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怀揣着感动,桑枝飘飘悠悠的回到了公司,一进门便被同事们团团围住。

    “枝枝姐,你跟上校怎么了?要离婚?为什么啊?”

    苏珊珊首先忍不住的问了出来。

    门少庭不止一次的来过“丽缘”,大家对这个英俊帅气又性格爽朗的帅哥印象都极好,虽然不经意间偷听到他们在办公室断断续续的谈话,但凭借着大家超凡的分析能力,还是判断出了两人感情出现了危机,正在闹离婚。

    “上校出轨了吗?”

    姚朗几乎是毫不犹豫的下了判断,“一定是那个男人出轨了,唉,都说男人长得太帅不是什么好事吧。又帅又多金又有地位的男人就更加的不靠谱了!”

    苏珊珊忍不住白了他一眼,“你这样又穷又矮又没地位的男人靠谱!我看你是典型的羡慕嫉妒恨!”

    “我……”

    姚朗被苏珊珊说的一时语塞,挥着拳头冲她直瞪眼。

    “好了,都闲的没事干了是吗?该干嘛干嘛去!”

    正当桑枝被围住一筹莫展不知该如何反应的时候,苏琳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公公办公区,轻轻的呵斥了几句,大家顿作鸟兽散。

    说完转头看着桑枝,轻声说道:“桑副总,你跟我来趟办公室。”

    桑枝低着头来到苏琳办公室,坐在她对面,轻声说道:“刚才,谢谢你帮我解围。”

    苏琳笑了笑,说道:“你跟门少庭究竟怎么回事?我不相信门少庭会出轨,究竟什么原因你们要离婚?”

    苏琳一直当桑枝是自己的妹妹看待,对于她的事情,也都比较了解,二人感情也一直很好。

    尤其在苏琳最困难的那段时间,也都是桑枝一直义无反顾的支持着她。

    现在桑枝有了困难,不管是物质上的还是感情上的,苏琳觉得,自己于情于理都不能置之不理。

    桑枝低着头双眼定定的瞅着面前一只笔筒,仿佛没有听见苏琳问话似的,半天没有说话。

    “唉!”

    苏琳叹了口气,开始收拾桌上的文件,“下班时间到了,咱们一起吃饭,边吃边聊吧。”

    说着,也不管桑枝愿不愿意,已经伸手一把将她拽了起来。

    桑枝囧了囧,红着脸说:“那我先回办公室拿手机。”

    苏琳开车带着桑枝来到市中心一家风评很不错的湘菜馆,“这家湘菜怎么样?”

    桑枝点点头,“好啊。”

    现在对于桑枝来说,在哪吃,吃什么都一样,心里难受着吃什么都没胃口,就是龙肝凤胆,也都吃不下去几口。

    找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两人点了菜,苏琳静静的看着桑枝,问道:“桑枝,你跟门少庭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了?怎么才过了年回来就要闹离婚呢?听我的,离婚这两个字不能总挂在嘴边上的,有什么事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谈开了就好了。”

    桑枝抬起头,看着苏琳淡淡的笑了笑,摇摇头说道:“苏姐,有些事情,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我跟门少庭,我们的婚姻注定是走不到头了,只能到此为止了。”

    苏琳一边给桑枝夹着菜,一边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她的表情。

    “究竟怎么回事,能跟我说说吗?你要是把我当姐的话,就别瞒着我。”

    看得出,桑枝有心事,很重的心事。

    苏琳想,即便自己帮不上她什么忙,就算是安静的当个听客,让她把肚子里的垃圾倒一倒也好。

    一个人心里能藏得下的心事是有限的,到了一定的程度就需要清理,不然积聚的太多,有碍身心健康。

    听苏琳这么说,桑枝感动的顿时眼眶里充盈着热泪。

    吸了吸鼻子,才说道:“苏琳姐,谢谢你,我真的没事。”

    “真的没事就跟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一定要跟门少庭离婚?”

    桑枝低头沉思了片刻,才又抬起头,缓缓的说道:“苏姐,年前的时候,我去医院检查,结果证实我怀孕了。”

    苏琳听了又惊又喜,“枝枝,你怀孕了?真的怀上了?恭喜你啊!”

    桑枝之前就为了要备孕的事情跟苏琳提出过辞职,要不是苏琳极力挽留,恐怕桑枝现在已经在家里安心的做个全职太太了。

    她和门少庭一直想要一个孩子,现在终于梦想成真了,实在可喜可贺,可是为什么又突然要离婚呢?

    “可是你们为什么要闹着离婚呢?这是闹哪一出啊?”

    苏琳越想越觉得难以理解。

    桑枝叹了口气,扯了扯嘴角儿,苦笑摇头,“一言难尽!”

    桑枝便将自己为了给母亲做肝移植瞒着所有人私自做了人流的事情,大概的跟苏琳说了一下。

    苏琳听得目瞪口呆,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怎么会这样?枝枝,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就一个人这么草率的做了决定呢?怎么也应该和家里人,和门少庭商量一下啊!”

