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一进门,便闻到一阵阵诱人的香味从厨房里飘出来。

    桑枝忍不住咽了口唾沫,早餐吃得很少,中午也忘记了吃,这会儿一闻到饭菜的香味,肚子便忍不住的咕咕叫了起来。

    脱了外套挂在衣架上,轻快的脚步来到厨房,见父亲正腰间系着围裙忙活着,桑枝便忍不住笑道:“老爸,我妈跟你说过,你做饭时候的样子最迷人吗?”

    若是放在平时,桑枝这么打趣自己老爸,桑梓一定会忍不住哈哈大笑。

    可是今天,桑梓回头看着她,眼睛里却忍不住含着泪花,只说了句:“闺女回来了,洗手准备吃饭了。”

    说完不敢看桑枝似的,速度的转过头去。

    “爸,你没事吧?”

    察觉到父亲的不对劲儿,桑枝忍不住担心的问道。

    “没事,爸爸能有什么事,就是刚才不小心,眼睛被油溅了一下。你快去洗手,叫你妈出来吃饭了。”

    桑梓没有回头,手上不断翻动着炒勺,敷衍着桑枝。

    “哦,好。”

    桑枝疑惑的点点头,转身出了厨房,去房间叫莫青莲出来吃饭。

    莫青莲自从做了肝移植手术之后,整个人变得比以前更开朗了。凡事也更看得开了,没有以前那么计较了。

    桑枝来到母亲房间门口,轻轻的敲了敲门,见门没有锁,不待里边答应,便已经推开了门。

    把着们把手,探进头去,调皮的笑道:“妈,干嘛呢?”

    莫青莲正坐在床上看着桑枝小时候的相册,见她来了,忙招呼着她进来。

    “妈,看照片呢?”

    坐在母亲身边,看到母亲手中拿着的那本有些泛黄的相册,不由得唤起很多她童年时候的回忆。

    “是啊,你看看你,小时候多调皮啊,简直就像是个假小子,哪有个姑娘样啊。我跟你爸一直都担心你长大了找不到对象呢,直到上了初中,你变得文静了,我们才松了口气。现在看着你又嫁的这么好,妈就算是这次没命活着回来,也安心瞑目了。”

    “妈,你瞎说什么呢?呸呸呸,什么没命活着回来,你现在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你跟我爸还有一辈子要过,我不许你以后再说这种不吉利的话了,听见没!”

    桑枝佯装生气的瞪着莫青莲,心里却是一阵阵的苦涩。

    自己是嫁得好,可是却不能长久。

    “枝枝啊……”莫青莲拍着桑枝的手,说道:“经过这次,妈很多事忽然就看开了,你也不要再记恨桑耀祖了吧,他毕竟是你的亲生父亲,现在想想,要是没有他,我也不可能有你这么可爱懂事又贴心的女儿不是,咱们都不恨了好不好?”

    经历了这场生死大病之后,莫青莲确实想开了,真的就从心底里放下了对桑耀祖的仇恨。

    这么多年都过去了,自己和桑梓还有女儿一家三口过得很好,很幸福,所以是时候放下仇恨了。

    而她尤其不希望女儿知道自己身世之后,也像她之前那样,带着仇恨过一辈子。

    女儿还年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莫青莲不愿意她背负着对亲生父亲的仇恨过一辈子。

    没想到母亲会突然说起这个,桑枝忍不住蹙了蹙眉,“妈,咱们不提他行吗?”

    莫青莲叹了口气,恳求的目光看着她:“算妈求你,桑耀祖现在日子也不好过,有时间跟着桑陌那丫头回去看看他吧,再怎么说,你也是桑家的孩子,找个机会让你爸带你去爷爷和太爷爷的墓前拜一拜,也算是认祖归宗了。”

    “好了妈,我知道了,你现在就每天开开心心的,把自己身子调理好,别的就别瞎操心了。”

    了解母亲的脾气,桑枝知道这个时候,必须顺着她的心意,她才会高兴,“爸晚饭做好了,叫咱们去吃饭呢,走吧。”

    母女俩来到饭厅的时候,桑梓已经把饭菜端上了桌子。

    看着一桌子丰盛的菜肴,桑枝忍不住的直咋舌,“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啊,我爸这么下老本,做得都是我爱吃的菜。”

    一边说着,一边忍不住嘴馋的伸手捏了块小酥肉扔进嘴里,“嗯,好吃!”

    “瞧你馋猫样儿!”

    莫青莲忍不住笑道。

    桑枝笑了笑,拿了碗,帮父母盛饭。

    桑梓看着桑枝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笑了笑说道:“枝枝是大生日,过生日的时候正赶上过年,每年咱们都是过年带着给枝枝过生日了。可是今年,咱一家子是在医院里过的年,也没好好的给枝枝庆祝生日,这顿饭,就当时给枝枝补过生日了。”

    桑梓一边说着,一边给莫青莲和桑枝倒了杯果汁,而他自己则倒了杯白酒。

    端起来,说道:“你们都刚做了手术,不能吃太油腻有刺激的东西,我特意做了些清淡的,咱们一家人好好给枝枝补过个生日。来,爸妈一起祝你生日快乐。”

    桑枝端起酒杯,笑着看着自己的父母,只要他们高兴,就是她最大的幸福了。

    “谢谢爸妈。”

    饭桌上,桑梓一个劲儿的给桑枝夹菜盛汤,好像生怕她吃不饱似的。

    “爸,够了,我吃不下了,好撑!”

