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元宵节这天一大早,桑枝便和父母一起来到位于京城西郊的“御龙”墓园扫墓。

    这是桑枝头一次做为桑家的后人来给爷爷和太爷爷扫墓。

    桑梓的父母罹难后,便合葬在这个墓园,当时桑梓的爷爷桑志伟,便在桑梓父母的墓旁又买了个双穴墓,将自己早已离世的爱人也就是桑梓的奶奶骨灰迁移过来,同时立下遗愿,自己死后与爱人合葬。

    天阴沉的厉害,桑枝开车载着父母小心翼翼的往墓园驶来。

    才到地方,天空中便飘起了小雪,这是春节后的第一场雪。

    雪不大,寒风夹杂着雪片拍打在脸上一片冰凉。

    桑梓帮着莫青莲拢了拢大衣的领子,忍不住埋怨道:“说了不叫你来,非得跟着来,冷吧?要不你就别上去了,坐车里等会儿。”

    莫青莲挽着桑梓的胳膊笑了笑:“我是你媳妇不?”

    桑梓白了她一眼,“那你还想当谁的媳妇?”

    “承认我是你媳妇还愣着干嘛?走啊,当媳妇的,这么多年了,也该几位老人的坟上看看了,更何况今天枝枝也来了呢!”

    “爸妈,咱们上去吧。”

    看着父母如此恩爱,桑枝心里忍不住的羡慕。

    想到自己个门少庭,心里又不由得一阵郁闷。

    元宵节并不是传统的上坟的日子,所以墓园里很冷清,除了桑梓一家,几乎没有人。

    一家三口沿着蜿蜒的青石路一路往上,桑枝担心下雪路滑,怕母亲滑倒,一直紧紧的搀扶着她。

    来到桑家坟墓前,桑枝怀着敬畏的心分别给从没见过面的爷爷奶奶,太爷爷太奶奶的墓前献上鲜花,恭恭敬敬的鞠了躬。

    桑梓将带来的瓜果和自己跟莫青莲亲自包的饺子摆在两代老人的墓前,又倒上了酒,然后将妻子女儿拉到墓前,说道:“爷爷、奶奶,爸妈,这是我老婆莫青莲和女儿桑枝,我带她们来看你们了,虽然晚来了这么多年,但这些年我们在心里一直怀念着你们的,别怪我们!”

    望着两座墓碑,往事仿佛潮水般涌现在脑海中,桑梓忍不住眼泪就掉了下来。

    颤巍巍的双手将倒满了酒的酒杯端起来,恭恭敬敬的撒在地上,“爸妈,儿子给你们敬酒了。”

    之后又来到旁边的墓前,同样的动作重复了一遍,“爷爷、奶奶,孙子给你们敬酒了。”

    莫青莲也学着桑梓的样子,分别给两代长辈敬了酒。

    立在桑志伟的墓前,莫青莲心里五味杂陈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当年老头子不分青红皂白的将桑梓赶出桑家,还跟桑梓断绝了关系,对于这一点,莫青莲心里是有恨的,她恨老头子糊涂,错怪了桑梓和自己,更恨他对桑梓的绝情,害的桑梓几十年有家不能回,跟桑家没有一点往来。

    这也是这么多年来,她一直不肯跟桑梓一起过来拜祭他们的原因。

    可是经历了一场大病之后,莫青莲觉得自己忽然看开了,也看淡了很多事。

    为了让桑枝释怀对亲生父亲桑耀祖的恨意,莫青莲觉得自己首先要做到真正的放下,所以她今天才执意要跟着过来。

    拜祭完毕,一家三口转身往山下走。

    来到旁边的停车场时,桑枝意外的见到门少庭正双手抱肩倚在自己的车子旁边,看见他们过来,笑了笑,走上前来:“爸妈,新年快乐。我过年也没赶回来,在这里给你们二老拜个晚年了。”

    桑梓见到门少庭明显的一愣,倒是莫青莲这个丈母娘,跟女婿倒是很熟,热络的拉着门少庭的手上下左右的看个不停,“不晚,不晚,没出正月拜年就不算晚。”

    一边说着,一边发现新大陆似的惊叫了起来:“呀,少庭,你怎么瘦了,瘦了这么多!”

    见母亲这么一惊一乍的样子,桑枝忍不住扶额望天,心说哪有这么明显!

    “出任务很辛苦哈,瞧瞧都给累瘦了,走,跟妈回家,让你爸给你多做点好吃的补补!”

    门少庭笑着答应着,“好,谢谢妈。”眼睛却始终没有离开桑枝的脸庞。

    桑枝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儿,“你……回来了?”

    门少庭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一步步的走向她。

    桑枝没来由的一阵心虚,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两步,“那个……这里挺冷的,有什么话还是回家再说吧。”

    门少庭仿佛没听到她说话似的,径直走到她面前,一双鹰隼般的眸子定定的望着她。

    “枝枝说得对,少庭,咱们先回家吧。”

    桑梓知道女儿心里的尴尬和心虚,赶紧上前打圆场儿。

    “好,”回答着桑梓,眼睛却已经死死的盯在桑枝身上,突然向她伸出手去,“拿来。”

    “什么?”

    桑枝不明所以,一脸戒备的看着他。

    “车钥匙啊,下雪路滑不好走,我来开车。”

    门少庭笑了笑,“你以为我跟你要什么?”

