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抗拒无效,桑枝便不再抵抗,放开自己任由门少庭肆意妄为。

    被怒火冲昏头脑的门少庭毫无顾忌的释放着自己胸中的怒气和多日来对她的思念。

    直到桑枝眼睑滑落的泪水滑入他的口中,那丝丝咸苦的感觉才将他的理智重新唤了回来。

    倏然放手,一双余火未消的眸子定定的将她望着。

    之前在桑枝父母家里,当着她父母的面,他不好说什么也不能说什么,如今两人独处,他只希望她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可是她却紧闭双唇沉默是金,才让他不由得火往上涌,一时间没有控制住对她爆粗,现在看着她默默流淌的泪水,门少庭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语气便也忍不住缓和了些。

    “究竟是为什么?”

    心里叹了口气,看着她,淡淡的问道。

    桑枝抬起头,依旧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什么为什么?”

    门少庭拉着她走到客厅沙发上坐下,从上衣口袋里掏出“玥心”摊在掌心,一双凌厉的眸子定定的看着她,淡淡的问道:“为什么摘下它?不想让我知道你的行踪吗?”

    桑枝看着他手里那条夺目璀璨的宝石项链,蹙眉轻笑:“没有它,我不是一样被你找到了吗?”

    她没有想到门少庭居然会跑到墓地去找自己,应该是才回来就追了过去吧!

    “为什么不回我短信,也不接我电话?”

    门少庭步步紧逼的追问,眸光炯炯的看着她,让她无处可逃。

    桑枝心里滴血般的疼痛,下意识的低着头,双手十指紧紧搅在一起,咬紧牙关,半晌才缓缓说道:“门少庭,我们离婚吧。”

    出任务的时候,门少庭心里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桑枝,甚至除夕晚上冒险打开手机给她发了一条祝福的短信,内容虽然简单,却是他冒着身份暴露的危险发给她的。

    那时候,门少庭心里对桑枝充满了歉意,结婚的第一个春节,不能陪着她一起度过,让他觉得自己很对不住她。

    他想象着自己出现在桑枝面前,她看到自己时,那种欣喜若狂的样子,嘴角儿便忍不住勾起一抹浅笑。

    “老大思春了。”

    火狐看着对面已经神游太虚的老大,忍不住扁了扁嘴,小声对旁边的猎鹰嘀咕道。

    猎鹰一个脑奔儿弹在火狐脑门上,“你傻啊,那叫思春吗?老大那叫思念好不好!”

    “你俩嘀咕什么呢?”

    门少庭冷冷的扫了他俩一眼,瞬间恢复了他以往在战士们面前不苟言笑的表情。

    “报告老大,我们俩在讨论思春与思念的区别。”

    猎鹰一本正经的回答,惹的火狐旁边只咧嘴傻笑。

    门少庭瞪了他们一眼,“你俩很闲是不是?吃饱了撑得!”

    火狐搔了搔头,笑着凑过来问道:“老大,你刚才是不是在想嫂子呢?眼看咱们就快到京城了,你想不想知道她现在在哪里,直接奔过去找她?”

    想!

    门少庭心里毫不犹豫的回答,但做为特种兵大队长的他,怎么在自己属下面前也得端着点,淡淡的扫了他一眼,“你觉得我是那么猴急的人?”

    “报告老大,你绝对不是猴急的人,你是比猴还急的老大!”

    火狐不怕死的说完连忙躲到猎鹰身后,生怕门少庭一巴掌扇过来,打的自己一个月不敢出门见人。

    “火狐,你给我过来,我保证不打你!”

    门少庭淡淡的看着他,朝他招招手。

    火狐怕怕的躲在猎鹰身后,“老大说话算数?”

    猎鹰笑着一把将他揪了出来,“老大,你是想让我替你教训他吧?”

    “猎鹰你个叛徒!”

    火狐高举双手,一脸恨恨的瞪着猎鹰,继而转向门少庭,嬉皮笑脸道:“老大,我带着家伙呢,现在就能锁定嫂子的位置。”

    说着不待门少庭说话,已经很自觉地翻弄出手机将功补过的开始忙活。

    片刻,火狐一脸嬉笑的看着门少庭说道:“老大,嫂子在大院呢!”

    门少庭嘴角儿微微勾了勾,他的小女人果然听话,乖乖的在家里等着自己呢!

    回到京城,门少庭没有回部队,而是迫不及待的直接让下属开车送他回了大院。

    林雅然和门老爷子见到他都是分外高兴,拉着他问长问短的。

    门少庭不耐烦的应付着,眼睛左顾右盼,终于忍不住说道:“爷爷、妈,我有些累了,先上楼换件衣服休息一下。”

    说着已经迫不及待的抬腿迈步朝楼上走去,此时他才不得不承认,火狐说得对,他就是比猴还急的人,心急的想要立马见到日思夜想的爱人。

    三步并做两步的上了楼,来到房间,找了一圈却不见桑枝踪影。

    门少庭不由得蹙了蹙眉,火狐明明锁定了她的位置是在大院不会有错的,可是她怎么会不在呢?

