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看着面前喝得烂醉如泥的门少庭,叶晨泽无奈的苦笑摇头。

    这哥们儿这是受了什么刺激了?什么事,什么人能把他刺激成这样?

    叶晨泽冥思苦想了半天,思来想去,唯一的可能只有一个人,就是桑枝!

    好像发现新大陆似的,赶紧掏出手机给桑枝打电话,可是手机里却传来对方关机的讯息。

    望着嘟嘟忙音的手机屏幕怔愣了半天,桑枝的手机关机!

    看来俩人是真的闹别扭了,可是什么别扭能让门上校大半夜的一个人跑出来喝闷酒呢!

    “少庭,别喝了,你不能再喝了,我送你回家!”

    叶晨泽说着抢过门少庭手里的酒杯,使劲的架起醉成一滩泥似的他就往外走。

    “回家?家……哈,我没有家了,家没了!”

    门少庭胡言乱语着,一甩手,叶晨泽像个小鸡似的,直接被甩了出去。

    砰……嗯……

    随着砰地一声,紧接着便传来叶晨泽呲牙咧嘴的一声闷哼。

    摸着差点摔碎了的屁股,坐在地上对着门少庭运了半天气,才无奈的叹了口气,也不顾别人异样的目光,蹙着眉头挣扎着爬了起来。

    “老子上辈子欠你的还不行吗?走了,回家!”

    嘴里嘟囔着,再次上前拖着门少庭往外走。

    门少庭揉着疼痛欲裂的太阳穴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窗外刺眼的阳光透过没拉窗帘的玻璃窗照进来,刺得他眼睛难受,一时间没有睁开。

    揉了半天,睁开眼睛,看到自己正躺在枫林苑家里卧室的大床上,再看看旁边,叶晨泽正一腿搭在自己身上,一手搂在自己腰间,睡得像只死狗似的。

    想也没想,直接长腿一抬,轻松将睡得正香的叶晨泽从自己床上踹了下去。

    开玩笑,这可是自己和桑枝的床,他一个大老爷们儿跑来睡算怎么回事!

    门少庭显然忘记了自己也是个标准的大老爷们儿,起身下床,看着地上被摔的子哇乱叫一脸茫然的叶晨泽轻轻勾了勾唇。

    “你怎么睡在我床上了?”

    叶晨泽被摔的七荤八素的眼前直冒金星,搔着脑袋四处环顾了一圈,闷闷的说道:“这是你家?是啊,我怎么睡到你家床上的?”

    可怜的孩子,估计脑袋是被摔坏了,就那么坐在地板上低着头冥思苦想了半天,才终于一拍脑门儿,恍然道:“对啊,你昨晚在酒吧喝多了,是我给你送回来的!”

    说着头天晚上的情景终于陆续回到了脑子里,嚯得一下从地上站起来,一屁股坐在床上,瞪着门少庭做瞧右看,满脸好奇的问道:“门少庭,你跟桑枝到底闹什么矛盾了,害得你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去酒吧买醉!”

    门少庭白了他一眼,“有事没事,没事赶紧滚蛋!”

    想到桑枝要和自己离婚,门少庭就心情郁闷一脸阴霾,哪里还有心思跟叶晨泽打趣儿啊。

    叶晨泽不满的瞪了他一眼,“我说门少庭,你别狗咬吕洞宾行不行,昨天要不是我,你说不定就醉死在酒吧了,知不知道?不说声谢谢也就算了,居然还态度这么恶劣的对待你的恩人,你的良心都让狗吃了!”

    “滚,我良心被你吃了!”

    门少庭说着伸手抓起一只枕头就朝她丢了过去。

    叶晨泽一把接住,忍不住的笑了:“你才是狗呢!”

    想想两个大男人在房间里扔枕头打闹,这样子实在是有些诡异,门少庭不由自主的也笑了,叹了口气,起身拿了衣服就往卫生间走,“我没事了,你走吧,昨晚,谢谢了!”

    说着头也不回的进了卫生间。

    “你怎么还没走?”

    门少庭从卫生间出来,看见叶晨泽还坐在自己床上,晃荡着两条大长腿,像个傻子似的这看那看的,不由得蹙了蹙眉,“今天不是周末吧?你不用上班吗?”

    叶晨泽从床上跳下来,伸手拍了拍门少庭的肩膀,“哥们儿,有什么说出来,大家帮你想办法,别憋在心里一个人难受。”

    被双重背叛那次也是,门少庭一声不哼,跟谁都不说,就独自一个人喝闷酒。

    要不是叶藜的事情闹得太大了,他这个差点当成门少庭大舅哥的人都还蒙在鼓里。

    现在虽然不知道门少庭究竟又因为什么事情,独自一人跑去喝闷酒,但是叶晨泽明白,以他对门少庭的了解,他一定是又遇到感情上的什么坎儿了,除了感情上的,再没有什么事能让一个说一不二的上校颓丧着一张脸了。

    门少庭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关键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那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呢?”

    叶晨泽大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毅力,哥们儿有难,他义不容辞要为哥们儿排忧解难!