    虽然看上去笑得如沐春风,那眼神儿却带着明显的怒气。

    “哦,我以为你开车来的。”

    桑枝一边嘟囔着,一边从包里掏出钥匙递给门少庭,“那你是怎么来的?”

    门少庭先是打开车门,请岳父岳母坐上去,又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上车吧。”

    自己绕过车子坐在驾驶座上,发动了车子,才不慌不忙的回答桑枝的问题。

    “我让人开车送我过来的。”

    “哦。”

    桑枝囧了囧,果然党领导的待遇就是不一样!

    一路上桑枝和门少庭都沉默着没有一句话,桑梓知道桑枝的问题在哪儿,心里也纠结着不知道该如何打破僵局。

    倒是莫青莲,不明状况的笑着一路跟门少庭闲聊着些有的没的。

    门少庭很热情的回应着岳母的各个好奇的问题。

    回到家里,莫青莲让桑梓去做饭,自己则拉着门少庭聊个没完。

    桑枝在一旁看着,也插不上话,干脆躲到厨房帮父亲做饭去了。

    “枝枝,你是不是心里对少庭有愧疚,所以不敢面对他啊?”

    知女莫若父,桑梓了解女儿的为人。

    桑枝不光瞒着门少庭自己怀孕的事情,还瞒着他做了流产,别说是她了,就是桑梓自己面对门少庭的时候,都觉得自己是个罪人,不知道该以何种状态去面对他,更何况桑枝呢!

    桑枝不想父亲担心,扯了扯嘴角儿,笑道:“爸,我没事。”

    桑梓忍不住搂住女儿的头,叹了口气,“孩子,难为你了。要不,爸爸去跟他说清楚,这种事情,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啊!”

    “爸,不要!”

    几乎是下意识的开口拒绝,她过度的反应,把桑梓吓了一跳。

    “怎么了?”

    “没……没什么,爸,这件事情我自己会处理的,你就别操心了,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桑枝说着,给了父亲一个宽慰的笑。

    “好,别太难为自己,有什么事就跟爸爸说,爸爸会帮你的。”

    桑梓知道女儿的心思,她是不想让自己担心,便不再多说什么。

    吃过饭,待桑枝收拾完,门少庭上前拉起她的小手,转而对两位老人说道:“爸妈,不早了,我跟枝枝就先回去了,你们也早点休息吧。”

    桑梓还犹豫着想要说些什么,莫青莲已经笑着催促了:“嗯,好,下雪天路不好走,你们早点回去吧,路上小心开车啊!”

    一边说着,竟起身拿了桑枝的包塞到门少庭手里,把他们往外推了。

    这时候,桑梓才犹豫着开了口,说道:“路不好走,要不,你们今晚就别回去了,在这儿住一晚吧。”

    不待桑枝说话,门少庭已经开口婉拒,“不了,我们在这儿爸妈也休息不好,我们还是回去了,爸妈晚安,早点休息。”

    说完拉着桑枝就往外走。

    桑枝回头看了看父母,笑了笑,“爸妈,你们早点休息吧,别担心我们,到家了我给你们打电话。”

    从桑枝父母家出来,门少庭的脸立马儿晴转阴,可以说是阴云密布冰寒到了极点。

    拉着桑枝阴鸷着一张脸下了楼,直到坐到车上,才松开她的手,转头看着她,淡淡的说道:“你没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桑枝看着他,摇摇头,不明所以的说道:“没有。”

    “桑枝,你有种!”

    门少庭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几个字,看也不再看她一眼,发动了车子猛地一脚油门,车子箭一般的窜了出去。

    地上积雪未融,门少庭却赌气般的将车子开得飞快。

    桑枝吓得脸色煞白,却没有像以前似的大喊大叫,只是双手抬起死死的把住把手,闭着眼睛任凭车轮碾压在积雪冰碴儿发出的声音在耳边吱吱肆虐。

    不知过了多久,只听一声刺耳的刹车声,桑枝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前撞去。

    下意识的睁开眼睛,以为自己的头一定会撞到前边的工作台,没想到却被门少庭一把牢牢的抱住。

    “谢谢。”

    桑枝囧了囧,红着脸看着他。

    门少庭将她松开,仍旧一脸阴鸷的瞪着她,“过了一个年长出息了,懂礼貌了!”

    对于门少庭带着明显嘲讽意味的话,桑枝只是淡淡的扯了扯嘴角儿,整了整衣服,推开了车门下车。

    进了家门,门少庭一把将桑枝拉住,轻轻一带,揽进自己怀里,低头语气不善的问道:“真的没什么话要跟我说吗?”

    桑枝知道他为什么生气,却假装不知道的看着他,“没有,不明白你究竟想让我跟你说什么?”

    “不明白?没话说?”

    门少庭眼眉一挑,低头狠狠的吻上她诱人的香甜。

    霸道而强悍,丝毫不给她抵抗的机会。

    桑枝蹙着眉头,拼命的紧闭着双唇,双手抵在门少庭胸前,拼尽全力的向外推着他。

    感觉到她的抗拒,门少庭心里的怒气越发的膨胀,不再顾忌她的感受,强硬的撬开她紧闭的贝齿,长驱直入,双手也开始不安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