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喂,桑枝,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了?”

    左少华一进门,便被桑枝抱了个满怀,吓得当场懵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桑枝抱着左少华,眼睛却不时地飘向门口,心里默数着开始倒计时。

    “左少华,抱紧我,求你,抱紧我!”

    附在他的耳边小声的恳求着。

    左少华不知所措,听她这么一说,竟真的不由自主的伸手双手轻轻的环在了她的腰际。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虽然下意识的身体力行按照桑枝的话去做了,可是还是忍不住的问道。

    桑枝也不说话,只双手用力的紧紧的抱着他,下巴抵在他的肩上,双眼不时地偷偷向门口瞟着。

    当那道再熟悉不过的身影闪现在门口的瞬间,桑枝扬起头,双手紧紧抱住左少华的腰际,甜甜的笑了:“大左,我不知道你今天回来接我,我答应了婆婆回去大院吃晚饭,看来今天晚上不能陪你一起晚餐了,你不会生气吧?”

    “啊?”

    左少华明显的不在状态,更不明白桑枝怎么会突然对自己这样的态度,让他一时间怔愣在当场,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你真的生气了啊?”

    桑枝继续不遗余力的表演,控制住自己眼睛努力的不去看门口一脸阴鸷的门少庭,假装不知道他的存在。

    “呃……没有啊,我没生气。”

    他为什么要生气?根本没有生气的理由好不好?

    左少华脑子依旧没有转过来,不明白现在究竟是什么状况。

    “桑枝,你没事吧?”

    左少华的声音不大,却充满关心,他是真的担心桑枝出了什么事。

    不待桑枝回答,门口一脸阴鸷的门少庭已经淡淡的开口,不咸不淡的问了句,“你们在干吗?”

    左少华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放开了搂在桑枝腰间的双手,转身看到门少庭,瞬间像是被人捉了现形似的,面红耳赤说不出话来。

    门少庭强压着心头的怒火,不慌不忙的走了进来,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看着桑枝哼了一声道:“下班了吧,走吧!”

    说完根本看也不看左少华一眼,拉着桑枝就往外走。

    “你干嘛!”

    桑枝愤怒的瞪着门少庭,使劲儿甩开他的大手,转身抓起自己的包,飞快的在仍旧一脸怔愣表情的左少华脸颊上印上一吻,“亲爱的,你真体贴,别生气,回去早点休息,明天咱们下班再见。”

    说完,才悠悠的转身,不悦的瞪了一眼门少庭,双手死命的抓着包,大步流星的朝外走去。

    门少庭并没有急着追出去,而是定定的望着一脸茫然的左少华,淡淡的笑了笑,说了句,“辛苦你了,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左少华看着一脸高深莫测的门少庭,心里不由得就有些发怵。

    刚刚自己居然当着上校同志的面,搂了人家的女人,这是什么节奏?

    作死的节奏啊!

    左少华欲哭无泪,心说桑枝,我跟你无冤无仇的,你干嘛害我啊!

    “呃,门大哥,我……她,我们……不是……”一向口齿伶俐的左少华此刻才发现,自己面对门少庭居然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一脸懊恼的拍着自己脑门儿,“算了,我还是走吧!”

    说完转身在门少庭之前出了桑枝办公室。

    门少庭淡淡的扫了一圈桑枝的办公室,嘴角儿微微扬了扬,露出一道不易察觉的浅笑。

    转身出了门,轻轻的将门带上,来到公司大门的时候,桑枝已经等得快要不耐烦了。

    她是最后一个离开公司的员工,有义务锁门。

    “大左,你回去的时候路上慢点啊,别着急,明天间哈!”

    见门少庭终于出来了,桑枝赶紧踮起脚尖儿,使劲的朝着左少华离开的方向挥舞着胳膊,喊得那叫一个亲切。

    看着左少华逃也似的一溜烟跑掉,桑枝心里又是好笑又是愧疚。

    自己这算是利用了他一把,等有机会一定要跟他解释清楚,求得他的原谅。

    门少庭出来,淡淡的扫了她一眼,“你真的喜欢他?”

    桑枝瞪了他一眼,伸手锁好门,也不说话,转身便往外走。

    车上,门少庭一边开车一边淡淡的问道:“你还没回答我,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说这话的时候,门少庭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曾经被感情背叛过一次的他,无力再一次承受感情的背叛,但是他却狠不下心来以粗暴的方式对她。

    桑枝转头看着窗外,半天才缓缓说道:“刚才你不是都看到了吗?”

    刚才的那一幕,桑枝以为,门少庭会控制不住的冲过来将左少华给凑一顿,她甚至都已经做好了守护左少华而情愿自己挨打的准备,可是没想到门少庭却忍住了,并没有当着左少华的面发作,那么接下来,回到大院以后,他又会怎么对自己呢?

