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少庭双手抱肩,半眯着眼睛死死的盯着桑枝,故意放大了声音笑道:“哈哈……真的没什么好谈的了吗?离婚两个人的事,你一个人说了算吗?”

    桑枝吓得差点上来伸手去堵门少庭的嘴巴,气得直跺脚,“门少庭,你小点声,这里是公司!”

    正说着,桑枝放在办公桌上的调成振动静音的手机屏幕又亮了起来,在桌上发出嗡嗡的振动。

    桑枝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转身朝办公桌上望去,电话依旧是大院打来的,心里不由得一愣。

    转身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门少庭,“门少庭,我没想到,咱俩离婚的事还没办利索,你就跟家里人说了,你倒是嘴快!”

    门少庭伸着脖子望了望她办公桌上的手机,不由得扯了扯嘴角儿,她还真的是会联想,现在一心想着跟自己撇清关系把婚离了,自己在她心里的形象居然就这么开始肆无忌惮的大打折扣了!

    她还真的是不了解他,他是那种什么事没弄清楚之前就会到处嚼舌根儿的人吗?

    手机还在嗡嗡响着,门少庭挑了挑眉,也不解释,却轻笑道:“你总不至于也这么急着跟我家里人撇清关系吧?”

    桑枝蹙了蹙眉,心里叹了口气,伸手抓起手机接听。

    电话是林雅然打来的,电话里,林雅然的语气一阵紧张,“枝枝啊,你没事吧?怎么打你电话一直没人接呢?还没回来吗?少庭回来了,你知道吗?”

    林雅然一直以为过了元宵节桑枝便会回来,现在元宵节也过了,可是桑枝却没有回家,心里担心出了什么事情,这才急急忙忙的给她打电话,可是电话却一直处在无人接听的状态,越是这样,老人家反倒越想得多,也就越担心了。

    听着电话里,婆婆焦急关切的声音,桑枝心里忍不住一阵的愧疚,吸了口气,平缓了一下情绪,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正常些。

    “妈,我没事。我昨天晚上才回来的,回来的晚了就没回大院去看你们,今天一早上班,一直忙到现在,这才听到手机响。没事的,我都挺好的,你放心吧,有时间我就回去看你们。”

    桑枝这么说,林雅然一颗悬着的心才算放下,“好,晚上回来吃饭吧,少庭昨天一夜没回来,是跟你在一起吗?你告诉他,让他也一起回来,爷爷找他还有事情说。”

    桑枝囧了囧,疑问的眼神儿看了看门少庭,见他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不由得蹙了蹙眉,赶紧说道:“啊,好,我会告诉他的。”

    挂了林雅然的电话,桑枝不由得抬起头看向门少庭,“妈说你昨晚一宿没回家,你去哪里了?这么大的人了,别净干些让人不放心的事行吗?”

    面对桑枝的指责,门少庭不由得勾了勾唇,轻笑出声,伸手猛地将她拉近自己,双手紧紧搭在她的肩头,低头定定的将她望着,“你还在关心我吗?”

    桑枝蹙了蹙眉,下意识的不敢与他炙热的双眸对视,偏过头去,闷哼道:“你我还没有离婚,名义上我还是你的妻子,你万一出了什么事,我颜面无光。”

    “呵……”

    门少庭轻笑,温热的气息在她耳际吹过,一阵酥痒让她不由得开始心猿意马。

    突然低头吻上她敏感的耳垂儿,熟悉的气息顿时包裹了她的全身。

    下意识的推拒着,“门少庭,你别这样,这里是公司!”

    对啊,她还在公司,还在上班,这要是被同事看见了,让她还有什么脸继续在这里工作下去!

    “那好,我们找个合适的地方,‘好好’谈谈!”

    门少庭说着,嘴角儿勾起一抹阴谋得逞的笑意,伸手拉着她的手,转身开了办公室的门。

    只是打开门的一瞬,门少庭自己也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

    只见桑枝办公室门口围了一圈人,正一个个屏息凝神伸长了脖子竖起耳朵偷听呢。

    “劳驾,让让!”

    惊愕的表情一瞬而过,瞬间便恢复了他往常的神态,像是护着心爱的宝贝似的,将桑枝护在怀里,一路友爱的朝大家点头打着招呼出去了。

    悲愤窘迫的桑枝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他搂着出了公司来到旁边一家咖啡厅。

    直到坐在座位上,桑枝才缓过神来,自己被面前这个男人蛊惑了!

    “门少庭,你闹够了没有!”

    说着起身就要走。

    却一把被门少庭拽住,淡淡的说道:“真的连坐下来好好谈谈都不能吗?”

    语气温软中带着委屈与恳求,让桑枝狠不下心来就这么转身离开。

    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终是重新坐下。

    门少庭淡淡的笑了笑,伸手招来侍者。

    眼睛却一直看着桑枝,温柔的问道:“喝点什么?”