    苏琳说着,眼泪就忍不住的淌了下来,她是心疼桑枝。

    一个女人,瞒着丈夫和家里所有人,独自走上手术台,亲手扼杀自己肚子里的小生命,这对于一直想要孩子的桑枝来说,是一件多么残忍又痛苦的事情啊,如果换做是她,她一定做不到的,可是桑枝却做到了,这得需要多么大的决心和勇气并承受着多么大的压力啊!

    对于桑枝的这种做法,苏琳心里很难判断究竟是对还是不对,但是直觉的,她觉得这件事情,不应该瞒着门少庭,做为她的丈夫,她打掉的孩子的父亲,门少庭是有知情权的。

    “枝枝,我觉得你应该和门少庭坦白一切,他那么爱你,不一定非得走到离婚这一步的,说不定他能理解你,毕竟你也是为了救母亲迫不得已而为之啊!”

    苏琳直觉的劝说,让桑枝心里一阵温暖。

    门少庭是什么样的男人,她比谁都清楚,就因为知道他不会因为这样和自己离婚,她才不能跟他坦白。

    如果门少庭是一个因为这种事情就会跟自己离婚的男人,那么桑枝现在的心里或许能舒服很多,好过很多。

    “门家不能无后,门少庭是门家的唯一子孙,他不能不给门家传宗接代,老爷子还巴巴的盼着抱重孙呢,所以我不能那么自私。说句不好听的,我完全可以瞒着门少庭,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继续跟他一起过日子,我相信就算我生不出孩子,他也不会对我有什么抱怨,可是那样,我会良心难安,一辈子生活在愧疚和自责中。”

    说着,桑枝重重的叹了口气,“门少庭是个好男人,他应该有个幸福美满的婚姻和完整的家庭,而这些,我都给不了。”

    苏琳看着眼神儿迷离的桑枝,一时间也感慨唏嘘,不知道该说些甚么了。

    站在桑枝的角度,她这么做不能说不对,可是,确实太委屈自己了!

    伸手抓住桑枝放在桌子上的双手,苏琳心疼的眼泪就忍不住的掉了下来,“可是,这样你也太委屈自己了,值得吗?”

    桑枝淡淡的笑了笑,点点头,“我从没有后悔过为了妈妈放弃我那个无缘见面的孩子,同样的,为了门少庭好,我也不会后悔跟他离婚。”

    痛苦心疼自然是有的,而且是那种撕心裂肺痛不欲生的疼,但是桑枝相信,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这一切的一切,都会随着时间的长河慢慢流走,即便最后会在她心里留下难以平复的伤痕,也会慢慢的结痂脱落。

    桑枝不是一个很会纠结的人,所以她相信自己,不会在这件事上纠结太久,生活总要继续,人总得向前看。

    “枝枝,我不知道你做的对不对,但是,不管你做出怎样的决定,苏姐都支持你。”

    一边说着,苏琳一边轻轻的拍了拍桑枝的手背,哽咽道:“我就是心疼你,觉得你太委屈自己了。”

    桑枝笑了笑,摇摇头,“不委屈,我一点都不觉得委屈。谢谢你苏姐,这些话跟你说出来,感觉心里好受多了。”

    说着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对了,以后门少庭可能还会来公司找我,没准有可能还会闹出点什么事情,苏姐,要不我还是暂时再请段时间的假吧,我不想给公司带来不好的影响。”

    苏琳摇摇头,“没事,你要是不想门少庭怀疑,平时怎么样就还怎么样,别担心,相信门少庭会有分寸的。”

    桑枝笑了笑,“苏姐,给你添麻烦了。”

    苏琳瞪了她一眼,“说这话不就见外了吗?来,吃菜!”

    下午回到自己办公室,桑枝犹豫了很久,才拿起手机拨通了左少华的号码。

    这个时候,这件事情,唯一能帮助她的就只有左少华了。

    下午下班,同事们都走的差不多了,苏琳下班经过桑枝办公室的时候,透过敞开的办公室的门,看到桑枝还坐在电脑前,一双眼睛对着电脑屏幕发呆着,很显然心不在焉。

    轻轻的敲了敲她办公室的门,笑道:“下班了,早点回家吧。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桑枝回神儿,笑了笑,摇头道:“不用了,我一会就走了。”

    苏琳点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了。

    桑枝坐在椅子上,神情有些焦虑不安,不断的透过玻璃窗往外张望着,好像在等着谁的到来。

    手机突然响起,桑枝吓了一跳,望着嗡嗡震动的手机,半天才缓过神来。

    伸手抓起手机接听,“喂,你到了?我在,你进来,一直往里走就看见我了。”

    挂了电话,桑枝紧张的不由自主的从椅子上站了一起,忍不住继续透过玻璃窗向外望着。

    直到看到一个身影也跟着进了写字楼大门,桑枝嘴角儿才不由自主的勾起一抹无奈的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