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妈,你怎么醒了?”

    桑枝回头见母亲正一脸狐疑的表情站在身后望着自己和父亲,心里不由的一阵紧张,不知道自己和父亲俩人的谈话是不是都被母亲听了去。

    莫青莲举了举手里的杯子,说道:“我口渴,起来倒杯水,发现你爸爸没在房间里,倒是你,不是和少庭回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少庭呢?”

    面对母亲一连串的疑问,桑枝囧的发愁,不知道该怎么和母亲说。

    实话实话,她担心母亲会因为自己为了给她做肝移植打掉孩子而内疚自责受刺激,不说实话,眼下这情景,加上自己和门少庭离婚这事,是无论如何也瞒不住的……

    “老婆,没事,咱们回去睡吧,这么晚了,什么都等明天天亮了再说不迟。”

    桑梓起身揽住莫青莲的肩膀,作势要带她回房间。

    可是莫青莲的脾气很固执,想要弄清楚的事情,她必须要弄个明白,这种情况,让她怎么睡得着。

    伸手拿掉桑梓搭在自己肩头的胳膊,瞪了他一眼,有些不悦的问道:“你和枝枝你们父女俩究竟有什么事瞒着我?不跟我说清楚,我睡不着!”

    说着不顾桑梓和桑枝一脸为难的表情,端着水杯坐在了沙发上,大有不跟她将明白她就在客厅坐一宿的架势。

    桑梓无奈的看了看桑枝,知道女儿为难,可是这事到底说不说,怎么说,还得她自己拿主意,他这个当父亲的,这时候却是帮不上她什么忙。

    “你不是口渴了吗,我给你倒水去。”

    桑梓说着,从莫青莲手里接过水杯,又有些担心的看了桑枝一眼,叹了口气转身去了厨房。

    “枝枝,你跟妈说实话,你跟少庭到底怎么了?”

    莫青莲看着桑枝,眼神里满是疼爱和怜惜。

    桑枝心头一热,扯了扯嘴角儿,苦笑一下,说道:“妈,我说了你可别着急啊,你身体还没完全恢复,不能太激动着急。”

    “好,我不着急,你说吧。”

    莫青莲拍着女儿的腿做着保证。

    桑梓端着一杯水回来,放在莫青莲面前,伸手不由自主的握住了她的手。

    桑枝深吸了一口气,下定了决心,自从自己决定这么做的时候,就想到了要面对的一切,不是吗?

    已经跟门少庭摊牌了,现在面对母亲没有理由退却才是。

    “妈,我要跟门少庭离婚!”

    桑枝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的很缓慢,虽然语气很轻,但每说出一个字都仿佛很吃力似的。

    而就那么简单的几个字,却仿佛字字如石,砸在莫青莲的胸口,让她一时间忘记了喘气。

    莫青莲望着桑枝怔愣了半天,才喘了一口气,问道:“为什么?”

    在莫青莲的心目中,门少庭是绝好的女婿,虽然两人结婚仓促,甚至仓促到她和桑梓都不知道,没有参加他们的婚礼。但是婚后两人的生活一直都是很和谐幸福的,她觉得女儿和自己一样幸运,遇上了自己这一辈子的真命天子,会一辈子幸福下去的。

    可是这才结婚半年多,女儿却突然告诉自己,要离婚,这让她无论如何都觉得意外,都无法接受。

    胸口仿佛被什么东西锤了一下,莫青莲有些呼吸不畅的咳了起来。

    桑梓吓得赶轻拍着后背帮她顺气,“说了别急别急,还是着急了吧,来,喝点水缓缓。”

    莫青莲喝了口水,瞪了桑梓一眼,“我能不急吗?”

    说着又转向桑枝,“离婚?你当着婚姻是什么?菜市场买回来的菜还是商场里买回来的一件衣服,喜欢了就吃了穿了,不喜欢就随手丢掉?离婚这两个字能轻易的说吗?”

    “妈,”桑枝为难的看着母亲,叹了口气,“我有不得已的苦衷。”

    她愿意离婚吗?和门少庭离婚,最痛苦最不舍的无疑是她自己,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苦衷?你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你倒是给我说说看。”

    莫青莲狠狠地瞪了女儿一眼,在她看来,一定是女儿跟女婿耍性子闹脾气了,跟门少庭结婚之后,桑枝别的好毛病倒是没学会,但是这小脾气可真的是渐长了。

    桑梓担心的看了一眼桑枝,又看看莫青莲,伸手握住她的手,“你别着急,听枝枝慢慢跟你解释。”

    桑枝又深吸了两口气,才缓缓的说道:“门老爷子一直想要个重孙子,门家就门少庭一个男孙,传承香火的重任全在他一个人的身上……”

    “这个不用你说,我们都知道,你们又不是不生,这跟你们离婚有什么关系?”

    莫青莲一脸怒气的瞪着桑枝,始终觉得桑枝要跟门少庭离婚这个想法很荒唐,女儿不是脑子发烧就是秀逗了!

    “妈……”

    桑枝伸手拍了拍莫青莲的大腿,“你先别急,慢慢听我说完行吗?”

