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收到门少庭短信的瞬间,桑枝忽然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掏空了,那种空虚无助的痛苦混杂着一丝察觉不到的轻松和解脱。

    嘴角儿不自觉地弯起强迫自己的假装高兴的笑,可不受控制的眼泪却出卖了她伪装的坚强。

    没有告诉任何人,桑枝像往常一样,在父母的督促下吃了早餐,拿着包出门。

    “爸妈,我上班去了。”

    可是转身的瞬间,眼泪又一次止不住的淌了下来。

    她觉得自己很没用,事情正在朝她希望的方向飞速发展着,只要今天去了民政局,一直以来困扰着她的问题就都得以解脱了,这明明是好事,是只得开心甚至庆祝的事情,可是为什么自己的心却从未有过的疼呢!

    “桑枝,你要坚强,加油!”

    桑枝最终选择了开车去,开着那辆门少庭送她的经过改装的白色沃尔沃,这也许将自己身边,以后唯一和他还有交集的东西了吧。

    门少庭说这辆车留给她,以后出门方便些,也算是留个纪念。

    她接受了,本来想着净身出户什么都不拿不要的,可是当看到门少庭留给她的那张纸条的时候,心却不受大脑控制的替她做了决定,留下吧!

    桑枝开车来到民政局门口的时候,门少庭已经等候在那里了。

    看到他的瞬间,桑枝的心里就没来由的一阵揪紧的疼痛。

    进去之后,在出来,她和他就形同陌路再也不会有任何交集了。

    “来了。”

    抬头看着他,桑枝竟发觉自己此时竟不知道该说些甚么好,只是简单的两个字,却已经几乎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

    “嗯。”

    门少庭像开始认识她时候一样淡淡的看着她,黑曜石般的眸子波澜不惊,让人看不透。

    桑枝其实很想自己和门少庭能像普通朋友那样随便的聊聊,甚至开开玩笑,让气氛轻松一些。

    可是一张口,她却发现这很难。

    “该带的都带来了吗?”

    她想尽量的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轻松一些,但是话一出口,却发现声音紧绷沙哑的厉害,透着浓浓的不舍与难过。

    门少庭没有多话,只是一直那么淡淡的看着她,“嗯。”

    一个字,却让桑枝心里一沉。

    因为这个一个字,就会将他们的关系重置。

    “好。”

    桑枝喉咙里一阵干涩,咕哝了半天,才发出这么简单的一个音节,然后就低下头去,不敢再看门少庭一双淡然无波的眸子。

    正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的不知道下一步该说些甚么时候,门少庭却突然说话了。

    “给我。”

    “什么?”

    下意识的抬头,愕然的看着他朝自己伸过来的大手。

    那是一只长了一层老茧的粗粝的手掌,曾经甚至现在她心里都还无比的渴望,那只手轻轻的抚摸自己的脸颊带来的带着些粗糙感的摩擦。

    “结婚证。”

    门少庭依旧波澜不惊的望着她,语气淡淡,听不出丝毫情绪的波动。

    桑枝心里不禁有些淡淡的失望和难过,他是被自己伤透了心吧,所以才选择不怒不气的这么没有感情的方式来对待自己,说明他对自己真的是已经死心了。

    这明明就是她心里最想要的结果,可是为什么心却仿佛被尖利的东西狠狠钻扎的疼痛呢!

    “哦。”

    面对门少庭仿佛看路人甲的表情,桑枝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下意识的配合着他的吩咐。

    低头,从包里掏出自己的户口页,身份证和结婚证,双手颤巍巍捧着递到他的面前。

    门少庭接过去,她的手瞬间轻松,可是心却更加的疼痛。

    只顾着自己心里的难受与不舍,却丝毫没有注意到门少庭嘴角儿忽然扬起的那一抹狡猾的笑。

    “嗯,带的比我齐全。”

    说着,他将桑枝的户口页和身份证装进自己外套的口袋里,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他的那张结婚证,一脸浅笑的看着她。

    桑枝不明白他要干什么,却有些迷恋他脸上挂着的淡淡的浅笑。

    就是那抹浅笑,他们刚认识的时候,就是那淡淡的若有似无的浅笑吸引了她,让她越陷越深,不能自拔。

    “啊,你干什么!”

    门少庭嘴角儿那抹浅笑越发的迷人,眼神柔和的看着她,下一秒,却毫不犹豫的掏出打火机点燃了两张叠放在一起的结婚证。

    桑枝吓得惊叫出声,伸手就要去抢那两个已经被燃了三分之一的红本。

    “门少庭,你疯了!”

    无奈身高,力量皆不是人家的对手,门少庭只轻轻的将手举高,她跳着脚儿都够不着。

    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两个同样的红本,在门少庭的手中化为灰烬,最后被一阵微风吹散。

    因为一心急着去抢救两个红本,桑枝都没有注意到,此时自己的身体正以一种极其暧昧的姿势半挂在门少庭身上,引得人们纷纷侧目。

    而门少庭却很享受她像只树袋熊似的挂在自己身上,脸上的笑意逐渐扩大,笑得一脸灿烂明媚。

    不顾路人怪异的眼神,更不给她反应的机会,一把将她紧紧抱住,低头便覆上了她诱人的香甜。

    桑枝吓得下意识的惊叫出声:“啊……”

    但是理智瞬间便淹没在他一片明媚炙热的柔情中。

    直到旁边啧啧声不经意传入耳朵,桑枝消失的理智才被拉回一些。

    双手软弱无力的挡在自己胸前,努力的将头偏向一边,“门少庭,你太过分了!”

