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少庭手里用力的攥着戒指,戒指深深的陷入他掌心的肉中,印出一个深深的印痕。

    起身上前拦住她的去路,蹙着眉头问道:“为什么?”

    为什么?

    是啊,为什么?

    桑枝心里也忍不住在想。

    她能说自己为了给母亲做肝移植私自打掉了他们的孩子吗?

    她能说,医生说她的体质不易怀孕,做了人流可能这辈子都别想再要孩子了吗?

    如果真的这么说了,他会同意和自己离婚吗?

    不会!

    她了解他,他一定不会因为这种理由跟自己离婚的!

    可是……门老爷子那么渴望抱上重孙子,那么希望门家后代香火旺盛,自己不离婚,难道要连累的门家绝后吗?

    那样的话,她会一辈子良心难安,即便跟门少庭在一起,也不会觉得幸福的。

    抬起头,淡淡的看着门少庭,桑枝嘴角儿扬起一抹苦笑:“我厌烦了行吗?”

    “厌烦?”

    门少庭挑眉,一脸的不相信,“厌烦了我,还是厌烦了这样的生活?”

    桑枝定定的瞅着他,冷冷的道:“门少庭,你一定要问得这么清楚吗?厌烦了你和厌烦了现在的生活有什么区别吗?”

    说着放下手中的行李包,甩了甩头,又继续说道:“你总是一走就是十天半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毫无音讯,我不知道你在哪里,在干什么,安全不安全,你每次出任务,我都会提心吊胆的,我过够了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过够了每天下了班独守空房的生活。”

    门少庭一把将她的手抓住,“你胡说,你不是这种耐不住寂寞的女人,你说过的,你不是!”

    桑枝用力的甩开他的手,不争气的眼泪再也忍不住的流了下来,“我是,我就是。我现在后悔了行吗?我发现自己跟其他的女人没什么两样,一样害怕孤独,耐不住寂寞!”

    “枝枝,我知道是我不好,我以后会尽量多抽出时间陪你,好不好,只是这样,也不至于离婚吧?”

    门少庭的语气软了下来,甚至不自知的带着些许恳求。

    “多抽出时间陪我?门少庭,别自欺欺人了好不好,你的时间从来都不属于你自己,你的时间属于部队,属于你的领导,他们一句话,你就得马不停蹄的赶过去,他们要求你去哪里,让你出什么危险的任务,你甚至连说不的权利都没有!你怎么多抽出时间来陪我啊?”

    桑枝抹了一把眼泪,不再看门少庭的眼睛,重新捡起地上的行李包,淡淡的说道:“大家都是成年人,没必要这么就扯不清的,还是好聚好散吧。”

    说着侧身绕过门少庭,继续向外走。

    门少庭伸手再次将她的胳膊拽住,“枝枝,我还是不能接受,这个理由我不接受,我不会跟你离婚的!”

    没有回头,桑枝暗自深吸了两口气,背对着他说道:“门少庭,别忘了你我之间的协议,放手吧!”

    她提到了协议,门少庭便是一愣,他以为那纸协议早已经随着他们彼此感情的精进,变成了一张废纸,却没有想到最终她竟会用那纸协议来威胁自己。

    淡淡的扫了一眼他渐放渐松的手,嘴角儿扯起一抹苦笑,拎着行李包走了出去。

    关门的瞬间,身后传来门少庭冷绝的声音:“我不同意离婚!”

    桑枝就知道他是不会那么轻易同意离婚的,所以她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她会逼得他一步一步的走进自己设的圈套,让他心甘情愿的跟自己离婚。

    哪怕她自己会背负上遭人唾弃的骂名,她也在所不惜!

    拖着行李包从楼上下来,桑枝忍不住回头仰望,朝着那道她再熟悉不过的阳台深深的看了几眼,她想,这应该就是永别了,自己以后再也不会踏进这个小区,踏进那个曾经充满了她和门少庭欢声笑语,幸福美满的家门了。

    桑枝和门少庭走后,桑梓便催着莫青莲休息了,看着她睡着的样子,可是自己却怎么也睡不着,心里感觉很不踏实,总觉得要发生什么事。

    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便轻轻起身,出了卧室,来到客厅里。

    看看时间已经差不多半夜,想给桑枝打电话,又担心打扰了他们休息,正纠结着,就听见房门锁匙被打开的声音。

    桑梓赶紧起身打开客厅的大灯,房门打开,见到桑枝拎着行李包进来,桑梓心里就咯噔了一下。

    果然怕什么来什么,还真的是出事了!

    一进门就见到父亲在客厅里,桑枝也明显的怔愣了一下,小声问道:“爸,你还没睡啊?”

    桑梓点点头,拉着她坐下来,小声问道:“你这么晚了拎着行李回来,是跟少庭吵架了吗?为什么?”