    “对啊,别急着打断女儿,让她说完。”

    桑梓心里一阵阵的难受,一边担心着老婆,一边又担心着女儿,老头子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似的,不知道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滋味。

    “你说!”

    莫青莲没好气的瞪了他们一眼,心里却隐约猜出了一些端倪。

    “妈,我去医院检查过了,医生说……说我的体质无法怀孕,”说了一半,桑枝心里仿佛忍着巨大的疼痛,有些说不下去了,眼里瞬间便充满了泪花,但还是抬起头看着母亲,“妈,我不能拖累了门少庭,不能拖累了门家,你懂吗?”

    果然,果然被自己猜中了!

    突然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女儿的命怎么这么苦呢?

    如果真的是这样,女儿离了婚又能怎样?难道一辈子不再嫁了吗?还是能找到一个甘愿做丁克家族又疼爱她的男人?

    那几率实在太小了!

    叹了口气,莫青莲问道:“门少庭知道吗?他什么想法?”

    如果门少庭因为这事要跟自己女儿离婚,那么离就离吧,不离的话,两人之间也产生了隔阂,恐怕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

    不幸福的婚姻,要来何用!

    桑枝摇摇头,“他不知道,他是个好人,一定不会因为这种事情跟我离婚的,但是,妈,不离婚的话,我心里会不好过,会觉得亏欠他一辈子的,你知道吗?”

    桑枝说着,眼泪再也忍不住哗哗的流了下来。

    莫青莲一把将女儿搂在怀里,也跟着呜呜哭泣起来,“你跟妈说实话,是不是因为给妈做肝移植的原因……”

    “不是,不是的,不关手术的事,其实在妈晕倒住院前,我已经偷偷去医院做过检查,得知了结果了,那时候我心里就已经有了离婚的想法,只是年前不敢说,想着等着过了年,再慢慢的告诉你们。”

    桑枝忙不迭的摇头否认,她不想告诉母亲自己为了给她做肝移植,打掉了才怀上不久的孩子。

    如果莫青莲知道了真相,一定会难受死的,一定会恨死自己的!

    所以桑枝不敢,也不能将全部真相告诉莫青莲,抬头看向自己的父亲,用眼神儿示意他,这是他们父女俩的秘密,永远不要让母亲知道。

    桑梓泪眼朦胧的扯了扯嘴角儿,示意女儿,他明白的,他会配合她在莫青莲面前演好这场戏。

    “就一点挽回的余地都没有了吗?老头子,你明天带着枝枝再去你医院检查一下,我不相信我们枝枝的命会这么苦!”

    “好好,我挺你的,明天我就带着枝枝去做检查,”桑梓说着,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才又叹了口气,说道:“还有三个多小时天就亮了,天亮了我就是拖也把枝枝拖去医院,现在咱们先回房睡觉去行不行?”

    桑梓一边说着,一边扶起莫青莲,又转头看了看女儿,“你也抓紧时间睡会吧。”见女儿点头,才搀扶着她回了房间。

    拖着行李回到自己房间,从包里掏出手机,才发现有十几通门少庭的未接来电,还有一条短信,“我不会和你离婚的!”

    躺在床上,望着这条坚决又果断的短信,桑枝的眼泪就像断线的珠子似的,控制不住的往下掉。

    她很想立马就给门少庭回电话,告诉他自己的无奈,让他选择是继续跟自己生活做个丁克家庭,还是同意离婚各自开始新的生活。

    可是她不能那么自私,将问题全部丢给门少庭。

    所以……桑枝咬了咬牙,含着泪给门少庭回了一条短信,“这个婚,我离定了!”

    之后果断的关了手机,望着昏黄的天花板死人一般的挺尸状。

    叶晨泽被人从被窝里揪起来很不爽,一脸怨气的瞪着把烈酒当白开水一杯一杯往下灌的门少庭。

    “大半夜的不回家抱着媳妇滚床单,你一个人跑来这里撒什么酒疯!”

    撒酒疯也就算了,干嘛还非得把他从温暖舒服的被窝里叫出来,害得他春梦做了一半,都来不及释放就提着裤子跑了出来。

    “门少庭,你别喝了,你知不知道你这行为有多恶劣,你这不止是扰民你知道吗?你这简直就是……就是对我们民众幸福惨无人道的摧残知道吗?”

    门少庭拿眼皮撩了叶晨泽一眼,啪的将手中的酒杯往桌子上一蹲:“少他妈废话,是哥们儿不,是就喝酒!”

    叶晨泽一听,眉头忍不住蹙了蹙,坐下,伸了脖子凑过来,“哥们儿,你怎么了?跟媳妇吵架了?”

    门少庭人前的形象一直是温润无害的笑面虎,很少会在人前爆粗口,更不要说是失控的喝酒了。

    在叶晨泽的印象中,就算是当初遭遇了恋人和朋友的双重背叛,门少庭都没有像今天这么失控的爆粗口过,而且叶藜事件之后,已经很多年,门少庭没有像现在这么灌酒了。

    他现在的样子根本就不是喝酒,明显是想用酒精麻醉自己,想要一醉不醒!

    “别喝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