子里找到她的时候,她整个人冻得几乎没了知觉。

    “枝枝……你有心事?”

    桑梓搂着她往回走,看着她惨白的脸庞,担心的问道。

    “爸,我没事,我只是在担心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