    最后桑枝摸着肚子瘫坐在椅子上动都懒得动一下了。

    桑枝觉得今天父亲的表现有些反常,可是具体哪里不对劲儿,她又说不上来,只是觉得心里怪怪的。

    饭后,桑梓让莫青莲回房休息,让桑枝帮着自己收拾碗筷。

    “枝枝,跟爸爸下楼倒垃圾去吧。”

    看着桑梓手里拎着的两大兜子垃圾,桑枝赶紧换了鞋走过去,“爸,你歇着吧,我去扔就行了。”

    说着伸手就去接桑梓手中的垃圾袋。

    桑梓笑了笑,“走吧,咱爷俩一起去。”

    父女俩拎着垃圾袋,一起出了家门,下楼。

    “爸,你有话要跟我说吧?”

    楼下,桑枝看着父亲一脸犹豫的样子,忍不住问道。

    今天一进家门,在厨房里见到父亲,就觉得他有些不对劲儿了,现在又拉着自己一起下楼来扔垃圾,他一定是想避开母亲,有话要跟自己说。

    点了点头,桑梓拉着女儿在小区里的长椅上坐下,慈祥的看了她很久,才缓缓说道:“我今天帮你收拾屋子,在你床头柜的抽屉里发现了两张医院的单据。”

    桑梓话说到这儿,桑枝便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爸,我……”

    桑枝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只是心里暗自后悔,后悔自己大意,居然被父亲发现了,她原本是要瞒着父母的。

    “唉,”桑梓叹了口气,眼泪瞬间就忍不住的流了下来,“没想到为了我跟你妈,你居然瞒着我们遭了这么大的罪,闺女啊,是爸爸对不起你,爸爸不应该让你给你妈做肝移植。”

    桑梓激动的老泪纵横,身体忍不住的轻颤着。

    “爸,你快别这么说,为了我妈,要我怎么做我都愿意。孩子没了还可以再生,但是妈就只有一个啊!”

    桑枝说着,心里憋闷许久的苦楚终于忍不住的再一次发泄出来,伏在父亲肩头忍不住放声痛哭起来。

    “都是爸爸不好,是爸爸没本事,没有照顾好你跟你妈妈,爸爸该死!”

    想到女儿为了自己老伴忍痛打掉自己才怀上的孩子,桑梓心里就像刀剜似的疼。

    他觉得自己有罪,自己对不起女儿,对不起那无缘见面的外孙,也对不起女婿门少庭,对不起他们门家。

    “爸,这怎么能怪你呢?你是天底下最好的爸爸,我自愿的,我自己愿意放弃那孩子的,就当女儿报答你跟我妈这么多年来对我的养育之恩。”

    桑枝哭的泪眼朦胧,忍着心里的痛,安慰着父亲。

    半晌,父女俩哭够了,桑梓才扶起桑枝,忍不住责备道:“傻孩子,你当时怀了身孕,怎么不跟爸爸说呢!”

    不光没跟他说,甚至瞒着他,独自去做了人流。

    桑梓不敢想象,自己女儿是如何独自面对和承受那种痛苦的。

    桑枝扯了扯嘴儿,勉强笑道:“我要是跟你说了,你还会同意我给妈做肝移植吗?妈不能及时手术,生命受到威胁,痛苦的不止是你一个人,还有我这个做女儿的,你说我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妈妈受苦而不管不顾呢。”

    一边说着,一边抹了一把眼泪,“爸,这件事不要告诉妈好不好,我不想她知道了心里难受。”

    桑梓点点头,“我知道,那门少庭呢?他知道吗?他家里人知道吗?”

    问完这话,桑梓也觉得自己的问题有些可笑,门家人怎么可能知道!

    闺女连自己都瞒着,更不可能告诉门家人了,如果门家人知道,是断然不会同意她这么做的。

    桑枝摇摇头,“不知道,我也没打算告诉他们。爸,答应我,就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一样好不好,把它忘了,彻彻底底的忘了,不要再提了好不好?”

    面对女儿的请求,桑梓勉强的点头,可是心里却说不出的难受,怎么可能彻彻底底的忘记呢?怎么可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当它不存在呢?

    那是一条鲜活的小生命啊!

    虽然他还没有成型,可却是自己女儿和女婿盼望了很久,门家和他桑家也盼了很久的孙子啊!

    “你真的打算对少庭隐瞒一辈子吗?”

    桑梓还是忍不住的问道。

    这件事,从始至终,最无辜的就是门少庭了。

    他甚至来不及听到这个喜讯,便失去了当父亲的权利,这对他来说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桑枝叹了口气,“我会找机会跟他说清楚的,爸,你就别担心了。”

    找机会?

    是的,等到门少庭回来,她便会跟他做个了结!

    可是,他什么时候才回来呢?

    出任务已经很久了,除了除夕晚上给自己发过一个简短的短信,再也没有关于他的任何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