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在父母的催促下,吃了碗粥,又吃了药,然后被莫青莲硬按进被窝里,“躺下,好好再睡一觉,明天就能好了。”

    桑枝无奈的躺回被窝里,看着站在自己床边的父母,不由的皱了皱眉,“爸妈,你们回去吧,我没事的,我自己能照顾自己。”

    烧退了,桑枝感觉身上顿时轻松了很多,吃几天药应该就会完全康复了,这个时候她觉得自己完全可以照顾好自己,不需要劳烦父母一直守在自己身边。

    “要不我跟你们一起回家吧?”

    知道了门少庭知道自己又跑回来枫林苑房子里,桑枝心里十分别扭。

    按照父亲说的,门少庭在这里照顾了自己整整一宿,那么自己身上穿着他的睡衣,他一定也是知道的,心里不定怎么笑话自己呢!

    想到这些,桑枝脸上就忍不住烫的慌,觉得自己实在是没脸再继续跟这儿住下去了。

    “你现在能下床吗?别一出门又加重了病情就不好了。”

    莫青莲刚才还和桑梓合计着两人是一起留下来照顾桑枝还是回去一个留下一个呢,不管是那种形式,总之桑枝一个人留在这里他们是不会放心的。

    现在见桑枝也要跟着他们回去住,心里当然高兴,但是又确实担心桑枝的病情。

    “我没事,放心吧。”

    桑枝一边说着,一边挣扎着下了床,拿着昨天洗好的衣服去卫生间换上,又将自己稍微收拾了一下,出来对着父母一笑,还忍不住转了个圈儿,“看,我没事吧,咱们回家吧。”

    桑梓夫妇当然也理解女儿的心思,便点点头,“好,回家!”

    本来桑枝想要开车带父母回家的,但是桑梓考虑的桑枝的身体虚弱,又才吃了要,担心她开车不安全,执意要打车回去。

    桑枝执拗不过,只得依了父母。

    回到自己家里,吃过晚饭,躺在自己从小睡到大的熟悉的床上,桑枝心里竟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许是白天睡得太多了,现在却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

    不由自主的从包了掏出门少庭留下的那张纸条儿和车钥匙,拿在手里看了一遍又一遍。

    桑枝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在看什么。

    纸条儿内容很简单,看了一遍她心里都已经会背了,可是就是感觉看不够似的,只是看着门少庭那穷劲有力的字迹,她就忍不住的心里一阵温暖。

    忽而又想起父亲跟自己说的那句话,“这样好的男人错过了可就再也找不到了。”

    门少庭是个好男人,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男人,正是因为这样,自己才更不能拖累他。

    这么想着,桑枝还是拿了手机,给门少庭发了条短信:谢谢你,回来了给我打电话。

    发了短信,桑枝望着手机屏幕发了半天呆,也没有等到门少庭的回复。

    心里不禁有些小小的失落,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又忍不住的自嘲。

    本来也没奢望他会回复,不是吗?

    无奈的摇摇头,将手机放在一边,关了床头灯,望着昏暗中的天花板继续发呆。

    雷刚看着从下午军区会议结束回来就一直坐在山顶上望着天边发呆的门少庭,不由得蹙了蹙眉。

    走上前去,将手里的保温盒递了过去。

    “一天没吃没喝了,多少吃点吧。”

    门少庭结果保温盒,望着已经漆黑一片的天幕,不由的扯了扯嘴角儿,苦笑。

    “她要跟我离婚,态度坚决。”

    雷刚没有说话,只是走过来,坐在他身边,与他一起抬头仰望着静谧的夜空。

    “她说她喜欢上了别人,不想和我在一起了,和我在一起太累,每天提心吊胆的,她受不了。”

    门少庭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说给雷刚听。

    男人有的时候也需要倾诉,哪怕没有听众,就那么对着空气自言自语一阵也是好的。

    雷刚依旧没有说话,他知道对于这件事,门少庭心里一定早已有了主意,不需要别人给他任何意见,只是重重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如果真的那样,我不会死缠烂打的纠缠着她不放,可是我没想到,她居然狠心的打掉了我们的孩子!”

    雷刚没有想到还有这么一层,心里也是一愣。

    怎么想,都无法将他认识的桑枝和门少庭口中说的这些事联系在一起。他的印象中,桑枝是独立的,有思想的知识女性,但也是善良乐观,乐于助人的女人,这样的女人,先不说会不会因为耐不住寂寞背叛自己的婚姻,但是绝对不会狠心的无缘无故的去杀死自己的亲生骨肉。

    那么残忍的事情,实在不像是桑枝能够做的出来的!

    “或许她有什么苦衷吧?”