    心里忐忑着,紧握在手里的手机却在这个时候适时的响了起来。

    电话是莫青莲打来的,桑枝赶紧接听。

    莫青莲问她什么时候回去。

    不待桑枝回答,门少庭已经一把将她的手机抢了过去,“喂,妈,我跟枝枝在一起呢,今晚我们就不回去吃了,答应了我爸妈回大院住。”

    大约莫青莲一听是门少庭的声音,又听他说桑枝和他在一起,便放了心,又嘱咐了他们几句,便挂了电话。

    “嗯,好的,我知道了,那我挂了,你跟爸也早点休息吧。”

    说完,门少庭从容的挂了电话。

    “喂,你干嘛抢我电话!”

    桑枝一脸忿忿的瞪着门少庭,倾身上前,一把将自己的手机抢了回来,但是为时晚矣,电话已经被门少庭挂断了。

    门少庭也不生气,一脸淡淡的看着她,继续问道:“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

    “什么?”

    桑枝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随口问道。

    门少庭挑了挑眉,嘴角儿泛起一抹诡谲的笑意,“你跟左少华,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啊?啊……这个……跟你有什么关系?”

    桑枝这才后知后觉的明白,原来门少庭问的是自己和左少华的事情。

    刚才只顾着生气门少庭抢自己手机,完全忘记了自己利用左少华演的一场好戏了。

    现在见自己在门少庭面前露怯,不由得心里一阵懊恼。

    白了他一眼,转过头去看向车外,决定不再搭理他。

    虽然过了春节,但春天却迟迟不来,京城的冬天,下午六点多,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正值下班高峰期,马路上车来人往很是拥挤,门少庭开着车子也只能在路上缓慢的行驶,根本开不起来。

    桑枝的手机再次响起,这次是林雅然打来的。

    犹豫了一下,接听了电话,“喂,妈。”

    电话里,林雅然笑着问她:“下班了吧?回来了吗?少庭是不是跟你在一起呢?”

    “嗯,正在回去的路上,有些堵车,可能要晚一点到,对,他跟我在一起。没事的,放心吧,一会见。”

    对于林雅然这个婆婆,桑枝是发自内心的敬重孝顺,就像对待自己母亲一样,所以跟林雅然说话的时候,桑枝总会不自觉地将语气放的很平缓温柔。

    待她挂了电话,门少庭忍不住抱怨,“你对妈的态度倒是比对我好不知多少倍呢!”

    桑枝有些讶异的抬起头看着他,“这你也吃醋?”

    门少庭勾了勾唇,笑道:“谈不上吃醋,但是心里确实有些不舒服。”

    他的回答很坦然,就像刚才在办公室里,什么都没有看见一样,两人之间的气氛莫名其妙的缓和了一些。

    桑枝被他的话,忍不住逗笑了,“不是吧,自己妈妈的醋也会吃,你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小气。”

    “嗯,我承认,在这方面我确实不够大气,也做不到大气,我只想独自拥有你全部的温柔。”

    一句话,说的桑枝心尖儿猛地一颤,莫名的感动。

    眼泪差一点就流了下来,赶紧转头假装不经意的看着车窗外。

    一排排昏黄的路灯,就像一个个忠诚的卫士,笔直的挺立为来往的行人车辆照亮黑暗的道路。

    车子蜗牛般的使出了市中心,才终于可以开快一点。

    在通往郊区的快速路上,门少庭将车子开得飞快,两旁的行道树像箭一般飞快的向后移去。

    “门少庭,明天,咱们去民政局把离婚手续办了吧,再拖下去也没什么意思的。你放心,我什么都不要你的,我净身出户。”

    桑枝觉得这是一个比较好的时机引出这个话题,门少庭既然已经开始相信了自己出轨,按照他的性格,他应该不会再对自己继续纠缠下去,是时候放手了。

    门少庭没有说话,只淡淡的扫了她一眼,猛踩油门,将车速开到最大,车子像脱缰的野马般的窜了出去。

    桑枝吓的本能的紧闭眼睛,双手死死把住上方的把手。

    “门少庭,你疯了,不要命了吗?减速,开慢点,不要,不要这么快!”

    近乎歇斯底里的喊叫着,企图让门少庭减速行驶,但是门少庭却仿佛没有听见她的话一样,真的就疯了似的将车子越来越快,一路疾驰着冲进了大院。

    猛地一脚刹车,尽管桑枝双手死死的把着把手,身体还是控制不住的向前挡风玻璃撞去。

    砰地一声,额头正好撞在玻璃上,桑枝就觉得眼前一黑,一声闷哼便失去了知觉。

    门少庭这才意识到,自己疯狂的举动伤害到了桑枝,赶紧解了安全带,侧身过来扶起桑枝。

    “枝枝,你没事吧?枝枝,醒醒!”

    手碰触到她的额头,一股黏湿的感觉,将门少庭吓了一跳。

    “血,你流血了!”

    门少庭赶紧一把将她抱下了车子,“枝枝,坚持住,我马上让人去叫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