    “不用了,谢谢。”

    桑枝蹙了蹙眉,自己还上着班,就这么被他拖了出来,哪里还有心情跟他在这喝咖啡,他们又不是闲聊来的,点什么点!

    “一杯拿铁,给她……”门少庭看着菜单,无视桑枝的话,说道:“给她来杯焦糖玛奇朵吧。”

    侍者退下去,门少庭才又认真的看着桑枝,说道:“你昨天跟我的离婚理由我认为不成立,那不是真正的原因,我做为离婚的当事人,有权利知道你跟我离婚的真正原因。”

    门少庭怎么想,都不会相信,桑枝是因为耐不住寂寞才要跟自己离婚,且不说桑枝不是那种女人,就说他俩这段时间建立起来的感情,也不至于让她跟他才结婚半年多就对他提出离婚,这绝对不是真正的原因。

    “门少庭,你一直都是这么自负,这么自以为是。”

    桑枝冷冷的看着他,虽然现在心里很想上前一把将他紧紧的抱住,扎进他怀里,抱着他痛快的大哭一场,可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在门少庭面前表现出软弱的一面,自己必须坚强。

    咖啡端上来,桑枝看也不看一眼,只伸手拿起旁边杯子里的白水喝了一口,然后定定的瞅着门少庭,“我就是那个理由,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总之我该说的都说了,跟你之间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

    见桑枝对自己一直是这种态度,门少庭心里的火气不由自主的往上拱,尽管一压再压,也终于没能完全压住,冷哼一声道:“你这是好好谈的态度吗?想离婚的话就坦诚点,不然别怪我不通情理,你应该有常识,军婚,如果我不同意,你就是告到法庭上去也不是那么容易离的。”

    门少庭说出这话的时候,自己心里都在滴血的疼。

    其实直到现在他都还不明白,桑枝究竟为什么要跟自己离婚,他出任务的时候还好好的,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怎么才一回来,就要跟他离婚呢?除非……

    除非桑枝有了外遇!

    这一想法才在脑海中闪现便被门少庭推了出去,不可能,桑枝不是那种女人,她不可能会背叛自己的!

    想到这儿,门少庭正颜厉色道:“枝枝,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有什么就直接说出来,没必要在这儿打哑谜。你要跟我离婚,只要是有正当理由,我不会死缠着你不放的,你知道我不是那种人,但是你现在给我的理由,我实在难以接受。”

    桑枝咬着牙看着他,心里万分纠结难受,却仍要表现出一副很无所谓的样子。

    扬了扬唇角儿,轻笑道:“门少庭,我知道你不是对女人死缠烂打拽着不放的男人,你的生命中从来不乏痴情美女,又何必死死咬住我不放呢?”

    门少庭脸色越来越难看了,自然垂落的双手不由自主的紧紧握在一起,关节发出清脆的嘎嘣嘎嘣的响声。

    桑枝知道他生气了,而她就是要他生气,最好是借着气头上的冲动,答应跟自己离婚!

    “你也说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好聚好散吧。”

    桑枝说着又端了水杯喝了口水,表情颇为轻松写意的看着他。

    “这真的是你心里真实的想法?你就那么想要跟我离婚?”

    尽管心里气愤到了极点,门少庭还是努力的克制着,他实在不想自己在桑枝面前失控,他的心里还爱着面前这个女人!

    桑枝挑了挑眉,点点头,“是。”

    “哈……”

    门少庭不由得自嘲的笑了,“回答的那么果断丝毫没有犹豫,可见你是真的很想跟我离婚了。”

    看着他有些落寞的表情,桑枝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可是她却只能看着,还得是冷漠对之,除此之外,她什么也做不了。

    门少庭缓缓起身,淡淡的看了桑枝一眼:“答应了妈晚上回家吃饭是吧?下班我来接你。”

    说完不再看她,径直朝外走去。

    在门少庭的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固执的认为,桑枝不是真的要跟自己离婚,也许她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

    既然她不愿意亲自告诉自己,那么他就亲自去查个清楚!

    望着门少庭无奈离去的背影,桑枝心里一阵难过。

    一个人呆愣愣的又在咖啡厅里坐了半天,起身结账时才发现自己被门少庭拖出来,手机,钱夹什么都没有带。

    尴尬的对着前台笑了笑,“那个……我就在这写字楼里上班,我现在马上回去拿钱付账行吗?”

    看着前台一脸和善的笑意,桑枝囧了囧,察觉到自己这么说似乎有些不妥,沉思一下又说道:“要不这样,借你们电话给我用一下,我打个电话让我同事给我送钱过来。”

    前台看着桑枝,一直保持着职业的微笑,待她说完,才善意的提醒:“小姐,刚才那位先生已经买过单了。”

    桑枝微微怔了一下,没想到门少庭刚才那么怒气冲冲的离去,还那么细心的帮她把单买了,这男人,真的是太……太让人窝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