    雷刚终于没能忍住,犹豫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门少庭回头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她能有什么苦衷呢?有什么样的苦衷能让她残忍的打掉才怀上的孩子呢?她告诉的原因就是因为她喜欢上了被人,要跟我离婚,和那个男人在一起,所以那个孩子会成为她的拖累,她必须打掉。”

    “你信吗?”

    雷刚看着门少庭,眼睛一眨不眨,这种理由他都不会相信,他相信,门少庭也不会信的。

    “不知道,起初我还不信,就算在她的办公室看见她和那个男人抱在一起,我依旧不相信,只当那是她为了逼我跟他离婚,而找人配合演的把戏。但是她居然能狠心的打掉了我们的孩子,不管她跟我离婚的真正原因是什么,但从这一点,我就无法理解,也无法原谅。”

    门少庭说着,忍不住的仰天长叹一声,“我们俩的婚姻算是走到尽头了!”

    雷刚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还是头一次见门少庭这么沮丧悲观。

    他知道,门少庭对桑枝真的是用情很深,他对她的爱,他都看在眼里。

    没想到两人结婚才半年多,就走到了婚姻的尽头,实在让人无法理解。

    正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说几句规劝他的话,什么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支花,大丈夫何患无妻之类的。

    手机便响了起来,掏出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雷刚就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走开离门少庭远一些,才接听了电话。

    “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接了电话,不等那边的门边儿说话,雷刚就忍不住先责备起来。

    “明天不上课了?这么晚打电话有什么事?”

    电话里传来门边儿没心没肺的嬉笑声,“我想你了。”

    一句话,雷刚一张寒铁般的脸上顿时泛起两道不自然的红晕,还好这是晚上,半夜三更的又是在没有星光月光灯光三光全无的夜幕的掩护下,不然雷刚觉得自己这张脸干脆就不要要了!

    突然听到门边儿这么说,雷刚顿时有些懵愣在当场,不知该作何反应,举着手机,半晌没有出声。

    “喂,雷刚,你在听吗?”

    听不到雷刚的声音,门边儿不由得有些紧张,调高了音调又问了一句。

    “嗯。”

    雷刚下意识的哼了一声,算是回应。

    但是门边儿似乎并不满意他这样应付似地回答,笑嘻嘻的问道:“那你有没有想我啊?”

    一句话,问的雷刚脸上越发的烧烫起来。

    “咳咳……”

    猛咳了两声,打算将她敷衍过去。

    可是门边儿岂是这么好应付的,见他不正面回答自己,忍不住又追问了一句,“到底有没有想我啊?嗯,亲爱的!”

    听到亲爱的三个字,雷刚差点一个趔趄跌倒在地,老脸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

    黑着脸,沉声说道:“有事没事,没事赶紧滚去睡觉!”

    说着就要挂断电话,却因为门边儿的一句话,整个人华丽丽的石化在了当场。

    “我知道关于桑枝和门少庭要离婚的真正原因,你要是挂了电话,就等着你兄弟离婚痛苦去吧!”

    雷刚精神一凛,忙问道,“什么原因,你怎么知道的?”

    那边传来门边儿得意的笑声,但似乎她却故意要跟雷刚卖关子似的,突然转移了话题,“那你先告诉我,你到底有没有想我啊?”

    “你到底说不说!”

    雷刚有些怒了,想他好歹也是特种部队副队长,居然没事被门边儿一个十八九岁的小丫头片子整的晕头转向的,想想就觉得懊恼。

    “你想说你有没有想我!”

    门边儿固执的很,坚持要他先回答她的问题。

    雷刚深知门边儿的脾气,你越是跟她对着来她就越是来劲儿。

    但是让他对她说出那种话,他实在是说不出口。

    最后没有办法,只得对着电话闷哼了一声,算是回答,“嗯。”

    电话那头传来门边儿开心的笑声,她知道,这已经是雷刚的底线了,再逼他估计他就该翻脸了,于是很识趣的见好就收。

    “桑枝打掉孩子是迫不得已,就在她得知自己怀孕的时候,她的母亲晕倒住院,需要做肝移植。她是为了救她母亲,才瞒着所有人,忍痛打掉了自己的孩子的。也正是因为这个,她觉得对不起门少庭,所以才执意要跟他离婚的。”

    “你怎么知道的?”

    雷刚有些不信的问道。

    门少庭的丈母娘住院,门少庭都不知道,这小丫头是怎么知道的?

    “我无意中偷听到的,哎呀,你先别管我怎么知道的,反正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你跟门少庭说清楚呗,让他自己选择到底要不要跟桑枝姐姐离婚。唉,桑枝姐姐真是可怜,独自一人承受着这么多的痛苦,还要承受着被爱人误会的痛苦,实在是太可怜了!”

    雷刚没有再多说什么,挂了电话,犹豫了一下,才又缓缓的向门少庭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