    稍作沉思,门少庭顾不上洗澡换衣服,便冲下楼来,看见母亲问道:“妈,桑枝呢?”

    正在客厅里摆弄插花的林雅然抬头看着他笑了笑:“就知道你是急着见媳妇才匆忙赶回来的,不过呢,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枝枝随她父母回母亲老家过节去了,估计等过了元宵节也该回来了吧。”

    “哦。”门少庭嘴上答应着,心里却不由得起疑。

    重新上了楼,打电话联系火狐,再次让他锁定了“玥心”的位置。

    “没错啊老大,嫂子就是在大院,应该就在离你不远的地方,一个房间里。嫂子知道你回来,故意跟你躲猫猫呢吧!”

    才说完,火狐便意识到自己的话又多么的不靠谱,惊叫道:“老大,‘玥心’一定就在离你不远的地方,但是嫂子在不在我可就不知道了。”

    说完不待门少庭反应,火狐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速度的挂了电话。

    门少庭也懒得跟他计较,双手抱肩蹙着眉头重新将整个房间打量一遍。

    忽然发觉哪里有些不对劲儿,赶紧紧走两步上前,拉开衣橱,才赫然发现,桑枝的衣物已经不翼而飞。

    难怪他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呢,原来一直放在床头柜上的不倒翁老公公不见了!

    如果桑枝只是单纯的随父母回老家过节,将衣物带走无可厚非,但这个时候,总不至于将春夏的衣服都带上吧?还有那个不倒翁老公公,她没有理由就走这么几天,连老公公也舍不得一起带走吧?

    一种不妙的感觉涌上心头,门少庭心思开始莫名的烦乱起来。

    几乎不假思索的直接打开了床头柜的抽屉,果然不出所料,“玥心”就安静的躺在里边。

    眉毛轻挑,门少庭的嘴角儿不由得抽了两下,“这女人还真是守旧,两次都放在一个地方!”

    上次是在陵城酒店床头柜的抽屉里,这次是在大院自己家房间里床头柜的抽屉里,这女人还真的不是一般的认死理,认准了床头柜抽屉就只照着这一个地方放,他想找不到都难!

    门少庭想也不想的拨打桑枝的手机,却一直是无人接听。

    坐在床上,望着人去楼空的房间,再看看手心里那条“玥心”,门少庭莫名的心烦意乱,他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变成眼前这种情况!

    中午吃饭的时候,门少庭在饭桌上小心的问母亲,“过年这段时间,家里没发生什么事吧?枝枝临走前没说什么吗?”

    林雅然看着儿子好一会儿才笑道:“没有啊,怎么了?”

    “没什么。”

    门少庭摇摇头,闷头开始吃饭。

    实在猜不透桑枝为什么又一次的不辞而别,这次甚至比上一次更加恶劣的居然不接他的电话。

    门少庭让火狐通过无线信号追踪到桑枝的位置,这才让人开车送自己去了墓地。

    其实在墓地等桑枝的时候,门少庭心里的怒气已经消了不少,他甚至为她开脱,来这里拜祭戴着“玥心”确实不太合适。

    甚至回到桑枝父母家里的时候,门少庭都还在想,只要她跟自己好好交待,自己便不会真的生她的气,这一篇就算翻过去了。

    可是没想到桑枝居然跟他提出离婚!

    “离婚”这两个字是随随便便就能说出口的吗?

    门少庭一双阴鸷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她,冷冷的说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桑枝缓缓抬起头,一双氤氲的眸子与他对视着,心里暗自吸了几口气,一字一顿的道:“离婚吧,我们离婚吧。”

    说完不再看他,轻轻的从无名指上摘下那枚自从戴上就没有摘下来过的铂金戒指,放在茶几上,又转身从包里掏出门少庭给她的那张工资卡和别墅的钥匙,连同车钥匙一并放在茶几上,“卡和钥匙都在这儿了,你看看有没有少什么?”

    说完不待门少庭反应,已经径自转身朝卧室走去。

    她大院的行李都收拾了出来,但因为着急去和父母汇合,枫林苑这边的衣物还没有来得及收拾。

    回来之后,一直瞎忙,也没顾得上过来收拾。

    现在正好,门少庭回来了,也该是她挑明离开的时候了。

    望着茶几上的一堆,门少庭只觉得胸中怒火蹭蹭的往上窜,控制不住情绪伸手一把将茶几上的卡和钥匙挥落到地板上,一双喷火的眸子死死的盯着那枚在灯光下熠熠生辉的戒指。

    桑枝一边流着泪,一边收拾着自己的物品,打包好才发现,其实自己的东西并不算很多,主要就是些衣物,两个包包就足以装下。

    拎着包从卧室出来,见到沙发上坐着一语不发阴沉的厉害的门少庭,桑枝心里忍不住滴血般的难受。

    强忍着悲痛,故作轻松的说道:“找个时间,咱们去民政局把离婚手续办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