    “桑枝要跟我离婚!”

    门少庭说着伸手糊了一把仍旧湿漉漉的头发,一脸的无奈。

    “为什么啊?”

    好像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结婚以来,他们小两口一直如胶似漆恩爱有加,尤其门少庭,对老婆那叫一个宠上天,都不惜重金让雷刚从母亲手里骗来了“玥心”送给桑枝,可见桑枝在门少庭心里那叫一个独一无二情有独钟。

    可是好好的,怎么突然间就要离婚呢?

    “我怎么知道,我要是知道就会对症下药了,怎么可能还一个人跑去喝闷酒!”

    门少庭瞪了叶晨泽一眼,伸手将他扒拉到一边,自己开了衣橱拿衣服。

    “这么说,你家老婆就只是通知你离婚,却并没有说明理由?这是什么道理啊?难道你门大上校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被人pass掉了,太神奇了!”

    叶晨泽一脸的幸灾乐祸相,门少庭也懒得搭理他,似乎已经习惯了他这个喜欢往哥们儿伤口上撒盐的好兄弟了。

    “滚吧,别跟着碍眼了成不!”

    说话间,门少庭已经穿戴整齐,他一定要找桑枝好好谈谈,弄清楚他不在家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这是要回部队还是要去民政局跟媳妇办离婚啊?”

    看门少庭穿戴的整整齐齐的,叶晨泽就忍不住想笑,昨天晚上在酒吧,还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这醉了一宿倒精神了!

    门少庭瞪了他一眼,实在懒得理他,穿戴完毕,径自往外走,还边走边嘱咐道:“走的时候记得帮我锁好门。”

    说完,不待叶晨泽反应,已经出了家门,随着砰地一声关门声,身影消失在门外。

    叶晨泽怔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摇头叹息着追了出去。

    桑枝年假后第一天来上班,因为家里的事情,桑枝跟苏琳多请了好些天假,直到正月十六,才来公司报到。

    节后同事们见面互道问候,桑枝和同事们寒暄了好一阵,才脱身来到苏琳办公室。

    敲了敲门,进来,“苏总,新年快乐,我来报到了。”

    苏琳抬起头,笑得一脸春风,但是见到略显疲惫苍白的桑枝,不由得蹙了蹙眉。

    “新年好,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不舒服的话就在家多休息几天,才过年公司也不是很忙,没事的。”

    桑枝笑着摇了摇头,“我没事,可能是才从老家回来,来回换地的有点水土不服,过两天就好了。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出去了。”

    苏琳点点头,“中午一起吃饭吧。”

    桑枝点头答应着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打开电脑,却一点工作的心情都没有,望着电脑屏幕发了半天呆,才终于想起来手机还关着机呢。

    上班了,因为会经常有客户打电话找自己,桑枝不可能一直手机关机,赶紧从包里掏了出来,开机。

    才刚开机,门家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见是大院打来的,桑枝蹙了蹙眉头,按下静音,将手机放在一边,假装听不见。

    她想,一定是门少庭见用手机打自己不接,便换了大院的电话打给自己,这个时候,自己应该冷他几天,然后等他觉得没意思了,自己再跟他提离婚,相信他应该就会答应了。

    虽然想是这么想,但是要做到对门家的所有的来电视而不见,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桑枝心里也是万分煎熬纠结。

    手机屏幕不断的闪动着,门家的电话一连打了几通,见无人接听,才算作罢。

    桑枝有些头疼的拿过资料夹,开始看年后马上就要举办的几个婚礼策划。

    办公室的门就这么毫无预兆的砰地一声被人从外边推开。

    桑枝蹙着眉头抬起头来朝门口望去,只见门少庭正一脸黑线的堵在门口,一双阴鸷的眸子如鹰隼般死死的盯在她的脸上。

    叹了口气,桑枝缓缓的起身,朝他走过来,“门少庭,我现在在上班,没时间跟你聊私事,但是如果你已经想好了,我倒是不介意请假先跟你去民政局把离婚手续办了。”

    不待桑枝走到自己面前,门少庭已经一甩手,啪的一声关了办公室的门,并回头从里边反锁上。

    桑枝一见顿时急了,上前一把扯住门少庭的胳膊,就要去开门。

    “门少庭,你这是干什么,这里是我公司,不是你家里!”

    门少庭身体依然挡在门上,定定的望着她。

    “是在跟我出去找个地方谈还是在你办公室谈,二选一,由你选!”

    二选一,他不会给她第三种选择,除非她放弃跟他离婚的荒唐念头,否则他就一直跟她死扛到底,直到她缴械投降,收回要跟他离婚的话!

    离婚?休想!

    门少庭是打定了主意,要跟桑枝好好谈谈,直到谈到桑枝扛不住松口为止。

    他就不信了,他堂堂一个特种兵大队长,还制不住自己女人了!

    “门少庭,你别无理取闹行不行,我该说的都说过了,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

    桑枝狠狠的瞪着他,有些难以相信一向斯文的上校同志居然会无赖的跑来她公司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