    说完,用力的从她怀里挣脱出来,看也不看门少庭一眼,转过身去,眼泪却再一次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门少庭丝毫不在乎别的侧目,从身后轻轻的将她环住,“我烧了结婚证,这样咱们就不会离婚,会永远在一起了,所以,你趁早打消了和我离婚的念头。”

    “门少庭,你这个骗子,大骗子!”

    桑枝抹了一把脸上的泪,狠狠的甩开门少庭环在自己腰间的双手,失去理智般的奔了出去。

    “喂,你去哪儿?”

    门少庭紧跑两步,一把将她拽住,“傻瓜,你以为我会因为孩子的事就跟你离婚吗?”

    桑枝惊讶的转身望着他,“你……你怎么知道的?”

    她一直瞒着他,对于这件事情,除了父母,知道的只有跟自己关系非常要好的几个人,而桑枝相信,自己千叮万嘱下,她们是不会告诉门少庭的。但是他又是怎么知道的?是谁告诉了他!

    “你觉得我们站在这儿说这些真的好吗?”

    门少庭拉着她,笑得一脸无辜。

    桑枝偷眼看了一下四周纷纷投来的怪异的表情,囧了囧,老实的回答:“不好。”

    门少庭忍不住轻笑,他就喜欢看她这副不知所措的呆萌样。

    二话不说,拉着她就往停车位走,还体贴的从她手里拿过包帮她拎着。

    桑枝心里刚想感慨如今愿意为女人拎包的男人越来越少了,愿意为女人拎包的男军人就更少之又少了。

    门少庭的手却已经开始在她的包里翻腾上了。

    桑枝忍不住心里一阵白眼儿狂翻,心说,这男人真的属烂土豆的,不禁夸啊!

    “你在找什么?”

    结婚证已经被他烧了,身份证、户口页都在他兜里,桑枝实在不知道她的包里还有什么东西能吸引门少庭眼球的。

    片刻,门少庭找到自己需要的东西,扬手在桑枝眼前晃了晃,“车钥匙,我没开车,所以开你的车走。”

    一边说着,一边不由分说的拉着桑枝就走。

    桑枝忍不住扶额,这男人还真不客气,也不问问自己是不是愿意,就自作主张的坐在了自己车子的驾驶座上。

    桑枝其实想抗议来着,但是转念又一想,这车子本来也是人家的,虽说是送给自己了,但是其实车子的真正的主人还是人家,这么想着,桑枝心里便也就平衡了。

    “去哪儿?”

    桑枝觉得谈离婚的事情,根本不用去什么特别的地方,只要在附近找家咖啡馆或者肯德基都成,离着民政局越近越好,谈好了直接去民政局补办结婚证,然后马上就可以办理离婚手续,这样比较方便高效。

    可是门少庭并没有回答她的问话,倾身凑过来,一张迷死人不偿命的酷脸与她近在咫尺几乎贴在一起,那双炙热的眸子,灼灼的望着她。

    桑枝只觉得喉咙一阵干涩,下意识的动了一下,咕咚一下喝了一口自己的口水。

    “你……要干什么?”

    身子本能的向后紧靠在坐背上,双手下意识的捂在自己胸前,一双本就圆溜的大眼睛此时瞪得恨不得直接跳出来。

    门少庭定定的望着她,看着她紧绷的表情,不禁莞尔。

    伸手轻抚过她略显微量的脸颊,温热的气息不温不火的吹在她的耳际。

    “你说呢?”

    语气轻柔中带着些许说不出的轻浮,眸子明媚却透着明显的挑逗。

    调戏,这是对她赤裸裸的调戏!

    桑枝下意识的闭上眼睛,狭长的睫毛以为紧张像蝶翼般忽闪着,让门少庭的全身不由的一紧。

    “别,别这样!”

    桑枝本能的将他往外推去,却忽听耳边传来一阵戏谑的轻笑。

    接着,不待她反应,门少庭已经倾身过来,拉过她的安全带帮她扣上。

    “我只是想帮你系安全带,你想哪去了?”

    “我……没有!”

    原来人家只不过是绅士的帮自己系安全带而已,自己想成什么了?

    桑枝不由得囧的满脸通红,心里懊恼着,还不由自主的有些小小的失落,原来真的是自己想太多了!

    知道她脸皮薄,门少庭也不多笑她,只一脸柔和的笑着,发动了车子。

    两个人谁也没有再说话,一时间车内的气氛有些尴尬。

    桑枝将头转向车窗外,眼睛瞅着窗外掠过的行人车辆,心里却忍不住一阵忐忑,不知道门少庭究竟要带自己去哪里,不会又像上次一样,把自己带到部队然后给软禁起来吧!