    桑枝瑶瑶头,不敢看父亲的眼睛,低着头沉思了良久,才抬起头,吸了口气,缓缓说道:“爸,我要跟门少庭离婚。”

    怎么也是无法隐瞒的,还不如跟父亲坦白,她相信父亲会理解自己的。

    “离,离婚!”桑梓吓了一跳,说话声音不由得高了几个分贝,想到卧室里正睡着的莫青莲,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紧将声音压低。

    “为什么啊?少庭知道了你瞒着他打掉孩子的事情,不能原谅你吗?要是因为这个,爸爸去跟他解释,求他原谅。”

    对于桑枝为了给莫青莲做肝移植,对所有人隐瞒怀孕事实,并偷偷做手术流掉孩子的事情,桑梓一直深深的自责。

    他觉得就是自己这个做父亲的连累了女儿,害的她不能将才怀上的孩子生下来,他觉得自己就是个罪人。

    现在听说桑枝和门少庭因为这事要离婚,更觉得自己罪孽深重了。

    见父亲如此自责,桑枝心里也不好受,赶紧摇摇头,“爸,你说什么呢》不是你想的那样,门少庭他不知道那件事。离婚,是我提出来的。”

    “为什么啊?”

    桑梓不解的看着桑枝,她觉得女儿的心思,他这个当父亲的越来越看不懂了。

    是他老了,还是女儿懂得跟他藏着掖着了?

    桑枝低着头,半天不语,桑梓急的额头上开始冒起白毛汗了,忍不住又问了一句,“枝枝,究竟为什么一定要离婚啊?有什么事,跟爸爸说,爸爸帮你分析分析,难道一定要走到离婚这一步吗?”

    “爸,我妈一语成谶,我的体质跟我妈一样,不容易怀孕,医生说了,那个孩子,也许是我这辈子唯一的希望,如果那个孩子不要了,以后恐怕我再也不能怀孕了。”

    说着,桑枝眼角儿忍不住的淌下几滴泪来。

    “原来是这样!枝枝啊,爸爸对不起你,都是爸爸害了你。”

    桑梓说着,眼泪也止不住的淌了下来,握住桑枝的大手也微微颤抖着。

    “可是……枝枝,凡事都不是绝对的,答应爸爸,不要这么快就做决定好不好,明天爸爸带着你去医院,咱们再去做个检查,相信爸爸,即便是像医生说的那种情况,爸爸也能想办法给你调理好的。”

    “爸,你是医生,你应该明白的,要是能好,你跟我妈也不会……”

    桑枝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是她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清楚,桑梓心里明白她要说的话。

    叹了口气,“都是爸没用,是爸害了你!”

    看着老泪纵横的父亲,桑枝心里说不出的苦涩,猛烈的摇着头,一下扑到父亲的怀里,哭道:“爸,别这么说。你为了我这辈子都没有自己亲生骨肉,我妈是你最爱的女人,为了我妈,让我做出再大的牺牲我也愿意,就当时女儿报答你们的养育之恩了。”

    “傻孩子,说什么傻话呢,爸爸一直当你就是自己的亲生骨肉,什么报答不报答的,爸妈从来没有对你有任何的要求,只是希望你能过的快乐幸福!”

    父女俩抱头痛哭了好一会儿,桑枝才从父亲怀里出来,抹着眼泪,说道:“爸,我和门少庭的事情,你就让我自己做主吧,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桑梓蹙了蹙眉,她自己做主,就一定会跟门少庭离婚,他这个当爸爸的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女儿一生的幸福就这么毁掉呢!

    “少庭,他同意了吗?”

    桑梓小心翼翼的问道,他们是军婚,只要门少庭不同意离婚,这婚就离不了!

    “还没有。”

    桑枝摇摇头,叹了口气,“但是我会让他同意的。”

    看着女儿坚毅决绝的目光,桑梓心里一阵难过。

    怎么会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的?

    “唉,”叹了口气,桑梓继续说道:“枝枝,听爸爸的话,跟门少庭说实话,我想他不会因为这个事情就跟你生气的,也不会因为这个跟你离婚的。少庭是个重情义的好孩子,深明大义,就是他当时在家的话,相信也会支持你的做法的。或许,他不是那么在乎你们有没有孩子呢!”

    桑枝嘴角儿扯起一抹苦笑,点点头:“爸爸说的没错,他是个好男人,不会因为这个事情就跟我离婚的,但是我不能这么自私的一直霸占着他。门老爷子盼星星盼月亮似的盼着抱重孙子,门家不能无后,我不能,真的不能只顾着自己的幸福而不顾及门家老人的感受。”

    说着伸手安慰的拍了拍桑梓的手背,“爸,放心吧,你女儿会幸福的。以后咱们一家三口快快乐乐的生活在一起,我就一直陪着你和我妈,再也不离开你们了。”

    见桑枝主意已定,桑梓虽然心里难受,但却也只能点点头,随她去了。

    “好,爸爸支持你,你做什么决定,爸爸都支持你,只要你高兴快乐就好。”

    可是女儿真的跟门少庭离婚了,还能幸福快乐吗?

    “枝枝,你怎么又回来了?少庭呢?你们爷俩在这儿嘀咕什么呢?”

    莫青莲的声音自背后传来,桑枝和桑梓都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转过头来。

    “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